癌症似龙
编辑推荐

癌症似龙

That Dragon, Cancer

21499 人预约 21989 人关注

敬请期待
10

编辑的话

2016 TapTap 年度最佳剧情提名。

一款记录孩子与癌症斗争的故事,一个不算好玩但意义非常的感人“严肃游戏(Serious Game)”

简介

《癌症似龙》取材于制作者瑞恩·格林一家的真实故事,他的儿子约埃尔在一岁时被确诊非典型畸胎横纹肌样瘤。瑞恩本意制作这款游戏是用于讲述与病魔战争的故事,可惜在这个过程中,约埃尔不幸逝世,游戏走向也因而变动。

和童话故事中美好结局不一样,瑞恩坚持将《癌症似龙》做成了一款真实而又残酷的故事,玩家将会饰演他自己本身,体验癌症这条代表绝望的巨龙夺走他的亲身儿子。这款游戏全程玩家操作并不会改变剧情走向和结局,说是游戏更像一卷录像带,记录了约埃尔短暂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最近更新

Fixing issue with game no loading without a device restart on certain device/os combinations.

详细信息

  • 更新时间 :
  • 系统: 4.4及更高版本
  • 厂商: Numinous Games
总评分:

10

最新版本 :10 Android:10 iOS:10
  • 北执̀๑孤猫
    期待值

    《癌症似龙》取材于制作者瑞恩·格林一家的真实故事,他的儿子约埃尔在一岁时被确诊非典型畸胎横纹肌样瘤。瑞恩本意制作这款游戏是用于讲述与病魔战争的故事,可惜在这个过程中,约埃尔不幸逝世,游戏走向也因而变动。

    和童话故事中美好结局不一样,瑞恩坚持将《癌症似龙》做成了一款真实而又残酷的故事,玩家将会饰演他自己本身,体验癌症这条代表绝望的巨龙夺走他的亲身儿子。这款游戏全程玩家操作并不会改变剧情走向和结局,说是游戏更像一卷录像带,记录了约埃尔短暂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在西雅图,一个留着大络腮胡子的胖子坐在“Pax 游戏展”大厅的舞台上,满眼含泪。

    瑞恩·格林设计的这款游戏讲述了他 4 岁的儿子约埃尔的故事。约埃尔 1 岁的时候,被诊断患了癌症。小约埃尔经历了一次手术、6 周放射治疗和 9 个月的化疗,受尽折磨,然而不久后肿瘤又出现了。医生认为约埃尔还能活 4 个月。现在两年过去了,虽然在此期间肿瘤又出现了 5 次,但小约埃尔一次次打破医生的死亡预言,仍然顽强地活着。

    除了约埃尔,格林还有 3 个儿子。他和妻子用孩子们能够理解的方式解释约埃尔的病情——约埃尔正在和一条看不见的恶龙斗争。因此格林带到西雅图游戏展上的这款游戏,叫做《那条叫做癌症的恶龙》(That Dragon,Cancer)。

    玩家很快进入瑞恩·格林的角色,感受小约埃尔承受的痛苦,怎样为生命抗争,疾病怎样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如果要拍剧情片,这是个完美的悲剧主题,但它不适合游戏。可格林不在乎这一点,对他而言,这是他应对儿子疾病的一种方式。

    虽然癌症似龙,但是小编能深切体会到瑞恩·格林如山般的父爱。

    致敬。

  • nl...ZZ
    期待值

    “That Dragon, Cancer”

    -----------------------------------------

    在癌症面前,众生平等。这种与癌症的斗争往往都是无声无息的开始,再到发现时的惊愕与无助,最后伴着亲友的哭死走向死亡。在这场斗争中,它带给人们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癌症已经成为人们谈之色变的绝症,对于患者来说,它是不可战胜的恶龙,而对于亲友来说,他们是勇士和恶龙斗争时被殃及的池鱼。

    《That Dragon, Cancer》(中译:癌症似龙),则是一个关于癌症的游戏,不,与其说是这是一个让人从中得到快乐的游戏,不如说是这是一个可以互动的故事,一个可以交互的电影,它记载了一个叫Joel的baby勇士,和他的父亲Ryan Green和母亲Amy Green和一种很罕见的脑肿瘤进行斗争的经历,这个经历很短暂,只有五年,却是这个小小的勇士的一生。

