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o
  • 2020-01-10 22:11:19
  • 27 views

凌波微步解密

攻略

lbwb 全解法

暖阁 -

  这里是镇南王平时歇息的地方,四周都有火炉,整个阁子里暖暖和和的,

地上铺者地毯,整个房间都透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氛围。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west。

 镇南王「风流王爷」段正淳(Duan zhengchun)

> ask duan about 段誉

你向段正淳打听有关『段誉』的消息。

段正淳说道:「小儿不爱学武,和我吵了几句就离家出走了,唉。。家门不幸啊

再去无量山 一路杀过去 grin

大瀑布 -

  你又奔出一阵,双腿酸软,气喘吁吁,终于走出了大松林。猛听得水声响

亮,轰轰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抬头一看,只见西北角上犹如银河倒悬,

一条大瀑布从高崖上直泻下来。

  这是一个初春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southeast 和 west。

 二具葛光佩的尸体(Corpse)

 二具干光豪的尸体(Corpse)

> se

白龙峰 -

  走出十余里,你来到无量山主峰的后山,已来到无量剑派禁地,任何外人

不得擅入。这里丛林密布,山石怪异。旁边就是一深不见底的悬崖(cliff)。

  这是一个初春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west。

 二个野果(Ye guo)

> l cliff

下面(down)深不可测,根本看不到底,如果你要自杀,这到是个好地方。

>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洞箫在桃花岛一带出现!

jump down

你脚下踩一个空,「啊~~~」发出一声惨叫,向下直坠下去。

你坠下百余丈,撞到崖边一棵古松上,弹了几弹,下坠的巨力却也消了。

半空 -

你吓出一身冷汗,不管全身的疼痛,伸出手牢牢抱住古松的树枝,登时挂

在半空,不住摇晃,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中云雾弥漫,还是不见尽头,周围只

有树枝在不停的摇晃。下面是悬崖,再往下掉看来危险万分。

  这是一个初春的傍晚,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徘徊在西方的地平线上。

> 夜晚降临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pa yabi

你小心地攀住树枝,向崖壁爬去。

树上 -

  你现在的处境还是不妙,树枝不停地发出『吱吱』的响声,随时会断你人

还是挂在半空,不住摇晃,向下望去,只见深谷中云雾弥漫,见不到尽头,看

那崖壁好象有条细缝(feng)。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 l feng

你的脚勉强可以够到。

> gou feng

你小心地攀住树枝,向崖缝用脚探去,勉强攀援而下。

半山 -

这山崖似乎无穷无尽,幸好崖缝中有不少砂石,不至于一溜而下,越到底

越是平缓,不再是危崖笔立,但耳中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只觉水珠如下

大雨溅到脸上,隐隐生疼。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down。

> d

半山 - down

> d

半山 -

  这山崖似乎无穷无尽,幸好崖缝中有不少砂石,不至于一溜而下,越到底

越是平缓,不再是危崖笔立,但耳中轰隆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响,只觉水珠如下

大雨溅到脸上,隐隐生疼。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down。

> d

半山 - down

> d

山谷底部 - west

> d

> w

东湖边 - southwest、west、east、north

> n

山中密林 -

  仰望高崖,白雾封谷,谷中静悄悄的,别说人迹,就连兽踪也无半点,唯

闻鸟语相间,遥相和呼,逆着瀑布从下往上看去,只见瀑布之右一块石壁光润

如玉,不知多少年的冲激磨洗,才将这半面石壁磨得如此平整,后来瀑水量减

少,才将这片如琉璃,如明镜的石壁露了出来。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south。

 二个野果(Ye guo)

> enter

你扒开野果树丛,向树丛后走过去。

树丛后 -

  这里光秃秃的一大片石壁,爬满藤蔓,但见石壁平整异常,宛然一面铜镜,

只是比湖西的山壁小了许多,再细看那石壁,平整光滑,别无他异。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看不见任何明显的出路。

> si teng

你把石壁上的藤蔓撕得干干净净,走向后面。

石壁下 -

  你在一块大石壁(dashi)下,下面是一块小石璧(xiaoshi),上面爬满了藤

蔓,纵横交错,地下枯黄的树枝落叶积了好多层,看来很久这里没人来过了。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out。

