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章】那位勇士团长(2) 官方

失踪人口塞拉 失踪人口塞拉 楼主 版主 2018-04-18 17:51:07 522
(by 雾雨莫里森)

第三章
  我们通过传送门来到诺斯加尔德的彭巴·科姆维奇集训营进行集训,我的乖乖,我一直以为集训会在那个集训营进行,这个该死的地方仿佛还停留在冰河期。
  “动起来!小伙子们!没有人能够永生!但你们可以选择不朽!”
  船长在船上,拿着涅斯军制的喇叭高喊着鬼话,水里头游着的我们很想破口大骂,可真的是骂不出口,毫无疑问,即使是长毛象,也抵挡不住冰河期之威,更何况我们几个小小的人类。
  到那第一天,就有新人不行了,这个不行了,是各种意义上的。
  “集合!”
  半夜三更,船长的大喇叭和鬼话如约而至,我不敢想象这种东西要每天都有,可抗命的下场,我是不敢想象的,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赶紧换上非制式的水手服——这是船长指定的,也幸好不用在这种鬼地方穿着盔甲。
  五分钟之后,我一边调整我头上那蠢的要死的红色海盗头巾和与下身其配套的高脚靴,一边尽可能的使自己站的更直一点。我周边高高矮矮,发色各异的新兵蛋子们也在尽力,但无疑我们都做的不太好。
  面对我们的是德雷克船长,船长和我一样是南方人,也许是不习惯冻,也或许他穿的是是某种魔法变出来的恐怖戏服,船长看起来活像个死人,他身穿着船长服,裤子的线条笔直,背后披着一张巨大的海盗旗,黑色的,破损的,应该就是他座驾上挂着的。
  排除他传奇勇士的身份地位不谈,你看到这样一个在人人都受不了的大冷天的半夜里还能大声咆哮的人,你就会觉得这个人真的和你不同,至少他好像不用休息,也不怕冷,他只要定期喝一杯朗姆酒就行了。
  “哟呵!小子们早上好啊?!”
  “船长!现在是半夜!”
  “你们说什么鸟?大点声!”
  “船长!现在是半夜!”
  吼出来,吼出来。吼出来!新兵蛋子们仿佛要把眼前的老海盗撕成碎片一样大叫着,船长听到手下们跟他一样说着鬼话总是会笑的像开了的小花儿一样。
  “我的乖乖!收收你的肚子!”
  但,船长总会突然给你来这么一记——还伴有一拳,或者是一脚,今天遭殃的是格兰西亚来的罗杰兹,他在第一天是我的临时室友。
  “看看你们!我的老天爷!都七天了!还是一副鸟样!你们这帮猴子!噢。”
  船长戴着白手套的左手捻了捻和它同色的胡子。
  “海猴子们!我一辈子还没训练过你们这样的一帮蠢材!”
  船长极尽所能的,用着各地的语言,我估计他可能还查阅了俚语字典,对我们进行了全身心的,人格上的,也许还有基因上的谩骂,不得不说富有科普意义。
  要是这是某所教堂,或者是某所学府,这简直就是一场宫廷辩论赛了。而船长肯定就是首席辩手,因为我们都说不出什么话。
  但今天不能永远和昨天一样,对吧?
  “船长!”
  一声洪亮的嗓音打断了船长。
  发言人是一名罗曼士兵,他看起来估计超过两米的身高,加上完全符合该身高的横肉,让他看起来活像一头牛。
  如果是船长来说,他肯定得说是海牛,这个人总能在遣词造句之间加入和大海相关的元素。
  “啊?”
  “船长!我无法忍受你对我家族的侮辱!我在此提出和你决斗!”
  “我为什么非得接受一只蛤蟆的决斗邀请?”
  船长走到他跟前,顺带还朝他吐了口唾沫。
  “船长!”
  罗曼士兵再次大吼了一声,全身上下的肉,肥肉,肌肉,都在颤抖着。
  “好啊!你这是来劲了是吧?”
  船长从虚空之中抽出了他的那支桨——世界树之桨,传说中它能变幻为任何样式的武器,而船长德雷克习惯将它变化为船锚使用,而它会因它变化的武器类型而施展出独特的效果。
  巨大的船锚光是自然下落,也粉碎了结冰的地面,沟壑之深仿佛直达地心,同时也粉碎了在场许多想要跟随罗曼人起哄的新兵蛋子们的信心。
  同时,全体士兵,也包括我,全身笼罩着一层白色的光罩。
  “我不需要您的庇佑!您敢和我空手搏斗吗!”