    整个“游戏”的操作非常简单,你不需要高超的技术,惊人的手速,你只需要通过一个个不同的视角,游玩一些简单的小游戏来体验整个剧情。比如一开始扮演一只小鸭在湖里游来游去,扮演Joel在父亲的梦拿着气球飞翔,躲避长着刺的黑色球体,或者干脆来一场孩童视角的赛车跑酷。说句实话,这些小游戏真的不怎么好玩。

    而弥补整个游戏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接近无的游戏性的是精致奇幻的画面,一句句充满最真实的感情的旁白和沉重的剧情。画面总是非常温馨,暖色调又带有梦幻的色彩,给你展现的更多是以孩童的天真视角看待的世界,而与这些美好的画面形成对比的是公园里长着的黑色的树,深海下的癌细胞,时而明亮时而晦暗的走廊这些本不应该存在于孩童世界里的东西。

    父母的揪心的对话,争吵,令人感到沉重的剧情进展,这些,本不是应该出现在给人带来快乐的游戏里的东西,却贯彻《癌症似龙》的每一部分,这个游戏不仅仅只是一个游戏,至于是什么,希望你能用心体会。

    这里就不详细剧透游戏剧情,可能后来发的推荐帖会写。

    -----------------------------------------

    结语:游戏,第九艺术。

    《癌症似龙》的可玩性并不强,论只谈这是个游戏的狭义而言,我可能只给2星,但以游戏的艺术性来打分,我给不出来一个分数,这太沉重了,导致我根本没法去理智思考该打多少分才是这个“游戏”应该有的分数。

    正如有些喜剧电影能给人带来哈哈大笑,而有些电影如《我不是药神》却能给人带来思考以及真正的现实意义。《癌症似龙》或许也是这样一种的体验吧。

    或许这款游戏没法让你在两个小时的游戏体验中得到与其他娱乐游戏的快乐,但如果你厌倦了只是追求快乐的时光,何不尝试一下这称不上是游戏的游戏呢?

    最后引用c菌在结尾所说的话:

    “愿你在此刻安详。”

    玩这个游戏泣不成声的nl...ZZ评论

  • 『Loneliness』
    期待值

    你也许很少能玩到这么“不讲道理”的游戏。

    身为玩家,你无法为自己选择固定的角色。你时而是一个金发小男孩,事儿是医生。你指尖所有的技巧,都没有用武之地。“角色不能上下移动!”一名玩家忍不住大叫起来。他眼睁睁看着不断增多的荆棘团向牵着几颗气球漂浮在空中的小男孩袭来…

    是的,无论你做什么,游戏的结局都一样——小男孩的死亡。这个总长约两个小时的名为《癌症似龙》的游戏更想是一部参与式的纪录片。事实上,它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游戏中那位留着棕色络腮胡子的父亲的原型就是游戏开发者瑞恩·格林,而金发小男孩的原型就是他儿子乔尔。在为乔尔治病期间,瑞恩与妻子决定用制作游戏的方式,记录和纪念这段儿子与癌症斗争的历程。他们把乔尔“咯咯咯”的笑声,含糊不清的吐字存留在游戏里。他们用孩子能够理解的方式解释乔尔的病情——乔尔正在和一条看不见的恶龙斗争,那条恶龙叫做癌症。而玩家们在游戏中感觉到的“不由自主”,他们已经体会了四年。

    刚满一岁的时候,乔尔就被诊断患有非典型畸胎样/横纹肌样瘤。这种主要见于儿童的、患者比率低于20%的癌症,很多国家根本没有把它纳入医学研究的范围。在经历了一次手术后,乔尔的肿瘤复发了。医生告诉瑞恩夫妇:“我很抱歉,情况不好”。这句话被瑞恩用作游戏其中一章的标题。

