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6-22 15:00:01
  • 1.9K+ views
  • played 22 hrs 21 mins
  • General

各位凡瑟尔的子民们好

想为你的角色设个人设吗
各位写文的大佬,萌新都可以在评论区接龙个个角色的故事。
喜欢NPC的玩家还可以让你的人设与NPC来个甜甜的恋爱。想想都好开心呢~
要是想让其他人接龙故事的可以在评论的末尾写上“请接龙”
还可把服装搭配放上来哦⊙∀⊙!
祝大家玩的开心(。••。)⸝ෆ⸜(。••。)
ps:若你的NPC与别人撞了,不要生气,就当开个后宫吧
NPC与你可以是同性哦(❁´▽`❁)
例子
姓名:
职业: 
家境:
兔子疯起来也是咬人的,哼!

Updated at 2019-07-11 10:03:00

Choice
Helix Walt

Helix Walt

353.3K Follow

Earliest reply
姓名:华生·比尔希
职业: 赌场保镖兼会计(也就整天跟在黑手套的后面)
 家境:贫民 ,(黑手套年少时捡到的“小老婆”,华生:住嘴!)
正在做什么: 寻找黑手套(华生:老板呢!又出去喝酒不叫我,真是让人头疼)
特有技:明察秋毫 单手擒拿(为了捉黑手套回去)
技能:嘴炮,催眠
状态:发狂ing
 武力:200%
法力:0
名号:白手套
 金币持有:10000 反正是黑手套的,看我不用光它(坏笑)
物品持有: 黑手套的钱袋×1  赌场保险柜钥匙×1 银色袖珍手枪×1请接龙
Expand Fold 2 Replies
  • 黑手套回忆:我在一个破旧饭馆的后巷看到了她……她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流浪狗口中的发黑面包。天在下雨,雨水打湿了她棕色长发,湿漉的卷毛紧贴在她白洁的脸颊,身上的衣服,也不算衣服了,就几个穿洞的面粉袋套成的“衣服”。正当我看的入神时,她从流浪狗的嘴里抢走了发黑的面包,溜到后巷角落里享用着她的“战利品”。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流浪少女

  • 黑手套回忆2:第二天,我的手气很好,在路边的赌摊赢了好多金币,我想着昨天的女孩还在饭店后巷吗?她的家人呢……“啊呜,啊呜……”这个声音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她正被一个男人拽着手,那个男人大力的把她拽小屋里,口中念叨“这小妞肯定能买很多钱”。我见惯了贫民窑的人贩子***孤儿,但是这次,我好似疯了一般跑过去咬了那个男人,拉起女孩的手就跑,跑到累倒在地上。女孩摇了摇我,我休息了起身一看,女孩眼里泛着泪,她以为我死了……像她的父母一样死了……华生,女孩唯一会流利说出来的词语,像是她的名字一样,干脆就叫她华生好了。我在那时就发誓,要保护好小华生,对吗?小~华~生~(华生:滚)好嘞!

黑手套:小华生~
华生:嗯?
黑手套:跟我赌一杯酒吧,我输了我穿女装,你输了你要给我穿裙子。
华生:额……(好想看他穿女装怎么办)
黑手套:你不会怕了吧?嘻嘻~
华生:怎么会!来就来怕谁
黑手套:来咯~
(一番折腾)
黑手套:华生你输了,哈哈哈,快给我换裙子去
华生:(黑脸)
华生:咳咳,裙子我借玉簪大夫的,你凑合凑合
黑手套:哎哟,怎么不是短的呢~
华生:你这个登徒子(气鼓鼓)
更推荐接原创小故事吧,不推荐接NPC
很大程度上都不是很喜欢想太多,只有几行字而已
还有人设真的不用那么详细啊(〃°ω°〃)♡
Expand Fold 2 Replies
咳咳,那个,人设,故事什么的你随心,喜欢就好(ᴗ͈ˬᴗ͈)ゞ
姓名:蕾罗斯
职业: 骑士
 家境:贵族
正在做什么: “维护世界和平”
 凡瑟尔的荣耀我来守护!
Expand Fold 1 Replies
  • 一次贵族狩猎,遭遇埋伏,蕾罗斯与冈萨洛被困山洞……冈萨洛拍了拍新制的袍子,摸了摸华贵的法杖,口中念叨,感觉他对山洞百般嫌弃。蕾罗斯被念烦了,她手中的剑被磨的光亮,此刻,她真想用剑扎死那个跟鹦鹉一样叽叽喳喳的绿衣贵族,但是毕竟是个贵族,要忍住啊。

    冈萨洛: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蕾罗斯骑士?

