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章】那位勇士团长(1) 官方

失踪人口塞拉 失踪人口塞拉 楼主 版主 2018-04-18 17:49:44 338
(by 雾雨莫里森)

第一章
  在我重新接到调动命令之前,聚集于圣都的各国史学家还在争论这次大战到底该用哪个名次更贴切,不管怎么样,就算在我这个大头兵看来,这次战役之后给整个何塞拉大陆的伤害都太高了——可即便如此,在共同的敌人被消灭掉——或者仍在盘算如何消灭它之时,各国之间的博弈在台面上下都在进行。
  于圣都败退的最强使徒并非就是,哦,他死了,这么简单就落幕的,至少他手下那些兵不知道怎么样就弄到了前往南方群岛的方法,当在各国领袖得知这一消息,并且层层到达连我这种不关心政事的小兵都知道的时候,我们已经付出了代价。
  南方群岛尽管并未被何塞拉大陆人民熟知,但是少数国家已经在与其通商,归根究底,整个南方群岛如果被使徒当做下一次侵略何塞拉大陆的桥头堡的话,是没哪位元首能够接受的。
  现在,在城市的街头,还未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过来的人民高声呼喊,要求得到最妥善的保护。
  但也许是被圣都大捷冲昏了头,我所在的骑士团接到了即刻前往南方群岛战区的命令。
  我觉得吧,就算是我这样一个常备军人,也不比一个平民会更关心战争,至少我是这样的。我更关心吃喝,睡的饱不饱,在这之余,我也会读读书,由此我也了解到所谓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越过隔绝何塞拉和南方群岛的大洋意味着补给线会很难维持,这之后的事情,我尽量说服自己不要去想它。
  到达南方群岛的当儿,人类联合军先遣队骑士团长发表了热情的演说,然后就让我们各顾各的了,我被分配到来自诺斯加尔德的长官丹尼斯手下。
  我们建立了一个桥头堡——在杀死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低等级怪物之后——尽管它看起来不甚坚固。当地的怪物比起在何塞拉的使徒部队,几乎就像个朝你起哄都不会的婴儿一般。尽管有几位长官仍然坚持稳定等待后续的补给线到达,建立起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堡垒的玩意儿再进行深入探索,但他们被狠狠的击败了。
  “只守不攻是打不赢战争的!”
  不知哪国的长官说出了这个论调。
  但归根究底,我们的部队不是来打一场歼灭战的,我们只是一支先遣队,我们要做的只是抢占滩头,建立桥头堡而已。
  接下来的三十二小时简直就是噩梦,在一开始,一切井然有序的过分,然而没等我们探索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一支先遣队就失去了联系,在这种密林区域要保持好队形确实不容易,尤其是各国的先遣队几乎都语言不通的情况下。
  我第一眼看到那些使徒,应该是吧,至少它们怎么看都不属于这个世界应该有的物种,我想要去保持现在这种说话一样的冷静,可是我就是开始大喊大叫,清醒过来之后,我才发现它已经被我砍死了。
  在圣都前那种开阔的大平原,身边站着各个你儿时听过他们事迹的勇士们,和在密林中和这种跟章鱼一样的怪物搏斗,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之前想自称一名老兵,可现在,算了吧伙计。
  我猜这个章鱼——说它像章鱼简直是对章鱼的侮辱,但谁让他们都有触手呢,总之,我猜这个章鱼并不是一个战士,它全身上下唯一有威胁的就是它那副尊容了。
  “长官,前方的瘴气太重了,能否请法师团开路?”
  三百人的法师团,来自各国最著名的法学院,他们也许只是学徒,但他们至少手上都有一种拿得出手的法术,这就使他们的战斗力已经远在一般士兵之上了,遇到类似奥贝里斯克一样的,那种山一样的巨石人,你总不能拿刀子上去抡它吧,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法术的重要性了,也许学徒们的魔力都不强,但是三百人联合起来,即使是最简单的法术也能让传奇勇士们汗颜,不管是街头打架还是战役,双拳总是难敌四手的,至少你不会很高兴的一个人去面对一支军队。
  接下来,我们前方的整个密林,你能看见或者想象到的一切都成了一团糟,如果南方群岛的政权仍未被消灭的话,不知道这该是多大的一个赔偿问题。
  法师学徒们向任何会动的,或者是不会动的东西疯狂的施展着各式法术,烧毁树林,吹散瘴气,炸毁高坡,由涅斯帝国开发的魔力增幅器让他们如有天助。
  学徒,新开发的魔力增幅器,加上我们这一票在圣都之战前才正式成为常备军的新兵蛋子,这给人的感觉,比起一场远征,这更像是一次演习。
  和我搭档的涅斯枪手叫班扬,我两带领的分队在法师团兴致未尽但魔力不足的当儿,和真正的使徒部队接触了。
  “敌袭!”
  从地下伸出来的巨大肉刺刺穿了班扬身边的一个罗曼军人,我奋力挥舞手中的制式双手斧,斩断了肉刺,可接下来冒出了更多,我还没来得及救下那名通用语说的不好的罗曼士兵,他就被扎成了肉酱。
  “保持队形!”
  我顾不上执行长官的命令,要是不丢开我的斧头,我已经被带倒勾的肉刺卷进地底了,狼狈的滚倒在后方的我拔出了腰刀,同时,我看到较远处的光线一阵扭曲,一帮鱼人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法师团身边,他们手中那弯曲而长的刀片泛着绿光,那不是涂毒,就是某种附魔,总之是致命的!
  “撤退!返回海岸线!”
  这仿佛是一出滑稽剧,长官们不得不说出和之前的命令大相径庭的新命令,但别说我事后诸葛亮,本来先遣队就不可能能对抗敌人的主力部队,尽管只是主力部队的残余。
  我们拼死杀回滩头之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敌方让我们看到的假象,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这点的,总之眼前的滩头一阵扭曲之后,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跑得快的士兵们倒了大霉,我连忙拉回我身前的班扬——然而只来得及拉回他的一半。
  就在这时,整个天空泛着银白色的光芒。
  “全体朝南方撤退,赶往你能看到的一切带有格兰西亚国徽的地点!我会在那边设立传送阵!”
  整个群岛上空回荡着讨伐圣都的传奇勇士团长的声音,每个士兵,他应该是这么做的吧,至少连我这个阶级的士兵脑海中都浮现了一个清晰的夸张的地图,而幸运的是,我目前距离一个格兰西亚国徽并不远。
  有人发表了各种阴谋论,也有人将这次战败称为必然,但即使是那位传奇团长也无法掩盖这个事实——我们败了,我亲自去过战场,我们输的很惨。
  
