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章】潘潘的故事 官方

失踪人口塞拉 失踪人口塞拉 楼主 版主 2018-04-17 18:19:02 280
(by 狗剩dogresidue)
04.15 00:20
    “哇——哇——”
    深山的幽静被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
    “生了!生了!潘潘家的娃生了!”
    “啥?生了?”
    “走,快去看看!”
在这座荒无人烟的深山,熊猫一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儿,虽然熊猫一族的寿命都很长,但因为长久以来没有孩子出生,使得他们很是苦恼,这阵啼哭声,无疑给熊猫们带来了希望,他们都聚在潘潘家门前,想看一看这个刚刚降世的小家伙。
    随着啼哭声的消失,“吱呀——”潘潘推开了房门,脸上露出一个父亲该有的骄傲,族人们看着襁褓里熟睡的小家伙,眼里充满了欣慰与希望,纷纷议论这这个小家伙的未来……
    “咳咳……”一位老者拄着一根竹杖,走上前来,“潘潘啊,该给这小家伙起个小名了吧。”说话的人是熊猫一族的族长,一位胡子很长很有智慧的长者。起小名是熊猫一族的传统,成人礼之前小熊猫们需要父亲起一个方便称呼的小名,成人礼之后才获得真正的名字。
   “是的,族长,”潘潘兴奋地高举怀里的这个小家伙,“我和内人决定了,这个小家伙——小名叫汤圆……”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 
    族人们的希望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几个月过去,正常来讲,汤圆都应该有刚破笋的竹子那样高了,可他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体型还像个婴儿一样,连走路都晃晃悠悠……
    “相公,你说,咱家的汤圆……是得了什么怪病?怎么长得这么慢,现在他还小,这以后可怎么办啊……”潘潘的妻子心疼地抚摸着熟睡的潘潘,眼里噙着泪花。
    “这个……我也不清楚,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潘潘也是一脸愁容地看着妻子和汤圆,说不出话。
   “潘潘,在家吗?”来的人是族长。
   “啊,是族长啊,我在。”潘潘忙起身去给族长开门。
   族长拄着竹杖走进屋里,问道:“潘潘啊,汤圆这孩子的这个怪病……你们有头绪吗?”
   潘潘和妻子都摇摇头。
   族长摩挲着自己的胡子,说道:“我也没有,我活了一百多年了,头一次见到这种怪事……你说,几十年了,就出了这么一个娃,还摊上这么个病……你说……这……诶……”族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潘潘脸上的愁容也仿佛又添了一分,妻子见状,我忍不住眼角流下泪来。
    “要不,这样吧……”族长继续摩挲着胡子,语重心长地说,“明天开始,你到山上去祈祷吧吧,说不定女神能显显灵,给你些帮助呢。”
    潘潘点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潘潘就上山去了,以后每天如此,一坚持就是半年……
    这天,潘潘又像往常一样上山祈祷,突然发现山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座亭子,亭子周围仙气缭绕。出于好奇,潘潘就躲在亭子周围的草丛里观望。他发现亭中一位老者和一名女子正在下棋,二人你一子,我一子,落子有声,不分高下。潘潘不是很懂围棋,但觉得二人都仙风道气,一定是族长的话灵验了,神人显灵,来帮他的汤圆了!
    一局终了,“出来吧,别藏了。”女子说道。
    潘潘闻声从草丛里钻出来,来到两人面前。老者笑容可掬地说:“不知这位小兄弟,来到这深山上,所为何事啊?”潘潘就一五一十地跟两人说明了原因,并说:“小人今日上山,忽见此亭,发现二位仙人在此下棋……小人不知此山是仙人洞府,望二位仙人见谅!”