> l dashi

岩高齐胸,凌空置于一块小岩石之上。

> l xiaoshi

很多的草藤之类缠在它的上面。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tear teng

你把大小岩石间的藤蔓尽数除去。

> huan dashi left

什么?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huang dashi left

你将岩石往左晃,岩石动了动,又移回原位。

> tui dashi right

你将岩石推了推,岩石晃了晃,又移回原位。

> tui dashi right

你将岩石推了推,岩石晃了晃,又移回原位。

岩石缓缓转动,便如一扇大门似的,转到一半,岩后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洞穴。

> tui dashi right

你要推什么?

> enter

洞口 -

  走得十余步,洞中已无丝毫光亮,但觉脚下平整,便似走在石板路上一样,

洞中道路必是经过人工修整,只是道路不住的向下倾斜,显是越走越低突然之

间,你碰到什么,有圆物铛的一下,声音清亮,原来是个门环(huan)

  这是一个初春的夜晚,夜幕笼罩着大地。

  这里看得见的唯一出口是 out。

> l huan

门环在一扇大门上,似以钢铁铸成,但里面并未插上。

> knock huan

你提起门环当的敲了一下,但门内无人答应。

> tui huan

你手劲使将上去,那门便缓缓的开了。

> enter

石室 -

  所处之地是座圆型石室,左边石壁上镶着一块水晶,约有铜盆大小,光亮

即由水晶中透入。向外瞧去,可看到水流不停晃动,原来这里地处水底。室内

有一石桌,尘土寸积,不知已有多少年无人来此。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out、up 和 enter。

> enter

内室 -

  眼前突然一亮,一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剑尖对准了你的胸膛。细看之

下,原来是一座玉像(yuxiang)。东壁写了许多字(zi),笔法飘逸,似以极强

腕力以利器写成,西壁镶了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中比第一

间石室亮了数倍。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 l zi

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 -- 逍遥子为秋水妹书。

> l yuxiang

那是一座白玉雕成的玉像丂胝嫒艘话愦笮。丂砩系丂瞥裆牢⑽⒉丂丂丂丂娴氖且欢皂丂佑ㄈ挥泄猓丂癫煞裳铩丂

> ketou xiang

什么?

> l zi

洞中无日月,人间至乐也 -- 逍遥子为秋水妹书。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你对着玉像一个头磕下去,似乎发现玉像的左脚(left)、右脚(right)绣得有字。

> l left

磕首百遍,供我驱策。

> l right

遵行我命,百死无悔。

> ketou yuxiang

> l right

遵行我命,百死无悔。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 ketou yuxiang

你口中数着,恭恭敬敬的向玉像磕起头来。

你看见蒲团上的薄草早已破裂,不由伸手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好象已经被取走了。

l

内室 -

  眼前突然一亮,一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剑尖对准了你的胸膛。细看之

下,原来是一座玉像(yuxiang)。东壁写了许多字(zi),笔法飘逸,似以极强

腕力以利器写成,西壁镶了六块大水晶,水晶外绿水隐隐,映得石室中比第一

间石室亮了数倍。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out。

第一步就完成了 再去一次dzc

暖阁 - west

 镇南王「风流王爷」段正淳(Duan zhengchun)

> ask duan about 段誉

你向段正淳打听有关『段誉』的消息。

段正淳说道:「小儿日前被四大恶人的南海鳄神掳走了,我们正在设法营救他,唉,求佛祖保佑!」

> ask duan about 营救

你向段正淳打听有关『营救』的消息。

段正淳说道:「既然壮士有意相助,定会如虎添翼。居我得知,誉儿被四大恶人之首

段延庆囚在正在无量山附近的一座石屋内,只是路上十分险恶,之前为了探明路线,

我已损失好几名手下。你先去大理北面去无量山路上的一个小溪那里,向北行五里,

再向西行五里,再向北行五里,然后会到一座高山,再往后就要见机行事了。

段正淳说道:好了,准备一下,为了不惊动对方,切记要在晚上行动,路上小心。」

记住这里说的话 ,等会就有用了  时间要在子时2刻开始从小溪那走

荆棘林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south、west、east 和 north。

>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面罩在扬州一带出现!

n

山路 - south、west、east、north

> n

山路 - west、south、north、east

> n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south。

> n

山路 - south、west、east、north

> n

山路 - east、north、south、west

> w

天黑了,这里黑黝黝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你四处乱走着,心里充满恐惧.

