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24 23:41:07
  • 32 views

【麻吉亚巴库内】同人文总集篇

综合

长文警告哈哈哈哈,文章有很多未被写出真名的游戏内角色 还有一些彩蛋,太长了,想单个看的直接看分贴子吧

总集篇

1:女孩视角
傍晚,埃尔朵拉边境的山路上。迷一般的寂静。

“喂,你要买吗?”

被叫住的小女孩一愣,明明想装作没看见走过去的……女孩给自己壮胆,要知道,她的【朋友】经常夸她胆子异于常人,“没事的,我要坚强”,她深吸一口气:“有……有什么事吗。”

“诅咒文选3”,声音太小了,以至于女孩只能勉强听出,对方好像非常不情愿说出这句话,女孩没再多问,她的目光移到到了桌上,是一本……书?封面好像特地用硬质荧光物加工过,不管怎么看都透露着不详……

对于为什么是“诅咒文选3”而不是“诅咒文选1,2”;为什么这里会出现桌子;她又为什么会不明所以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不想再多想——她必须得赶快回家,然后又是谜一般的寂静。

女孩开始仔细打量面前的怪人,黑色长发,血色的眼瞳透着寒意,圆框夹鼻眼镜,身上的黑色执事服像是被施展了魔力。

可惜的是,这天月光太暗,没能看清楚他/她的胸——如果是女性,女孩能安心许多。

“请问你是nv……”

“要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杀了你,人类”

“啊……内个,请问……您的名字是?”虽然对方放出狠话,但奇怪的是,女孩并没感觉到敌意。

“法夫纳” 对方说完偏头往山路另一头张望,好像感受到了什么,随即又缓缓说到“那么,你要吗?”

女孩一直很憧憬魔法,尤其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这本书……很漂亮,感觉很有力量,可是……”女孩犹豫了一会,决定和盘托出:

“今天本来正在准备面包给,一眨眼就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了,傍晚才找到路,所以……身上没带钱”

“唔……传送……”法夫纳若有所思“面包……是甜的吗?”

“嗯,是甜面包”

“面包也行”

“啊!是吗,那再好不过了,谢谢大……谢谢法夫纳!”女孩轻松了许多,即使不知道法夫纳的性别,但她觉得对方值得信任。

女孩从斜挎包里掏出面包放到桌上,吃力地捧起这本叫“诅咒文选3”的书,说来也奇怪,书好像认主人一般,越来越轻 ,直到女孩感受不到任何重量,“那,这本书我就……”

话音未落,刺耳的唢呐声袭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不知何时包围他们的魔物,和从树林里蹿出的几把明晃晃的匕首。

“法……”警告也为时已晚。

……

远在大陆的另一角,浪人岬的古堡里,听完仆从报告,【她】感叹到“哦?又是她吗?看来今天也能闻到不错的血腥味呢~,对吧,无处可去的异界魔物……”

2:法夫纳视角
“该死的游戏竟然维护这么久”“看在会有金票补偿的份上(疯狂暗示)饶策划一命”

“带来的游戏机也给【某个】想拿泳圈跟我换的魔物了”“嘛……不过没电了倒是”

这已经是法夫纳来卡露蒂亚以来第N次碎碎念,就算他不断在脑内YY游戏场景,手悬在半空中玩空气手柄,但没有实际操作,还是没有任何快感。除此之外让他感兴趣的,也就只有另一件事了——卖自己的书

做好了书,他稍微打听一下就出发了,当然,还是用的传送门,“雪山遗迹已经被破坏了,这样一来应该不会干扰传送了吧”

他轻松地……等等不对,只见他略微认真地撕开一道口子——之前的他可是只要动动指头就能做到,左手携着一本书,缓缓走进传送门

一团白光围着法夫纳,他皱了皱眉,等待白光褪去,睁开眼,已经到了一片清冷的树林。

“嗯……这里的气息像极了出生的世界,多少有些怀念啊……杀戮的日子……多久没肆意战斗过了呢……”
“是这里没错了……死亡之地……”法夫纳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
“就选在这”

他决定把售书地选在临城区的山路上,这里魔物和人的脚印混乱地交织着,通往城区和深山,与之前待的龙隐雪山相比,这里充斥着……腐败,跟那个【拿着武器的野猫】描述的如出一辙。

“或许诅咒文选意外地适合这里啊……如此破败的确超出预期。”要知道,在地球的两次漫展上,他的诅咒文选一本都没卖出去(心疼他一秒),这回他倒是胸有成竹。

他击碎几棵树,造了一个工作台,又用其做了张桌子——之前有来自异世界讨伐他的人经常这么做,只不过造的不是桌子罢了

“晚上也许就能回去了”
而他却一直从早晨站到傍晚,嗯……真香

“早知道喊那喜欢搞破坏的【那家伙】来活跃气氛”法夫纳记得,地球漫展那边会有活动来吸引人购买同人
“这地竟然荒凉到一个人都没有?谁会来买书?”