    “非也,非也,”老者说,“此山非吾等洞府,吾名吕洞宾,这位是我的师姐,何仙姑,我们只是见此山清幽,来此下棋。我们也不是神仙,只是两个道人而已,硬要说的话……我们俩算是半仙罢。”言罢,何仙姑说:“你上山的原因我们也清楚了,萍水相逢,也算是天意吧,我与师弟就做个“神仙”,明***带汝儿上山来,我们为你看看究竟是何由致此病。”
    潘潘激动地扑通一声跪下,“多谢二位仙人,小儿的病,有救了!”。吕洞宾忙说:“小兄弟不必如此,快快请起!你下山去罢,记得明日上山,不可延误,吾等后日就要离开了。”
    潘潘谢过吕何二仙,下山去了。
    “师姐,你怎么看?”潘潘走后,吕洞宾说。“哈哈,师傅教我二人去帮格兰西亚的那个团长之前来此下棋感悟两日,原为此故,罢,罢,我俩就做个有缘人,来帮帮这位小兄弟吧。”何仙姑言罢,二人继续下棋,不语。
    话说潘潘下山,告诉族人们,他遇到了两位神仙,说可以帮汤圆治这个怪病。族人们纷纷高呼:“感谢女神!”“感谢女神!”潘潘的妻子也高兴的留下泪来。
    第二天潘潘要带着汤圆上山,族人们纷纷要跟着上山,说要一睹神仙的尊容。族长生气地用竹杖点着地,训斥他们:“咳咳……看看你们一个个,不像话!神仙是来找清净地方的,你们一个个这么吵闹,就是老天爷也不愿意在这待!”然后回头对潘潘说:“潘潘啊,带着汤圆,上山去吧。”潘潘点点头,上山去了。
    潘潘来到山上,见吕何二仙早已在亭下下棋等候,就走上前去,说:“小人把犬子带来了,抱歉因为一些原因让二位仙人等这么久!”吕何二人笑笑,说:“不必歉疚,吾二人一直在此下棋,未曾离开,哪来久等一说?你把孩子带过来吧。”
    潘潘就把汤圆交给二位仙人,吕何二仙就闭上眼睛,运气凝神,给潘潘运功,突然二位仙人眉头紧蹙,随后逐渐舒展,收功,睁开双眼。然后对潘潘说:“此病非绝症,不必担心,吾二人已为此儿运通经络,已暂无大碍。”然后,何仙姑顿了顿,说:“不过复发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若想彻底根治,需要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潘潘问。
    “此药引……说易得也易得,说不易得也不易得,那就是是兔子肝。”
    “兔子肝?”
    “对,兔子肝,虽然不是什么名贵药材,但是陈国境内是没有兔子的……汉倒是有兔子,只不过……几十年前汉国的泰山上不知哪来的一个兔子山神,性格极怪,她把汉所有的兔子都带到泰山上,还自封为兔子公主……估计以她的性格,要得到兔子肝,可没那么容易。”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去!”潘潘的眼神坚毅起来。
    吕何二仙相视一笑,说:“既然你执意,吾等也不好阻拦你,吾等也没什么好提醒你的了,你带着孩儿下山去罢。”
    潘潘带着汤圆谢过二位仙人,往山下走……
    “师姐,你刚才也感觉到了罢。”潘潘走远后,吕洞宾皱着眉头说。
    “嗯,那个病的原因……不会错的……”何仙姑也收起了笑容。
    “看来,荷塞拉的黑暗力量终究还是入侵到东部王国了啊……”吕洞宾叹了口气,“看来吾等要快点启程了……不能再耽误了。”二仙捏了个道法,连同亭子化作一道金光,冲上云霄。却说在山路上潘潘看到金光,忙回到亭子处,发现亭子已经不见了,只留了一个龟形大坑。潘潘冲着天空拜了又拜,直到金光消失在云雾中,方起身下山。
    潘潘下山回到部族,激动地飞奔回家告诉妻子,汤圆的病有救了!妻子脸上绽开了笑颜。潘潘从山上回来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部族,族人们再一次聚集在潘潘家门口,争先恐后地向潘潘问东问西。
    “那两个神仙长啥样啊?”“神仙还在吗?还是走了?”“汤圆的病真的治好了吗?”“……”幽静的深山又一次热闹起来。
    “咳!”族长的咳嗽了一声,族人们就都肃静下来,“潘潘啊,汤圆的病,怎么样了?”
    “感谢女神,已经差不多好了。”潘潘回答。
    “差不多?差不多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好还是没好啊?”族长有点发蒙。
    “仙人说,汤圆的病基本好了,不过还有复发的可能,要想彻底根治,还需要一位药引……”
    “哦?什么药引?山里有吗?”族长问。
    潘潘摇摇头,“是兔子肝……”
    “兔……兔子肝?!”族长惊讶道。族人们也纷纷的议论起来。“兔子?那不是要去那个‘兔子公主’地盘吗。”族人里还是有出过山的人的。“听说那个兔子山神性格特别怪,平时和蔼可亲,但是有时性格突变,听说曾经就因为几个果实,把人变成了兔子!”“太可怕了,去跟她要兔子怕不是过去送死!”“……”
    “安静!”族长发话了,“这件事,让潘潘自己做决定,现在都给我回家去!散了,散了!”
    族人们虽然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族长训斥,也都各自散了。
    入夜,妻子边哄着汤圆睡觉,边问潘潘:“相公……你真打算去吗?”潘潘盯着油灯发呆,他知道,此去道路艰险,山下多猛兽,即使到了汉国,也不一定能过“兔子公主”这一关……可他看了看妻子怀中的汤圆,他知道,他必须去!“为了汤圆,我一定要去!”
