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26 21:50:40
  • 256 views
  • Played game for 9 hours 9 minutes

【活动】雨季

活动

(注意:这是篇原创小说,切勿当成真事。
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雨季
                         上官斓(我)
       小时候,我住在一个乡村,村的三面被群山环绕。村中有着很平常的红瓦白墙,房前围起的一个个围栏,围栏中养着些家禽,不时地朝着路人竭力的叫着。一条土路从村中穿过,顺着路望去,有时会看到一些颇有些资本的人家房前停着的绿皮吉普车——然而,更多的是几摞低矮的柴堆。待到夕阳斜下,烟囱中飘出的炊烟在空中汇聚成一片朦胧的雾,在夕阳的映衬下,透出淡淡的粉红。
        村后所靠的山上的树林,在经年累月下已被砍去大半,光秃秃的黑土上插着几根低矮的树木,显得格外凄凉。
       山前则是一片空地——被村子围成一个半圆。这片空地上,立着一座古朴的亭子,名曰“祈雨亭”,亭身由实木制成,四柱与亭檐内,卷起层层叠叠的云纹,轻逸隽秀,纹理均匀。据说,这座亭子早在明朝便已建成,至今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几百年来却未曾有丝毫腐烂,只是常年的风吹日晒,令它徒增了些岁月的气息罢。
       每当夏季天气便变得热烈起来,村后的山上有时也会吹过焦燥的风。全村的用水便全靠村后的后山谷中流过的一条小河,以及前村的一口水井。有时会看到村后的山的另一头兀自下起雨来,雨水又汇集到那条小河,从远方轻快地流过。
        然而,村子这边却很少下雨,至于旱时,村边的小河已露出碎石,水井中的水也只能勉强满足生活所需。这时,亭子中便会出现一抹典雅、动人的身影,衣着古朴而华丽的服饰轻轻的舞动着。
       她们,是村中的祈雨娘。
       每当这时,村里人就会带上雨伞,聚集在祈雨亭前,尽管很多时候天空中仍见不到半卷云,然而人们仍是盼着,盼着。
        那个叫莫兰的女孩,她的母亲是村子里的祈雨娘,后来又换成了她。她的父亲去世的早,她从小便与母亲相依为命。那一次,她第一次踏入祈雨亭,她的舞蹈还略显生涩——天空竟真的下起了蒙蒙的细雨。一缕清脆的铃声从细雨中缓缓飘过,我们的目光偶然在雨幕中相遇,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由于村中只有我和莫兰年龄相仿,渐渐地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的父亲,是一名货车司机,有时恰逢学校假期,我又闲来无事时,父亲便带着我一同跑长途,因此,我见识到了很多村里人也许一辈子也见不到的世界。有时为莫兰带回一些当地的特产,她也很是欢喜。有时候我也会给她带来带回一些书——她喜欢看书,却没上过学。我教会了她拼音,以及一些最基本的汉字,还有使用字典。
        高考过后,我不仅没有紧张与不安,反而多了一些释然。
        母亲见我闲来无事,便教我到村外的县城里置办些用品。
        县城与村子不算太远,沿着村口的土道步行约莫一个时辰即可。
        中午过后,我攥着母亲给我的十元钱,从家中出发了,刚刚走到村口,忽地听见莫兰的喊声从后面传来,我回过头去,只见莫兰小跑着追来。
        午后的阳光照在黄褐色的土道上,微微有些刺眼,似乎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光幕,照在莫兰白色碎花连衣裙上,映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发被她拢成马尾状,额前的两缕发丝被轻轻的别在耳后。
        “我要和你一起去!”她稍稍喘了口气,抬起头笑着对我说。我不禁微微地愣了一下,旋即还是点了点头。
        道路两侧皆是些树林,杂草丛生,一路却也没什么可称得上风景之处,然而莫兰却依然兴致勃勃。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县城?”我突然问向莫兰。
        莫兰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啊。”
        “那你怎么……”我一时语塞,却见莫兰快步走到我的前面,转过身轻声笑着对我说,“就是无聊,想找你玩。”
        ……
        道路的两侧是接连不断的商铺,街边也尽是些地摊。叫卖声,人们的交谈声与自行车的铃声交汇在一起,构成了县城中唯一的商业街。
        当我与莫兰买齐所有的物品时,太阳已将西边的云映的通红。吃过晚餐,我们便准备回到村中。
        回到村中,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家家户户都亮起了微弱的灯光,成为夜色中唯一的光亮。
        莫兰告诉我,村旁有一个山坡,可以清楚的看到星星,不由分说地拉起我没有提着袋子的手,向村子的外围跑去。
        生在这个村子的我,却不知村中竟有这样一个地方,使我有些羞愧。
        我放下手中的袋子躺在山坡上,突然发现天上的星星离我们是那样的近。我向莫兰指出哪个是紫薇星、天狼星、文曲星、北极星……
        莫兰说她想去村子外面,山的另一边,去看看更大的世界。我看向莫兰,只见她抱着双腿,坐在山坡上望着天上的星星。微凉的晚风微微吹动着她的裙摆,右侧耳边的头发轻轻盖住半个耳廓,额前两缕发丝垂在脸颊两侧。漫天的星光随着月光洒落在她的脸上,也将她的脸映成月色的纯白。
        几日后,我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去找莫兰,找遍了整个村子,在村后了祈雨亭中见到了她。
        这一年村中大旱,多少村民一年的辛苦劳作,眼看要付之一炬。莫兰,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我到时,祈雨亭前已经站满了村民,莫兰在人群中见到我,朝我笑了笑,我也笑着向她挥了挥手。
        祈雨,在一阵铃铛的响声中开始了。莫兰手腕的银铃在她的舞动下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响。银色的发簪的点点光亮不断晃动着,若隐若现。青红色的长袍卷起阵阵清风,似把亭中的云纹搅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不知道是不是上苍真的被感动了,在第二十分钟时天空倏地被云笼罩,滚滚雷鸣不断在天地间回荡。
        当乌云不断堆叠,暴雨也就如期而至。漫天的雨滴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笼罩了三面的山,笼罩了村子,也笼罩了那个小小的祈雨亭。
        我撑着一把从村民那里借来的伞,站在人群中,隔着萧萧的雨幕,望着祈雨亭中的莫兰。一缕清脆的铃声透过雨幕,挂在我的耳畔。
        然而,祈雨亭后的荒山早已脆弱不堪,在这场几十年未有之暴雨之下,成堆的泥土混着沙石翻涌而下——泥石流!
        我的脑中仿佛和阴暗的天空同时响起一声炸雷。我丢掉手中的伞,挤过逃散的人群,冲向祈雨亭,两个村民死死拉住了我——他们知道,祈雨亭中的祈雨若是停止,雨,也会停——我也知道,莫兰也知道。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拼命甩开那两个人,冲向祈雨亭。
        再后来,不知是谁,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在失去意识之前,恍惚间,看到雨幕之后,莫兰望向我的眼睛,还有那一抹浅浅的微笑。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家中的床上,床头柜上的那张被雨水浸透的录取通知书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现实。
        ……
        五年后,我定居在南方的一个靠海的城市。每当夏季,这里常常会下起连绵不绝的细雨。夜晚,街道两侧的霓虹灯被层层的雨丝折射出绚丽的光彩,照亮了整个城市的夜。
        我撑着伞,漫步在雨中,一丝雨滴吹落在我的手上,顺着手指滑落。停留在指尖的冰凉——就像五年前,当我将一枝墨色的兰花轻轻放在那座石碑上时,指尖划过石台的温度。石碑旁,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一株淡红色的小花。一阵微风吹过,那株小花的花枝轻轻弯曲 ,依在了我的手背。
        忽然,一阵铃铛的清鸣,从雨幕之后传来。我猛地一回头,却只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漠然地从我的身边经过。
        我叹了口气,轻轻地笑了笑,走入了雨幕的深处——隔着潇潇的雨幕,望着城市上空的霓虹灯光,望着墨色翻滚的天空,望着雨幕之后,你的眼睛。
                                                                 (完)  