“不过不会受那么重的打击感便是了……”
“不可理喻让我等这么久”
“全部杀死,这一片全部杀死……嗯?”

他看见一个小女孩,对,确实是个小女孩,一边张望一边往城区方向走,她的气息与这片死亡之地完全不匹配……好像是阿格莱恩那一块的味道

“这气息……果然传送出问题了吗”

“就算遗迹被烧的片甲不留,还是会干扰传送,不过换成了这样一种形式吗……”法夫纳早就听说过,魔素是守恒的,若撕开一个传送门必然会随机撕开另一个传送门

之前因为有魔力加持,可以随意控制两个门的位置,不过这次,好像遗迹的破坏使得空气中的魔素更加难以控制了……

“说到底,也是我的失误才把她带过来的”

好在她看上去并无大碍,衣服也只是被树枝轻微划破,可她并没有看树林这边的意思,一直紧贴着山壁走

“去介绍你的书”
这个想法瞬间就被否定了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等等,我刚才是在关心劣等的人类吗?”
自从法夫纳将雪山遗迹夷为平地,消耗不少魔力之后,他时常感觉自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写到这里反正我兴奋了)

“我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
“她看不看这边跟我有什么关系”
“最近神神叨叨的,没必要为人类考虑这么多”

虽然心里这么想,身体却很诚实,话还是从嘴边脱口而出,覆水难收,无奈他只好降低音量,“该死”法夫纳心想

“喂,你要买吗?”

3:反派视角
树林深处人影闪动

“那位大人指示的就是这里吗?2姐?”丝切尔攥紧手里的唢呐。
“嗯”
“小点声,蕾莱,丝切尔”
“嗯”
“大姐,咱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不要小看这次的目标,既然那位魔物大人对感知到的东西如此热衷,那肯定是非常了不得的魔法道具”

一说到那位大人,露雅——三人组的大姐,不由得火冒三丈,自从一个自称【王】的魔物突然造访位置极其隐秘的大本营,说什么“这地比破地宫好太多”“非常不错”,然后不由分说地把她赶下帮主之位,对她们颐指气使。

露雅又叹口气,那个魔物的实力是真的强,她不费吹灰之力,把大本营打得支离破碎,再加上去阿格莱恩的奴役队失联,大本营孤立无援,只好将反抗抛之脑后。

“嗯”蕾莱点头。
“别担心大姐,有我和二姐在,完全不用担心”丝切尔扬了扬手里的唢呐
“嗯”蕾莱重重点头。
“希望如此吧……听着,一旦目标有变动的迹象,按计划进行夺取,反正有那群炮灰在也没咱上场的机……咦?”
“怎么了大姐?”

“刚刚,目标是不是往这边看了一下?二妹”
“不”蕾莱摇头,手指向大本营
“竟然往那边看……是巧合吗?做好准备,小心突然发难”

“大姐,那个女孩拿起那本书了!要上吗!”
“嗯,按计划行事,上吧,三妹二妹,搞定他们,抢走那个魔法道具,再把那个喊我们出来做苦力的那个魔物赶出去,哈哈哈哈哈”她像个教父一般,把袖中滑出的6把匕首扔了出去,奇怪的是,目标好像没有躲避的意思……

另一边,露雅的大本营,铁王座上一个魔物在闭幕养神,突然她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她的直觉向来很准,二话不说便挥动巨翅,腾空冲出屋顶,“哦呀哦呀~这股魔力……交给那仨可不可靠啊~”

4:
三方视角铺垫完毕,世界线收束,接1期结尾

“哐当”

“咦?”女孩诧异,刀扎进肉里为什么不是“噗嗤”而是“哐当”呢。

法夫纳仍四平八稳的坐在她面前,“你……刚刚为***心了吗”“哏,多此一举,人类”“不过你这样的家伙,我也见过几个”

