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for Android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Dev Onboard
Pre-registrations 92508Followers 145648
9.7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Screenshot of 某某宗女修修炼手札

About

某某宗,就是那个撩汉子推汉子来修炼的宗

这是一个极其咸鱼的乙女向放置类游戏,玩家所要做的就是选择撩谁以及思考如何在撩了多人的情况下不翻车……

本游戏又名《如何做一个快乐的渣女》《我要证的就是这海王大道》《只要修为涨得够快修罗场就追不上我》

友情提示:武力值不足太渣了真的会翻车……

Reviews

9.7
1.1K Reviews
Phantomhive
2021/8/17
游戏时长 41小时

我喜欢金色的眼睛和白色的短发,喜欢你最开始遥遥领先我的大乘中期修为,喜欢你的九点元阳。于是我想尽办法,把万剑山所有人的好感刷高,终于偶遇了你。
但是对于妖女的我来说,得到了的就不珍惜了。于是你就被我冷落了。我不再像刚认识你一样天天缠着你修炼,修炼完了还恋恋不舍的交流感情。把对当时的我来说比较珍贵的避雷符全部给你,怕你渡劫死掉。
你说:“希望我们白首不相离,希望我们有更多时间在一起。”于是,我们结为道侣。
我开始转移目标,魔域的魔皇有更加漂亮的长黑发和红瞳,大自在殿的佛子让我觉得难缠又具有挑战性。我没话多久就让黑长直红瞳魔皇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这次,我比起你,更加喜欢,更加眷恋他。他留住了我。但是,如果妖女从良,妖女还是妖女吗。我找上了大自在殿的佛子。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终于盘下了大自在殿的佛子,天天跑到他的宫殿,他对我避而不见但是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妖女最擅长死缠烂打,最后,他向我妥协了,他爱我。他会带我去禁地的温泉,他给我送很多经卷,都被我用来垫桌角了,而且还会在念经的时候被我扑倒(这是最重要的笑)但我觉得他很有意思。他会为我破例。
知道某一天,你来找我,最近你经常来找我。但是我并没有在意。在某一次,你看到了我和他修炼。我不认为有什么。我以前的🐟看见了顶多怒火中烧,转身离开。我回头给个避雷符,就哄好了。
但是我忘了避雷符哄不好你,因为之前我嫖你的时候把你的死亡率刷成了零(笑)。
最让我没想到的是,你杀了他,你杀了那个佛子。那个我盘了有上百年,在我刚走上修真路时就认识的佛子。
我真的有点生气了。
“你第一次知道合欢宗的修炼方式?他是我的修炼对象,你不怕我杀了你?”
你说:“随便你,但是他必须死。”
很好,不愧是剑修大猪蹄子,只会在半夜三更把我喊起来看日出锻炼身体,只会在观摩圣剑遗址的时候嘲笑我走的慢只会在探讨剑法的时候鄙视我。
但是我确实没杀他,他赌对了,我对他确实有留恋。舍不得他一身皮囊。
但是我没注意的是,当时他已经心魔横生。
我没有在意死人的习惯,所以当我的魔皇也抛弃我飞升的时候,我刚开始很气愤。
我想:“早知道在他飞升前杀了他。”
但是过了一会我已经培养了下一个魔皇,同样是黑长直红瞳,脸上的纹路很漂亮。
当我发现他是大乘后期时,我就想,如果他快飞升了,我还没能跟他结魂契,我就杀了他。但最后,我还是心软了,让他飞升,但他却陨落了。
这时,我已经很久没去看过他了。等我一回过神打算找下一个魔皇时,我才发现,你已经成为魔皇,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入了魔,在他刚陨落的时候,他就觉醒了魔皇血统,成了魔皇。
我震惊的同时又觉得省事,你漂亮的白发变黑,苍白的皮肤上多了一个纹路。曾经乌黑深邃的瞳孔却变成了金色。
我说:“你入魔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说:“你很久没来见我了。”
我只是自顾自的,饶有兴趣的说:“如果早知道,我就不等他陨落,直接把他杀了,扶你为魔皇。”
你看起来可能有点难过吧,我不知道。毕竟你曾经漂亮而正气,如今同样漂亮但却更多了邪气的脸,我从来没有认真读懂过吧。
现在的剑尊是你的师尊,他长的不好看,一头绿毛,还是我闺蜜的道侣,我不打算对他下手。魔皇是你,剑尊是你,大自在殿的新佛子长得丑,妖王是我姐妹,我把她杀了,但是新任妖王也不好看。
我发现,似乎不知不觉,我的身边只有你了。
我决定,与你结魂契。然后把我们一起见到的蛋孵化出来。
我发现你变了。你不再是之前的大猪蹄子,半夜把我扒拉起来,又嘲笑我又鄙视我。但是我想起来,其实你之前,也会跟我逛夜会,也会帮我档别人的偷袭,会送我剑气保护我。你很正义,救了很多人。我却让你堕了魔,我有点后悔的同时,又觉得刺激。
你成功了,我对你最感兴趣。
知道有一次,你为了我,差点死掉。
我突然疑惑又有点感动吧。我问他:“你值得吗?我对你不好。”
他说:“你送了我很多避雷符,你陪了我很多日日夜夜。”
我无言以对了。他没年都会送我生日礼物,从来不缺席,就算我很久不见他。我决定尝试从良,因为似乎只有他,能再燃起我的兴趣。
让我试试看,在我的千年时光里,能否真的不再辜负一个,对我全心全意好的人。
一个没有心的人,真的能把“心”全心全意给一个人吗?
我不知道。
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游戏时长 165小时