突然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你吓的哭了起来.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south、west、east。

> w

山路 - west、south、north、east

> w

山路 - east、north、south、west

> w

山路 - east、north、south、west

> w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south、west、east 和 north。

> s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不见任何明显的出路。

> s

山路 - east、north、south、west

> s

山路 - south、west、east、north

> s

天黑了,这里黑黝黝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你四处乱走着,心里充满恐惧.

突然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你吓的哭了起来.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south。

> s

山路 -

  你信步而行,举步踏到的尽是矮树长草,这里没有路,每走一步,荆棘都

钩刺到小腿,划破你的身体。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得见的唯一出口是 west。

> s

山路 - west、south、north、east

> s

山路 - east、north、south、west

> s

山路 - south、west、east、north

> s

无量山峰 -

  这里是无量山的高峰上,寂静无人。只听山峰下轰隆、轰隆,奔腾澎湃的

水声不断传来,你向下看,但见澜沧江浩浩荡荡的从山脚下涌过,煞是壮观。

西面山下是江边,南面是来时候的森林。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得清的出口是 westdown、south。

你走到了一个高山上。

> wd

澜沧江边 -

  你沿着山坡走到澜沧江边,朝阳初升,照得碧玉般的江面上犹如镶了一层黄金一般,

壮丽无比,你站在这里,心中什么也不愿意想,只希望就这样天长地久,时间永恒。

  这是一个初春的深夜,夜幕低垂,满天繁星。

  这里看不见任何明显的出路。

> 东方的天空迎来了黎明前的黑暗。

你悄立江边,思涌如潮,心中思绪万千。突然眼角瞥处,见数十丈外一块大岩石(yan)上似乎有些古怪。

l yan

一块巨岩,不知道可不可以跳上去?

> jump yan

你一提气,纵身跳到了岩石上。

大岩石 -

  你跳上了一块大岩石,岩石上落脚的地方并不大,你看见岩石上坐着有人,

只是这人始终一动不动,身上又穿着青袍,与青岩同色。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青袍客(Qingpao ke)

> ask ke about name

你向青袍客问道:敢问老爷子尊姓大名?

段延庆说道:「老夫便是四大恶人中的老大:段延庆!」

> ask ke about 段誉

这里没有这个人。

> ask duan about 段誉

你向段延庆打听有关『段誉』的消息。

段延庆对着你「嘿嘿嘿」奸笑了几声。

段延庆说道:「想救段誉?送死来了!」

>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l

大岩石 -

  你跳上了一块大岩石,岩石上落脚的地方并不大,你看见岩石上坐着有人,

只是这人始终一动不动,身上又穿着青袍,与青岩同色。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Duan yanqing) <战斗中>

>

你一招「天罗地网」,左掌大圈而出,右掌小圈而出,两股奇异的力道一会之下,巨大的内劲压向段延庆的左脚!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右掌一拂而起,一招「推窗望月」,左掌自侧面连消带打,登时将段延庆的力道带斜,右掌一挥,拍向他右耳!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段延庆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你看见段延庆向后一跳,逃向一片大树林。

你大声喝道:哪里跑!你紧紧追了过去。

石道 -

  这里乱石荆刺满地,没有一条象样的路。你费力的走着,衣衫下摆被荆刺

撕成一片一片。西面是似乎来时候的森林。你喘了口气,突然发觉一条人影向

东面逃去。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west 和 east。

e

山坡 -

  这里是一个荒凉幽僻的山谷了,你沿着山坡的斜面向东面攀去,那面是一

片黑压压的森林了,你眼见段延庆一下子就逃进了黑林中。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up 和 west。

> eu

森林 - westdown、north

> n

森林 -

  这里四周都是是参天古木,当日阳光灿烂,林中却黑沉沉地宛如黄昏,越

走树林越密,有时不得不侧身而行。丂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south 和 west。

