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0-22 19:33:19
  • 977 views

【研发进度】角色文案七-“守墓人”墨问

同人创作

大家好,又是我墨白,我来客串客服了
什么叫冒充,这是友情客串好吧
我们上一期出来了个青寰,然后就没有新角色了
现在!恐怖如斯的鸽子王墨白!
成功的给你们带来了新角色
啊哈?苏克和贝塔?
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没鸽,没有

感谢scp基金会的076亚伯同学友情客串~

Updated at 2019-11-13 20:02:12

发表回复

冒充官方!拖出去女装!
  • 不可能!屑客服,略略略

催更
  • 更了更了,败者食尘啦!

  • 催更!

“子不語怪力亂神”

    ​“古代的帝王,贪图人间权势,派遣数百能人异士,去为他寻来“神秘”,以求得永恒的寿命,可,帝王低估了人类的贪婪,也高估了他的威慑力,当能人异士找到“神秘”时,他们内心的贪婪战胜了对帝王的恐惧,他们的争夺似乎激发了“神秘”,“神秘”破碎了,散落的“神秘碎片”被还活着的能人异士们得到,帝王的死 士们用他们的生命,为帝王带回了最大的一块碎片,垂垂老矣的帝王看着他曾经的江山,被他的儿子和异士瓜分,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朽的,万事万物都将尘归尘土归土,于是他召来了最后一个工匠,将那块碎片打造成了一口乌棺,并借用“神秘”的力量,将他与其余“神秘”的碎片一同封印在了乌棺之中,临终前,帝王将乌棺交给了他最小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背叛他的儿子“这个世界,不需要“神秘”,就让祂们和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从今日起,你便改名为墨问,世世代代守护乌棺,不可让“神秘”再次回到人世,直到“神秘”终结,记住,子不語,怪力亂神”
    ​“啊,烦死了,怎么突然就下雨了啊,这个天气预报一点都不靠谱”
    雨夜,小巷,一闪一闪的路灯,和一名没带伞的单身白领,前面的黑暗如墨水般浓郁,那是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
    “呼呼,怎么突然变冷了啊,这地方我都走过这么多次了,应该不会出事吧。”宁静的小巷中只有白领碎碎恋的声音和她的高跟鞋踩踏积水的声音,“还是赶紧回去喝杯热水暖暖胃吧,感冒就麻烦了,嗯,奶茶也不错,就算会不会长胖啊……”
    可随着后面的灯光逐渐昏暗,她突然害怕的跑了起来,却有些不小心地在一个小小的水坑中崴了脚
    “嘶,疼死了,只是摔了​一下应该没事吧”前面的黑暗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影,白领下意识抬头一看,长大着嘴喉咙嘶哑却发不出任何的话语--那身影根本就不是人,漆黑的身体红色的眼睛,手指如刀背后还飞舞着十条滴落着粘液的触手,看着那粘液滴在地上便腐蚀出了一个坑,白领似乎知道绊倒她的那个坑是怎么来的了,这里竟不知何时成了这个怪物的猎食场
    “救……救命啊……你……你别过来,啊!”
    “别叫了,你没事”后面隐隐约约的灯光中,出现了一个影子,伸手抓住了刺向白领的触手白领抬头一个,入眼的竟是一口三米高的黑色棺材,棺材上似乎还有什么字,不过光线太暗,看不清
    “棺材,棺材会说话!”棺材沉默了一会回应道“你要没事,就离开这里,往回跑,不要回头,等雨停了再回来”
    白领挣扎的站了起来,借助着后面的路灯才看清,原来这个棺材竟缠绕着锁链背在一个不知是16还是17的少年身后
    眼看着到手的猎物就要逃跑,黑色怪物怒了,又甩出了几条触手铺向少年和白领,少年背上的棺材也分出几条锁链,将触手尽数拿下
    “守墓人,你不要多管闲事!”
    “子不语怪力乱神,尘归尘土归土,你该安息了”
    “吼!别忘了,你也是神秘,我的今天,终会是你的结局!”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吼!他们就要苏醒了,你不过是一个刚继承力量不久的后裔,而祂们,都是从当初活到现在的大恐怖!哈哈哈,你只会像你的父亲,还有你那些愚蠢的祖先一样,啊!”
    随着一声惨叫,小巷恢复了安静,雨已经停了,路边的街灯不知何时又恢复了正常,地面也没有坑坑洼洼充满积水,良久,一位白领踏入小巷
    “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一定是加班太多精神失常了,都怪那个狗上司……”

