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19 10:38:27
  • 762 views
  • Played game for 28 minutes

你行你上啊!第二届“还是不知道应该叫什么”杯游戏内容征集大赛开始!

Official Sticky 综合

大家也都玩了游戏了
对于里面的剧情英雄道具之类的都有自己的见解
有的大佬们甚至愿意自己创作一些内容
所以举办了这个活动

很简单,如果你想创作一个英雄
那就按照现在英雄的模板,创作外观(可语言描述),技能,特性,背景等
内容越丰富越有可能入选

如果真的有十分优秀的玩家创造英雄,我们会考虑在下个版本中加入这个英雄,并附上创作者的名字

所以各位有脑洞的,赶快出手吧!

有想法的可以在官方QQ群私聊你们的刘大爷

发表回复

        希望官方在推新英雄的时候,也考虑一下旧英雄的平衡。
        无尽模式中的游戏数值后期有些变态,15层BOSS已经1.5W的血     800的功,输出英雄根本站不住,如果BOSS层全靠伤害石头过,那这样的无尽毫无意义。
        宝石建议添加一个一键合成和宝石锁,锁定的宝石无法合成,未上锁的可以,反正结果都是随机,低级宝石也没有人用,一个一个合成体验太差了。
        战斗中,像已死亡留个墓碑的,眩晕,沉睡的,每次都要等它们判定,改成后台判定,可以极大提升战斗体验,副本的时间也可以减少很多。

  • 一键合成是真的需要,我100多个宝石合了差不多就10分钟的样子,关键合成了宝石还不能立马合成下一个,非要看动画

  • 无尽就是堆属性,顶多重复的内容丰富些。现在是人物太少没法组套路,输出都是菜刀容易暴毙。boss层流血加衰变也能过,都出肉还能多上几层。

  • 我一百多B的二十多个A的,合了好半天,最后剩了4个A的,一个S没合出来,啥都没了,开心了,卸载了,开心卸载了。

  • 问题是靠衰变和流血过关时间就要拉长好久,遇到会回血的更难受

  • 确实,单靠衰变流血一般五回合,我现在主火女暗影结晶了😂 不过流血衰变天克林中夫人,套满了两个大回合她就能把自己打死,带上还是很稳

白嫖人设计划
与其忙着设定新英雄,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现有英雄更平衡,怎么才能给大家一个好的游戏体验而不是直接劝退。有了稳定的地基才能万丈高楼平地起。
除了流血衰变还有什么可以爬高。
输出高层秒不了人,被人摸一下就死。
体力型奶妈在没必要加血辅助的情况下只能不痛不痒打那么几滴血?还不如取消输出技能变成纯辅助。还是说奶妈必须最后一个出手,拼一下人品打出一个控制效果?但是大部分的输出初始速度却又都比奶妈低,就强行需要一个加速度的装备。
腐化这个词条合不合理?
机械塔那么一大堆的词条,要从一大堆的石头里找相关的……直接简化成颜色可不可以?相应颜色的石头抵抗debuff,消除怪的buff,一目了然。这个图根本不想打第二次,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而且爬到10层有4个黄debuff我一个石头都没有,全是灰色石头但是没有一个灰色debuff…
后面目前还没玩到,只能说每个图都有自己的特色的初衷特别棒!但是太复杂或者难度过大、过于看脸都会降低游戏体验。必须黄金城妖精给的的群体腐化…连续4次战斗都给,全靠两个肉在那慢慢磨。
又来了,这次的人物和舞女安姬纳琳故事联动 技能有一点点联动
瘟疫 鸦

【回忆故事】

————————————————



没有人会知道,老国王拉格纳的暗房里到底住着谁,暗房门前的树木花草全都枯萎了,哪怕是艳阳天,一旦靠近暗房就觉得手冰脚冷,那个曾经救起了老国王拉格纳的中年人似乎再没有出现过,又好像总在老国王拉格纳的身边。

————————————————

回忆故事1

有陌生人造访,快从黑夜中醒来。

死去的星星终将落下,旧时代的眼睛会慢慢睁开。

幽暗的山坳里,送葬大师德尔托弗紧紧的握着拉格纳的手,“老伙计,带着这个孩子出去,他会给你想要一切”,拉格纳回过头,看见那个孩子蹲在幽暗的角落里,呆呆的啃着一只烤老鼠,很多年没有见这个不详人了,拉格纳不是很想再把另一个不详人带在身边,他只想知道自己一直想要的东西,德尔托弗曾经许诺给他的东西。