“嗯啊啊啊啊!”咆哮声从匕首飞出的地方传来,伴着树枝龟裂的声音,一个庞大的身影挥舞巨拳冲向法夫纳。

“切”法夫纳把桌子一抬,在黑紫色魔法阵覆盖整个桌子时,他瞬间抓住还未远离他的桌子一角荡上去,霎时,他,桌子,和黑影并在一线,法夫纳回身一踢,音障和刮起的风逼退刚围上来的魔物,黑影尽全力用双手阻挡飞驰而去的桌子,然而还是被桌子推进了树林。

“硬化魔法吗……”女孩分析到“是啊,能做出魔法道具的人,实力肯定很强,但是他刚刚说“人类”是怎么回事,难道法夫纳……”

又是一声令人发指的唢呐声,魔物成群围上,“法夫纳!”女孩边喊着,边把包里做面包剩余的糖霜撒向冲在前排的红色史莱姆。

“ho?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法夫纳微收力度,把沾上糖霜的史莱姆径直击飞,连带把后面的魔物群一同带走,完成这些——击溃180度的包围圈,也是一瞬间的事。

法夫纳转过头看着女孩:“你是可以相处的”
“诶?咦?谢……谢谢!”女孩一笑,开始警惕林子里可能蹦出的任何东西。

“嗯~真不错!近战法师”一个尖细的女音。
“嗯嗯”是刚刚庞大黑影的声音。
“我的唢呐还真没有如此鸡肋过,等魔物恢复过来,你们走着瞧”另一个短促的女音。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露雅”
“蕾莱”
“我是魔物控制师——丝切尔”
“我们就是……露蕾丝姐妹!”

法夫纳眉头一皱,“她们是不能相处的,灭……”“哈……”女孩憋笑,“你笑什么”法夫纳问到

“不知道,杜蕾斯……感觉这名字好滑稽,但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笑得捂着手臂,就差到地上打滚了。法夫纳也想起,在地球,和他同居的人有时会看着商店里叫“杜蕾斯”的东西摇头叹气,不是游戏相关所以他也没多问。

“wtf,你们听好了,大姐叫露雅,不是杜雅,我们是露蕾丝姐妹,不是什么鬼杜蕾斯……”
“三妹,没事,不用理她”
“嗯”蕾莱点头
丝切尔有些委屈:“可你不觉得杜蕾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听的真的在地上打滚了。
“你到底在笑什么?”丝切尔青筋爆起
“对……对不起……”女孩背对她们缓缓站好,抹抹眼泪:“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买到了好东西”
“哼”法夫纳嘴角一弯
“你又笑什么?”
“我卖出去了”
露雅略吃惊地说:“你们……有交♂易关系?”
“对对对对……”两人默契地说到,并摆好架势,他们知道杜雅……啊不露雅接下来的行动

“好了,我们来不是听你们说废话的,把东西交出来就放你们……”露雅发出号令:“算了……直接宰了吧”她滑出长刀,夹在双手手指间隔处,蕾莱歪歪脖子,骨头卡卡作响,丝切尔则跳进树林里,天色完全暗下来了,很快她就没了身影

大战一触即发

骗你的

“你们这些家伙~别来丢脸了~一个个的”这时另一个陌生的女音从侧面树林——大本营方向上方传来,有些凛然,又有些妩媚,像一个女王。“让大姐姐我等这么久~你们都得接受~惩罚!”

“是那个臭婆娘来了吗?”露雅惊慌地给刀附魔,她知道会发生什么……

“惩罚~来咯~”

夜空忽而撕开一道口子,女孩本想一探究竟,但梅红的光闪得她不由得闭上眼,闭眼前只看到两团火球慢悠悠地飞进树林,全然不知更多火球朝他们压下来,“喂……会烧到书的!!!”法夫纳不顾倾泻下来的火球,怒目而视天上的魔物,黑紫的瘴气沿上他的左右手

“西内!!”

大战一触即发,这回可不是闹着玩的

5:
法夫纳的红瞳急剧缩小,手弯成爪状,像油料盖在黑泥上似的瘴气,随着每一次挥手,转化为几条爪形能量束,将所有火球一一削成碎片

“哦呀哦呀~看来就是你了~”天上的魔物轻轻一指“那本书是非常不错的魔力源呢~能借姐姐一用吗~”早知道不跟【那个领主】大战一场了,看来还是太自信了,那个魔物想起那场大战仍心有余悸

法夫纳毫不理睬,甩手又是一道能量束,她侧身轻松躲开了攻击“呀啦呀啦~看来不能好好说话了呢~”
“那么,要和大姐姐在这里继续吗~”