> w

森林 - east、north

> n

森林 -

  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密密麻麻的树林中钻进了这里,却发现眼前已没

有了去路,前面一株株古树互相挤在一起,便如一堵大墙(wall)相似,再也无

法向前进一步了。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south。

> jump wall

你一吸气,轻轻巧巧的跳过了大树墙。

空地 -

  你定了定瘢丂醇丂矍笆且豢榇罂盏兀丂馔和旱氖裁炊济怀ぃ丂盏乇泵婧丂

象有一间屋子,南面是你跳过来的树墙。

  这是一个初春的凌晨,东方的天空一片漆黑。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Duan yanqing)

>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东方的天空中开始出现一丝微曦。

你一招「天罗地网」,左掌大圈而出,右掌小圈而出,两股奇异的力道一会之下,巨大的内劲压向段延庆的左脚!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一招「落日赶月」,伸掌一拍一收,一拍无丝毫力道,一收之间,一股阴柔无比的力道才陡然发出!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段延庆缓缓地移动着,想要找出你的破绽。

段延庆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kill duan

你对着段延庆吼道:「老匹夫!你记好大爷我的名字,死后到阴司去告我一状吧!!」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

你突然大吼一声,身行疾飞而起,双掌翻飞,巨灵般的掌力猛向段延庆直扑而下,空气中暴出“呜”的一声刺耳尖啸!!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一招「五指幻山」,猛一吐气,单掌有如推门,另一掌却是迅疾无比的一推即收,双劲合一,去势如虎!

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延庆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 段延庆看起来已经力不从心了。 )

段延庆头顶白气氤氲,渐聚渐浓,便似蒸笼一般,食指伸出,一式「三阳开泰」按向你!!

你使出「物换星移」,滴溜溜一个转身,从段延庆身旁擦身而过,反而到了段延庆身后。

段延庆深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你一招「落日赶月」,伸掌一拍一收,一拍无丝毫力道,一收之间,一股阴柔无比的力道才陡然发出!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气喘嘘嘘,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身行暴起,一式「蛰雷为动」,双掌横横切出,掌缘才递出,呜呜呼啸之声狂作,铁掌之名,由此而出!

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延庆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 段延庆已经伤痕累累,正在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

段延庆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你突然大吼一声,身行疾飞而起,双掌翻飞,巨灵般的掌力猛向段延庆直扑而下,空气中暴出“呜”的一声刺耳尖啸!!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段延庆「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软猬甲在桃花岛一带出现!

l

空地 -

  你定了定神,看见眼前是一块大空地,光秃秃的什么都没长,空地北面好

象有一间屋子,南面是你跳过来的树墙。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段延庆的尸体(Corpse)

> tui wall

什么?

> jump wall

你一吸气,轻轻巧巧的跳过了大树墙。

森林 -

  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密密麻麻的树林中钻进了这里,却发现眼前已没

有了去路,前面一株株古树互相挤在一起,便如一堵大墙(wall)相似,再也无

法向前进一步了。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south。

> jump wall

你一吸气,轻轻巧巧的跳过了大树墙。

空地 -

  你定了定神,看见眼前是一块大空地,光秃秃的什么都没长,空地北面好

象有一间屋子,南面是你跳过来的树墙。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Duan yanqing)

 段延庆的尸体(Corpse)

>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kill duan

你对着段延庆吼道:「老匹夫!你记好大爷我的名字,死后到阴司去告我一状吧!!」

看起来段延庆想杀死你!

>

你突然大吼一声,身行疾飞而起,双掌翻飞,巨灵般的掌力猛向段延庆直扑而下,空气中暴出“呜”的一声刺耳尖啸!!

只听见段延庆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 段延庆似乎十分疲惫,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

你双手分使,灵活异常,好象变成了两个人似的!

紧跟着你一招「掌中乾坤」,一掌拍出以后,猛地侧过身来,右臂自左肋下疾翻而出,拇,中两指扣圈猛弹段延庆的左脸!