    “我回来了”少年推开了家门,明明知道家里没人,可他还是说了一句
    这个房间不大,仅有40多平,除了一个小浴室,一个小厨房,就只有摆在客厅的一张床,和一口缠着银色锁链的乌棺
    少年不再背着乌棺,衣服也没有被淋湿,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境
    少年名为墨问,正是那个帝王的后裔,只从那时起,这个名字就成为了一个代号,在这个家族内世代相传--“守墓人墨问”
    而那口乌棺上也确实刻着有字“莫言”
    他们本不应存在这个世界,只是“神秘”的消亡需要时间,而为了防止在“神秘”消亡之前从“莫言”乌棺的封印世界中逃出,他们才得以存在
    今天也只是向往常一样,例行巡逻罢了,不过今天好像有了些意外的收获
    “祂们……吗,也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未完待续……
我觉得我这个都市传说需要登场,还有这已经是你的下一辈子了快点让我这个都市传说登场(在不让我登场,你知道后果的哼哼[嗒啦啦2_起了杀心]
    “嗯?这是……”
    正在吃晚饭的墨问抬起了头,看向东方,那里只有一面墙,可墨问似乎穿透的墙壁看到了更远的地方
    “走吧墨言,该上路了”
    墨问走到乌棺旁,背起了乌棺,走出房门
    “我去,你能解释一下你这三米高的棺材是怎么从两米高的门里出来的?”
    ​墨问略显惊讶的看着前面的那个男人,不,应该说是少年,少年​正坐在走廊的围墙上,踢着双腿,双手插兜,藏在黑框眼镜下的眼睛肆意的打量着墨问,就像是……在宠物店挑选宠物?
    “嚯,让我算算,你现在也该有17了吧,​怎么身高才一米六?营养不良吗?”
    墨问脸色一黑,随即便毫不客气的问到“你谁?”
    “啊咧啊咧,还真是冷酷无情啊,冰山小正太​吗,不,应该是面瘫小正太”眼看墨问的脸色越来越黑,马上就要黑成包青天了,少年也不皮了,右手拿出了一根棒棒糖,向墨问示意了一下,见墨问毫无反应,撇了撇嘴,撕开棒棒糖的包装就塞到了自己嘴中,含糊不清的说“你叫我苏起就行了,具体的就不要在意啦”
    那个自称苏起的少年向墨问伸出了右手“呐,不自我介绍一下再握个手吗?”
    墨问一语不发,打量着苏起--身上没有感觉到“神秘​”的力量,长相很清秀,一头碎发,带着普通的黑框眼镜,是平面镜,只是个装饰品,穿着普通的黑色卫衣,裤子鞋子也都是黑色,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少年墨问又看向了苏起伸过来的手,怎么说这双手呢?很好看,青葱玉指,指甲打理的很干净,手上也没有老茧
    “喂,看够了吗,到底握不握啊,手一直伸着很累的”墨问沉默了一会,伸出了手
    “墨问​”
    苏起一把抓住墨问的手上下摇了两下“好,那我们就算是认识咯,后会有期,别忘了我啊”
    说完,苏起松开了握住墨问的手,身体向后一倒,从围墙摔了下去
    墨问连忙一个箭步冲到围墙旁往下看,并没有,好吧,下面只有一坨马赛克
    毕竟墨问也是住在12楼,这么高摔下去,不死才怪
    墨问被苏起神奇的操作惊到了,他扭过头对身后背着的乌棺问到“墨言,这……是什么回事”
    不知道是因为这口棺材只是棺材不会说话,还是因为它也被这种神奇的操作惊到了,并没有回应墨问
    一时间走廊陷入了一种迷一样的沉默,只剩下墨问看着手中的糖纸发愣​

