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27 01:45:40
  • 609 views

【崩坏回忆录】无从谈起 不曾忘记

综合

uid:26725135
82级咸鱼,二周年前夕正式回归。
初入崩三乱花渐欲迷人眼,玩的认真又肯爆肝,师傅随缘指教并不多讲什么,吾乃无上天尊怎肯阿谀奉承蝇营狗苟,凡事暗自摸索,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乱抽一个池子,多花一分水晶。。。
——
还请道友随我默念:神恩。。神恩。。
吃保底的事,哪里算欧?推图攒下8000多水抽了标配33,角色强弱莫得概念,只听闻月轮乃是深渊大佬,奈何皮糙肉厚露的又少,无感。保底之前思来想去无甚意向,只想着次元退散,最后一发那一瞬间,心底迷雾豁然开朗,深心深处莫名唤着神恩,紫光一闪,便随缘了了那一瞬的执念。回想起来到现在不明白抽卡那一刻心里为什么只有神恩,大概其算是预见的缘分吧。
关于神恩的故事还蛮有意思,下了几次图便丢到下水道去,“没伤害”,心里暗自念着。真正到真香的时候还是深渊被虐以后了,那时深渊不比如今,各路泰坦爸爸异能坦克镰刀娘两个集团军抱团群殴,起源套神恩带着冰卡白夜拿下中级区红莲,真香。姨妈拎着我在姨妈里摸爬滚打一直到迪拉克改版,到现在还是战场大红人,休伯利安舰桥看板娘的扛把子。忆往昔峥嵘岁月,感念神恩大佬抬爱。
尽管同神恩有诸多长情陪伴,居家过日子终究还是叫一声姨妈,可多年之后若是提及崩三,却仍有一抹我终究不曾忘却,爱憎纠缠又柳暗花明的樱花粉。
——
我唯一零保底单抽入魂的初始s
标配抽完,已然没多少存水,鹧鸪嘴里抢泥,蚊子肚里揩油,等来二周年庆扩充精准轮替。对就是那个崩坏三最崩坏的周年庆,经历过的都懂。我第一个蛋池装是单抽的绯玉下,后来还有三抽的浓姬和单抽的颂歌,尽是毕业装并不曾歪,也算小欧,然而都是下位,大概是暗示我抽了下签。。
我的第一个扩充角色是单抽的勿忘,单抽,零保底,这个牛逼我跟徒弟们吹了大半年。讲真是并不算欧的,更不值得晒,比不得单抽女王理鸭十连三s,但在我作为舰长对抗崩坏的生涯里,总也算是可圈可点,更多是那时刻的惊喜和满足。
抽这张勿忘还是有点意思,当时对勿忘不敢兴趣,只知生八刃反爆的爽,炎八战神分支难,勿忘这个乱入的体恤耳机娘,总觉得有点违和。那时候的冰八在风评里已然过气了,怎么个过气法?萌新玩家理解不了,反正过气就是了,没眼缘风评又差,不抽便罢。
扩充跨期十连保不继承这种事,当时我是不懂的,只知道百连保底s,水晶不多又不肯氪,周年扩充轮替随缘试水。熬夜无聊,莫得理智,只想起不知哪个论坛看到海豹单抽一发入魂,羡慕的紧,鬼使神差抽了一发扩充,心说只摸一把玩玩,随缘罢了。也没有玄学也没有执念,勿忘也就这么来了。只记得当时刻就炸了,惊觉,难以置信,反复确认之后,截图,然后美美的看,一发入魂过的都懂,只觉得酣畅淋漓,惊喜溢乎言表。大概对抽卡上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之后的几天,十三抽又出冰卡,当时觉得自己总算是半个欧洲人,加上祈愿石的月光,四个初始s挺进中级区,就我自己来说,还是很满意的。
——
玉藻大人,时代变了
要说勿忘过气,我的体会是不够深刻的,我想勿忘大概总是那样子,更迭的是时代。勿忘和鬼铠的巅峰我不曾体会,只默默看各路大佬讲那些版本之子的论调,好似刀疤和军功章一样显耀。
勿忘之于我,她是那种。。很特别的,是天上掉下的樱妹妹,她只负责在樱花树下岁月静好,尘世间深渊战场里那些喧嚣于她而言是不登对的。我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