我曾多次听说过他的事情。我的同门也有许多曾在危机时刻被他拯救。我的师尊每每和师叔说起他,也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敬佩的神色。
我曾一次次的将他的名字刻在我的课桌上,写在我的本子上,录进我的玉简里,虔诚而谨慎的刻在我的心头。
我曾因他和我的道侣大吵一架,我的追求者每每因他对我吃醋,我的朋友取笑我,劝诫我应当脚踏实地,立足当下。
可我,作为合欢宗的一名普通弟子,我只能仰望着他。
我结识了你救过的每一个人,向他们打听你的下落。他们说:“圣僧就像那九天之中的白鹤,本就是高洁自由的。我等怎么会直到他的下落。”我向大自在殿的高僧打听你,他们皆是缄口不言。
我只能拼命地修炼,忘我的追求修为进境,只求有朝一日可以与你相识。
在我二百多岁的时候,我去到了一个上古秘境寻求突破的机缘,却被狡猾的魔修设了埋伏,眼看魔修的利刃就要向我砍来,我的眼前却闪过了一束金光,魔修被击倒在地。我连忙起身结印,了结了魔修。
我转身抱拳,正要说上一句谢道友救命之恩,却看到了风光霁月的你。
我一时看得痴了,直到你向我伸出了手,淡淡开口:“报酬。”
虽然有些错愕,我还是很迅速地反应过来,把带出来的十来张避雷符都给了你。你不客气的接过,就要离开。我连忙跟上,要问你的姓名,你只道了声:“有缘下次相见,我把名字告诉你。”
我还要再问,你不知捏了个什么法诀,消失在了原地。
此后的几十年,我能没见过你。
我有一个因我入了魔的朋友,有天我去拜访他,他看起来很开心,拉着我要去喝酒。我们到了人间的一个酒楼,好像是叫什么花什么楼,那儿的酒有些微甜,很好喝,我就多喝了几杯,有些微醺。
觥筹交错间我好像看到了你,换了一身袈裟,神情有些疏离。我的朋友看到你似乎有些激动,拍桌而起,冲你喊道:“离道廉,你到这儿来是要坏我好事?!”
听到这个名字,我蹭的一下从桌子上弹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你。
我的朋友喊我的名字我也没搭理。
我一步步向你走去,看到一坛海棠花,我折下一枝,献宝似的塞到了你的手里。你拿着花,看着我,我喊你名字,你退后一步,表情很正经:“施主请自重。”
得知你要在大自在殿住上一段时间,我便也想方设法搬到了殿里。你住在最东边的宫殿里,是因为喜爱清净。我住在最西边的小院里,是因为人情世故。
虽然我们的距离远隔千里我仍旧每天早上带着院子里长的小野花去找你。你说你不喜欢花,于是我送了从十万大山摘来的灵果给你,你仍旧原样退回。于是我给你送丹药灵草,你仍旧疏离的说:“小僧是出家之人,这些身外之物,施主还是自己留着吧。”
有天我的小姐妹过来找我请教获取异性好感的方法,虽然想到你我十分挫败,却仍旧和她说:“那还不简单,你仔细听着。送他东西,陪他出去,让他休息,死皮赖脸也不和他分离,也要时常在他面前施展魅力,流露醋意,想他之所想,急他之所急,总之就是要让他离不开你。”
我一口气说完,就要和好友告别,不料一转身,看到了最近刚对我熟稔一些的你。
你看到我一言不发,塞给我了一本佛经,扭头离去。
我赶忙追你,却追不到。路过主持的院子,听到他在和树妖说话,隐隐约约的听到你的名字,说是你的劫雷什么凶多吉少的,一时之间我怕极了,连夜下山去星机阁给你讨要些避雷符。
不巧,让我身为星机阁阁主的好姐妹看到了,拉着我话家常,将我强留一月。
等我回去找你,你正收拾着包裹打算远游。我冲你跑去,你却疏离的后退一步,我把讨来的六十多张避雷符都给了你,你没有收,只看着我,说:“小僧是个出家人,施主还是不要把东西浪费到我的身上了。”
我只是执拗的盯着他,强硬的将符咒塞给他:“我不求你,我只是想你活着。”
此后我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只是我们宗主将我召了回去,我们见面的机会明显变少了。