    过了十几天,汤圆因为吕何二仙的帮助,已经可以跑步了,个头也长高了不少,潘潘知道,是时候出发了。
    这天,天刚蒙蒙亮,潘潘便起身收拾行装带上竹筐,竹弓,斗笠,干粮……把汤圆放进竹筐里,准备起身上路。当他来到下山路口,他发现所有的族人都聚集在路口两旁,好像早就知道他今天要走一样。族长从人群中走上前来,拍了拍潘潘的肩膀,说:“看来你已经做好决定了,我作为族长,代表所有的族人,尊重你的决定,去吧,上路吧!”
    “是,族长!”潘潘说道。
    由于女神可拉的祝福,熊猫一族自古以来就有控制竹子的能力——“天宫竹箭”,这使得他们可以长久以来隐居深山不被发现。而潘潘更是族里数一数二的能熟练运用这个能力的人。潘潘伸出手,只见阻挡在路上的竹子一根根的呗被拔起,一条下山的路豁然开朗。潘潘不舍地回头看了族人们一眼,然后带着汤圆,毅然下山……
    潘潘下山以后,告诉竹筐里的小汤圆不要探出头来,免得他被什么飞禽猛兽叼走,并掏出竹弓,提防着魔物突然窜出来。
    正在潘潘小心翼翼谨防风吹草动的时候,突然前面的草丛开始发出沙沙的声音,他拉紧竹弓,准备战斗,草丛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潘潘不禁咽了咽喉咙。
    没想到草丛里出来的不是什么魔物,而是一位扎着丸子头双马尾的女孩,看上去并没有恶意。她走上前来,对潘潘说:“喂,你这样拿着武器指着别人很过分诶!”潘潘这才缓解了紧绷的神经,把竹弓放下来,对女孩说:“抱歉,我还以为是魔物……”
    “哈?你见过像我这么可爱的魔物吗?”女孩故意地装作生气的样子嘟起嘴,“算了,这深山老林的提防着点也没什么不对,不怪你了。我叫雷玲,在林外开着一家餐馆,来山上搜集食材的。不过听说你们熊猫都是隐居在山上的啊?你下山来做什么?”
    潘潘跟雷玲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雷玲饶有兴趣的听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她对潘潘说:“哇,你要一个人去挑战那个汉国的兔子山神啊,真了不起!不过我听说她很强的哦,你不怕吗?”
    潘潘抚摸着竹筐里小汤圆的脑袋,说:“为了这个小家伙,就是把这条命搭进去,我也不怕。”
    雷玲说:“好吧,那……你知道怎么去汉国吗?”雷玲的这句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潘潘身上,对啊,我怎么忘了我只知道出林子的路,不知道去汉国的路啊,潘潘这样想着,然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哎……真是个冒失鬼,”雷琳用手捂住头,叹了口气,然后用手指向汉国的方向,“从这里往南一直走,就到了,不过路上走许多魔物,你要小心。”
    潘潘谢过雷玲,然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走去。路上,潘潘遭到了很多魔物的攻击,甚至有些魔物将魔爪伸向了小汤圆,不过都被潘潘一一用竹箭驱散……可惜,这些魔物里并没有兔子……
    经过几个月的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潘潘带着汤圆终于进入了汉国的疆域,一路上,小家伙长大了不少,甚至还会叫“爸爸”和说一些简单的话了,这让潘潘很欣慰。潘潘心里很感谢吕何二仙的帮助,希望还能再见他们一面,当面好好答谢他们。
    潘潘正这样想着,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一只小动物,飞快地窜进另一片草丛。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一对长耳朵,短腿短尾巴,潘潘听族长说过,不会错的,是兔子!潘潘三步并两步地开始追逐兔子,兔子也由于收到了惊吓,跑得更快了。潘潘只想着追兔子,也不在意周围环境的变化。眼看兔子就要消失在视线里,潘潘下意识地控制竹箭,困住了兔子。
    “抓住了!!”潘潘兴奋地抓住兔子的后腿把它拎起来,兔子还在拼命地挣扎着,潘潘拿出一把削过的竹刀,对兔子说:“抱歉,我不想杀生的,不过为了汤圆,对不住了!”
   就在潘潘准备杀掉兔子的时候,一阵强风从林子里刮出来,潘潘没有抓紧,兔子挣脱了潘潘的手,窜到草丛里不见了。潘潘还想再追赶,突然一个长着兔耳朵的女子出现,挡住了潘潘的去路。
    “……风……”女子自言自语道。然后她和蔼地看向潘潘,说:“我是这座山的山神——西风,你不像是我们这里的人,抓我的兔子做什么?”
