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05 07:30:20
  • 3680 views

《玄元九天录》

Choice 综合

缥缈仙途,玄元九天,世间万物有情,唯独天地无情。

九天之上,仙界的巅峰也有诸多恩怨情仇,亦如世间百态。

昔日并肩作战的同僚背叛,让鹿卿文神器毁,灵根碎,修为废。

花一般的刀锋,紧随鹿卿文身后,一个不慎,便死于非命。

九天之上,亦有相思之人,苦苦等候。

九重天远,大道偏险,万事一念,生死一线。
……
星域争夺,顷刻之间,亿万生灵化作齑粉,只因仙人之间的利益之争,仙途无情。
势力之战,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阴谋,布置一盘大棋,弱者为棋子,弱肉强食。
爱恨情仇,恩怨是非,高高在上的仙人也逃不出自身情感束缚与心魔,万事一念。

本小说为手游《玄元剑仙》同人小说,已得官方授权,未经许可,禁止复制内容,发往其他小说平台。

其他平台:起点中文网。

不要插楼评论,谢谢。

Updated at 2019-08-05 21:28:40

发表回复

一楼,九天之上炼器师,郭奉孝报道!
仙玉阁阁主天边报道
 第一章:若君山

         大陆以北往西,有一座高山名为“若君山”,峰峦叠嶂,高千丈有余,山中饱含灵气,美景天成。

   若君山上空,一抹猩红光芒闪烁,片刻间化作一抹流光,笔直向下坠落,像是天上星辰陨落。

  “轰!”红色流光砸入若君山内的树林中,方圆百里尘土飞扬,兽惊鸟散,就连那千丈余高的山峰都晃了晃。

   树林中尘土漫天,见不真切其中情形。   半柱香后,尘土消散,只见树林中被砸出一个大坑,周遭的树木七歪八倒,一片狼藉。

   大坑中央,一个“小土堆”晃动了一下,一名衣衫褴褛,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青年艰难地爬了起来,身上的尘土随着他动作散落。

   “咳……咳。”青年咳出两口精血,双手捂住胸口面部表情痛苦至极。

   片刻之后,青年缓了过来,摇摇晃晃地站起,抬起头望着碧蓝色苍穹,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星宫,竟然敢暗算我,破我修为,断我大道!”

  说着,怒气上涌,又一口精血从青年嘴中喷出,“啊!”青年惨叫一声,捂住胸口跪在了地上,痛苦到面部表情扭曲。

  深吸数口浊气,青年拖动狼狈的身子,盘腿而坐,神识探入体内。

  他是九重天之上的“摇光星尊”,名为鹿卿文,星宫七大宫主之一,但势力逐渐壮大的他,遭到了其余六个宫主的嫉恨,他们设计将鹿卿文引入阵法内,欲联手将其诛杀。

  鹿卿文垂死挣扎逃出了九重天,几乎濒死地陨落至此地。

   “灵根被天玑宫主的万象星辰封印术封印,修为被玉衡宫主毁去,灵魂被黄泉剑意侵蚀”

  鹿卿文收回神识,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流出,他盯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失落道:“若没万龙枪,我怕是要死在碎魂星阵内了,可惜了我的万龙枪,生死关头不得不破碎它,用万龙护身阵保我周全。”

  “哼,星宫,此仇不共戴天,待我回九重天,必让你们付出代价!”鹿卿文眼球布满血丝,肃杀之气遍布周身。

   “咳咳”,鹿卿文捂着胸口,看上去十分虚弱,内心已经开始筹划接下来的路,心中想道:“这幅身子已是一具残破无用的躯壳,且留有天玑宫主的万象星辰封印术,必须得找到新的躯壳替换,最好……是活的!”