    蕾罗斯:不知道,等支援或者杀出去。当然,后者不大可能,毕竟还有个绿毛鹦鹉…啊不…冈萨洛大人在这儿,要谨慎一点。

    冈萨洛:咳,我不用你保护,我能自保。

    蕾罗斯:用你那“华贵”的法杖吗?敌人的剑是不长眼的,我可不想你成为我保护的第一个死去的贵族。

    “你好啊,凡瑟尔的贵族们~”洞口传来声音

    蕾罗斯:糟了,是反动者,冈萨洛大人!

    冈萨洛:来的正好,我正想证明一下我的法杖可不单单是“华贵”的。

    从外面跑进来几个人,个个身强力壮。蕾罗斯咽了咽口水,她知道,要有一场恶战要开始了,手中的剑握的紧紧的……

    (刀剑相对中,蕾罗斯略占上风)

    蕾罗斯:哼,不过如此。

    黑衣人1:是吗?都进来吧,果然不要跟娘们慢慢来……

    受伤的黑衣人退去,新的又走上来。

    冈萨洛:蕾罗斯骑士,怎么办,你还好吗?

    蕾罗斯:大人,我曾经在圣女像前发过誓,凡瑟尔的荣耀我来守护!我今天!活着就要把你带出去!死!也不比敌人死先!

    蕾罗斯拖着疲惫的身子,手握圣剑,杀一人,走一步。牵着冈萨洛走出山洞,快点,快点,要出去了,任务要完成了!

    “呃……”一把银剑穿透蕾罗斯的左臂,终于,要结束了吗?


骑士?可笑的贵族,哪个都不如法师高贵。
一如我罗曼斯蒂卡,高贵的冰系法师,就职在螺旋尖顶。
凡瑟尔的未来,由我们尖顶守护
Expand Fold 1 Replies
  • 萨坎子爵:螺旋塔尖还有这等美女啊,我还以为全是手拿破树枝念奇奇怪怪咒语的古板法师呢~记下来记下来,我的《凡瑟尔美人大全》又有新的血液了

姓名:简·欧德文
职业: 螺旋塔尖的高材生
 家境:贵族
正在做什么: 学习
名号:卷毛
咳,这个药水应该先这样再这样,再来点这个就大功告成啦!你瞧瞧,这都是什么啊,这么简单,困死我啦~
  • waqzl
  • 11 floor
  • played 320 hrs 45 mins
姓名:吉赛尔 · 芙兰达
职业:常在酒馆晃的自由雇佣兵
种类:黑精灵刺客
家境: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贫民虽然她一点儿也不穷
技能:虽然说是常在酒馆晃,但是没人知道她是谁,找她接单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只要她接到了单就绝对不会失败(老套设定
伪装做的一级棒,只有唯一的武器不会变,但也是伪装太平常的原因,在卡洛斯有且只有一次的女装的时候,她是唯一看穿了卡洛斯的人。
请接龙
Expand Fold 4 Replies
  • 昏黄的灯光打在玻璃瓶的啤酒上,吉赛尔摇晃着似琥珀般的啤酒,右手摆弄着她的银刃。一个穿着破旧的欧灵胆怯的走过去,黑色的小手把邀请函递给吉赛尔,吉赛尔放下啤酒,小欧灵立马跑出酒馆,没影了……

    “至吉赛尔·芙兰达

    你华丽的刺杀手法被我看中了,有一个任务我觉得也就你能完成了,下个月,御东一个国家的公主生辰,肯定很多御东贵族聚集,你如果那时候把宫殿烧了。时间一到,开始狩猎。

    ——你的雇主”

    吉赛尔:烧宫殿?有趣~

    吉赛尔把金币拍到桌子上,拿着她的银刃走出酒馆……

    在宴会大厅,吉赛尔在宴会角落观察着每一个人,伺机出动。她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女仆,身高比其他的高,而且不知道怎么,吉赛尔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那个女仆出声了,看口型像是在说“咳,小心行事”。

    吉赛尔:哦~佣兵团的沙提娜,那个女人怎么在这里做女仆啊?难道今天不止我一个佣兵来了,看来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吉赛尔踏着她的银色高跟鞋走来走去,正想着行动过后该如何撤退

