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23 14:47:23
  • 1610 views
  • Played game for 2 hours 27 minutes

从《泡沫冬景》回到《Narcissu》,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

Choice 综合

我并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片冈智晴的忠实粉丝,对他的作品接触也仅仅限于《Narcissu(水仙)》和《银色》。在《泡沫冬景》的游戏介绍下,引用了叶佳桐关于评价片冈的一段话——“也因此,片冈的脚本是极具独特气味的,在朴实无华的文风下,却隐隐埋藏着某种禁欲感,若是想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片冈的极端的话,那也许就出自他对“日常”的态度。”
而我更喜欢这段话的前半句——
“所谓的18禁游戏是指唯有成年人的思想才能够得到共感的游戏。”

对于我个人而言,片冈剧本给我的感觉是对“异常”的“日常”化处理。
用更克制、冷净的文字和叙述,产生与故事、主人公的常理下矛盾,这就是埋藏在朴实无华文风下的禁欲感。就如同《Narcissu》中的7F(安乐病房)所展现给读者的,不是对即将逝去生命的灿烂追求或对于命运不公的控诉与不安,而是将这种命运作弄的走向接受,作为所谓日常来描绘、渡过,封闭自我的压抑。
而随着故事的推进,日常与异常的矛盾,克制与释放的冲突,生命即将如摇曳烛火走到尽头却又一次展现出灿烂和温暖的碰撞,这就是我印象中典型的“片冈式故事(剧本)”——异常的日常

发表回复

  • 萌小黑 楼主
  • 2楼
  • Played game for 2 hours 27 minutes
之所以一直着重于谈论着《Narcissu》,并非单纯的出于自己对它的喜爱,或者妄想用《Narcissu》来作为片冈的代表,当然也不是想着安利给大家。始终觉得,与有些游戏的相遇是充满偶然的,就像心血来潮走进一家酒吧,点了一杯自己都念不出名字的酒。回到正题,其实正是《泡沫冬景》游戏本身,一直都在强调,自己与水仙的联系。白石建筑公司在《Narcissu》是一个拥有特殊意义的地标,不仅作为游戏终章的章节名,如图一,更是最后完成濑津美愿望的重要道具信息(浴巾比基尼)。而这个“重要”的公司,也存在于《泡沫冬景》的标题插画中,这也许是一种有意为之。时间为昭和六十三年(1988),而在次年1989(昭和最后一年),日本政府硬着陆,货币政策的改变,彻底挑破了经济泡沫,经济萎靡倒退。
夏日暑假,晒痕,医院。或许是片冈的表达惯性,但是我最初看到时还是忍不住得内心调侃——暑假夏日回忆→晒痕→住院→周围人态度的变化→与男主命运的相会→两人存在的共性。(我想我已经到了那种看到晒痕、医院就会胃疼的程度了吧。)有趣的是《泡沫冬景》的男主是中国人,与女主之间存在着语言与思维逻辑上(可能并没有)的差异,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都会在经济泡沫崩溃的浪潮下,成为所谓蝼蚁盛宴中的一部分。
我们拥有地图,拥有药物,也拥有银色的酷派——尽管消音器的故障让得它显得很吵闹。 …但我们没有时间,没有未来。
时间的转换,人物的视角,片冈正擅长于用这种有趣的形式讲故事。在《Narcissu》与《泡沫冬景》中,时间必定是最恐怖的野兽。这也是为什么总提“故事开始于玻璃酒杯下坠之时……”这句话。在水仙中,终将停止心跳的少女与终将停止呼吸的少年,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名为时间的猛兽会追上自己;而在泡沫冬夏中,日本女孩,中国少年,在时间的节点到达经济泡沫崩溃之时,也定然会被卷入无底的深渊旋涡当中(女主妹妹手术时间的慢慢迫近和整个经济形势的愈发严峻)。时间既是轴,串联着故事,又是怪物,要带走所珍视的事物。
——————————————————————————————————————

《泡沫冬景》的交互效果音,就如同on the rock下,两颗冰块的碰撞,男女主角的相遇。我们都在期待着日本经济泡沫崩溃的浪潮袭来,会带来怎么样的一个片冈式冬季故事——晶莹剔透的玻璃酒杯已经脱离了桌沿,它始于缓缓下坠之时,终于芬芳终消散在酒吧门口带进带出的冬冷冽风中。
  • 萌小黑 楼主
  • 3楼
  • Played game for 2 hours 27 minutes
最后分享一下自己对于《Narcissu》的想法:
Narcissus,水仙花,花语:珍爱自己。传说,在古希腊神话中女神Echo爱上了美少年Narcissus,但是Echo无法正常发声(真实复读机)表达自己的爱意,只能等Narcissus向自己传达爱意,但是Narcissus没有动心,伤心欲绝的Echo对其诅咒,让他爱上水中自己的倒影,日子长了就化做了水仙。(游戏中版本)在我看来,水仙讲的恰恰是一个无法珍爱自己的故事。这并不单纯是病魔缠身下的注定死去的无可奈何,更是面对所谓自己无法承担的苦难时产生的低落情绪集合体。
生与死,每个人对他的理解和思考都不同,而我们大部分人作为没有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又要以何种立场来看待死亡?水仙之所以能让玩家读者产生共情和触动,我觉得并不是因为它在讨论生与死这个宏大的命题,而是因为它在述说着每个人在长期低频状态下,都会遇到的抑郁情节和最终的释放。
-
自我封闭