“啧”法夫纳注意到火球并没有完全消散,而是像史莱姆的粘液慢慢流动,所到之处都燃起梅红火花

“这里不好展开……”“喂”法夫纳对女孩说“书,保管好”
女孩刚刚睁眼还未反应过来,法夫纳便手撑地,地面仿佛渗出了紫色血液,他头一抬,迎着那只魔物斜刺而去

“嗯~这招也不错呢,刚才还想着赖在这儿不走,这下只能往后躲了吧”她翅膀像动力机一样携着她往后闪“剩下的就交给你了~露~雅~酱”

女孩一惊,她差点忘了那个……杜蕾斯姐妹,连忙往之前她们所在的方向看,只见露雅气喘吁吁,嘴唇干裂,手中的匕首已经面目全非;再看蕾莱,还是双手交叉的防御姿势,只不过手臂明显烫伤,血沿着焦黑的手肘滴落,她明显地在颤抖

“二妹!”露雅把刀随手一抛“你……休息”
“不”蕾莱摇头也是颤巍巍的
“那个该死的婆娘”“我们这就把那书抢过来,要真有神力,到时候把那婆娘给剥了!”

女孩清楚接下来要应对她俩的进攻……不,还有那个拿唢呐的人。她找到法夫纳刚刚站的地方,慢慢往那里移动,“书,保管好”她想起法夫纳对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是不要使用它?还是不要让敌人用它?

天上,法夫纳和那魔物仍高速移动着

“如果我告诉你~你追不上我的~你会怎么做呢~”“哎呀~不要杀气腾腾的瞪着人家呀~”说着又是一团🔥推向法夫纳——要知道,V法夫纳+V火球=V总(滑稽),法夫纳意识到想要避开🔥是非常困难的,他本想展开全部力量——化身为被诅咒之龙,但是怎么试都无济于事

那个魔物看出法夫纳在吃力地做些什么,“哈哈哈哈,人类可是有极限的!没有凭依物附着法阵,没有术前念咒,你再强也不过是强弩之末”

“轰”火球在命中他的那一刻散开,包裹住法夫纳全身,水汽瞬间弥漫半边天空

小女孩知道她必须得行动了,因为从天上传来的爆炸声,好像唤醒了之前被打晕的魔物,同时,游离的唢呐声再一次控制住他们,那些魔物……是被操控的!女孩意识到了这一点,除了羁绊魔物,低星魔物受伤之后并不会选择硬扛,不过,好在他们的动作僵硬许多

小女孩再次确认情况:四周是魔物——动作很慢不足以造成威胁,但是想要突破要冒很大的险;前方是驻守着的露斯和蕾莱——都因为火球负伤,但是仍有较强的实力;窜进树林的丝切尔被二人好好的保护起来——她的唢呐声音微弱听起来并非距离所为,而且离唢呐声远的魔物似乎不太听使唤

女孩咬牙“这样就没问题了吧!”,她拔腿往后跑,当然,后二人也迅速做出了反应

露雅扔出4把刀刃,刀刀直指神经节点,蕾莱不顾双手负伤,身体下沉蓄力,准备斩断女孩去路,来个前后夹击,这女孩,不可掉以轻心

“等……”刚仍完刀露雅就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那个死婆娘不在这里战斗,而是往后躲开;为什么女孩看起来谋划着什么……她又想起那个黑长直魔法师在离开前双手撑地——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迟了

几乎在同一时刻,蕾莱跃起,而女孩突然转向朝着蕾莱——她的往后跑只是假动作,听到露雅的声音时她知道时机到了,她穷尽自己所有力气往前冲,如果不这么做,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蕾莱逮住

女孩的包因为惯性刚好拍在她手边,她顺势从包里掏出了那本书——诅咒文选,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并不

虽然她在转身的那一刻,躲开了迎面而来的4把刀,但动作幅度明显超出她的极限,她觉得自己可以躲开下一次攻击……以上确实是在她的计划中:

法夫纳撑地是为了生成保护魔法,地面呈紫色,是因为法阵原本的黑光被黝黑的地面削弱,而最开始法夫纳用的硬化魔法阵也是这种颜色

女孩推断,这个保护魔法,是里外都无法破除的硬化魔法的一种,既然如此,那肯定可以……可以困住敌人,只不过女孩对触发条件并无多大把握,只好碰碰运气

对于露雅的飞刀,力道与速度都牢记于心,加上露雅肯定不知道,自己曾和【朋友】一起训练,露雅定会低估她的闪避能力。

困住蕾莱,躲开刀刃,对露雅使用诅咒文选,再进入树林对丝切尔依样葫芦……女孩是这么想的

对,只是她这么想的……

6:
夜渐深,燃烧的树丛给月染上血色。女孩夹在刚跳过头顶的蕾莱和刀在弦上的露雅之间

她失策了

她忘记人在负伤的时候,会因为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实力大增,就算法阵困住疯兽一般的蕾莱,女孩也躲不开露雅第二波刀刃

