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22 10:31:08
  • 191 views

聊聊关于自己的入坑作

综合

当年最早玩的话,
大概也是在15年前了,嗯
 
 从堂哥家里小霸王77合一卡带里面第一次接触到洛克人2,在树人Boss的护盾面前无奈变成泡泡,然后看着堂哥一路操作通关
还有当年死缠烂打
拿着一张100分的语文试卷,换来的GBA上面的EXE6,当时只是看卡盒上的热斗很帅,就买了下来
结果因为看不懂日文嘛,当年也没有攻略。打完第一个Boss“Burst man”就卡住了
然后很无趣啊,这张卡带渐渐的也被我淡忘,取而代之的是“梦之泉”和“赤红”
后来买了一张EXE4红日,那个时候可能是误打误撞,居然一路通着剧情走。但可惜的是那个时候卡带使用的电池记忆没电了,当我看到存档消失那刻,我真的哭了很久
[当时我还以为这游戏要刷刷刷,打了一晚上的安全帽……]
  
另一个就是学校微机课上,我们发现了藏在系统盘里面的GBA模拟器,以及一个没有汉化的Z4的Rom文件,他一起捆绑的还有一个数码暴龙和真女神转生2[童年阴影],(但这两个游戏说实话玩着真没Z好玩[[/b]捂脸]
看不懂日文?没关系,打的爽就完事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当Z去到区域零的时候那个BGM,当时每次刚打完区域零的Boss,见到威尔,差不多课就结束了[我们上课要练20分钟打字]
当时我们在班上甚至以“谁能无伤通关潜水艇”以及“无伤通过废墟”作为乐趣
  
到了后来,在电子城的我被在PS上面演示的X4序关吸引住了。夸张的破坏效果,然后演示人员[估计是老板]玩的那个操作。我直接让家长放下了准备买下的PS2,然后从老板手上买下了一台将近损坏的PS,以及三张洛克人X4,5,6的光碟,顺带一张记忆棒[价格便宜很多,所以家长欣然接受,机子玩了两年就坏了,但买来的时候真的是盒子都没有,背面全是胶带痕迹]
 
之后在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我在x5看到Z与X对打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虽然小,但我还是很恭敬的打完了一次X流程又打了Z的流程,用一次又一次记忆关卡的态度去记住有哪些犄角旮旯藏着东西
当然,在X4的爱丽丝死在Z的怀里那一幕,以及Double反水[所以我很开心的把Double打了个稀巴烂.JPG]
  
后面接触了X8是在电脑上了,在配置电脑之后,我算是将洛克人系列基本上下载完了੭ ᐕ)੭*⁾⁾
X8,DASH,Z1234,ZX
一时之间,我接触了很多,也了解到了汉化组这个概念。当年我甚至天真的以为汉化组就是这个游戏官方汉化的,直到后来发现汉化版本不同,才知道是个人或者团队付出了一份又一份心血,才让我们玩到了拥有完整剧情的“岩男”
 
洛克人这游戏吧……的确,他和时代脱节了。
现在主流游戏基本都是“FPS,肾上腺素激升的良药”或者是像“大摇大摆,特效华丽的动作大片”这种大开大合的3A大作更适合市场玩家的口味和需求[的确不可否认,彩虹六号真好玩嘿嘿嘿]
 
那么我们为了什么要去保护一个,好像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一款横版游戏?
 
因为我们想回到当年
打不倒的空气人,听不厌的亿千万
不断磕头的威利博士,还有那同布鲁斯的兄弟情
无限可能性的迷惘,赤色破坏神的蜕变
最终一个不再迷惘,成为了希望
另一个则直面未来,成为赤色英雄
精灵之母温暖光辉下两位老友的道别
“心,才是最重要的”
伴随着那把绿色的光剑斩断了过去
区域零上空的流星雨下,苦苦等待的少女
却等不到那位孤身面对一切的英雄……
 
说得多,眼泪也多
愿我们都能躺在草地上,和密友一起畅谈,看着天空感叹罢了

发表回复

说的很好(✪▽✪),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天真,能无忧无虑的玩一天的时候
  • Syuuya
  • 4楼
  • Played game for 7 hours 57 minutes
fc洛克人(有剪刀侠那一部)——  ps  x3  ——x4
  • 后来智能机普及了就gba和nds上的zero系列,流星系列是真玩不来....

洛克人最深记忆还是fc上,只记得有个boss是面包人,后来ns也买了集合,其实没什么时间玩,更多的是怀念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