有天夜里我梦见他飞升了,他随着接引金光飞入上界,自始至终没有看我一眼。
我醒来时心如刀绞,从此发愤图强,心无旁骛的投入到修炼当中。只是偶尔会给他送些东西。
直到有天我的魔人朋友被凌霄宗的一位长老杀了。
我知道那位长老是在除魔卫道,可我却总忍不住想,明明我的魔人朋友从未做过什么坏事,他为什么要杀他?
我朋友头七那天,我单枪匹马闯了凌霄宗,将那个长老捅了个窟窿。为我朋友报了仇。
处理完痕迹,我打算回宗门,一转身,看到了你静静地现在月光之下,平静的看着我。
压下心中一闪而过的紧张,我强作镇定,调笑的语气问你:“圣僧怎么在这里,莫不是偷偷的跟了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挣扎,最终,他说:“超度亡魂。”
巨大的喜悦击中了我。我也不知我也会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在他超度亡魂之后踮起脚尖凑近了他,迅速地亲了下他的脸颊。
我没能看到他之后的表情。因为在做出这一举动之后,他咔嚓一下,将我给打晕了。
醒来时我是在合欢宗我的房间里,我到大自在殿找他,却被告知他已经离开。
只好失落的回到宗门。有天我收拾屋子时看到了一个传讯海螺,我摇了摇,吹了口气,海螺突然想起了个冷冷清清的声音:“施主找小僧所为何事?”
此后我每天都用传讯海螺与他对话。直到几年后他到合欢宗找我做客。
我们那几年过得真的很开心。
他时常送我些佛经,我有时也会为了讨好他看上一看,不过大多时候都会用来垫桌脚。
他看到了就给我买了个四条腿一样长的桌子,于是我打着珍藏的旗号把书锁在了柜子里。
他看到了只会无奈的说:“比起珍藏,小僧更希望施主能够认真的将书读上一读。”
我修炼起来虽不如从前勤勉,却也迫于宗主的压力,装模作样的每天修炼。
有时偷个小懒,宗主看到了就会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薛啊,你可是咱们宗门万年来最有天资的弟子,一定要努力呀!切勿让我失望!”
就这样在每一天的督促中,我的修为到了大乘大圆满。
我想方设法的想要压制增长的灵力,想要等我心爱的圣僧一起飞升,至少让他说上一句喜欢我……
我是我每天问他:“你喜不喜欢我呀?”
他总是红着脸一口否认。
“施主知道的,小僧是个出家人。”
于是我请求他:“我想要和你一起修炼,拜托啦~”
他脸更红,却只是抿着唇,不说话,不看我。
直到有天,我飞升了。
四周都是金灿灿的一片,我知道,那是上界的接引金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向上吸去,底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或喜悦,或难过,我一眼就看到了他,他站在那颗我们一起种的海棠树下,抬头看着我。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了他的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光,我远远看着,他紧抿着唇,神色很悲伤。
他嘴唇翕动,似乎在说:“等我。”
我的眼泪不可遏制的涌出,我看着他,轻轻地回答:“那你可要快点哦。”
上界的生活与下界并无太大不同,只是我没有了可以牵挂的人。
有时路过卖佛经的铺子,我也会买上几本。
实在闲来无事,我就摊开读读。
有时我也会梦见有个风光霁月的圣僧来到我的面前,将一枝海棠花送给我,对我说:“久等了。”
我会一直、一直等在这里。
直到有天,一个小童过来通报:“尊主,门口有个和尚前来拜谒,说是要找您再续前缘。”
…………