要问为什么,因为蕾莱的第二波刀,在她躲开第一波攻击的时候就几近脱手而出,由4把变成了6把

就此结束了
不,不行

朋友在医院昏迷不醒,她醒来后不能没人等着她……她和她朋友朝夕相处的场景,一次又一次闪过脑海

“给我……给我高高地飞起来啊!”女孩吼了出来,她拼死也要打开诅咒文选,就算她不知道有没有用,就算她不知道蕾莱会不会突然从后方扑过来,就算知道未来是一片mio茫……

是啊,她还太小了,经验,体力,都不及她的对手

但是
她运气好,当然还有智慧

忽的,她看到地上反射过来的紫光,“是法夫纳的法阵发动了吗!”,她来不及多想,她要全力躲开飞来的刀刃

但是刀刃并没有扎向女孩,刀的目标……在后方?女孩看到露雅又滑出6把刀,并喊到:“2妹!!”

“2妹?”女孩疑惑,难道是法阵生效之后露雅想破坏硬化屏障吗,不对,这种事可以抓住她之后再做,那为什么现在……

她的手已经触到两边书沿,“诅咒文选——开!”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露雅往女孩冲过来,这回是真的完了,女孩闭上了眼,她有些不甘心

“你给我等着,待会再对付你”女孩和露雅擦肩而过时,听到露雅这么说

“咦?”女孩不由得转过头去:

只见法夫纳的法阵上伸出数根看起来弹性十足的黑色光束(?),不断攻击着蕾莱,有几根光束逐渐暗淡——那是露雅的第二波刀切断的

“不是保护魔法吗?”

负伤的蕾莱明显招架不住,所以露雅要去帮她……女孩摆摆头,不行,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被她们逮住!

她一个箭步跨过灌木丛,准备跟唢呐手丝切尔进行最后的战斗

天边,水汽氤氲

那个魔物停下,她认定法夫纳会从空中坠落,毕竟,正面接过她这一招的,除了【一个弱鸡人类小子……的一把剑】,没有幸免于难的

“你……把龙鳞烧坏了啊”“哼哈哈哈哈哈哈 好久没体会过这样的战斗了”

“什……龙鳞……难道你是……”那个魔物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不过,那个紫色的书的确不像是普通人类能做出来的”

雾气散去,法夫纳身上由龙鳞化成的执事服被烧掉一般,露出了与执事黑极其不相符合的雪白胸脯“还有啊……从开始就人类人类的叫……你看我是那种弱小的生物吗”(他没加劣等二字)“就用这你烧掉的这一边除掉你”

法夫纳左手插进执事口袋,右手弯成圆形,正中间先是一个黑色小点,再然后慢慢吸收空气中的魔素变大,因为魔素过于密集,呈现出黑紫线条状,像……尾兽玉!(原谅我打这个比喻)

“看来被小看了呢~你以为我是动漫里的反派,给主角自说自话的时间吗?”“从你声音出现,我就在你视线不可及之处不断汇集地狱梅炎……”

“西内”两人同时说到

奇怪的是,法夫纳的黑炎弹像不能再撑大的瑜伽球(原谅我打这个比喻),停在了某个大小,要在过去,这样的魔素球早就已经将前方夷为平地

四周数十团梅炎已经将他锁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火球还能加速吧~”

“切”法夫纳脸色一黑,红瞳好似要涌出鲜血来,像悬在天边的血月

“龙之杀意”

7:
树林阴翳,鸣声上下,女孩跑而丝切尔乐也

“怎么了受精蛋,一开始不是很威风的吗?”“现在不也到处闪避无法靠近我吗?”

女孩记得有几团火焰飞向树林,她断定那是丝切尔的位置,谁知还没到,就遭到了层层阻拦,而丝切尔干脆跳出来开启嘲讽模式——魔物把她保护在圈里,这阵势,种棵向日葵估计都能打僵尸了

“你要是好好把书给我们,也不会落此下场”“谁叫你们不仅不听话,还起什么“杜蕾斯”的外号”

女孩一激灵,书还在她手上,她想起初次触摸到书的时候,书突然变轻……只能这样了!