  罗曼人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光罩瞬间消逝,船长倚着巨大的船锚,悠然的仿佛是一位要赴约的绅士。
  “好!你小子有种!”
  船长随手一挥,船桨便消失在风雪之中,随即喊道。
  “想怎么死你自己挑吧!我就在这!”
第四章
  罗曼人虎吼一声,吹响了开战的号角。
  传奇勇士真正是怎么动手的——我虽说参加了圣都决战,可我是真没这个能力到达他们能到的战场——因此,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传奇勇士出手,至少,在我看到,并且能理解的范围内,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传奇勇士出手。
  罗曼人攻船长的上三路,比我大腿还粗的胳膊抡出一狠拳,与此同时,也许是罗曼人找的帮手(也或许只是训练中被压迫到要反抗的人而已),从我身边跃出了三个精瘦汉子,看发色应该是陈国人,分别朝着船长的几个反向包了过去,拳脚也各自招呼上了自不必说。
  船长飞速踢出一脚,罗曼人仿佛是泄了气的气球,瞬间就瘪了,三个陈国人的拳脚分别揍在了船长身上,理论而言船长应该断掉的骨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他仿佛没事人一样,一个转身又打瘪了一个陈国人,随即另外两人更惨。
  “懂了吗?”
  船长的语气一瞬间变得严肃,仿佛是在宣判什么一般,可随即又恢复了一般的滑稽。
  “这就是你们永远不可能企及的高峰,你们的拳头伤不到我!你们就算是用枪!用法术!也伤不到我!你们说为什么?凭什么你们没有?天道不公还是什么?我也不懂我这个烂命一条的海贼为什么会这么猛!”
  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曾经和你们都熟知的那位传奇团长一起并肩战斗。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他,发出的契约书为什么会落到当时已经成名的我手上?啊?有没有懂的?”
  船长给出了两个我答不上的问题,然后就那么站在那,万籁俱寂,噢,不,还有,但有的只是还没晕过去的一个陈国人的呻吟声,连风都像是屈服在这个海盗的威光之下。
  我们这边队列的后方,有人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所有人听见。
  “也许他是传说中的欧洲人!船长!”
  船长看上去挺高兴,拨开人群,来到那个人身前,这时候人群就把船长和那个人都团团围住了,那个格兰西亚人看起来有点受宠若惊。
  “也许你说的对,也许我的副手说的也没错。”
  “喵喵?”
  联军给船长指派的副手喵奇奇发言了,在场缺少一个翻译官,应该没几个人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没有人是天生的勇士,在我签下契约书,见到他的时候,那位传奇团长仿佛一个小鸡崽子。”
  船长看向了远方,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可这人注定是一个藏不住话的直爽汉子,至少,他让我们看到的一面,是直爽汉子,别的东西,我不想深究,也没这个心力去深究。
  “没有人天生就是命中注定成为传奇的,当时就强大的我为什么选择和弱小的他签订契约,我自己都说不清楚,世界上正是有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才会有意思。”
  他捻着白胡子,玩味着自己说的话。
  “就算有人跟罗曼人说我很强。”
  “船长,那人叫曼杰森!”
  “曼杰森。”
  船长咬牙切齿的说出向他发起挑战的罗曼人的姓名,仿佛是在嚼烂什么很恶心的玩意儿。
  “就算有人跟曼杰森说德雷克船长很强,那都是放屁!不像今天这样打一架!谁都不知道到底谁强!懂吧?”
  “船长,可史诗上确实是这么记载的。”
  不知道是冷还是没自信,说这话的人语音微颤,有点结巴。
  “那我回去就写本书!上面就写除了南部王国海军!别的人不过是给他们烧菜做饭的,这你也会信吗?”
  随着船长的目光看过去,初升的太阳下,一个涅斯帝国的年轻人,戴着眼镜,仿佛生来就是做会计或者搞科研的,和集训营格格不入的人,在翻查着由手上一个精密仪器投影在虚空中的档案。
  “能吃不能吃,你自己吃过才知道,孰强孰弱岂能和这个道理不一样?你没和我较量过,你说我很强,又有什么说服力?”