    游戏画面中,绿色的水从地面涌出,房间里出现闪电,乔尔坐着一艘小船独自漂流。而水下,那些长着尖刺的黑色团状物无处不在,或伴着医疗仪器的“滴滴”声膨胀,或蹲守在房间拐角或者走廊尽头。伴随着游戏情节的推进,它们不断逼近。面对着乔尔声嘶力竭的哭喊,父亲瑞恩向上地气球:“如果我抱的足够紧,是不是就没有什么能把他带走?”随后,在风雨交加的海面上,瑞恩泡在水里望着小船上搂着乔尔的妻子:“我的妻子疯了,她居然在期待着奇迹。”画外音响起瑞恩绝望的独白:“而我,羡慕她。”

    抗癌的历程中也不是没有希望。乔尔一次次突破了医生给出的死亡期限。然而2014年3月13日,格林夫妇最终决定为乔尔拔下鼻饲管,让她彻底摆脱痛苦。游戏的最终结局由此决定。

    2016年1月,《癌症似龙》pc板正式发售。如果乔尔还活着,那一天,他将度过七岁生日。在游戏的最后一幕,乔尔穿着一身白衣,和一条小狗坐在森林的草地上,面前摆着几盘他最爱的薄煎饼。乔尔的话语也终于向同龄人一样清晰:“你见过这么大的薄煎饼吗?这个给我的狗狗,我一直想要一条狗狗”。玩家操控鼠标,就可以向他们吹起五彩的肥皂泡。屏幕上,乔尔伸手去抓泡泡,发出他生前留下的“咯咯咯”的笑声。

    悲痛的父母没能把他从恶龙手中夺回,但在游戏里,他们为他创造了一个天堂。

    摘自《打不死的恶龙》

    分割线————————

    纯手发这篇在杂志上看到的文章,实际想和大家分享以下这个游戏的背景,能够在游戏的过程中有更深刻的体会。

    其实在看过这篇文章后我就义无反顾的去搜索购买了这个游戏的pc端,不仅为了文中的父亲,更为有着同样经历的我们。

    对此,深表期待。

    • 『Loneliness』

      ๛ก(ー̀ωー́ก) 

    • 華羅

      我的妻子疯了,她居然相信奇迹,而我羡慕她,

      读到这里真的浑身鸡皮疙瘩

    • 『Loneliness』

      看清楚好么,我已经标明摘自哪里了,手打也是很累的,我只是分享一下我看到的文章,如果我写的还不够清楚我会改进,但请你也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看完之后再做评论。

    • 半萧

      嗯嗯,16年青年文摘上的,当时看完真的。。。心里难受

    • Don  live  you

      看完你写的东西,玩感受到了你想传达的那份精神,我口才不好,不知道说什么,加油吧。

  • ShimmerTuanZ
    期待值

    通常来说,游戏的设计要让玩家在关卡挑战中获得成就感,但今天我们为大家评测的这款《That Dragon,Cancer》(暂译:癌症似龙,勇者斗癌龙),却是让玩家在注定的游戏失败挫折中,找到生活里缺失的“勇气”。这款互动式单机游戏,整个内容的表现脉络与《勇敢的心》极为相似,都是通过一段段情感记忆,把主角与病魔注定失败的斗争用游戏方式展示出来。

    《癌症似龙》的背景:还原一个抗癌的悲剧故事

    在分享游戏实际体验感受之前,我们还是要先来说一下这位名叫Ryan Green的开发者。他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同样也一位父亲,他们夫妇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Joel,可惜因罹患癌症离世。从1岁被确诊到5岁离开人世,Joel短短4年的人生经历却非常人一般可比。为了纪念这位短暂停留人间的小天使,夫妻二人萌生了将儿子的一生做成游戏保存下来的想法,于是便有了这款游戏。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一次进入游戏时,在开场剧情上我们会看到很多关于Joel的生活影像的原因。

    美术风格卡通、墨像、写实:很适合讲故事

    游戏以“自传+现场重现”这种形式来作为剧情的展现方式,而身为体验者的我们也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有着不同身份介入。游戏的画风没有使用市面主流游戏的那种具象化视觉描述,而是将类似卡通、墨像、写实还有一些抽象这种综合的美术元素来绘制开发者想要表达的环境,简单化,平实又贴近生活。