  • 突然,在大落地窗旁,她看到一个与其他女仆不同的女仆,这个女仆颇有几分狐狸的样子,身上的女仆装在她的身上有点突兀。吉赛尔感觉她有点像金手佣兵团的军师卡洛斯,但是,她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穿女装呢?吉赛尔走过去。

    吉赛尔:女仆,有披肩吗?御东的夜晚有些许冷。

    女仆:小姐,请稍等。“小姐”两个字他暴露了,是男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吉赛尔觉得她刚开始的猜测是对的。

    卡洛斯:小姐,披肩。

    吉赛尔:不必了,美人,狩猎时间到!

    卡洛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厅的灯突然熄了,贵族夫人们尖叫起来,跳舞的人群变得吵吵闹闹。

    卡洛斯发现刚刚的“小姐”是来搞破坏的,他正想抓住她,但是,“小姐”已经不见了,卡洛斯扑了个空。

    贵妇甲:看,是光!

    公爵乙:不不不!是火光,着火啦!

    宫殿外,吉赛尔倒完最后一瓶煤油,正准备要走,卡洛斯跑出来。

    卡洛斯:你站住!我的委托被你搞砸了,怎么赔!

    这时的吉赛尔已经换上夜行衣。

    吉赛尔:喏~(扔出一个钱袋)

    卡洛斯:你以为我是为了钱吗!(看了一眼钱袋掉出来的金币)好吧,你走吧。反正御东救火设施完善,这火一会儿就会灭。

    吉赛尔:那就再见啦美人~

    在月光下,吉赛尔手握银刃消失在夜色里。在玫瑰花旁的卡洛斯显得格外“美丽”

  • 不知道行不行啊Σ_(꒪ཀ꒪」∠)

  • 肯定是比我写得好啦,但是我本来幻想了吉赛尔调戏小卡卡,然后小卡卡脸红的画面的,但是也很不错啦

姓名:JK
种族:血族
家境:百年前的异国贵族,现富商之女
银灰色长发梳成罗马卷,肤色异于常人的苍白,五官宛如精雕细琢的瓷娃娃,深色的裙子哪怕不小心沾上血液也不会显眼,小腿上的印文能让大小姐在阳光下随意走动,不过本性还是喜好黑夜,只要不漏出獠牙,谁有想到这位小姐是吸血鬼。千百年累积的财富足以富甲一方,对贵族虚情假意阿谀奉承虽然鄙视也同时享受,闲来无事反而进贫民窟酒馆转悠,觉得这样才能感受到人类生活热闹的气息,也许,还能找到同类一起玩耍呢
Expand Fold 1 Replies
姓名:欧诗琳·安
职业: 宝石商人
 家境:贵族
正在做什么: 跟萨坎公爵讲价
不不不!只能这个价!
姓名:伊莉莎•怀特

|出身于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在贵族的斗争里可有可无。伊莉莎从前一心想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却认识到自己的举止行为很难让人想到“淑女”二字。由于是小女儿,家里人便也放任不管。任其四处鬼混。

|也并不是不学无术的类型,在贫民窟里追逐欧灵小偷的经历,让她抓到什么都能当武器用一用。同时对冒险很感兴趣,跟着几个魔族钻森林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大多都是被扛在肩上带回来的。

|意识到警卫队似乎是不错的地方,在舞会上见到还有阿伦这样的男生存在就更是激动不已。若不是全家阻拦(就差把门窗全锁上)就已经用化名溜出去当队员了。“我伊莉莎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妄想我能和阿伦在一起……”

|对自己身为贵族没觉得什么,但认为父母管她太多很拘束。“如果生在贫民窟或许就成了一代女侠吧哈哈哈…”她有一天在酒馆喝醉了的时候这样说。


29级萌新已经卡第二章主线最后一个任务了。几乎是咸鱼的我跑过来参与参与。
想接龙也可以啊欢迎⊙ω⊙
Expand Fold 2 Replies
  • 等着哦,接龙马上来♥

  • 伊莉莎:没有什么东西能困住我伊莉莎!

