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0 21:28:12
  • 17 views

倚天屠龙功官方揭秘

攻略

倚天屠龙功官方揭秘

 武当派第二代弟子「武当首侠」宋远桥(Song yuanqiao)

> (Song yuanqiao)宋远桥对着你竖起了右手大拇指,好样的。

宋远桥说道:「很好,祝贺你完成了任务,下去休息休息吧!」

你获得了五百七十九点经验,二百零三点潜能!你的侠义正气增加了!

宋远桥说道:「管理员,今日是师傅九十寿辰之日,往常都是我们七个师兄弟集齐向师傅拜寿。」

宋远桥说道:「只是你三师兄俞岱岩前几日去南方诛灭一巨盗,迟迟不见回来。你不妨去山脚下迎迎,莫要误了时辰。」

你突然见得有队镖车在路边休息,趟子手中高举着跃鲤镖旗。”

车旁站立两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原来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镖车。

你不由感到十分好奇,你停了下来,静静倾听。

山脚下 - /d/wudang/wdroad8

  这里是武当山脚下,两旁是阴森森的树林。西边是一座高山, 东南方是一

茶亭。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没有比这更好的歇脚方法了。

  这是一个隆冬的正午时分,天上的云严严实实的,小雨下个不停。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 east、southeast 和 west。

 钱孟达的尸体(Corpse)

 腐烂的男尸(Nan shi)

 二只野兔(Ye tu)

你听到“武当弟子”、“这番羞辱”,似乎与武当派有些关联,却听不清楚具体在说什么,你不由好奇心起。

你走上前去,双手抱拳,问道:贵局可是临安府龙门镖局么?请问几位高姓大名?贵局都总镖头可好。

其中一人纵马上前,道:“在下便是都大锦,阁下是.....?

你微微一笑,道:武当后学之辈,各位来到武当,怎地过门不入?

今日正是家师九十寿诞之期,倘若不耽误各位要事,便请上山去喝杯寿酒如何。

都大锦微怒道:若令师兄也如阁下这般爱朋友,我们这时早在武当山上了。

你觉得都大锦话中有话,顿觉奇怪。

你闻言,奇道:怎么?总镖头见过我师兄了?是哪一个?。

都大锦道:在下今日运气不差,一日之间,武当七侠人人都会遍了。

你不由“啊”的一声,呆了一呆,问道:我俞三哥你也见到了么?

都大锦道:俞岱岩俞三侠么?我可不知哪一位是俞三侠。只是六个人一起见了,俞三侠总也在内。

你摇头道:那决计不会,宋师哥他们今日一直在山上紫霄宫侍奉师父,没下山一步。

你接着说道:师父和宋师哥见俞三哥过午还不上山,命小弟下山等候,怎地都镖头会见到宋师哥他们。

你似乎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都大锦道:那位脸颊上生了一颗大黑痣,痣上有三茎长毛的,是宋大侠呢?还是俞二侠?

你一楞,道:我师兄弟之中,并无一人颊上有痣,痣上生毛。

都大锦听了这几句话,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说道: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既在武当山下现身,其中又有两个是黄冠道人,我们自然…。

你插口道:我师父虽是道人,但他所收的却都是俗家弟子。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么?

都大锦隔了半晌,才道:“如此说来,这六人只怕不怀好意,咱们快追!。

你渐觉事情有些不妙。

你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六人混冒姓名,都兄便由得他们去罢!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可是那人呢?俺受人重嘱,要将那人送上武当山来交给张真人。

都大锦气喘喘的道:这六人假冒姓名,接了那个人去,只怕……只怕事情要糟………。

你听了不由奇道:都兄送谁来给我师父?那六人接了谁去?

都大锦催马急奔,一面将如何受人嘱托送一个身受重伤之人来到武当山之事说了!。

你听后更觉诧异。

你不由问道:那受伤之人是甚么姓名?年貌如何?

都大锦道:也不知他姓甚名谁,他伤得不会说话,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口气了。这人约莫三十左右年纪。

都大锦接着说出了那人的模样。

你大吃一惊,叫道:“这……这便是我俞三哥啊。

你急道:我俞三哥怎会受伤?对头是谁?是何人请都大哥送他前来?

对这三句问话,都大锦却是一句也答不上来。

你更是邹起眉头,又问:“接了我俞三哥去的人是怎生模样?

都大锦旁边的史镖头口齿灵便,抢着说了。

你听得师哥身受重伤,又落入了不明来历之人手中,不由的心急如焚。

你急道:小弟先赶一步。说罢微一抱拳,急奔而去!