该用户已注销
游戏时长 103小时

这两天开始玩,游戏很上头!!!
我是被亲友拉入坑的,起初玩不明白,乱七八糟的玩着,到处钓鱼,第一个档啥也不懂自己飞升了,也没体会到什么。
飞升后我就开了个新档,开局没久我就勾搭上了几个宗门的长老。
通过这些长老,我认识到了星机阁阁主。这个阁主很厉害,非常牛逼,武力值也很高!好吧,其实主要是被那九个元阳吸引的。
但是好感不好刷,因为馋元阳,我还是天天挂在他身上,又是送礼物又是追着他跑,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十年就得手了!于是我开始挂在他身上刷好感,想试试弄魂契。
 
阁主很慢热,在他身上足足耗了几百年才提出成为道侣的请求,在之前,为他我拒绝所有鱼,一心和他修炼,可他一直没甚反应,我还以为他没那意思。
之后我一心挂在他那刷好感,在默契刷到三万多一点时的某一瞬,我一敲脑壳突发奇想,如果独占欲达到一百,阁主会有什么反应呢?!
没错,我作了个大死,我四处撩拨,然后被小黑屋了!
 
在我被小黑屋以后,我的鱼鱼和闺蜜都来救我,可是,没有人!打得过他!没有人!我靠着自己坚强意志从他洞府逃了出去,当时我就后悔了,然后我回头找他,我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我没想到,他因此堕魔了!
 
当看见上头显示不再是星机阁阁主,而是魔域魔人的那一瞬,我心都抽抽的,我感觉心都要碎掉了。那会儿我真的急死了,因为他成了魔修,上善等级又不够就没法和他继续刷魂契。痛心疾首之余,我只能去找工具人拿元阳,中途和他友人魔域城主刷了一下好感度,于是,我又被二次小黑屋了。
 
有一瞬间,我真的很想钻进手机。然后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告诉他,我他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能继续和你在一起?!
 
小黑屋之后,鱼鱼和闺蜜又来救我,依然打不过他。
最后是他这个魔域城主友人把我解救出来,闺蜜和鱼鱼们都来看我,也是这时,我才发现道侣关系解除了。
痊愈以后为了更快能继续刷默契,我继续找工具人拿元阳,只是没曾想,阁主彻底黑化了,他开始疯狂的陷害我的鱼鱼,袭击、把人家打成重伤,连自己徒弟也没放过。不仅如此,他伤我闺蜜,杀我同门,和那个解救我的城主反目两个人开始互相陷害。
 
拿够了元阳我就去找他了,在他身上挂了大概几十年,他再次请求和我结为道侣,我想也没想,同意了。我看着列表的城主,我寻思,这元阳不拿白不拿,然后我就取了,还顺便和魔皇搞了关系。
没错,我再次被关小黑屋了。
 
他嫉妒,控制不住心魔。
但这次很快就出来了,在被关到出来的时间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被关就出来了,我翻看履历,是魔皇,他很迅速把我解救出来,因此事我和阁主再次解契。我又回头找他,他还是一样,还是很快又请求和我结为道侣,但我到现在依然觉得很痛心。
正派为我堕魔是一点没体会到爽感,只有无尽的痛心弥漫心头挥之不去。堂堂正派,遇到他时他是阁主,大乘中期差不多可以飞升,只因我觉得好玩,变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魔修。
 