    潘潘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顾着追兔子,没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泰山上。“抱歉,山神大人,”潘潘低下头,回答道,“我不是有意进入大人的领地的,只不过因为小儿有疾,被高人指点,来这找一只兔子用作药引……”
    “哦……”西风的眼神突然凛冽起来,表情也渐渐黑化,“那……你的意思是……你要杀我的兔子啰……”
    “很抱歉,是的,可……”潘潘的话还没有说完,西风就用邪术刮来一阵强风。“你以为我是谁,岂容你在这大放厥词?”西风现在是完全生气了,“趁我现在还没有动杀意,赶紧离开我的领地,别再让我看到你!”一道道风刃从潘潘身边划过,潘潘下意识地护住竹筐,一道风刃砍到了潘潘的手臂上,凹凹地流出血来。
    潘潘站稳脚跟,从地上抓起一把土,用拳头压实,按在伤口上止血,伤口传来的疼痛感使他几乎昏厥,但他知道他不能倒下,他向后退了几步,把竹筐放下,告诉汤圆:“汤圆,快,快下山去!”
    “不,我不要,我要和爸爸待在一起!”小汤圆不满地说。
    “听话!爸爸一会就去找你!”潘潘认真地对汤圆说。
    “那……好吧……”汤圆爬出竹筐,向山下跑去。看见小汤圆走远,潘潘将竹篮丢在一边,走上前来,恳求地对西风说:“山神大人,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
    西风说:“你怎么还没走?既然你想送死,那就休怪我无情!”于是又几条风刃向潘潘砍来,潘潘控制竹箭在面前形成一道墙壁,挡住了西风的攻击,然后对西风说:“既然山神大人不仁,那就休怪小人不义,这兔子,我要定了!”
    “天宫竹箭!”潘潘大喝一声,控制一根根竹箭向西风射去。西风闪身躲过了竹箭,竹箭射在西风身后的树上,将树贯穿。
    “渍,真是难缠。……”西风说。
    “抱歉了,山神大人!”潘潘这样说着,没有停下对西风的攻击。虽然是潘潘这边弱了一点,但他因为父性的本能,他一直坚持着抗争,就这样与西风打了七天七夜,难分胜负。
    “渍……”西风咋了咋舌头,由于长时间的战斗,她也伤了许多元气,“不陪你玩了,去死吧!邪术—暴风!”
    西风用邪术吹来一阵狂风,比之前的风威力要大上数十倍,潘潘没有站稳脚跟。被风直接吹下山崖……
    说来也巧,潘潘正好被风吹落在一棵树的树冠上,由于树枝的缓冲,潘潘只是受了一点轻微的擦伤,但因为疲惫,潘潘晕了过去。
    “爸爸,爸爸,呜呜呜……”
    潘潘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小汤圆已经趴在他身上哭着睡着了,他抬头看了看,已然是黄昏,就就地生了一堆火,把熟睡的小汤圆抱到火堆旁,并拿出毛毯他盖好,自己则采了些草药,用布包扎了伤口。
    晚上,潘潘睡不着,就爬起来向泰山的方向望去,大风已经散去,只剩下晚上凉爽的山风柔和地吹拂在他的脸上,皎洁的月光下,夜是那样的静。
    “为了汤圆,为了族人们的希望,我一定要抓到兔子!”潘潘握紧拳头,这样想着。
    ……
    没过几天,潘潘又上山去了。
    “你烦不烦啊……”西风看到他又来,不耐烦地说。
    “抱歉,没拿到兔子之前,我是不放弃的。”潘潘一边灵活地躲避着西风的攻击,一边控制竹箭向西风射去。“天宫竹箭!”
    就这样,潘潘一次又一次地上山挑战西风,又一次又一次地从山上滚下,但他一直坚持着,为了小汤圆,也为了一个父亲的担当。
    有路过泰山的旅人听说这件事,逢人便讲有个敢挑战西风的熊猫,于是潘潘的名声越传越开,“功夫熊猫”“敢和兔子打架的熊猫”等称号也随之越传越广,不过,这些称号里传的最广的,也是最为人所熟知的,还是——“伟大的父亲——潘潘”。
    (备注:大家好这里狗剩,首先很高兴官方能给提供这么一个活动能给我灵感写这篇小说,我一直很喜欢潘潘这个人物,刚出来我就升到了6书(我书不多,见谅),这里提及一些各位可能看不懂的设定:小熊猫小名汤圆是因为我总不能就叫他小熊猫吧,所以看他圆滚滚的我就给他起了个汤圆这个名字hhh;妻子叫潘潘相公和潘潘叫妻子内人还有与吕何交谈时说的文言文我觉得很有古中国风的味道;遇到雷玲问路是因为雷玲56星专武和皮肤上有熊猫的图案所以加了个私设进去;“天宫竹箭”是潘潘被动的名字这里拿来用做技能;用土止血是致敬莫言先生的《红高粱》里的罗汉大爷……大概就这些,第一次写文,还有很多不足,不过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狗子!
好熟悉的id
熊猫的孩子会哇哇叫吗?我生物不好,不要骗我。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