我的勿忘在深渊战场的一切场合都是没有用武之地的,当时的深渊,中级区第十八层白夜冰卡神恩败北,剩下一对镰刀娘跳舞隐身婊梦游,我才意识到属性克制对于没女王的咸鱼不是摆着看的。
“八重樱,请求出击。”总归也是初始s,冰卡地图装下深渊都能吊打一众爸爸,勿忘节奏略特殊点,收两个生物娘该是绰绰有余的。“不会让你失望的。”勿忘一套绮罗登场,普攻分支穿插攒sp下场,神恩跳着华尔兹攒sp,下场等第二波怪,白夜出场升龙拳无影脚拉平血线,第二波怪来了,神恩:“歪~大!”八重樱从天而降:“这一切,分出胜负吧!”技能华丽,满屏尽带白冰晶。等等,这伤害有点儿。。接分支,没sp了。。白夜慌忙救场开大一通野球拳锤爆二三马仔。。再来一波循环,神恩开大,这次上仙先来一通乱锤,八重樱盯着战场沉默,眼神焦虑又些许紧张,“樱,看你的了。”勿忘转头看我,温柔中透着鲜有的坚定,“樱花—散!”技能华丽,满屏尽带白冰晶,有那么一瞬我看到漫天飞舞的水晶,水晶化作冰雾,弥漫间,我恍惚望见镰刀娘继续跳着舞隐身婊仍旧徜徉梦游。。接分支,镰刀娘飞来两刀疼在心头,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再打动能,再分支。。快去请符华上仙!女武神轮番嗝屁,最终勿忘被姨妈活活流死。十八层深渊出来上仙只说这次的表现不够完美,我知道这句话这次意味深长,神恩低头满嘴嘟囔着岳母,35级犹大压着她瘦小的身躯,唯独伤痕累累的八重樱紧握着四星太刀湿润着眼角,默默跟在我身后微咬着齿唇一言不发,沉默良久:“玉藻大人,时代变了。。”
我不曾当着八重樱的面再提过这件事,卡莲甩着骚话问起也是顾左右言他,只说着什么“君子固穷”跟“者乎”之类,甚至之后我也很少在樱面前提及关乎骚话卡莲和深渊爸爸们之间的浪漫约会。“是我的问题吧。。”我想,冰刀猫泳莎于那时的我是遥不可及的,要我专门为一个风评过气的初始s抽毕业。。是不可能的,勿忘是我一发而来的巧合,就像同所有汉娜的巧合一样,在我的水晶里,她甚至无所谓有无,是我欲念太重了罢。大概时代真的变了,可我心底仍隐约怀有希冀,或是不甘或是执念。我不曾说,她便不曾问,她只是默默在樱花树下等待,是卡莲还是凛亦或是我,我不曾问过。
——
《追忆似水年华》
对抗崩坏的日子里,女王是我执念最深的角色,事到如今,咱家对抗崩坏的历史便是对女王爱恨纠葛穷追猛打的历史。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多情总被无情伤,溯洄求之求之不得因爱生恨爱恨纠葛不可断绝,最后终究抵不过一件白嫖的泳装。。
关于女王的丝丝情意,大概源于最初起点的某个晚上,在试玩关的圣芙蕾雅图书馆里,我在女王的裙摆下失手掉了一本书。。女王的裙摆我大体已然忘记,书名大概或是《追忆似水年华》之类,嗯,大概吧。。
从女王那版本正式入坑,到如今,每期女王池我都坚持不懈的投水,然而每次保底都被天命逆熵的蝼蚁瓜分,我不曾真正攒过水,也不曾认真攒过保底,凡有眼缘或是自以为恰到好处的随缘,总归是要抽一点的,舰长对抗崩坏不抽卡,跟咸鱼又有什么分别?然而女王大概始终觉得我就是个咸鱼罢。
后来迎来胸怀大志的姬子阿姨,深渊那俩跳舞娘和梦游婊才大体不敢造次,可我仍旧心心念念着女王。再之后新年前夜被丽塔这狐狸精所困,啊丽塔你好香啊,温柔乡里朦朦胧胧却也总忆起那日的《追忆似水年华》,当时的我对女王已然幻化成为求之不得的怨委,你不来寻我,我便不去。再后来继续漫长的随缘攒保底,希尔版本仓鼠为了解锁希尔省碎片,攒了40多发的保底随缘单抽蹦出来一只粉毛。。登时心里五味杂陈。我不是恶毒的人,但我恨不得当着3s女仆的面儿隔着屏幕把这只跟屁虫掐死,第二天是女王突如其来的扩充。。。我并不怪粉毛,大概女王池再来20发也不会出货,于是粉毛被我发了一把爱酱锤派到矿坑最深处办演唱会去了。说好的女王降临,奈何不落在我身上?