可能出于良心不安吧,我送了魔皇飞升,顺理成章的阁主坐上了魔皇的位置,可没有觉醒真魔之血,我又到处找攻略看,最后氪金千辛万苦让他觉醒了真魔之血。最后魂契刷够了,他却还不舍得走,压修为强行留了下来,哎,不过没久我自己给他刷上去了。
最终他飞升去了,下一世,一定对他好一点。

游戏时长 27.3小时

讲一个普通而又不怎么普通的合欢宗弟子的故事
至于故事后来呢,就没有什么后来了
下山第一年,我谨记宗门教训:片叶不沾身,万花丛中过。谁有元阳就玩谁。大道无情,我愿飞升。
一开始的一开始,我和鱼的爱建立在我的美貌与材料,一个喜欢我给的合适的礼物,一个喜欢元阳之身。
元阳一夺,修炼又如何,爱又如何,我不缺你,而余(鱼)也需追寻大道,彼此各需所求,管他谁去从。
所以就开心的养起了鱼,所以勾搭着星机阁的弟子为我画符。所以玩弄着药王谷的弟子盼望得到更多的弟子为我痴迷,为我服务,盼望得到更多的草药与灵丹。所以流连妙音门的演唱会,听着一曲又一曲的相思,却假装不知曲中意,空留百鸟陪衬。
所以就更加放肆的认为有灵玉的我,有材料的我,有钱有人脉的我,在这残酷又不残酷的修仙界玩感情的我,无所不能,无人能够让我为谁留下。
然而我的报应也来了。
第一场报应来自于大自在殿的宰姓佛子,明明我和他的好感到达了100,明明你已经被下了情毒被我夺去了元阳,我陪你过了一个十年又十年,你还是对我不理不睬,究竟为什么呢?我忘了我不是戏中人,但是我恨着你,无比怨恨着你,你看着我流连于花丛之间你还要从中干涉,干涉后你又对我不闻不问,纠纠缠缠这数百年,为何?为何不早做了断,各去各方!
到底这是一个修真的世界,修行武力才是唯一的话语权,所谓的爱不过也是痴缠得不到的怨念。
故事的后面,我成为了修仙界的巅峰存在,继续无聊着奔走,寻找着有趣而又无趣的各色事件。在我游历修真界期间,我又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好像我真的到达了“片叶不沾身,万花丛中过”的境界,成为了一个无情的海王。
然而我没有想到我的报应又双叒叕来了,在这孤寂的岁月之间,我终于遇到了万剑山各色人员,(也不知道概率怎么回事)而在这人群中,我终于看见到传说中的剑尊,濮台宗冶。
他真的是我遇到的颜值最高的人物了,虽然我的师姐告知过我,万剑山剑尊的颜值都不差,如雪白发是他们的标志!只是我没有想到眼前光景,一身黑衣衬托雪景,映入眼帘的白。唯有眼眸如墨,增添美人的淡漠。绝了!
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他他他简直不能再直了!虽然万剑门一向喜欢拉着我爬山,看景,嘲笑我走的慢,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一直嘲笑我走的慢!!更气人的概率!每次我和他很少出现买东西的次数,要么拉我出去毫不怜香惜玉看日出,要么比剑嘲笑我,要么还是嘲笑我走的慢!!我随便拎个万剑山弟子在培养感情期间获得的剑气和草药都比和这直男在一起的时期拥有的多,这是什么GUI概率!!
再看看他的面板:破天剑意,大乘后期。。。
打不过打不过憋着吧。
好吧,这个还不是气人的,在他终于忍不住爱意和我告白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然而修炼了100年之后,嗯。。。他没求婚。。。
在此期间我已经很收心了,(实际上一半和剑尊直男修炼一半养剑灵没有功夫泡),而在期间我拒绝了我身边🐠6次求婚了,这个才是重点!而他没有一丝占有度增加!我找其他的🐠也是,他也不管,不加占有值。
嗯。。。
不过这局面很快就打破了。因为我的第一个弟子。
之前在收他的时候因为他的天赋太烂了,然后我就送了他4颗洗髓丸,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徒弟的好感直接爆了。。。我发誓我只是希望我厉害,我徒弟也厉害这种单纯想法!
没想到徒弟长大了邀请我修炼。。
。。。
那我肯定不答应啊,我还要勉勉强强不当海王,对得起我现在喜欢的剑尊啊。然而当我拒绝以后我发现我的剑尊他那一百年不涨的占有值突然加了2个个位数。