————————————分割线—————————————
啊啊啊啊,总算是赶上了,我还以为最后一天交稿是27号,多亏今天看了一眼,吓死宝宝了。
话说,我看到这个活动,别人都在掏心掏肺地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而我写一篇小说是不是有点不真诚。。。

关于这个小说:我写短篇小说不擅长写激烈的情节,我承认的。但是我写的所有小说,长篇短篇灵感都是来源于——感动。所以,我尽力写出给予我灵感的那一刻的感动,让它作为全文的高潮,带给在看的各位。
这个小说原本是我半年前的一个半成稿,只写到二人进城的一幕,后来,看到了泡沫冬景的征稿,我突然想到这篇小说,于是花了一周时间修改和完善。
我写小说,第一遍基本就是写写思路,若要是具体看的话,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第二遍,修改,完善,加入我的情感的带入,略微可以好一点。第三遍最后进行细节修改,基本就能达到一个虽然比一稿强很多但是仍然很低的层次了。再往下我自己也改不下去了。。。这次由于时间匆忙,第三稿尚未进行,望包容。作为一个苦逼高三学生,我已经尽可能的去完成这个小说,因为我喜欢这个小说,也很喜欢泡沫冬景。
这篇小说,我觉得,大概写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我与莫兰的隔阂,我与村里人的隔阂,村里人与莫兰的隔阂。我是零零后,但我想描绘出一个八十到九十年代,新时代青年与落后文化的冲击。我没经历过那个年代,所有的内容均是我问长辈,查的资料,已及我所知的知识所构成,如有错误,敬请指正。
小说这种东西,每个人看都会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有其他的想法,欢迎在下方留言。

关于泡沫冬景:大家可以看我的个人界面,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我玩的多了自然多少知道一下游戏好坏的标准。我纯文字游戏玩的不多,但泡沫冬景是我第一个怦然心动的文字游戏。第一眼,我看到了我最喜欢的动漫电影《你的名字》的风格。后来,玩过体验服,我折服了。。。语言真的难以描述我当时内心的感情,只知道我下了一个决心,这个游戏,多少钱我都要买!(所以亲爱的开发者大大,可怜可怜我这个贫穷的高中生吧。。。)这次活动的奖品我真的好想要嘤嘤嘤。。头一次这么认真的参加游戏活动哈哈哈,相信别人也都是很想要的,道德绑架不好哈哈哈。

最后,好像也没什么说的了,祝泡沫冬景热销!
谢谢大家。
由于是打字输入,可能会有一些错别字,不要笑话我,谢谢[嗒啦啦2_求求你]

 

Updated at 2020-01-27 21:41:13

发表回复

语言优美又淡雅,非常不错!
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隔阂”的意味不够,与此同时结尾的部分收束过快,会给人一种“不知道怎么,就结束了”的感觉
祈雨亭和祈雨娘的设定非常棒,但祈雨是腐朽传统,村子非常依靠祈雨这部分解释感觉还是比较确实,也容易导致后面的情节崩坏!
最后,作者很棒 资瓷资瓷!
  • 樱雪清茗 楼主
  • 3楼
  • Played game for 9 hours 9 minutes
浏览量过百留念,感谢大家的驻足。
恭喜中奖啦~恭喜中奖啦,请加群206808436,联系我给我地址哦~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