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23 15:54:44
  • 353 views

斗破苍穹同人:谁是棋子,谁是下棋之人?

Official 综合

初夏的阳光带着些许温热洒在石板路上,许是清晨的缘故,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有几个卖早点的小摊主在奋力吆喝着。

复苏的大门从里面轻轻拉开,一个扎着俩丸子的小脑袋从里面冒出来。

“星雨姐姐,我去买早点啦!”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从复苏跑出来,一身鹅黄色的裙子用手微微提着,脑袋上的两个小丸子随着她的跑动上下起伏。

就在四月买好早点准备回复苏时,却听到旁边的小摊上传来的议论声。

“你们知道不,赵家那个三小姐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了孙家凶宅门口。”

“赵家三小姐?她下个月不是要成亲了吗?为啥会出现在孙家门口啊?”

“这我们咋知道啊,据说孙家那个凶宅之前吓死过不少人呢,那个赵三小姐不会真的是看见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吧?”

“我们以后可得离远点了,别再给沾上晦气。”

“星雨姐姐你觉得赵家三小姐真的是被鬼吓死的吗?”四月眉飞色舞的讲着早上听到的传闻,红衣女子将手里的手帕递过去,她接过来随便在嘴上一摸,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月出嫁的女子为什么要去那个什么孙家的凶宅呢?我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上不会有鬼的,不过就是这背后一定有人在装神弄鬼。”苏星雨拿起手帕将四月脸上残留的油印擦掉,“你若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自己去街上打听一下。”

“真的吗?”四月一把抱住苏星雨,“谢谢星雨姐姐,我走啦!”

“去吧,黄昏之前回来即可。”苏星雨将一个浅绿色的小荷包塞到四月手里,“顺便大家送你的东西,把钱给人家。”

“我知道啦!”话还没说完,四月就跑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淡黄色的背影。

苏星雨不担心有人会对四月不利,荷包上有一个空间法阵,遇到危险时会自动将四月吸人荷包的空间并自动封印,斗尊修为以下的完全无法解开。

并且四月身上还有一块玉佩,是苏星雨遇到四月时她身上原本就有的,上面有一道足以抵抗斗宗强者全力一击的法阵。



还未到傍晚,四月就蹦蹦跳跳的回到复苏,看起来收获颇丰的样子。

“与赵家三小姐结亲的是陈家的大儿子陈宏,是刚上任的皇城护卫军的军长,负责维护整个皇城的治安。”四月手里拿着一个烤红薯,还冒着热气。“那个赵家呀,是加玛帝国最大的商人,赵三小姐又是赵老爷最疼爱的女儿,娶了赵三小姐就相当于是有赵家这个财神做支撑了。”

四月吃完手里的红薯,从凳子上跳下来,背着手走了几个来回,“若是陈家与赵家联姻,就相当于是权钱结合,这对他们两家来说都是有利的,所以凶手肯定不是他们两家的。”

苏星雨微微点了点头,“那你觉得凶手应该是谁呢?”

“凶手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和赵家对立的,另一种就是和陈家对立的。不过今天打听了一天,也没有打听到他们两家有什么对立势力或者仇人。”四月沮丧的坐在一旁,双手托着下巴。

苏星雨走过去摸了摸四月的头,“能分析这些已经很棒了,不过有的时候看人不能只看他一个人,要看他的背后有什么人。”

就在四月思考这句话的意思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问苏姑娘在吗?我是陈宏,有一事相求,特地前来拜访。”

苏星雨微微有些惊讶,这是第一个知道她并主动前来找她的人。

“进来吧。”

一位白衣的青年推门而入,看起来不像是统领皇城护卫军的军长,倒像是一位读书人。

陈宏双手抱拳面向苏星雨,“苏姑娘您好,陈某这次前来是希望苏姑娘能帮在下找到杀害赵三小姐的凶手。”

苏星雨坐在椅子上,食指在茶杯上来回摩擦,嘴角微微上扬,“凶手?这种事情陈大人应该去找执法队吧,我又如何能得知呢?”

“还请苏姑娘出手相助。”陈宏面向苏星雨,深深地鞠了一躬。

“凶手我可以帮你找到,不过你要献出你的一滴血,愿意吗?”苏星雨轻轻一挥手,一个小瓶和一根银针出现在桌子上。

陈宏没有丝毫的犹豫,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入瓶中。

见状,苏星雨从纳戒中取出一根发簪递给了四月,“这根发簪可以判断出残留在赵三小姐身上的气息,四月你陪陈大人走一趟吧。”



仅仅一个晚上,陈宏就将杀害赵三小姐的凶手捉拿归案。

是皇城护卫军的副军长郑昊,按照资历这个军长的位置应该是由郑昊担任,结果却被陈宏横插一脚,郑昊对陈宏怀恨在心,就打算去毁了这门亲事。

郑昊原本只是想毁了赵三小姐的清白,结果却在拉扯中失手将她杀死。

四月一边吃着山楂糕,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自己昨晚的经历。

“昨天去搜查郑昊房间的时候,我看到了几封郑昊与二皇子的密信,所以我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别的阴谋。”

苏星雨正在桌前用笔写着什么,听见四月所说的,便将笔放在一旁。

“陈宏是皇城守卫军,直属国王管辖,按照他们传承王位的方式,再过几年应该是大皇子继承王位,相当于陈宏以后会效忠于大皇子。二皇子自然不会看着大皇子的势力越来越大,必然会出手,不过可惜了赵家的三小姐,白白为这权利斗争失了性命。”

四月掏出荷包中的发簪,递给苏星雨,“星雨姐姐,昨晚我在用簪子试探赵三小姐身上的气息时,发现赵三小姐的灵魂并未离体。”

苏星雨接过簪子,一丝惊讶从眼底划过,随即便明白过来。“原来如此,陈宏这下了一步好棋呀。”

四月疑惑的看着苏星雨,“什么意思?”

“陈宏其实早就知道郑昊要害赵三小姐,便将计就计除掉了郑昊;他也知道为了拉拢他,大皇子必然会出手帮他压下那些流言蜚语;而且若是赵三小姐并未被杀,他与赵家的关系也不会闹僵。一石三鸟,有意思。”

苏星雨走到旁边的棋盘前,拿起一颗白子轻轻落下。

这场棋局中,究竟谁是棋子,谁是下棋者,棋局未完,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五日后,一辆马车驶离皇城。

“多谢前辈救下赵三小姐。”陈宏站在城墙上,他旁边站着一名黑衣男子。

“无妨,只是别忘了你的承诺。”黑衣男子的声音有些冰冷,也没有任何感情的起伏。

“前辈放心,只要苏姑娘还在皇城一日,在下定会竭尽全力不让苏姑娘受到任何危险。”

听到陈宏的保证,黑衣男子的身影慢慢消失。

清晨的阳光还带着一丝的凉意,皇城内传来几声小摊主的吆喝声,与往常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发表回复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