  就在鹿卿文陷入沉思之时,“嗷!”鹿卿文身后传来闷吼声,惊醒了鹿卿文,他连忙回过头。

   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步出树林中,来到大坑边上。

   这个身影有三丈高,形如罴,毛色玄黑,壮硕无比,四肢粗如梁柱,肌肉线条清晰分明,打个喷嚏能把地上的石块吹飞,比铜铃还大的褐色眼珠子内,倒映出大坑内的青年,血盆大口间流出浑浊的唾液

   这只大黑罴是低阶妖兽,其灵智不高,被“天降异物”的动静吸引,屁颠屁颠的跑来,以为有宝物。

  “孽畜。”鹿卿文暗骂一声,眉头紧皱。

   此刻他的身体已是强弩之末,哪怕简单的神识入体都会加重伤势,更别提战斗了。

  不过鹿卿文最终还是站了起来,直面这只庞大的黑罴,若是鹿卿文转身就跑,这只大黑罴必然追击而来,反而与它对峙,让大黑罴不敢贸然上前。

  鹿卿文身上散发出了肃杀之气,企图吓跑这“不速之客”。

  大黑罴在大坑边缘徘徊,黑色眸子不停的打量坑内的“小不点”。

   可能是鹿卿文身上散发的杀气激怒了它,也许是鹿卿文身上伤口散发出的血腥味,激发了它的兽性。

  “嗷!”大黑罴张开大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巨吼,响彻森林。

   随即,大黑罴向鹿卿文奔袭而去,它庞大的身躯跑起来丝毫不慢。

   鹿卿文感觉大地都在震动,难以想象这只大黑罴究竟有多重,它一掌拍下来,凡人怕是直接被拍成肉酱!

  鹿卿文后退两三步,手上蓄力真气。

   “啊!”鹿卿文一声惨叫,半跪在地,此刻哪怕催动一丝真气,鹿卿文都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肆意冲撞破坏,欲将其身体撕裂般。

  大黑罴很快冲到鹿卿文面前,庞大的身子扑向了鹿卿文,在它面前,鹿卿文就像是一只鸡仔般渺小,是随意扑杀的猎物!

  鹿卿文企图后退,却被大黑罴一掌给拍飞了,径直飞出了大坑,撞断了几棵大树才停下。

   鹿卿文被撞的七荤八素,感觉全身火辣辣的疼,他能感受到这股力道有多大,幸亏他的肉身已达金身境界,换作凡人,怕是当场就要被拍得四分五裂。

  此时鹿卿文摇摇晃晃站起身,还未回过神,大地一阵颤动,大黑罴追击而来,抬起大肉掌,又是一掌将鹿卿文拍飞了。

  鹿卿文又撞断了三棵大树,在地上滚了数丈远才停下。

   鹿卿文心中怒火中烧,自己堂堂摇光星尊,竟然沦落到被一只低阶妖兽欺负。

  纵然会被星宫发现自己的存在,今日鹿卿文也要斩杀这头妖兽!

  鹿卿文纵身跃起,右手作掌撑天,一股力量在天地间凝聚,身上残破的衣物无风自鼓。

   星界之海,七星摇光!

  天地间寒风大作,原本万里晴空的白天,被黑暗吞噬,不消片刻,夜幕降临!

   日夜转换!

   漫天星海浮现,犹如九天之上,其中的北斗七星最为闪亮。

   地上,鹿卿文缓缓升空,身上附着发光的碎片,像是一身铠甲,原本伤痕累累的身躯,也逐渐愈合。

   鹿卿文燃烧精血引星辰下凡,一时间打破了这个世界的法则,此刻他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孽畜!仙人不可侵犯!”鹿卿文漂浮在半空中,对大黑罴一指,声音回荡在山间。

  树林间,大黑罴站起身,足足三丈高,高过周围的大树,像一个毛茸茸的巨人,它抬起硕大的熊头,对天上的人儿怒吼。

   灵智低下的它想不明白,前一刻被它一掌拍飞的娃娃,怎么突然会飞了。

   右手握拳,鹿卿文在半空中,对空气简简单单挥出一拳,空气炸开,拳风形成狂暴的飙风扑向大黑罴。

   狂暴的飙风像是千百把利刃,将下方树木全部绞成木屑,直直扑向像大黑罴,将其笼罩其中。

   “嗷!”大黑罴发出一声哀嚎,身上的皮肉被飙风尽数绞去!血液被飙风吹的四处溅撒,染红了树林。就连骨头,都被狂暴的飙风磨成粉末!