第二章
  我们这些侥幸逃生的士兵被编入了新的编制,并且即将进行一次小规模的集训,各国的态度变得更加强硬起来了,据涅斯帝国给所属士兵配备的记录仪观察的数据,南方群岛上的使徒可能比何塞拉本土使徒们平均实力要强大的多,只是它们缺少像艾尔塔罗斯一样的领头者而已。
  “女神保佑。”
  念完宣誓词的我,结束受洗之后离开了教堂。
  “长官,我能否去给我的父母写封信?”
  在我的新长官面前,我确实显得紧张,应该也没几个新兵蛋子不紧张,因为这位长官是传奇的德雷克船长。
  “如果你是这么希望的话。”
  他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手。
  “法师团给你们开好了传送门,你是,瓦伦西亚那边的人吧,朝五号门去就是了。”
  一位侍从这么说道。
  “小子,给你五个小时的假期。”德雷克船长嘴角微微上扬,也许他是想表示出一点的友善,可我只从他的表情中读到了冷酷,相信我这个假期实际只有四小时,或许更少。
  “谢谢长官。”
  通过传送门之后,我回到家中,我父母早已死在索塔尔引发的动乱中,家里本来就不甚干净,再添了一滩我的呕吐物之后,我就不详细描述了。
  那些该死的法师,设立的传送门过程也太糟糕了点。
  去镇上买点必备的东西吧,可到底该买点什么好呢,这样想着的我,撞倒了一位孩子。
  “抱歉,是我不小心了。”
  一边给孩子拍去他身上沾染的灰尘,一边这么说的我,看见一位老先生朝着这边跑来。
  “兰德尔!快给这位先生赔礼!”
  也许是他看到我的军装吧,这位老先生显示出了对一般人不该有的尊敬,在索塔尔动乱之后,这片土地就失去了很多东西,也包括人们的美好品德,这之后费尔南德家族的传人做了很多,但还不够,至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修补这些看不见的东西。
  “实在抱歉,这位先生。”
  “没事,请问一下,这附近有铁匠铺吗?”
  我虽说是当地人,可这片土地上的店铺更替着实太快,动乱造成的生意惨淡,也是使那位费尔南德少爷头疼的东西之一,对我而言也是如此,半年没回来,半年前看到的不少店铺就已经倒闭了,也没有后续的人租用。
  “这个,可能您要到东方的镇上才能找到了。”
  倒霉。要不就算了,孜然一身去也不是不行。
  “请问这位先生,您参加了南方群岛战役?”
  我还想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回想起受洗期间我胸前被别上的荣誉徽章,我就懂了,涅斯战争之后,涅斯帝国在新元首的领导下,将许多的科技普及到其他国家,民众之间的信息流通已经不闭塞了,只是我没想到这次战败居然也会流传的这么快。
  “孩子!快向这位勇士敬礼,不用害羞。你不是说你以后也想参军吗!”
  看来,联合军应该是大做了文章吧,因为那确实不是一场什么光荣的战斗。
  “您。。。您好。”
  孩子敬完礼之后,一直没有抬起头,似乎是在避开我的视线,他也许并不想参军吧,也或许是我想太多。
  我本来想和他说点:“希望你长大以后,就不需要军队了。”之类的漂亮话,可我什么也没说,点头还礼之后就离开了,我感觉孩子的视线投在我的背上,他是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但是没能开口吗?
  希望我还能回来找到这个答案。
  