虽然对我徒弟不太公平,但在此后那段时间,我就试试教导我的徒弟,结果不出意料发现剑尊的占有值突突突的涨,然后我看了看他俩的履历。
嗯,每次我的徒弟撞见剑尊就会发生争执,不快,和打架。。。啊,其他的正派🐠拜访我看见剑尊则是三人和睦相处!魔族🐠则是不和,争执,愤怒。还挺正常的。。。
哦,当然,让我感觉哭笑不得则是宰佛子,他和我徒弟一样的待遇。我曾试试拜访他看看他什么反应,然后呢,还和以前那个样子对我爱搭不理。
呵呵。然后我的剑尊他的占有度又双叒叕增加了。。。
在我修炼到20000默契时,那个直男终于,他终于向我求婚了,然后我就答应了呗,此时我大乘中期,他大乘后期,我们俩可谓是修仙界的战力巅峰中的巅峰。
好像我们的故事就如俗套般演的那样,浪子回头成为专情的痴子,然后一切如常琴瑟和鸣,仿若过去是是非非如黄昏后的烟稀稀落落消散。
然而他毕竟是天之骄子,不知何时他到达了大乘大圆满,几近一半的突破率。而此时我和他还有结契三分之一的距离,我的心决等级太高,无法延缓进程。而我们是否结契却取决于概念天道是否留情于我,得知先机的那一刻,我的心沉入了渊底。
于是我开始作死,我开始发了疯,我数次提出和他离婚,我四处飘荡和他人暧昧,虽未踏入最后一步,但是他真的因我心生雾霾。
但我真的感受到了绝望,上天啊,为什么?为什么我竟然真的动心了呢?为什么他就要那么快离我而去,为什么我不能早先遇见他呢?为什么故事就要这么狗血而且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不知周也。
后来我袭击了他,此时我忘了自己现在没有剑灵,我的武力值也没有身有破天剑意的他高,我也不可能杀死他。
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请你陪我一起死吧。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经过袭击后,他心灰意冷,连掉一半好感与武力值,并与我划分界限。而我还是挂在他身边,什么也没送,什么也没做,仅仅和他真正的游历四方,看百山花草,认真的看着这个虚幻的修真界。仅仅是3个月,他还是为我放下了,和我一起修炼。
而我也放下了,
周与梦蝶,则必有分矣。
我给予他避雷符和七宝灵芝,祝他飞升。
然天怜惜我而无情于他,他突破失败了。
而我此时陪在他身边,珍惜我们彼此不多的时光,在他突破的关键期间,我没有忍住难受吃了丹药和仙草,成功进阶大圆满,我和他进行修炼,只会加剧这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遗憾。
所以我远离了他,修炼本命剑,减少我的灵力。
他的占有欲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散。
最终他和我结下魂契。
此时我有46%的突破率
他有56%的突破率
我喂他灵芝,祝他飞升,然而他还是没有飞升,我将我手中的符和丹药又赶紧送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灵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一次又一次失败。
怎么会呢?
他可是有71%的突破率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我吃了一个灵芝。
结果我飞升了。

飞升那天,我看见他轻生低语:
“等我”
但我不想让他等我,我太过狂妄,却无可救药沉迷于黄粱美梦,我手中的灵玉悉数消散,化为尘埃。就让这星星散散陪伴封存这份游戏的时光。
就让这故事讲到这里,就此结束吧。

Group

2.2K

Information

Lijiayu
Official Website Official Website
342294997
HydrozoaWorks4群
In-app Purchases Yes
Languages
Simplified Chinese and 1 more
Last Updated on 2020-09-19
System Requirements Android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