  这一刻,飙风卷起的尘土都是红色的。

   这绞杀大黑罴的狂暴飙风,仅仅是鹿卿文简单一拳的拳风罢了。

  一拳将其轰杀!

   树林内全是腥臭的妖兽血,变成一片修罗场,半空漂浮着的鹿卿文,像是天神,审判世间万物。

   鹿卿文在半空中散开神识,覆盖整座若君山,似乎在寻找什么。

  万象星辰封印!

   忽然,鹿卿文体内一道封印挣脱开摇光星力的束缚,异样的星辰力量在鹿卿文体内肆虐。

   “哇!”鹿卿文一大口鲜血吐出,从半空摔落在地。

   刹那间,黑夜退散,恢复了万里晴空的白昼。

  摔落在地的鹿卿文,再次艰难的爬起来,虚弱地喘了几口气,嘴上冷笑着:“呵,天玑宫主的封印术又精进了。”

  鹿卿文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扶着粗大的树木,脚步轻浮地朝着若君山内走去。

   ……

  九重天之上,星宫内。

   一座大殿中,四周墙壁漆黑如墨,上面镶嵌奇异怪石,每颗石头都在发光,像是漫天星辰印在墙上。

  大殿中央的地板上嵌着足足七颗晶莹剔透的巨大水晶,形成北斗七星之位。

   北斗七星的七个星位上,七个正在打坐的男子睁开了眼睛,不约而同的望向一个方向,那里是一面墙,上面遍布星辰之光,但他们的眼睛像是穿透了这面墙,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这七人是星宫七大宫主,各自对应:天枢,天璇,天权,天玑,玉衡,开阳,摇光七大星位。

   “摇光”星位上,右眼有剑痕的青年转过头,对“天枢”星位的黑发青年说道:“大哥,鹿卿文还没死,他竟然还引动了星界之力。”

  “我的黄泉剑竟然没刺死他”,坐在“天权”星位上,一个面目清秀的中年男子说着,转头看向“天玑”星位,不满道:“鹿微微,什么时候把我的判官笔还我。”

  “呵,易朝歌,愿赌服输,既然与鹿微微的打赌输了判官笔,你何必后悔呢。”在“玉衡”星位上传来冷笑,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他声音带着阴森的怪异感,难以琢磨他说话的语气含义。

  “我没找到趁手的笔,等找到了再还你吧。”盘腿坐在“天玑”星位上,被称作鹿微微的青年轻轻一笑,拿出一根怪异的毛笔,在手上转了转。

  “哼,那日我若有判官笔与黄泉剑一同出手,鹿卿文插翅也难飞。”天权星位上,被称为易朝歌的中年男子盯着鹿微微说道,语气中带着责怪的意思。

   “够了!”

   天枢星位上,黑发青年开口打断了他们,冷声道:“鹿卿文不死,终究是一根心头刺,必须要将其拔除,斩草除根。”

  “摇光”星位上,右眼有剑痕的青年站了起来,说:“大哥,让我去吧,此刻的鹿卿文身受重伤,不过是随手捏死的蝼蚁。”

  “不行,近段时间逆星盟有大动向,星宫七位宫主一个也不能缺少。”天枢星位的黑发青年摇头否决。

  “难道放任不管?”半躺在“开阳”星位上的胡渣青年语气懒散的问道。

   “不,鹿卿文必须死”天枢黑发青年说着,转头对“天璇”星位上的中年大叔说道:“李道元,你亲自去一趟影,给他们三万仙玉,悬赏鹿卿文的项上人头。”

  “哦。”天璇星位的中年男子冷冷的应一声,下一刻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影组织拿钱杀人,替我们出手倒也不错,不过……”摇光星位上的剑痕青年顿了顿,皱眉道:“三万仙玉悬赏一个濒死之人的脑袋,也太浪费了吧。”

  三万仙玉,对偌大的星宫来说,并不是大数目,但对星宫宫主个人来说,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拿出这么多仙玉去悬赏一个将死之人的头颅,几位宫主都觉得不值,不免一阵心疼。

   “三万仙玉,足以影组织派出实力不凡的杀手了,可确保万无一失,鹿卿文必须得死。”天枢星位的黑发青年说着,阖上了眼睛。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