“旧日刻印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他”,说完这句话,一代送葬大师德尔托弗死去了,拉格纳伸手牵起孩子的手,大步走出门外,他回头再看了一眼这个孩子,苍白的瞳孔里竟然有一些墨绿的光。

————————————————

回忆故事2

随着一天天的长大,孩子身边的人总是很快的生病死去,没人知道孩子的姓名,只是他在的地方会不停的有乌鸦盘旋,王国里的人偷偷的在背后叫他野乌鸦,野乌鸦渐渐的明白了人们的恶意,也就再也不愿意在白天出没在人们的视线里,他喜欢黑夜一个人穿梭在幽暗的小巷里,抱着德尔托弗给自己留下的送葬之书学习上面记录的古法术,拉格纳似乎太忙了也管不上自己,不过野乌鸦不在乎,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风,有时候觉得自己像雨,自由的,无拘无束的,就很好。

————————————————

回忆故事3

第一次看见它睁开眼的那个雨夜,野乌鸦坐在海边的大石头上,一阵巨浪扑来,野乌鸦仿佛觉得自己失去了意识,但是他清醒的感觉自己仍然坐在湿润的石头上,冰冷的雨滴像小刀一滴一滴的刺痛着手臂。

“为什么唤醒我?!”

野乌鸦没有抬头,也抬不起头,他感觉自己好像凝固了,不能动一分一毫,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分明看到了那个说话的它,就在自己面前,在漆黑的深夜里,它漫卷着海潮铺天盖地袭来,空气中有比血腥更血腥的味道,第一条肢体穿透黑乌鸦胸口的时候,他浑身剧痛起来,然而还来不及有一点反应,无数的肢体扑上来将黑乌鸦缠得密不透风,黑乌鸦想念一个毒咒但是却张不开嘴挪不开手,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明明眼前就是一遍黑暗,可就在这时候,黑乌鸦感觉到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黑乌鸦,人们叫我黑乌鸦。”

“好,怀德 瑞文斯,以后往后,你就是我的仆人,也是旧世的信使,你会带来一切,也会得到一切。”

来不及答应,只在一瞬之后,潮水退去,黑乌鸦张开了嘴,深呼了一口气,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人们叫我黑乌鸦,People call me Wild ravens,人们叫我黑乌鸦,People call me Wild raven……”他痴痴呆呆的做着,忘记了正在下雨,也忘记了送葬之书淋湿了。

————————————————

回忆故事4

黑色的长杖击飞了斧头,那个男人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他愤怒的想要冲上来,可是越往前,风越猛烈,他的眼睛充血而怒红似乎就要爆裂,浑身的毒气在受伤的伤口边腐溃发散,“停手吧,野狗,你可以走了。”

“杀了他,怀德,快,杀了他”,老国王拉格纳躺在床上,仅仅按着还在不停流血的腹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看到那个男人又抬起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吓得不禁又打了一个寒战。

那个男人看着老国王拉格纳,看着自己无法逾越的巫术师,也还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爱跳舞的女人,突然他觉得好像失去了一切,他怒吼着捡起斧头,冲出了老国王拉格纳的寝殿。

爱跳舞的女人想站起来追上去,可是她光着身子,颤抖的也说不出一句来,她看着那个背影走远了,眼泪这才掉了下来,这时候巫术师向她扔过了一件黑斗篷。

“这个女人你用完了吗?我还有用。”

————————————————

回忆故事5

“它饿了,想要有点恨,有点爱,有点复杂的感觉,可是最近它怎么吃都吃不饱,它很生气,如果你能让它很开心,它也能让你很开心”,黑乌鸦把跳舞的女人带回了暗房,在她身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送葬之毒。

“我叫黑乌鸦,Wild ravens,是它的仆人,也是它的信使,是它的伙伴,也是它的爱人,你应该很高兴很荣幸今天重新认识我,你可以叫我怀德 瑞文斯或者叫我怀德,你的爱人饿了你也会给他做东西吃吧,我救了你的爱人,我想你也许可以稍微的报答我一点点,就一点点就可以了,不会很多,就一点点”,野乌鸦张开双臂,歪着头开心的向跳舞的女人诉说暗房里的一切,通常一年里他也说不了这么多话,也说不了这么多次话。

“嘘,你听,它来了,闭上眼睛,我美味的安姬纳琳小姐,如果你让他它很开心,我们今后的日子就会很长,我们,我和你,还有它。”