    阿伦:咳,伊莉莎小姐,请你先从猎人的捕猎网里出来先吧。

    伊莉莎:这只是个意外,他怎么随便把捕猎网乱放啊。

    猎人:这位小姐,明明是你追欧灵时自己撞进来的,怎么能怪我呢。

    阿伦用佩剑划开捕猎网

    伊莉莎:谢谢阿伦先生。

    阿伦:下次不要再进森林了,很危险的。

    伊莉莎:那些欧灵小偷跑进森林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阿伦:抓欧灵小偷是警备队的职责,你一个小姐,就不要冒这个风险了。

    伊莉莎回到家,拿出一个羊皮本子写上

    “今天抓欧灵小偷遇到阿伦,阿伦救了我”

    写好后,把本子放到了梳妆台上

    第二天,伊莉莎从床上醒来,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翻开台上的羊皮本。

    “今天抓欧灵小偷遇到阿伦,阿伦救了我”

    “今天在舞会遇到了阿伦,他邀请我跳舞”

    “……”

    伊莉莎:阿伦?是谁?要去认识一下吗?

    女仆1:小姐,这是警备队的阿伦,你的朋友

    伊莉莎:是吗?

    女仆2:夫人,小姐又……

    夫人:知道了,要提醒她每天记录事情。

    女仆2:好……

    街道上,阿伦在巡逻。

    阿伦:伊莉莎小姐好。

    伊莉莎:阿……伦?哦,你好。

    阿伦:今天要跟我一起巡逻吗?

    伊莉莎:好…好啊

姓名:梅维斯·安
职业: 监视官
家境:魔族
正在做什么:监视 
请接龙
Expand Fold 1 Replies
  • 咯咯咯咯……

    人们:来了!梅维斯大人来了!

    梅维斯:咳,肃静!总局叫你们来买菜的吗!

    巴里斯:梅维斯,你来了。

    梅维斯:嗯,这个月的报告给我一下。

    巴里斯:呐,我感觉这一个人很可疑。

    梅维斯:有趣,敢在我眼皮底下犯事!

    梅维斯踏着高跟鞋上了楼

    人们:呼~终于走了

    梅维斯坐到办公椅上,眼前的单片追踪镜在运作的不停,窗户上停留着几只黑乌鸦。几只黑乌鸦叫个不停,挥动着翅膀,梳理着羽毛。

    梅维斯:好了好了,有看到什么好玩的吗?我的眼睛们。

    黑乌鸦1:啊啊啊啊……

    黑乌鸦2:啊啊…啊啊啊

    梅维斯:哦~真的?那就真要去看看了。

    梅维斯用手帕擦拭着手上的巴掌大的雕花燧发枪,仔细的擦拭枪上的宝石,胸前的绿宝石领子闪闪发光,银色的头发对应着红宝石般的双目格外艳丽,门外报告的巴里斯看傻了眼。

    梅维斯:进来吧,在门外不自在。

    巴里斯:哦,你看到啦。那个,梅维斯,那个人在……

    梅维斯:知道知道,我的眼睛们都说了,要跟我一起去吗?哦,还是算了,你去了也只是说说法律什么的,不起什么威严。

    巴里斯:咳,我可以去记录。

    梅维斯与巴里斯到了贫民窑的酒馆

    贵族甲:那我们就合作愉快。

    贵族乙:你就不怕梅维斯发现吗?

    贵族甲:怕什么!就她这魔族女人,敢动我凡瑟尔贵族。

    梅维斯踹开门口,两个贵族被吓得不轻

    梅维斯:谁在喊我?

    贵族甲:哦,梅维斯监视官啊,怎么?来这儿喝酒啊?

    梅维斯:对啊,我专程来找你喝酒的,贵族大人!

    贵族乙:那就没我什么事了,那个我先走了。

    巴里斯:这位贵族请留步,你违反了凡瑟尔的法律“勾结其他贵族破坏凡瑟尔司法公平”,我有必要请你去法律部门喝杯茶。

    梅维斯:别文绉绉的,直接拉走!

    贵族甲:你敢动我!我的叔叔是…

    梅维斯: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拉走!

    贵族甲:你等着魔族女人!

    梅维斯:我奉陪到底!走!

    巴里斯:梅维斯,那个,你…你…

    梅维斯:嗯?

    巴里斯:You are always shining gem, I will always protect you

    梅维斯:嗯?再说什么呢?