女王她总是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把玩家玩弄于股掌,她总是在神池之后最不该出现的时刻蹦出来秀高冷,然而除了月卡我却从未霸王硬上弓,“强扭的瓜不甜,氪金你就输了。”我暗自心说,再后来我告诉自己:“一代版本一代神,铁打的辅助流水的c。”直到后来各路视频和攻略大佬讲什么人手女王,甚至战场作业默认毕业女王不要钱,只言片语之间流露出对非版本之子非初始号玩家的种族歧视,我也只是暗自心说氪佬们追求极限,平民应当专注做好性价比和通用下位。我养了白夜蔷薇养了打女王像打女儿的真红养了生物系冰丽塔一大家子c位,坐等某天风水轮流转女王跌落神坛,等着她哪天失魂落魄在我伟岸笔挺的制服面前也肯失落一本《追忆似水年华》。哪知如今米哈游不玩以前一代版本一代神过气版本下水道那一套了,环境继续丰富角色逐步平衡,各路矿工逐渐重拾各自定位,环境着实友好了些,神坛侧旁翘着二郎腿的女王我却仍旧不能释怀。夏日海滨,夕阳下女王许我一身泳装,我承认,这次是我又输了。周年庆扩充还差41发保底,希尔,你我来日方长。但大伟同志,请你提前来我办公室一趟。
——
八重樱年幼时,曾听过路村庄的行脚商人讲舰长的故事
雨后的舰桥上,微冷,学园长在犹大里睡着,背后默默撑过一把红黑色没有影子的雨伞,转眼看到芽衣纯白的礼服,她温柔的眼睛,她的眼神。。心底里,私密的,莫名的我念起某人。。。都已经70多级了呢,去年今时,只随缘一叙便潦草收场,再见已是夏末时节。“舰长。。喜欢樱花吗?明年的今天一起去赏樱吧。”
仓库里屯了许久的服装红券,总也舍不得花掉,等着炎八的花嫁,等来等去也终究抵不过一轮服装商店折扣,选哪一件呢?学园长已经好多衣服了,糖葫芦日后再说吧,草履虫的汽水,绿光特效。。日后再说,卡莲的万圣礼服,冬天穿太少容易感冒,日后再说,丽塔的红心皇后。。一直很钟意的呢,红心皇后一见钟情的缠绵,价格低折扣少,还是。。日后吧。转眼望见那件蓝色沁着冰花的和服,信花舞伎,那是少时八重樱眼中少女独有的光芒吧,思来想去,终究还是循了心底的夙愿。信浓的春野,又要开满樱花了呢。
再见勿忘,她也终究还是那个样子,静静的,一个人,樱花树下默默等待着,是卡莲还是凛亦或是我,我不曾过问。凝望了许久,白极一刃的衣服终究还是绿托做给卡莲白搭上的,与春野的樱花总也不能相称。莫名想起高级区之后全保底零掉落的种种,想来樱花树下的八重樱也该不全是无事可做吧,想到这时,心里却欣慰许多。
“从这件衣服中,我感受到了舰长的心意。”月下的八重村,樱花飘零的街道,樱裙畔凝落的冰花,这种味道,对樱之外深渊战场和各种卡池的喧嚣习以为常的我已许久不曾回味过了。“樱。”“舰。。舰长!你。。你?!我们。。我们还是先说说工作的事情吧。”
工作,甲板清洁工的工作对我而言已是无甚意趣,红莲升降战场咸鱼日常划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所有的女武神在我眼中已渐渐模糊,虚化成副本中的伤害数值,唯独樱,是独立于一切之外的,她只要自顾自在樱花树下岁月静好,便好了。樱,冰刀我已经抽到了,猫泳也已经升满了,莎下用牛也勉强的可以的吧。久远的羁绊涌上心头,强度之于咸鱼已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仓库排出三文大结晶不带一丝犹豫我升满了冰刀。