安姬纳琳抬起头,恐惧的看着暗房的屋顶,仿佛整个塌了下来。

混乱,再次降临于世。
还有测试安装包没,换了新手机不小心把原来的删了
带来第三个 掘墓人(主要为了克制地图上烦人的墓碑)

【回忆故事】

————————————————



“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德尔托弗从小听的最多的话,就是来自父亲的呵斥,由于父亲职业关系,德尔托弗身边没有什么玩伴儿,没有朋友,父亲埃尔托弗是当代送葬大师,也是大家口中的不详人,常年与死去之人作陪,与枯骨和尸毒作伴。

————————————————

回忆故事1

“我们家需要荣耀,老国王看得起我们,你就在家学习父亲的本事,不好吗?”

德尔托弗从小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同样与死亡作伴,父亲把这一切当作工具,发了疯似得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而德尔托弗从内心里知道自己不一样,他能听见亡灵的呼喊,他能闻见死亡的臭味,他能在父亲的身边,感受到那些不甘示弱的灵魂,他渴望和他们一起,听他们讲故事,分享他们与自己的一切。

————————————————

回忆故事2

德尔托弗第一次见到那个绿瞳男孩之后,父亲的态度便对自己缓和了一些,也好似放弃了一般,同样都是没有朋友的孩子,德尔托弗却从那个男孩的身边感觉到了极度的深寒,比死亡还冷的,像一个人站在虚空里,没有天地,没有日月,什么都没有。

自此以后,德尔托弗就离开了这个外人看来恐怖如噩梦般的家,他独自四处游历,仿佛天生和死亡牵扯不断,最终,似乎是本能一般,德尔托弗成了一个别人痛恨的掘墓人。

————————————————

回忆故事3

“你的父亲死了”,丑陋的赌徒躲在德尔托弗的洞窟里,这是他本月第五次逃债至此,外面的人不敢轻易来德尔托弗的家,顺便也来看看德尔托弗有没有什么值得可以偷的东西拿去卖,反正德尔托弗也是从别人的家里挖来的这些东西,大家各凭本事没有什么区别,“你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卖吗?说不定可以卖好多钱,比如给自己买个新油灯,或者给自己换一身端正的行头,唔?”

“别翻了,这几天下雨,我没出去”,德尔托弗坐在低矮的木桌旁,凝视着外面昏暗的天空,雨似乎随时都会下大,但是肯定不会现在停。

“送葬氏族没有死去,我们叫这个离开”。

————————————————

回忆故事4

“这是个什么东西,黑的像个煤炭一样,能卖钱吗?”赌徒接过德尔托弗递给他的一块黑色块状物,上面如蛇盘般刻了许多难以理解的符号,赌徒使劲想擦干净上面黑色的东西,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旧日刻印,但是只有一半”,德尔托弗看着赌徒的眼睛,“你赌钱总是输,如果你拿这个赌,赌赢了你以前输的都回来了,以后赢的也都来了”。

“怎么赌?”德尔托弗这么一说,赌徒的眼睛里仿佛要放出光来。

“和它的另一半赌,不过它的另一半,自己走了”,这句话说完,外面的雨夹杂着霹雳下的更大了。

“自己走了……”赌徒盯着手里的黑块,心底突然打了个冷颤。

————————————————

回忆故事5

“李,你敢赌吗?”德尔托弗蹲在来,看着躺在地上的赌徒。

“不是,大哥,我都这样了,赌不赌不都是你说了算吗?”赌徒李有点伤心,突然有点后悔认识这个喜欢挖坟的不详人,此时他四肢无力,瘫软在地上,不知道被德尔托弗施了什么法子,他想死了也就死了吧,可惜没能死在赌馆里,想想还是有点舍不得啊。

“你刚才不该摸它,它现在对你好像感兴趣了”,德尔托弗看着赌徒李手中的黑块,赌徒李吓得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但是他动不了,黑块扔不出去,似乎空气越来越冷,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再把冰块往肚子里塞。

“闭上眼睛看看它吧,不过这一半和那一半不一样,它不怎么喜欢吃东西,它只喜欢被吃,如果你愿意咬上它一口,那么我们的新旅程就开始了。”

可是赌徒李闭不上眼睛,他却似乎觉得天旋地转什么都看不见了,然后黑暗漫天压了下来,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往嘴里钻,一开始很恐惧,然后变得很奇特,明明没有味道,但是赌徒李觉得又好像有味道。

德尔托弗微微扬了扬嘴角,但又明白了什么,“父亲啊父亲,这下玩的可真的太大了啊。”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