十偃镇 - /d/wudang/shiqizhen

  这里是武当山下东北方向的十偃镇。这一带山上人迹稀少,有些荒凉。

道旁一辆大车(dache)歪歪的倒卧在草丛(caocong)之中,透露出些古怪。

  这里没有任何明显的出路。

> l dache

但见拉车的骡子头骨破碎,脑浆迸裂,死在地下,其状甚惨。 

l caocong

却见长草中一人俯伏,动也不动,似已死去多时!

bo 长草

你心中怦怦乱跳,抢将过去,瞧后影正是三师兄俞岱岩,急忙伸臂抱起

只见他双目紧闭,脸如金纸,神色甚是可怖,你不由得又惊又痛,伸过自

己脸颊去挨在他的脸上,感到略有微温,心下大喜,伸手摸他胸口,觉得

他一颗心尚在缓缓跳动,只是时停时跳,说不定随时都能止歇,不由垂泪

大哭。又见其双手双足软软垂下,原来四肢骨节都已被人折断。但见指骨

、腕骨、臂骨、腿骨到处冒出鲜血,显是敌人下手不久,而且是逐一折断

,下手之毒辣,实令人惨不忍睹。

get 俞岱岩

你但觉怒火攻心,目眦欲裂,知道敌人离去不久,凭着健马脚力,当可追赶得上

狂怒之下,便欲赶去厮拚,但随即想起:三哥命在顷刻,须得先救他性命要紧。君

子报仇,十年未晚。当下稳稳的将他抱在手中,展开轻功,向山上疾行。

后山小院 - /d/wudang/houyuan

  这是后山的一座小院,布置简简单单,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一蒲团,

再也没有别的什物。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一把剑。这里就是武当开山祖

师张三丰的练功所在。

  这里没有任何明显的出路。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bgcolor]

??????