    巴里斯:没有没有,走吧,回局里。

姓名:亚舒娜·阿纳斯塔
 家境:贵族
阿纳斯塔家族最后的继承人
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没回来娶我……
Expand Fold 3 Replies
  • 人们:你们听说了吗?阿纳斯塔家的废弃古堡又穿出来哭声了,好像是个女人的哭声啊……

    一个女人带着哭腔走在阿纳斯塔家的大厅内,金色的裙子在落日的光辉中闪闪发光……

    亚舒娜:约瑟夫…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整整五年,五年啊!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人守着阿纳斯塔的城堡吗?

    斯塔尔摸着手上的金蛇手杖,吹着小曲登上凡瑟尔最高的山(也就一个小山)

    斯塔尔:还差最后一个材料!阿纳斯塔家族的琥珀,等着我!

    天上的云从白色变为黑色,像浓重的墨水滴落在洗砚池里一般,下雨了!雨水滴在斯塔尔的脸颊上,斯塔尔不得不加快脚步了。斯塔尔快速的跑到了山上的城堡门前,用力推动石头做的大门,走进去,吃力的把大门关回去。他已经浑身湿透了,他甩着斗篷与金蛇手杖,水滴在地板上,湿了一大片。亚舒娜在古堡的二楼观察着一切,她被这个枉然推动大门进来的“闯入者”吓到了,斯塔尔是她从第一次进古堡开始见到的第一个外人,她碧蓝的瞳孔害怕的颤抖着,手中死死的扶着扶手……

    斯塔尔:这么大,怎么找啊?

    亚舒娜(他在找东西!)

    斯塔尔:看来真的废弃很久了,等等!这里!还有这里!有人来过!

    亚舒娜(他!他看到我了吗!)

    斯塔尔:算了,有可能只是小猫小狗之类的吧,这么旧,应该没有人想来。

    亚舒娜(你说谁小猫啊!!!)

    斯塔尔在一楼找了许久,二楼的亚舒娜都快睡着了。

    斯塔尔看着大厅的花窗

    斯塔尔:看来阿纳斯塔家族曾经也是辉煌的。

    亚舒娜(那当然)

    斯塔尔一楼全都翻遍了,踏着象牙白的楼梯上二楼。二楼的亚舒娜慌了,她小声的跑回卧室,把卧室上锁了。

    亚舒娜:怎么办?(心跳加快)

    嗒嗒嗒……嗒嗒……

    亚舒娜:完了!完了!

    咯叽……

    斯塔尔:这……

    亚舒娜:你…你好啊……

  • 斯塔尔没有因为在破旧古堡里看到一个女人而感到惊讶,反而……

    斯塔尔:头发看起来毛茸茸的,好可爱啊……

    亚舒娜:嗯?

    斯塔尔大步走了两步,到亚舒娜跟前,冰冷的大手抚摸着亚舒娜的头发。

    斯塔尔:像……像凡瑟尔夏日的阳光一样……

    亚舒娜:咳……先生,您不觉得第一次见面就摸淑女的头很不礼貌的吗?

    斯塔尔:哦…对…对不起,失礼了。斯塔尔放下手,尴尬的摸了摸金蛇手杖。

    亚舒娜:我刚刚看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需要我帮忙吗?

    斯塔尔:啊…对,你知道阿纳斯塔家族的琥珀在哪吗?听说是只有在阿纳斯塔家族继承人的手中,但阿纳斯塔家族已经落魄了,琥珀会在哪?

    亚舒娜:阿纳斯塔家族不会落魄!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它依旧辉煌!

    斯塔尔:嗯……想必你就是阿纳斯塔家族的人了,只有您一个吗?

    亚舒娜:对!

    斯塔尔:那您的丈夫呢?麻烦叫他出来把琥珀给我,我有用。

    亚舒娜:他已经失踪五年了,至于你说的琥珀,那不就是个传说而已……

    斯塔尔:对不起,提起你伤心事了,那……

    亚舒娜:打断一下先生,您确定要浑身湿透的跟淑女讲话吗?

    斯塔尔:哦,对,我衣服湿了。(害羞)

    亚舒娜:我去给你找找我丈夫的衣服换吧。

    亚舒娜在衣柜里找了许久……

    亚舒娜:您换上吧。

    斯塔尔:好,请稍等您在门外稍等。

  • 亚舒娜在卧室门外想了很久,刚刚斯塔尔摸她的头时感觉心脏停止了,看到那个男人刚刚脸红的样子她好像浑身的血液都温暖了,这种感觉就跟当年遇见她的丈夫时是一样的,她怀疑她是不是想喜欢约瑟夫一样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亚舒娜:不可能……我明明说这辈子只忠于约瑟夫……为什么?又……又……

    斯塔尔打开卧室门,本来靠在门外思考的亚舒娜向后倾了一下,到了斯塔尔的怀里,斯塔尔双手接住了亚舒娜,鼻子闻到了亚舒娜发丝间的金百合的香水味。

    亚舒娜:先生……

    斯塔尔:小姐……

    (我这辈子只会与约瑟夫先生在一起)

    亚舒娜:喝!不行!先生,您放手!