一方面是7F流传下来的规则,一方面水仙中的主人公们,也基本都做了类似的决定。淡化与亲人、挚友之间的羁绊,将自己的死亡独立出来,放置在只有自己能触碰的地方,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自己跳脱成为旁观自己生命的角色,也绝不让其他人有重视自己生命的想法。
-
自我否定、虚无

对任何事情都失去兴趣,也许只是自己抑郁的部分说服了另一个自己,让所有的幻想破灭。“……这有什么意思吗”,“没有”。这是贯穿着水仙1、2的一段对白,姬子与濑津美之间发生过,濑津美与阿冬优之间也发生过。否认自己、行为与事物的价值,充满无望感和无价值感。
-
渴望死亡与救赎
图上的对话同样在水仙1、2中均有出现。一方面被死亡压迫,或是经济上、心理上的原因而不堪重负寻找解脱,一方面又希望有人能作为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救赎自己。
濑津美拉住了姬子,挽救她作为天主教徒的身份,自己与姬子的羁绊,终于将姬子从数年前与小女孩之间产生的迷茫中唤醒。而阿冬优没有拉住濑津美,因为濑津美已经跳脱出了“死在7F或自己家中”的诅咒,在生命走向尽头前,在海岸上如泳装明星一般绽开笑颜(一方面不希望自己再成为家里的负担,强迫自己喜欢上土豆的津濑美,学会了真正的温柔,决定走向死亡)。姬子与濑津美的命运在拉与不拉之间产生了分歧,前者作为10亿天主教徒中的一员最后默默离开,后者则成为2005日本预计中的自杀人员中的一个数据源支撑。但是他们的意义是殊途同归的,就是在最后终于打破了自我封闭和自我否定的虚无怪圈,释放了自己,在所谓7F的规则中加上了自己的规则。
如果说7F最早的规则是虚无的觉悟,隔离开他人与自己,摒弃掉爱与被爱的能力:
那么姬子的规则就是打破了自我封闭的怪圈,迈出了第一步:
濑津美则是在这之上,重新燃烧起来,并传达给了还活着的人:
觉得自己值得被爱是可以的,即便是这样的自己,也有着去爱别人的力量。水仙,就在这一刻真正的盛开了。
————————————————
一段灿烂的回忆 一个冬日的故事
对于玩家读者们,更是一个对自己低落心绪的抚慰。每一个人都有那么一段时期,充斥虚无主义的无趣感,失去对生活向往的实感,水仙就像引导着这股情绪找到了出口,所以我们会被触动,即使我们仍不知生死为何物,所以我们会感动,即使我们只是活在当下的普通人。
就这样,我们960公里的旅途结束了…… 对我来说是15天, 对她来说则是22年的旅途结束了。 她以自己的意志逃出了7楼与家的选择, 成为了2005年度推算自杀者人数3万5千人中的一位。 她的血型是O型,名字叫濑津美,22岁,女性…… 塑料识别手环的颜色是白色。 这就是属于她的一切。
  • 水仙并没有治愈我,对时间与死亡还有虚无的恐惧让我更加颓靡,难受

棒棒哒(๑•̀ㅂ•́)و✧[嗒啦啦2_期待]
整个tap中关于narcissu的帖子也没多少,就是诈尸也值了

之前就在关注片冈的《水仙》等作品,楼主的解说更让我有了想尝试的念头,感谢楼主分享
这么好的帖子不能沉了,虽然看了好几遍了
当年看水仙的小说版时小心脏被片冈的刀子扎得千疮百孔的。
水仙要在哪里可以玩到,楼主求教
  • 这下可以光明正大的安利了不是咩(

    steam上可以下载(汉化可以搜到,免费的)

    然后个人移植的网页版在narcissu吧里可以看到链接(虽说本鸽子鸽了好久了)

  • 哈哈哈谢谢(*°∀°)=3

分析的真的很深刻
让我有了更深的理解......
谢谢萌小黑的分享。这篇文章以及2楼评论将标注作者及链接,外发到 TapTap发现好游戏 的官方微信公众号(3楼对片冈智与《水仙》的分析放在原文引导部分),分享给更多玩家。
就冲着水仙,这游戏我入了!
[嗒啦啦2_吃瓜]纠正一下1988年是昭和六十二年哟,昭和元年是1926年12月25号开始的
对啦~群里找下我小黑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