“我说,你是时候该放弃了吧”“嗯?拿着书就想冲过来,你怕不是失了智!”丝切尔把唢呐送到嘴唇上

丝切尔看到女孩绕过一颗树后,双手往后做蓄力状向她径直冲过来

另一边的蓄力,好像没那么顺利,因为发动能力还要很多的力气(哇四押)

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接连想起,是火球炸开的声音,这次是黑雾蔓延半边天

那个魔物气喘吁吁,砸向法夫纳的火球几乎耗尽她全部魔力,“这回又要集很久的魔力了啊……”“去抢夺魔法道具咯!”她悠闲地飞着

“我承认你这个对手”黑雾中传来声音

“什……等等不对”那个魔物瞬间就明白那些火球仍然没有将法夫纳湮灭,但声音听起来……细了一些

黑雾散去,除了那件烧了半边的执事服,法夫纳完好无损,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右手上方浮着一根黑紫长针,纯黑的火焰在针尾闪动

“多亏你的火球们,让我意识到力量还可以这样用”“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魔物一笑
“你笑什么”法夫纳问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卡露蒂亚有个男魔物~”
“这很好笑吗!”
“好笑的在后面,那个男魔物声音越来越细了~”
“你这混蛋!!!”法夫纳意识到不对劲,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太正常

“逆转世界规则可是要指数级魔力的~看来我算是幸运了,没和全盛时期的你对上~”

“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的魔力要负责维持男性体征,对抗卡露蒂亚的法则,还要用来战斗~你的魔力可被消耗了不少……”

“超出那一部分的魔力~只好从维持男性体征……”

“***!”

“哈哈哈哈,趁刚刚和你聊天的空挡,我的翅膀已经动起来了,你抓不住我的~啦啦啦啦”

法夫纳追过去,手中长针对准那个魔物。“哦~忘了跟你说了,我还用剩余魔力备了一个火球哦~”

“切,放你一码”嗯,V火球+V法夫纳+V爆炸冲击力,瞬间将法夫纳击飞,那个魔物也不见了踪影

击飞还好,另一边可是击碎了啊

回到丝切尔准备吹响唢呐的那一刻,女孩突然绊了一跤,惯性使她扑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丝切尔狂笑,“你也就这个水平了吧!咦?”丝切尔看到,本应该在女孩手中的书——诅咒文选没了踪影

砰,一声闷响,丝切尔应声倒地,唢呐摔在干裂的地面上,断成两截

原来女孩在绕进那个树的背面时,将手中的诅咒文选从树正上方抛出,瞄准了丝切尔的唢呐,自己则做出假动作,让丝切尔以为书仍在手上,谁知直接命中本人,还把她倒在地

女孩穿过摆脱控制的魔物,确认丝切尔无大碍后,拾起书准备去帮助被法阵困住的二人



不是吧还来,女孩心里暗叫不好,天上飞下来的黑影把一棵树拦腰折断,那个黑影双手架着树沿,正坐在树窟窿上,她定睛一看,是……法夫纳!

“法夫纳你怎么……”女孩的视线移到执事服破烂的部分“啊啊啊……”女孩用正确的捂眼姿势(指根本没捂住)捂住双眼,脸红成一个蜜桃子

“这是就是我的着陆姿势,切”法夫纳还在为没干掉那个臭婆娘生气
“好……好吧……不过法夫纳……先生,你的衣服……”女孩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ho?没事”一阵蓝光,执事服恢复如初
“法夫纳先生果然很厉害啊”
“哼,轻而易举”

法夫纳往四周看了看,“你解决了啊”
“嗯”女孩有些自豪又有些害羞地说,左手抓着诅咒文选,右手转着自己的麻花辫

“那回去吧”
“回去?”
“阿格莱恩”
“法夫纳先生你也是……”
“算是吧”法夫纳记得雪山度假馆在北赛拉姆

法夫纳双手撑开一道传送门
“法……法夫纳先生”
“嗯?”
“感觉你很温……”
“说不该说的话,杀了你哦”

“唔……那法夫纳先生”
“?”
“你能把那个光束法阵撤销吗”
“哼”法夫纳手中紫光一闪“我只不过是怕树林被烧光”
“谢谢法夫纳先生!”

“咳咳”
“法夫纳先生,什么事?”
“那今后的诅咒文选……”法夫纳把头偏向另一边“你要买吗……”

“嗯!!”

完结谢谢观看啦!

id:8380079

Updated at 2019-10-24 23:42:10

发表回复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