    斯塔尔:嗯?不行,我放手你就摔了。

    亚舒娜迅速调整姿势,站在斯塔尔跟前,整理一下裙子。

    斯塔尔:那个……失礼了

    亚舒娜:先生,现在您要的东西找不到,外面的雨又停了,那您就先回去吧。再……再见!

    斯塔尔:嗯?我听懂了,我先走了,再…再见

    斯塔尔走出卧室,走下象牙白阶梯,大步走到大门前。

    斯塔尔:亚舒娜!你是叫亚舒娜吗?我告诉你,你所谓的先生,约瑟夫!在中州与一位公主结了婚!你还要等他吗?啊!

    亚舒娜心头震了震

    斯塔尔挥动金蛇,大门打开了,亚舒娜的心门也被打开了……

    亚舒娜:先生……留下来一会儿可否?

    斯塔尔:愿意为您效劳。

    斯塔尔一个闪现,到了亚舒娜身旁,亚舒娜依偎在斯塔尔身上哭了……

姓名:霍尔特·卡佩
职业: 芭蕾舞者
 家境:贵族
一场意外让她失去最为骄傲的面容……
更新中……
姓名:特蕾莎·修
职业: 无业
 家境:贵族
事实证明大小姐不单单只会买买买!
突然想弄一个平民窟异域调香师
开着一家门面颇窄的小店,进了门口别有一番景象,随风飘动的纱幔和若有若无的香味,到底是花香,果香还是茶香。调香师双手有魔法,虽然店在贫民窟,但是贵族们会花费高价偷偷托人请调香师回家服务,根据每位客人的气质,喜欢的香味调制独一无二只属于每个人的香水,如梦似幻令人沉醉
Expand Fold 1 Replies
!!!有点儿意思!我也!

没人知道她从哪来,也没有人想知道这个疯子从哪来。
她叫特特西斯,名字既没有女生般温润委婉,说是男生又太过阴柔。但没人会在意她是毕竟全凡瑟尔9/10的人都认同的疯子,而剩下的极少数知道她过去的人都非常心疼这个孩子。但因为本人的要求,他们从来不把这些往事说出口。

除那些人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特特西斯这个打扮完全不正经却能出入各种上流社交舞会的疯子从哪里来冒来的。她几乎是凭空的冒了出来。有着魔族一般的角,但身体素质却完全不行。

特特西斯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做事也永远以有趣为前提,非常神经质,但却意外的有条理好说话。

——————————————————————————
沉默的气氛让特特西斯第1次挂不住脸上的笑容“那个……你……在干嘛?”
阿尔米纳斯信下了翻书的动作,虽然没必要解释但阿尔米纳斯依然好脾气的说自己在看一本很久以前一个精灵前辈的书。
接下来的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
“………………”
“………………”
“!!!啊!!!我受够了!!!我果然和你这种人处不来!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你就不能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吗!?”
“这么说可不好,先人们的智慧对后人来说是很宝贵的。”
面对阿尔米纳斯冷淡的脸特特西斯撇了撇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的恶劣了起来。
“喂!让你的什么先人的智慧来选,在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偷和一个有良好教育的贵族小姐中来选谁是杀人犯,他会选谁?”
阿尔米纳斯沉默了一会说道:“没见过的事情,从来就不好轻易发表言论,更别说有的时候眼睛也会欺骗人。我相信,在没有接触过两人之前不会有人轻易下判断。”说着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
两人就像互换了一般特特西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即再次换上自己的笑脸。
“切,你这人真没意思。”说着特特西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可能连特特西斯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只是紧握这个等级了。
在阿尔米纳斯心中有什么东西渐渐开始明朗,但还是有很多的迷雾围绕在哪里。

————————————————————————
这个可以接吗!(ノ)•ω•(ヾ)
Expand Fold 5 Replies
  • 有是一年的结束,白雪包裹着凡瑟尔,特特西斯裹着狐毛制的毯子瑟瑟发抖,屋外的冷风呼啸着但丝毫不影响特特西斯嘴贫,嘴里嘀咕着

    特特西斯:这什么破季节,冷死了,像阿尔米纳斯冷不丁的臭脸一样……

    咯咯咯……(敲门声)

    特特西斯:谁啊?