    本作怎么玩:扮演医患不同角色,亲身感受故事

    游戏的回忆影像较多,展现的主题均为这对父母与Joel的生活点滴,虽然有一起欢乐的时光,不过更多的内容大都围绕着孩子患病之后父母的种种行为而展开。作为体验者的我们,也是像观影者一样在了解整个游戏的剧情走向,同时在一些特定的剧情环节中我们也拥有了第一人称的身份,通过现场,在医生、格林夫妇等角色之间做不同的扮演,亲自来感受故事的状态,成为Joel整个生活脉络的一份子。

    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交互,是观影者也是参与者。身临其境才会更懂制作者的用心,通过父亲、医生、母亲的不同焦点,相信对于体验过的玩家来说也不再仅仅只是具有代入感了,更多的是想要去参与,想要真正通过自己的双手帮助Joel战胜病痛,重拾儿童的天真笑容。

    本质上是一个解谜集合游戏:永远杀不死的绝望癌龙

    我们再回到游戏性本身来看,《That Dragon,Cancer》的剧情并不是一直以诉说的形式,而是在告知我们这一事件的同时也通过解谜与探索的方式让我们真正成为剧中人感受这一切。那些串联剧情的解谜模式,以及有意思的小游戏在简单的英文表现之下,也同样让我们想起来小时候的自己,或许这也是对我们童年记忆的一种映射。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简单的游戏虽然形式多样,但不管最终你是否挑战成功,Joel的故事还是会按照既定脉络进行下去。也就是说,不论你击中黑龙多少次,它最后半格血都不会减少,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Ryan失去挣扎的生命;游戏的最后,不管我们能否敲击对正确的琴键,游戏的镜头都不会把我们引向远处的Joel。

    我们为什么要玩:请勇敢面对注定的失败

    游戏的整个篇幅不长,也是以文字+解谜的形式来让体验者不断了解这一真实的故事,虽然有人说这不是一款真正的游戏,《That Dragon,Cancer》这种注定失败的游戏结局设定也不符合市面上的游戏玩法。但恰恰是这种目标和规则的互相撕裂,带来的反差效应,带来的徒劳无功的“无奈”感,更能让我们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作者?Ryan一家在病魔面前的真实、无助与绝望。玩家勇敢的去面对已经发生的悲剧,在失败面前抬头重温,这就是这款游戏真正的精妙之处。

    PS:以上是我曾在17173发表过的感受

    • 且行且迷路

      我记得这个游戏是以前的啊,很久以前我看过这个游戏的评测。。为什么写的是预约

  • ꧁༺嫣༒汐༻꧂
    期待值

    你也许很少能玩到这么“不讲道理”的游戏。

    身为玩家,你无法为自己选择固定的角色。你时而是一只绿头鸭子,时而是一个金发小男孩,时而是医生,时而是小男孩的父亲。

    你也没有自由移动的权力,只能通过鼠标点击固定的路径点,前往特定的位置。

    你指尖的所有技巧,都没有用武之地。多拿到路上的一份水果并不会挣得加时,多消灭好几只蝎子也不能为自己续命。

    “不能上下只能左右!”一名玩家忍不住大叫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不断增多的黑色荆棘团向牵着几颗气球漂浮在空中的小男孩袭来,任他怎么试图操纵方向躲避,“砰砰”的爆裂声都不断响起。

    待最后一颗气球被刺破,小男孩骤然坠落,背景的蓝紫色星空瞬间沉入深色。

    是的,无论你做什么,终点都一样——小男孩的死亡。这是游戏唯一的结局。

    这个总长约两个小时的名为《癌症似龙(The dragon, Cancer)》的游戏更像是一部参与式的纪录片。事实上,它来自一个真实的故事,游戏的开发者之一瑞恩·格林就是那位驾着厚厚的镜片、留着棕色络腮胡子的父亲,而金发小男孩就是他最小的儿子乔尔。

    在为乔尔治病期间,身为程序员的瑞恩与妻子决定用制作游戏的方式,记录和纪念这段小儿子与癌症斗争的历程。 他们通过加入真实的家庭录像音频、诗歌和电话留言,把乔尔“咯咯咯”的笑声、含糊不清的吐字还有治疗过程的细节存留在游戏里。