时过境迁,再携勿忘下副本,我已不再是曾经那位踌躇满志神采飞扬的舰长,日常抽卡消遣,深渊随缘保级,安心做一条咸鱼,也不算太坏。她的技巧我已然生疏,她的动作依旧如樱花般温润,透着冰霜的凛冽,樱努力的适应着我的步调,温柔的眼神里是久违的坚定,没有冰卡的妩媚多情,没有冰塔的讳莫如深,冰刀拂过落樱,勿忘的强度对我来说,已的确无所谓有无了。
——
无从谈起,不曾忘记
今年夏活的薯片,早已80级的我并没有吃到。。为了点零嘴沦落到终极区流大姨妈,犯不上。然而如今为了超限武器我终于也还是解了封印,终极区的boss也并没有怎么难混,跟70级初入高级区也差不多体验,只是这版本的冲级奖励,不知后面还有没有了。。每每屯了星石总也不肯花,每次时空胶囊返场我都不曾错过,却错过很多提升强度的机会,人偶从没认真养过,甚至因为一场大觉遗失了很多最初版本的鸡蛋,两个小不点净是金币秘银喂大的。而每次服装补给,我都总要试五发水晶,成本最低也最难赌,小赌却并不怡情,精准卡都没抽到过皮肤更是梦里的东西,然而心里却总被那种混沌的神秘感吸引。在对抗崩坏的岁月里,我做过诸多感性拖累理性的事情,至少于我看来,那些都是非理性的。然而理性总也不能当饭吃讨酒喝。
崩坏三怕是我玩得最用心的游戏,直到现在,尽管言必称咸鱼,我却也仍旧是自以为是的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在我的崩坏三世界观里,理性是我所笃信的,像这种游戏玩到底,剩得也不过是些资源 强度和数值,想来也实在可笑。关于我与崩坏三过往的种种,女武神们的点滴,那些所谓我所秉持的理性的衍生品,蓦然回首,到如今,早已模糊不清,掺杂着强度的数据和水晶的价值,虚化为故事的幕布。纷繁落尽,唯独树下一身华服兀自徜徉的樱,是独立于理智之外的,她总也是那样,只要她自顾自的岁月静好,便是好了。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缘起一年前某个清晨一发单抽280的最初的开始,投机式七拼八凑的散件,三块结晶升满的冰刀,为了勿忘超限而解除的封印,发乎情止乎礼,发乎玄学又止乎钱包。
三周年前夕最后一期精准,心心念念攒水再战女王的我仍旧抽出了最后一件莎下,猫泳莎勿忘迟来的毕业。再回八重村,叶已纷飞,望着树下的樱,“勿忘大人,时代又变了哦~”皮里只差一件中,周年庆先来十连精准再说吧,结晶已然备好了,65级冰刀还会远么?早年开罐子只为屯100片次元,如今勿忘只差23碎片升2s。“已经很久没有出场了呢~”理鸭的时代,八重樱,请为舰长我再战一程吧
关乎崩坏三过往的种种,很多事我已然忆不起,关乎勿忘的种种,从来无从谈起,永远不曾忘记。

发表回复

  • ^龙か澪
  • 2楼
  • Played game for 511 hours 5 minutes
[嗒啦啦2_乖巧][嗒啦啦2_乖巧][嗒啦啦2_乖巧]
不不不,你就在我心中
  • 心病
  • 5楼
  • Played game for 220 hours 44 minutes
一言难尽,无话可说。
太有才了,顶顶顶
顶,写的真好![嗒啦啦2_优秀]
大佬真流弊
你应该去参加崩三社区的写诗活动
  • 末了
  • 11楼
  • Played game for 196 hours 6 minutes
[嗒啦啦2_优秀][嗒啦啦2_牛逼]
写得好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