    门外:阿尔米纳斯大人要在元老院门口点燃火炬啦!快去吧!

    特特西斯:哎哟,又是哪个无知少女敲响恶魔的大门啦!还让不让人冬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狂)但是(迅速冷静)她刚刚说阿尔米纳斯要点燃火炬?今年又是他啊?去看一下吧~毯子啊!我不想离开你啊!

    在元老院门口,人头涌涌的,个子高的特特西斯站在人群里,红色的角在人群中很明显,阿尔米纳斯在元老院门外一眼就看到她了,他脸上微微的笑了一笑

    阿尔米纳斯:你来了……

    人群: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米纳斯出来啦!

    特特西斯一脸假笑的看着眼前的迷妹

    阿尔米纳斯面不改色的举起弓箭,带火的箭对准火炬

    “休……”箭毫不意外的点燃了火炬

    “啊啊啊啊!啊啊啊!”人群沸腾起来

    特特西斯:吵死啦!不就射个箭吗!真是!

    没人理会她,所有人都在为阿尔米纳斯欢呼。热闹的人群好久才散去……只剩特特西斯一人。

    特特西斯:原来这么晚了……该回去了……

    特特西斯回到了她的小屋,街上空荡荡的,所有人都回去与亲人团聚了,每个烟囱里都有着新年烤鸡的味道……特特西斯回到家

    特特西斯:又一个新年,又没有人陪……

  • 特特西斯拿着手中的罐头吃了起来

    特特西斯:今年就随便吃一点吧。(泪在眼眶里打转)

    咯咯咯……

    特特西斯:谁啊?

    门外:你开一下门,有惊喜

    特特西斯放下罐头,用手抹了抹眼泪,跑去开门。

    门开了,是阿尔米纳斯!

    阿尔米纳斯:新年快乐!

    特特西斯:嗯?你怎么来了?你不应该跟那些顽固的老骨头一起去新年晚会吗?

    阿尔米纳斯:不,我今年要改变一下,跟您过新年。

    特特西斯:我这儿可没有美味的饭菜来招待你。

    阿尔米纳斯:不用,我自带了。

    特特西斯:嗯……

    直到晚上十二点,凡瑟尔新年的烟火飞上了漆黑的天空,全城都在倒数……

    特特西斯看着窗外的烟火,好漂亮!

    特特西斯:祝我新的一年里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阿尔米纳斯:祝特特西斯小姐不在孤单……

    特特西斯:谁跟你说我孤单了……

    阿尔米纳斯反常的用手摸了一下特特西斯的角

    特特西斯:你干嘛呀!

    阿尔米纳斯:你不会再孤独了……

    特特西斯看着阿尔米纳斯的蓝眼睛,冬天的雪,融化了

  • 上一段很好哦!!!!!!但这一段是不是有点儿小小崩?_(´□`」 ∠)_

  • 谢谢建议啊(。••。)⸝ෆ⸜(。••。)

  • 毕竟上面有说过出席在了贵族之间的舞会中。大过年的吃罐头太惨了。🌚但第1段真的很棒哦!场景竟然是阿尔米纳斯点燃火炬我,完全没有想到。😭

神秘的异族女王
名字:修
职业:未知
家境:未知
名字:贝蒂·伊万斯
职业:魔导师
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导师…
名字 : 艾伯特·霍尔
职业 : 教师

原贵族,父母因被陷害身陷囹圄,很快便不久于人世,家道中落
即使身着朴素,从日常的行为来看,她曾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她的思想并没有被时代所束缚,在这乱世之中,女性教师并不被看好,但她依旧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她不仅是一位教师,她还是一名等待时机的复仇者
打捞ing
打捞
打捞

人物:阿米尔•哈斯塔
简介:法师学校的荣誉毕业生,出身平民
标志:一头红发短发,养了一头狮鹫名叫龙舌兰(是琉最喜欢的酒)
日常:和好友琪薇一块研究军事战术和训练骑术,喝酒打牌,写信