  船长一步一步朝着那个年轻人走去,脚步声中,仿佛夹杂着海浪声。
  “我当初会在人群之中选择为那个男人卖命,也许只是因为他的纯粹,他的眼中没有算计,没有患得患失,没有瞻前顾后。”
  也或许因为那个人如此,女神们才会跟随那个团长带领的勇士团吧?我这么想着,思绪开始奔腾起来,但一声巨响将我拉回了现实。
  德雷克单手持世界树之桨往天空一挥,初升的阳光被滔天巨浪吞没了,而那海浪却又不砸下来,自然之威仿佛完全听命于这个老海盗一般,那海浪就那么直勾勾的轰立在那。
  “这次南方群岛战役,不会比圣都之役轻松,我们面对的是未知的敌人,隐藏的毒箭永远强于出鞘的刀锋。你们有的人这时候也许也想退出。”
  我们身边,又亮起了白色的光罩,仿佛泡沫一般的外形,却又像钢铁一般的坚硬。
  “但一如圣都之役,我们身后就是我们的家园,你们退了,又有谁来保护何塞拉?你们也许会死,我也一样,但我懂,我也要你们这些跟着我的水手懂,你们是为了什么而死。”
  话说的不怎么漂亮,光靠道理是说不动人的,尤其是说服有可能会死人的情况,讲什么道理都不管用,那为什么人又会欣然踏上疆场呢?
  “觉得这么死不值得,要退出的现在离开,我以德雷克这个名字担保你平安。”
  船长的目光扫了过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感染力?人在群体之中,总是会有这种奇妙的从众?我现在也说不清,当时我没有选择退出是为什么,我由始至终都是一个怕死的人,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我仍然留了下来。
  是夜,我来到了涅斯年轻人的营帐,找他借用了通讯设备,顺带了搞清楚了他叫斯宾塞,他其中的一个室友正是今天挑事的曼杰森。
  “喂喂喂?”
  “怎么了?好久你没有跟我通讯了。”
  她也会这样捧着这种叫,手机,的东西吗?让人不敢想象,多半她还是在水晶球前吧?这么想着的我,继续组织语言。
  “听说你分在了德雷克手下?”
  “是啊,水手。”
  “自己小心啦,他打起仗来是个不要命的人,他在身边的话是很可靠,做他手下只怕也不容易吧。”
  回想起船长的话,我想对她说点什么漂亮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毕竟她也是真正参与圣都一役的传奇勇士之一,我说点什么似乎都挺没说服力的。
  道理大家都懂,就是看有没有说服力而已。
  她听我久久没有回复,道了再见之后单方面的切断了通信。
  我谢过斯宾塞后便转身回我的营帐了,系紧了头上的头巾,挺起胸膛,脚步踏的作响。
  
插曲:星光之娅利娅
  切断了水晶球的通信之后,娅利娅接过了仆人递来的报告书。
  “你相信这是真的吗?”
  在娅利娅阅读报告期间,她的主人黑骑士莱昂内尔看起来是已经失去了耐心,不等她读完,就发出了提问。
  “少爷,这听起来。。。”
  娅利娅的指尖环绕着耳边的秀发,眉头紧锁。原因无他,手上这份报告来自格兰西亚宰相库诺洛斯,怎么谈,那个一丝不苟的女人也不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
  “中伤那位传奇团长的事情,至今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思考良久,娅利娅还是没有明确表态,反而把问题又丢回给她的主人。
  黑骑士没有给出回答。
  可一切基本上已经写在了他脸上,莱昂内尔少爷在出席接下来的各国会议时,还是戴上他的头盔吧——娅利娅默默的记了一条备忘录。
  “但是正所谓没有空穴来风。”
  “娅利娅。”
  莱昂内尔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
  “我知道您和他的交情,但是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迷,是我们解释不通的了。”
  黑骑士眉头深锁,娅利娅知道少爷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毕竟那位团长当时面临这种抉择,是选择了相信身为索塔尔后裔的莱昂内尔。
  实际上娅利娅自己也不愿意去质疑那位团长。
  “我们的时间不多,请您尽快做决定。”
  作为格兰西亚宰相代理人的雅甘,一如既往说话间不夹杂升降调,说话这件事本身对娅利娅而言是交流,对她而言仿佛只是陈述。
  “你不相信他,却会和他并肩作战?”
  面对莱昂内尔的质问,身居客席的雅甘陷入了沉默。
  “总之,如果您要加入我们,请您在一天内联系我。”
  最后,她也没有回答黑骑士的问题,看着走进传送门的雅甘,娅利娅从传送门的浮光上,看见了自己表情复杂的脸孔。
  那位传奇团长绑架了塞拉,这怎么听都太不可能了吧。
  但是心中总不能释然,又是为什么呢?