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延庆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 段延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随时都可能摔倒晕去。 )

段延庆神志迷糊,脚下一个不稳,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你身行暴起,一式「蛰雷为动」,双掌横横切出,掌缘才递出,呜呜呼啸之声狂作,铁掌之名,由此而出!

结果只听见几声喀喀轻响,段延庆一声惨叫,像滩软泥般塌了下去!!

( 段延庆受伤不轻,看起来状况并不太好。 )

段延庆「啪」的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着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l

空地 -

  你定了定神,看见眼前是一块大空地,光秃秃的什么都没长,空地北面好

象有一间屋子,南面是你跳过来的树墙。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二具段延庆的尸体(Corpse)

> n

石屋 -

  眼前是一个石屋。这石屋模样甚是奇怪,以一块千百斤重的大石砌成,凹

凹凸凸,宛然是一座小山,洞口被一块花岗巨岩(yan)封住,岩边到处露出空

隙,有的只两三寸宽,有的却有尺宽。丂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south。

> l yan

这是一块特别大的岩石,堵住了门口,使人无法进入屋内。

> tui yan

你站在门前,把双掌放在岩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臂一发劲,大喝一声“开”。

你只听一阵轰响,大石缓缓的移开了!

> l

石屋 -

  眼前是一个石屋。这石屋模样甚是奇怪,以一块千百斤重的大石砌成,凹

凹凸凸,宛然是一座小山,洞口被一块花岗巨岩(yan)封住,岩边到处露出空

隙,有的只两三寸宽,有的却有尺宽。丂

  这是一个初春的黎明,东方的天空已逐渐发白。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south 和 enter。

> 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了。

enter

石屋里 -

  这里是石屋里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阳光都被门口的一块

大岩石挡住了,只能透过几缕石缝中透过来的阳光,你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down。

 青年男子(Qingnian nanzi)

> 大石缓缓移动,把石屋再次封住了。

ask nanzi about name

你向青年男子问道: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段誉说道:「在下便是段誉。」

> l

石屋里 -

  这里是石屋里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阳光都被门口的一块

大岩石挡住了,只能透过几缕石缝中透过来的阳光,你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down。

 大理国镇南王世子 段誉(Duan yu)

> ask duan about 救你

你向段誉打听有关『救你』的消息。

段誉道:“今日相救无以回报,壮士是学武之人,我身上有卷帛卷,乃昔日

奇遇获得,今日赠于你,略表解救之谢意。”说完,段誉从怀里摸出一团物事。

突然,段誉大失惊色,“啊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罢了!罢了!莫非天意?。”

拿去吧,能领会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段誉把它交给你。

【谣言】某人:小南海弄到了一本帛卷!

> 你忽然看见角落里泥土翻飞,有三个身穿贴身紧靠的人从地里钻了出来

你仔细一看,原来是大理国的华赫艮、巴天丂头舵琛7舵枭锨跋蚨斡丂

鞠了个躬,道:“公子,我们来救你来了。”眼角一瞥,看见了你,道:

“敢问这位台兄?”,段誉道:“这位台兄也是来救我的,他杀了四大恶人

从前面推开巨石而入。”范、巴、华等人听了又惊又佩,,范骅道:“四。

大恶人党羽众多,恐怕还会有援兵来到,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随我从地道。

赶紧离开吧。”众人点头称是,于是范、巴、华、段誉跳下地道离开了了

fan bo juan

你仔细翻看着被撕的破烂的帛卷,希望能从中找出点什么。

> fan bo juan

你仔细翻看着被撕的破烂的帛卷,希望能从中找出点什么。

> fan bo juan

你仔细翻看着被撕的破烂的帛卷,希望能从中找出点什么。

> fan bo juan

你翻到最后,不由得大为狂喜,这部分并没有被撕烂,题着“凌波微步”四字,

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注明“妇妹”、“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中的方位。

只见足印密密麻麻,不知有几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

线上绘有箭头,料是一套繁复的步法。最后写着一行字道:“猝遇强敌,以此

保身,更积内力,再取敌命。”

> fan bo juan

你已经找到你想要的了。

> read bo juan

你的「凌波微步」进步了!

你仔细研读着帛卷上的步法。

发表回复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