毕业时以学院第二的成绩进入螺旋尖顶。学业成绩极其优秀,唯独在导师评价那一栏里被琉•巴伐伦卡打了F,要不是泽维尔打了A+,恐怕阿米尔就无法获得荣誉毕业生了。
毕业典礼的时候好巧不巧,给她颁发法杖和荣誉徽章的导师正好是琉。琉冷着脸从导师席过来,一眼瞥见阿米尔身上那件长裙是她之前送的结业礼物,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足够对方听得清清楚楚。
阿米尔笑眯眯地伸出背后藏在手里的花,看琉脸上又露出一副高傲冷酷的表情,大着胆子附耳过去,老师,还生气呐?
这句话一出口,她立马感觉琉从头到脚变僵硬了,接着就听见了琉使用魔法传过来的声音,庶民你是不是不想毕业了?我警告你,毕业实践期间的事儿再提一句,你就别想着进螺旋尖顶了。
阿米尔只好垂头丧气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是,老师。
Expand Fold 2 Replies
打捞
姓名:安洁莉·琼斯  
职业:商人?

    有人说她是疯子,有人说她是魔鬼,还有人说她是幽灵,但有人问了,她不是商人吗?——谁知道呢?

    她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看着众生的丑态,嘴上总是挂着一句要做一个交易吗?没有人知道哪些人与她交易了什么?或许永远也不得而知吧。

    唯有玛格达小姐是她的心中的光——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Expand Fold 3 Replies
  • 能接吗?

  • "没钱就给我滚出去!"一个打手从赌场里撵出一个男人,看来那个男人输得很惨啊~

    男人在赌场门口旁发呆,这时候我的的任务就是冲上去说

    "想做个交易吗?"琼斯用着手中的黑拐杖戳了戳男人,并微微一笑。男人看到她好像很怕,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琼斯撩了撩红漆似的长发,不急不慢的跟着男人走,还时无时玩弄一下手中的黑拐杖。

    男人跑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巷子里。一位妇人从破木屋内走了出来,右手里抱着一个在熟睡的婴儿,左手拿着一个包袱。男人一看到妇人就冲了上去抓妇人手中的包袱。

    "苏珊你别走!别走!"男人发了疯似的呼喊着。妇人在反抗,两人你推我推,妇人手中的婴儿被吵醒了,哇哇大哭。

    "咳咳…"琼斯撑着拐杖走向男人和妇人,男人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停手,婴儿依旧在哭泣,吵吵闹闹声音让微笑的琼斯变得烦躁,突然,琼斯一拐杖敲向男人。空气变得凝固,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动,只剩下婴儿的哭声。

    "有谁要跟恶魔我做个交易吗?"琼斯的微笑让男人害怕。

    本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妇人出声了:

    "我!我要让我和我的孩子离开这个恶魔,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妇人的眼神看起来很坚定。

    "好,你,现在与这个妇人毫无关系,她不再是你的妻子,他也不再是你的孩子,知道了吗,๛๛๛๛…"琼斯用拐杖在地上胡乱笔画,画了许久,男人有些疑惑

    "你才不是恶魔,你是个骗子!"男人正想起身,突然巷子外跑进来许多人,人们把男人团团围住,他们是谁?是娜尔族长的族人,那个男人把娜尔部落里的圣物偷去还债了,男人被五花大绑,妇人很担心,向娜尔求情。

    "放心夫人,几日后我必会还你一个崭新的丈夫"娜尔向妇人保证,妇人想感谢琼斯,一回头,琼斯不见了,只见门口多了一袋金币…

  • 在酒馆,娜尔把纸交给了琼斯,琼斯看着那张纸笑了笑,跳下椅子,正想走,

    "我是第一次看你笑的这么的…真实…"娜尔轻笑了一下,把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第二天傍晚

    "小姐,文件袋又来了!"薇薇安剪开文件袋,文件袋内掉出一张设计图,玛格达看了看

    "坎吉拉风格的设计图,真漂亮,真想感谢这个神秘人,薇薇安,你说我如果在窗外喊他会不会听到呢?"玛格达边说边打开窗户喊到:

    "谢谢你的设计图,神秘人!"

    一缕缕夕阳照在玛格达的脸上,像夕阳中的女神一样光照大地…

    在花园的琼斯听见了玛格达的呼喊,微微一笑,这是个恶魔啊,一个正义的恶魔…

打捞
Open in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