  有时候真希望能像他那样,就当个简简单单的士兵也挺好,至少不用想这么多。
  伸了个懒腰之后,娅利娅又陷入了沉思。
  
插曲:黑曼巴
  “感谢您送回班扬的遗物。”
  黑曼巴一边写信,一边把书写的内容念叨出来,尽管从事需要高度保密的工作良久,这个坏习惯他还是没能改过来。
  加上署名以及一些问候语之后,黑曼巴打开了涅斯军制的邮件传递箱,填上了地址:彭巴·科姆维奇集训营,加急!
  三天后各集训营就要挺进南方群岛了,希望那位和老战友班扬一起组队的勇士还能来得及收到这封信。
  黑曼巴看着不甚晴朗的天空,转过头去看向一旁的电子屏幕,屏幕中央是一个巨大的S,斯内克的声音通过系统软件转化成电子合成音,在屋内播放着,黑曼巴得知了来自库诺洛斯的信的内容,但他实在无法接受,他少有的向斯内克说的话提出了质疑。
  “那位团长即使有很多谜,但是也没有绑架塞拉女神的理由啊。”
  “理由可以有很多。你不是他,你就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
  黑曼巴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反驳斯内克这个观点。的确,许多事听起来前因后果完全都不搭调,但是人正是这种会因为冲动或者别的情绪,就做出许多奇怪事情的生物。
  再加上,柳国的神女和护卫团就在屋内,让黑曼巴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
  “我会跟您一起去格兰西亚。”
  综合现在这种情报不全的混乱状况,黑曼巴决定亲自去弄个明白。
  “我也不想怀疑我的恩人,但情况特殊,你能够配合真是太好了。”
  柳国神女微微欠身,对黑曼巴这个身份地位并不高贵的外国人,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
  “请您稍等,我给我的友人留个信息。”
  柳国神女招呼上孙市和须佐能乎,先行离开了,随即屋外产生了巨大的魔力波动,黑曼巴不用看也知道这位神女瞬间打开了通往格兰西亚首都会议室的传送门,可即便是她,开设的传送门也仍不够稳定舒适,通过以后会产生相当的不适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唯一一次在红莲火山口进入过的,由那名传奇团长打开的传送门,丝毫没有不适感,到底要有多强大的魔力才能架设一个如此稳定的传送门?黑曼巴并不精通此道,但他知道那个勇士团长的实力着实是深不可测。
  倒不如说,强的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或者说,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人。
  摇了摇头驱散掉这些胡思乱想,黑曼巴继续一边念叨,一边写信。
  “雷芬,我要去格兰西亚一趟,最近不能和你一起造枪了,你自己保重。”
  
插曲:贝拉
  贝拉在英雄镇的房中左右踱步,随即仿佛抓狂一般,抓住了旁边的亚努特。
  “库诺洛斯早就和你说过这件事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还不是她说。。。你这人太冲动了,还是不告诉你比较好。。。”
  看起来即使是以酷热闻名的沙漠,也无法承受火山女神的怒火。
  “他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贝拉语气坚定,但眼前的亚努特一收以往那种吊儿郎当的气息,加上她知道那个一板一眼的库诺洛斯不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想到这层,心中也不禁有点动摇。
  “你再详细和我说一遍?”
  “还来啊?!”
  “让你说就说啦!”
  亚努特掏出由涅斯帝国制的一种工具,贝拉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亚努特最近总是捧着它把玩,她也想有一个,就是不太好意思开口。
  “呃,大概意思就是,团长他不是何塞拉大陆的人,甚至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他手上,或者说他们那个世界,存在着一本叫做,克鲁赛德战记的书,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但总之,得到了它就能随意改写何塞拉大陆的命运,大概就是这样吧。”
  贝拉劈手夺过亚努特手上的工具,正要阅读库诺洛斯的信时,不知怎么搞的,工具的屏幕上的文字消失了,显示出来的是她和亚努特,还有团长在雪原的合照。
  “你真的相信,团长他最近的失踪,就是为了得到那本书,操控整个何塞拉吗?”
  “贝拉,事情关乎何塞拉大陆的存亡。作为女神我们必须一视同仁,即使是团长,也一样。”
  亚努特立场坚定。
  贝拉还想说点什么,哽咽的声音夹杂着颤抖,这阵颤抖随即扩散到了她的肩膀。来自瞳孔深处的晶莹,掉落地上的瞬间,贝拉握紧了拳头。
  “我为了证明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和你和库诺洛斯去地球一趟。”
  “嗯,随同我们的勇士近日就会来到格兰西亚首都,我们也动身吧。”
  亚努特开始帮着贝拉收拾旅行的必需品,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笼罩在整个女神之家里,贝拉知道这是为什么,每次团长和她们出征时,他都会帮女神们收拾好必备的行装。
  “你那个工具上的照片,能不能给我一张?”