    他们用孩子能够理解的方式向其他3个儿子解释乔尔的病情——乔尔正在和一条看不见的恶龙斗争,那条恶龙就叫做癌症。

    而玩家们在游戏中感受到的“不由自主”与能动性受限,他们已经在与乔尔共同抗击癌症的过程中体会了4年。

    刚满1岁的时候,乔尔就被诊断患有非典型畸胎样/横纹肌样瘤(简称AT/RT)。这一种主要见于儿童、存活超过两年的患者比例低于20%的癌症,并没有引起医疗机构足够关注。直到1996年,AT/RT才被确认存在,大量的早期误诊和非最优疗法的使用使得该病的预后历史极差。

    “全世界每年只有100多例AT/RT,很多国家根本没有把AT/RT纳入医学研究的范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马克·基兰说。

    瑞恩希望玩家可以透过游戏去感受这种疾病的残酷,体验他们一家在AT/RT的阴影下交织着希望与绝望的旅程。

    在经历了一次手术后,乔尔的肿瘤复发了。医生告诉瑞恩夫妇:“我很抱歉,情况不好。”

    这句话被瑞恩用作游戏其中一章的标题。

    墨绿色的水波从地面泛了起来,缓缓涌动着淹没地板,淹没沙发,也淹没了两位医生宣判乔尔死刑的声音,一直没到夫妻俩的下巴。房间里出现闪电,乔尔坐着一艘小船在凄风苦雨中独自漂流。而水下,静静地潜伏着几个黑色荆棘盘起的团状物。

    那些长着尖刺的黑色枯树枝状的东西无处不在。当小小的乔尔被固定在一张装有仪器的小床上,不远处深蓝的湖水里,三丛荆棘就伴着仪器“滴滴”的声音一边颤抖一边膨胀。当乔尔伏在爸爸的肩头被轻轻摇晃,或是在妈妈怀里沉沉地睡觉,那些黑色的怪物就蹲守在房间的拐角或者走廊的尽头。

    随着情节的推进,它们不断逼近。

    面对乔尔声嘶力竭的哭喊,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父亲瑞恩向上帝祈求:“如果我抱得足够紧,是不是就没有什么能把他带走?”

    在风雨交加的海面上,瑞恩泡在水里望着小船上搂着乔尔的妻子。“我的妻子疯了,她居然在期待着超现实的奇迹发生,”画外音响起瑞恩绝望的独白,“而我,羡慕她。”他蜷缩成团,沉入水底,玩家怎么点击鼠标都没有用。

    抗癌的历程中也不是没有饱含希望的时刻。

    乔尔一次又一次突破了医生给出的死亡期限,创造着奇迹。“希望你将永远不会记起这段疾病和治疗的日子。”一次化疗结束后,母亲搂着他轻声地说,“癌症只会是你成长路上的一个小部分。我会保留着这些艰难日子的记忆。而你,把他们留在身后。”

    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想永远不能实现了。

    在游戏的开发过程中,2014年3月13日,格林夫妇决定为乔尔拔下鼻饲管,让他彻底摆脱痛苦。

    游戏的结局由此确定。

    “这不是我们想要选择的故事,”瑞恩说,“这是降临到我们身上的故事。我们只是在重新讲述它。”

    2016年1月12日,《癌症似龙》正式发售。如果乔尔还活着,那一天,他将度过7岁生日。

    乔尔最终没能打败恶龙,无论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游戏中。

    不过,在游戏的最后一幕,乔尔穿着一身白衣,和一条小狗坐在森林的草地上,面前摆着几盘他最爱的薄煎饼,周围绿树参天,上空是蓝紫色的星河。

    乔尔的话语也终于像同龄人一样清晰:“你见过这么大的薄煎饼吗?这个给我的狗狗,我一直想要一条狗狗。”

    玩家操纵鼠标,就可以向他们吹起五彩的肥皂泡。屏幕上,乔尔伸手去抓泡泡,发出他生前留下的“咯咯咯”的笑声。

    悲痛的父母没能把他从恶龙的手中夺回,但在游戏里,他们为他创造了一个天堂。

厂商其他游戏

更多

相关推荐

更多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