  来到集训营,我想向新兵报到处的长官敬个礼,可我没认出他是哪国人,用错礼节好像挺尴尬的,就此作罢,我领取了我的生活配备,安顿好之后来到了考试场。
  以前的我极度厌恶这种东西,我说不清那是制度,还是光是让我坐在那答题让我很不爽,但是那比起上战场都好太多了。
  答题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之后,我发现我在电子屏上(涅斯军制)可勾选的兵种就剩那么几个了。
  “接下来我还要做什么吗,长官?”
  “到卫生部报道。”
  使徒来自一些我们说不出口,也不敢想象的诡异地方,谁知道他是否会带来什么病毒。
  在涅斯帝国普及一些知识之后,人们知道了疾病并非来自于是恶毒的魔法——尽管它也能带给你疾病,但是在我看来,眼前这些穿白袍的涅斯人压根不会从你身上找出任何问题,在这种即将发起大规模远征之前的缺人时刻,即使我是一个缺胳膊少腿的二愣子,他们也会给我安排一个蠢的可以的岗位、
  和我一同接受检查的还有一些发色和我不一样的年轻小伙子,应该都是外地人,其中有一个人看起来,也不用看起来了——“医生!我!我***!我甚至不能理解1+1=2!”
  就如我所说的,就算你是一个傻子,噢,二愣子,他们也会给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岗位,这位老兄就被发配去了后勤部,至于谁有幸吃到这位‘傻子’为了试图被革职做的加料菜,我只能希望不是我了。
  “好了,拿好你的体检表,回到你的长官那。”
  身披白袍的男人递给我一张卡片,那好像是叫什么芯片,总之不是我这种乡巴佬能懂的,我拿着,拿给懂的人,就行了。
  回到集训营,我看见了德雷克船长,也许是他吧,因为没什么人会拿着一根船桨到处走。但我第一时间真没认得出他,他倒是认出了我。
  “喂!小子,过来!”
  他挥舞着左手断臂上接续的钩子大声喊道。
  “长官!您。。”
  “叫我船长!”
  “船长!晚上好!”
  “嗨!放松点!小子,这就是套吓人的行头,你小子的体检表我瞧瞧?”
  他摇晃着他的断臂,下巴努了努他的肩膀上,我才看见那有一枚特殊的魔法印记,这断臂是伪装而成的,他的手好好的就在那,而据船长后来所说他不是明示这个法术的话,我们这种一般人是都无法察觉的。
  “身体健康?嗯?分配去什么岗位啦?”
  这人和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不管是扮相还是态度都完全不一样,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士兵,噢,我是说,您的水手。”
  德雷克船长笑开了花,他一边拍打我的肩膀,一边说:“小子,我当年也是个水手,我会把你训练成一个猛男,或许你达不到我心中的要求!但你至少会变成一个男子汉!稳赚不赔!”
  在旁人看来,德雷克船长的钩子应该是几乎已经勾进了我的脖子,这之后也产生了一些轶事,此处不提。

后面还有内容,点我前往

更新于 2018-04-18 17:51:40

没人看
板凳
来自二群的支持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