  “你也该让涅斯的人给你弄台手机啦,纸质的相片容易坏,手机里存着像我这样设为桌面保存就可以保存很久了嘛。”
  “有时候,走走歪路不是什么坏事。”
  贝拉一边说着团长总是念叨的话,一边接过亚努特从虚空中抽出来的三人合照。
尾声:那位勇士团长
  所谓的大都会,仿佛是一种永无止境地排出废气的精密机器,油一般粘稠的黑雨,持续的下着。
  这场雨中夹杂着许多东西,在何塞拉被称为雾雨莫里森勇士团长的他,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总之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他一边紧了紧身上的防护服,一边看了看防护服右手腕处的电子腕表。
  时间还算充裕,因此他想去更换一下呼吸装置。
  布满奇异油彩的黑色墙壁,那是他工作的地方,这个地方目前已经进入了一级戒严状态,来自何塞拉大陆的最新信息在人们口中奔走相告——X国驻扎在何塞拉的前哨营地遭到攻击!
  “第二个地球?人类的第二春?”之类的大标题,深深的烙印在近一年的报纸上,自从得知地球将于2年后“彻底不行”,仿佛抓狂一般,人们开始寻找另外一个宜居的星球,而何塞拉恰巧就是这个幸运儿。
  雾雨莫里森只是一个平凡的游戏玩家,他不知道为什么,当年自己玩的手机游戏,居然确有其事,存在着这么一个地方,存在着那么一群人,甚至那个地方的那群人,也同样认识自己。
  这名二十一岁的青年,刚刚迈过消毒室,进入了无菌室,进行着呼吸装置更换的他,厌恶的看着手中,那被带有各色奇异物质污染的旧呼吸装置。
  这只才刚刚换了三天,质量真是越来越差了。
  这,只是这位青年的想法,话可不能说出口,他还想好好的多过几年呢。
  “人们都疯了吧?”
  至今,他还是不相信所谓的太空总署发现何塞拉的消息,那只是他手机上的一款游戏,这款游戏随着游戏界的日新月异,已经并不是很多人的心头所好了,雾雨莫里森作为一个并不算老玩家的玩家,仍保持着一定的热情,但因为工作原因,他最近也没怎么上线了。
  “不知道最新的南方群岛副本难打吗,上次实在打不过就只能撤了,真是可惜,一天只能挑战一次啊。”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回到了大街上,车流在他身边呼啸而过,夏夜的雨使得周边气氛颇为凝重,倒不如说是大楼上高挂的大屏幕上,那个高喊夺取何塞拉!为了人类文明!的金发总统,让整个城市都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不知道该说是无知还是所谓的天塌下来当被盖的精神,雾雨莫里森并不怎么关心所谓的地球末日,总会有人设法解决的,或者就有火箭去外星球,反正自己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还不如在剩下的时光里开心的过。
  “放!放开我!我没玩过那个游戏!我没玩过CQ啊!”
  一个相貌平凡的中年人大声呼救着,被三四个身穿黑色防护服的男人架走了,雾雨莫里森更正了自己的想法,倒不如说,整个城市笼罩着疯狂的气息。
  “克鲁赛德战记这个游戏里说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这帮人没毛病吧,让这种人当世界总统,地球的末日真的是要来了。”
  当然,他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只是想想而已。
  “我们确实存在哦。”
  右手腕处的电子显示屏闪过一阵诡异的光芒,雾雨莫里森的视线转过去的瞬间,这串文字出现在电子屏上。
  “我最近就会到地球去找您,还有亚努特和库洛诺斯也会来,你们那边环境好像很差啊,你自己得多注意身子啊。。。。白痴,我才不是关心你呢。”
  深红色的文字,提及了他玩过的游戏里的人物,语气像是已经过气的傲娇,这大概是什么骚扰短信吧,希望他不要真找上门来推销什么怪东西才好。
  习惯把游戏ID输入为雾雨莫里森的青年叹了口气,踏上了回家的路。
赛拉新手礼包是多少
有创意!
路过占楼
大佬们这关过不去用哪些英雄能过阿
有丶东西。给力!
雾老爷牛逼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