    未完待续……

    墨问抬头看着前面建筑物上面的几个大字“启明星体育场”
    “就是这吗,我们走吧,墨言”乌棺一如既往地高冷没有理他,墨问倒是不觉得尴尬,迈大步走进了体育场
    一阵黑暗过后,一切豁然开朗
   “你终于来了,守墓人”
    墨问眨了眨眼睛,好让眼睛迅速适应突如其来的光明,他抬起头环顾四周,十二个黑袍人呈一个半圆站在草地上,面对着墨问,刚刚正是正中间的那个黑袍人开口说话“那,就让我们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就是……”
    “不用说了”墨问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黑袍人的话“你们的信息我都记在脑子里,快点结束吧”
    “呵,看来你已经准备好送死了啊,看在你这张小脸的份上,你要是臣服我,我到也可以让你活下来,当然,只有肉体,呵呵呵”
    墨问抬抬眼皮看了看说话的那个黑袍人“人偶师,序列4,能力,将活人制成人偶,对异性的超凡魅力,可惜,我对你这种老成干尸的家伙不感兴趣”
    “你!”
    “好了,闭嘴”中间的那个黑袍人偏头看了一眼人偶师“竟然如此我便不多说了,守墓人,把神秘交出来吧,上”
    话音刚落,其余的十一个黑袍人便都向墨问扑来
    墨问向后一跳,摘下乌棺狠狠砸在身前“镇!”
    “轰”
    巨大的冲击波卷起了地皮,逼退了冲来的黑袍人,刹时间草屑纷飞
    “你们是想要墨言吧”墨问走到了乌棺旁,将它平放于地,他拉着乌棺上的锁链缓缓朝那个序列一的黑袍人走去
    “或者说,你们是想要神秘碎片,你们想要力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没人知道祂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祂的力量,就是实现人们的欲望,当然,是有代价的,这个世界太脆弱了,已经支付不起祂要的代价了,我祖先犯下的错,到我这代,该结束了”
    “所以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让我们放弃?”
    “这是嘴炮吧,是嘴炮吧,哈哈哈,笑死爷了,这小屁孩真是有趣啊”
    “代价什么的我不想管,我只知道这是我们历经生死得到的东西,那个帝王不过是一个小偷罢了,现在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墨问环顾四周,此时那些黑袍人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墨问转过身,坐在了乌棺上,手指划过锁链
    “其实,帝王最小的皇子,是双胞胎,哥哥接受了神秘的力量成了守墓人,而弟弟,则被神秘同化,成了神秘本身,沉淀了两千年的欲望,应该够把神秘送离这个世界了吧”
    “不可能!”序列一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张略显沧桑的面孔,此时这副面孔已经因不可思议与恐惧而扭曲“就连我们也要用沉睡的方法来减少神秘的侵蚀,为什么!”
    “因为这口棺材啊,你以为守墓人是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这个棺材是这个世界力量的结晶,如果说神秘代表的是欲望,那它,就是希望,历代守墓人与墨言里应外合,用希望来对抗欲望的侵蚀,这才使得墨言没有堕落”
    “呵,你也说了吧,实现欲望是要代价的,将神秘送离这个世界,又会是什么代价呢”
    “代价?就是你们啊”墨问跳下乌棺“墨言,该上路了”
    “混蛋!阻止他!”黑袍人们一瞬间将自己的力量爆发出来,可怕的欲望在他们头顶凝聚成了一只由千眼,千口,千手,千足组合成的怪物,那怪物对墨问发出了怒吼,向着墨问冲来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个世界,不需要神秘”
    话音刚落,乌棺上的锁链根根断开
    “吼!”
    就在怪物离墨问只有一米的时候,乌棺打开了,里面躺着一位面目清秀的美少年--墨言
    时间仿佛被停止了黑袍人,脸上的惊恐愤怒,天空中纷飞的草屑,狰狞可怖的怪物,面带微笑的墨问,都在这一刻被按下了暂停键
    墨言坐起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没仔细看看这个世界,时间不多了,他说出来这两千年来的第一句话
    “子不語怪力亂神”
   
     一切仿佛都结束了,这个世界适合少了点什么,又似乎多了点什么,没人会在意

    混沌无序的空间中本该死去的墨问此时竟完好无损的站在地面,或许是地面吧,乌棺包括里面的墨言也完好无损,除了失去了那两千年的力量
    就当墨问不知所措打算问问墨言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串燃烧着火焰的字符
    “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活着吗……呐,墨言你怎么看”
    “我觉得挺好的”
    “啊咧?你竟然可以说话了”
    “……”
    “嗯,欲望的力量已经没了,我现在可以说话了”
    “是吗,那太好了”
    “所以,yes”
  • 377.9K 关注
    863 帖子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