[bgcolor=#000000] 你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 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胸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 丹瓶口本用白蜡封住,这时也不及除蜡开瓶,左手两指一捏,瓷瓶碎裂,取出三粒白色丹要。 但俞岱岩知觉已失,哪里还会吞咽?。 张三丰双手食指和拇指虚拿,成“鹤嘴劲”势,以食指指尖点在俞岱岩耳尖上三分处的“龙跃窍” 以他此时功力,这“鹤嘴劲点龙跃窍”使将出来,便是新断气之人也能还魂片刻,但他手指直摆到二十下,俞岱岩仍是动也不动。 张三丰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捏成剑诀,掌心向下,两手双取俞岱岩“颊车穴”。 那“颊车穴”就在腮上牙关紧闭的结合之处,张三丰阴手点过,立即掌心向上。 翻成阳手,一阴一阳,交互变换,翻到第十二次时,俞岱岩终于张开了口,缓缓将丹要吞入喉中。 你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啊”的一声,才叫了出来。 但俞岱岩喉头肌肉僵硬,丹要虽入咽喉,却不至腹。你不由得伸手按摩他喉头肌肉。 张三丰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缺盆”、“俞府”诸穴,尾脊的“阳关”、“命门”诸穴,让他醒转之后,不致因四肢剧痛而重又昏迷。 这时外面传来都大锦请求拜见的声音,你不禁怒上心头,说道:就是这斯,害我三师哥。 张三丰摆摆手道:莫急,事情终究要问个水落石出的。你且叫他进来。 你强压住怒火,将都大锦叫了进来,张三丰趁机仔细询问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都大锦说完后,张三丰不由的长叹一声:屠龙宝刀再见江湖,从此又是多事之秋了。 张三丰道:今晚这杯寿酒也不用再喝了。一个月之后,叫你诸位师兄弟来此相聚 张三丰说道:岱岩倘若不治,师兄弟也可和他再见上一面。”说到这里,不禁凄然。 张三丰大袖一挥,说道:你且退下吧。 男休息室 - /d/wudang/xiuxishi1   这是间整洁的厢房,因门窗常闭着,光线很昏暗。靠墙点着一炉檀香,房 里别无他物,只有中间放着一张收拾得舒舒服服的大床,床上还有一些毛毯, 看着就让人想睡觉。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 平一指--大理驿站 sleep 你往床上一躺,开始睡觉。 不一会儿,你就进入了梦乡。 你一觉醒来,觉得精力充沛,该活动一下了。 你满怀伤痛恼怒,难以发泄,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悄悄起身,决意去打都大锦一顿出口气。 你怕大师兄、四师兄干预,不敢发出声息,将到大厅时,只见大厅上一人背负着双手,不停步地走来走去。。 你见大厅中这人身长背厚,步履凝重,正是师父。 武当大厅 - /d/wudang/dating   这是武当山紫宵宫的大厅,因为今天是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九十寿辰之日,所以 四周被人布置的很有气氛。正中间一个大大的寿字,透露着喜庆。可惜此时此刻 却让人生出悲凉之意。只见大厅上一人背负着双手,不停步地走来走去。   这里没有任何明显的出路。 【谣言】某人:听说红红火火从宋远桥处获得了一颗棉花种子! 【谣言】某人:听说红红火火从宋远桥处获得了一颗棉花种子! 只见张三丰走了一会,仰视庭除,忽然伸出右手,在空中一笔一划的写起字来。 张三丰文武兼资,吟诗写字,弟子们司空见惯,也不以为异。 你顺着他手指的笔划瞧去,原来写的是“丧乱”两字,连写了几遍,跟着又写“荼毒”两字。 你心中一动:“师父是在空临‘丧乱帖’。” 这时你躲在柱后见师父以手指临空连书“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这十八个字。 一笔一划之中充满了拂郁悲愤之气,登时领悟了王羲之当年书写这“丧乱帖”时的心情。 王羲之是东晋时人,其时中原板荡,沦于异族,王谢高门,南下避寇,于丧乱之余, 先人坟墓惨遭毒手,自是说不出满腔伤痛,这股深沉的心情,尽数隐藏在“丧乱帖”中。 此时你身遭师兄存亡莫测的大祸,方懂得了“丧乱”两字、“荼毒”两字、“追惟酷甚”四字。 张三丰写了几遍,长长叹了口气,步到中庭,沉吟半晌,伸出手指,又写起字来。这一次写的字体又自不同。 你顺着师父的手指走势看去,但看第一字是个“武”字,第二个写了个“林”字,一路写下来,共是二十四字。 正是适才提到过的那几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你暗暗猜想,师父定是琢磨这二十四个字中所含的深意,来推想俞师哥因何受伤。 只见张三丰写了一遍又是一遍,那二十四个字翻来覆去的书写,笔划越来越长,手势却越来越慢。 到后来纵横开阖,宛如施展拳脚一般。 你凝神观看,心下又惊又喜,师父所写的二十四个字合在一起,分明是套极高明的武功。 每一字包含数招,便有数般变化。“龙”字和“锋”字笔划甚多,“刀”字和“下”字笔划甚少。 但笔划多的不觉其繁,笔划少的不见其陋,其缩也凝重,似尺蠖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狡兔之脱。 淋漓酣畅,雄浑刚健,俊逸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 你于目眩神驰之际,随即潜心记忆。。 这二十四个字****有两个“不”字,两个“天”字。 但两字写来形同而意不同,气似而神不似,变化之妙,又是另具一功。 张三丰寿诞之日,遭此大变,情之所至,将这二十四个字演为一套武功。 这一套拳法,张三丰一遍又一遍的翻覆演展,足足打了两个多时辰。 待到月涌中天,他长啸一声,右掌直划下来,当真是星剑光芒。 如矢应机,霆不暇发,电不及飞,这一直乃是“锋”字的最后一笔。” 张三丰仰天遥望,说道:“徒儿,这一路书法如何?”。 你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己躲在柱后,师父虽不回头,却早知道了。” 你当即走到厅口,说道:“弟子得窥师父绝艺,真是大饱眼福。我去叫大师哥他们出来一齐瞻仰,好么?” 张三丰摇头道:“我兴致已尽,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远桥、松溪他们不懂书法,便是看了,也领悟不多。” 张三丰摇头道:“我兴致已尽,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远桥、松溪他们不懂书法,便是看了,也领悟不多。” 张三丰袍袖一挥,说道:你也下去吧。说罢进了内堂。 ask zhang about *** ask zhang about 倚天屠龙功?? 你向张三丰打听有关『****』的消息。 (Zhang sanfeng)张三丰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 张三丰微笑着对你说道:「可要看仔细了!」,说罢重又打了遍倚天屠龙功! 你拼命地回忆张三丰手指的走势,你开始认真思索着......... > 突然间,你似乎抓到了什么,你努力地回忆刚才张三丰手指的走势,你似乎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所在... 管理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服愁眉不展的样子。 突然间,你似乎抓到了什么,你努力地回忆刚才张三丰手指的走势,你似乎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所在... 管理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服愁眉不展的样子。 【谣言】某人:有人带着斑竹棍在少林寺一带出现! 突然间,你似乎抓到了什么,你努力地回忆刚才张三丰手指的走势,你似乎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所在... 管理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服愁眉不展的样子。 你此时生怕将刚才的精妙招式忘了,当即盘膝坐下,一笔一划、一招一式的默默记忆。 你当兴之所至,便起身试演几手。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将那二十四字二百一十五笔中的腾挪变化尽数记在心中。 你只觉扬波搏击,雁飞雕振,延颈协翼,势似凌云,全身都是轻飘飘的,有如腾云驾雾一般。 你「哈哈哈」大笑几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你听了张三丰的指点,终于领悟了倚天屠龙功的精华所在。 look id here 后山小院 - /d/wudang/houyuan     这是后山的一座小院,布置简简单单,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一蒲团, 再也没有别的什物。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挂着一把剑。这里就是武当开山祖 师张三丰的练功所在。     这里唯一的出口是 north。   武当派开山祖师「邋遢真人」张三丰(Zhang sanfeng) >             linmo 手势 你手指在空中不停的比画,一招一式,力求尽记于心。 你的「倚天屠龙功」进步了!  [/bgcolor]

发表回复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