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章】梦之伊始 官方

(by 青霂)   
    0
    “亚勒卡纳……亚勒卡纳……快醒醒……快…………南方………………”
    “唔……”少女皱了皱眉,一只手抚上了额头,轻轻按压着太阳穴。眼睛缓缓睁开,阳光从指缝之中洒落。
    又是这个声音,亚勒卡纳……到底是谁?
    雅甘坐直了身子,打着哈欠,回想着之前的梦。总是有一个声音,一直念叨着,并且不停闪回着一些画面,她不记得画面中出现过的人,也不认得梦中的声音,但这个梦,她已经做过许多次了,多到她自己也分不清,究竟那些画面是否真实地发生过。
    “哟,醒了吗?”清冷的声音传来。
    循着声音的源头,雅甘向左方看去——沉着冷酷的女人双手抱着胸,俯视着她——是库洛诺斯。
    这个自称是女神的人不久之前找上了雅甘,鼻梁上精致的眼镜之下那双睿智而又深不可测的眼镜注视着她,仿佛库洛诺斯已经洞察一切。微微上扬的唇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库洛诺斯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走吧,我们今天就到了,那个可以解决你所有疑惑的地方。”
    雅甘点了点头,库洛诺斯的出现,说出的第一句话就带给了她的疑惑一丝转机:“终于找到你了,我知道你的疑惑是什么,跟着我,我能带你找到答案。”
    那个充满着谜团的梦境,终于可以……
    平复了一下心情,雅甘跟上了早就转身前行的库洛诺斯。
    1
    “卡纳!可算等到你了。”青年男子向来冷静的面庞在看到缓缓进入要塞城门的少女时,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
    少女嘴角噙着笑,月牙似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我说过我会回来的,索塔尔。”
    男子上前几步,取下头盔,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耀眼,另一只手拉起少女纤细的手,牵着她转了一圈:“历练得不错嘛,变漂亮了呢,卡纳。”
    “还行吧,历练,很有意思呢。”少女由着他拉着,也顺势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三年不见,青涩稚气已经完全褪去,黑色锃亮的甲胄被他精心擦拭过,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属光泽。已经是一个优秀的骑士了呢。亚勒卡纳在心里评价着这个青梅竹马。
    2
    晚宴。
    “亚勒卡纳,这三年的历练如何?”不苟言笑的领主大人巴泽尔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如此优秀,现在已经成长起来,成为了厉害的法师。只可惜……
    想到这里,巴泽尔看了看一旁已经脱去甲胄,看起来风度翩翩的独子索塔尔,不仅叹了口气。
    至少,她现在还不可以与要塞为敌。
    亚勒卡纳端坐着,见巴泽尔提问,便整理了一下思绪:“回领主大人。起初不太顺利,不过适应了之后也就没什么大碍。为了突破瓶颈,老师建议我去外面的世界历练,那些际遇,是我在要塞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经历的。”
    巴泽尔点点头:“不必拘礼,你永远是我们要塞的骄傲,今夜就不必回去了,你和索塔尔叙叙旧吧。”说完,巴泽尔转向索塔尔的方向,递出一个略有深意的眼神后,恢复原来的神色,继续就餐。
    闻言,亚勒卡纳略有讶异,向索塔尔投以询问的目光,见索塔尔朝她缓缓而又坚定地点头,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3
    “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亚勒卡纳倚在精美的栏杆上,抬首看着躲在云层之后的月亮,夜风拂过,带起一丝凉意。身后似是有人前来,回过神来时,她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件披风。
    云层,似乎散开了。
    月俏皮地露出一角,清冷的光辉落在少女的面庞之上,一时间,身后的人已然呆住了。
    亚勒卡纳拢了拢披风,嘴角不知觉地上扬:“我已经突破了六星的瓶颈,其实,这点凉意根本不算什么。怎么,你也出来透气?”
    身后的人挠了挠头:“说好了会守护你的,不管是以前五星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索塔尔的眼神闪烁,充满着浓浓的悲伤,“卡纳你从一介平民,因天赋而加爵,可我作为要塞的继承人,我不能……”
    亚勒卡纳眼神黯淡了几分,嘴角的笑意似是有些凝固,苦涩道:“我知道的,为了巩固要塞的势力,联姻是必然的,我也没有想过未来会怎样,但至少现在,你在这里,和我在一起,这就够了。”
    索塔尔深吸一口气,伸出了双臂搂住了亚勒卡纳纤细的腰肢。
    “呀……”
    “别动,让我抱一会。”
    索塔尔的脸深深埋入亚勒卡纳的颈窝之中,贪婪地索取这三年里丢失的气息,呼吸,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急促……
    “亚勒卡纳大人呢?”巴泽尔一边与晚宴的贵宾闲聊,一边询问近旁的侍卫。
    侍卫向后方递了一个眼神,立刻有位女仆跑上前去低语几句。侍卫归位之后,躬身行礼,低声说道:“领主大人,大人和索塔尔大人在后院。”
    巴泽尔颔首:“嗯,我知道了。晚宴,散了吧。”
    今夜,一定要得到,得到她的心。要塞就靠你了啊,我优秀的孩子,索塔尔。
    4
    索塔尔轻轻松开双臂,亚勒卡纳转过身来,看着他,眼神迷离,似乎还有着一丝雾气。
    喉结滚动了一下,索塔尔滚烫的双手已经再度触及亚勒卡纳的腰间,低头深深吻了下去。
    “唔……”亚勒卡纳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迷离的眼神在索塔尔的气息加重之时便清醒了过来,然而这都是徒劳的。唇齿相接,大脑一片空白,瘫软在索塔尔的怀里,毫无设防。
    松开了少女柔软的唇瓣,索塔尔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随即粗蛮地横抱起她,径直走向了后院一处闲置的空房。
    轻轻地将亚勒卡纳放在床榻,索塔尔俯下身来钳住她的双手,而后低头又吻了下去。
    亚勒卡纳挣扎了一下,无果,在他的气息的包裹之下,渐渐放松了,唇齿相接,轻柔回应着。
    一吻结束后,两人睁开眼,亚勒卡纳别过脸不再看索塔尔,抿了抿嘴唇,局促地问道:“你能给我承诺吗。”
    “我……不能。”索塔尔埋着头,喘着粗气,不再钳住她,看起来很是挫败。
    索塔尔背对着月光,亚勒卡纳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如果能看清的话,一定能注意到索塔尔眼底的猩红之色。
    亚勒卡纳仿佛认命一般闭上了眼眸,在这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之中,实力的强大还是不能改变出身的弱小。索塔尔俯下身来,鼻息喷在少女的脖颈上,亚勒卡纳不自觉地颤了颤,却没有反抗。见此,索塔尔一口咬了下去,贪婪地汲取着少女独有的香气。
    “哼……啊……”
    亚勒卡纳难以置信地睁开眼睛,双手无力地推着索塔尔。
    一把冰凉的匕首正插在她的胸口之处,明晃晃的刀刃反射的清冷的光深深刺痛了她。
    痛楚来得毫无征兆。
    大脑一片空白。
    很疼,很疼……
    生理的痛远不如心中的痛,对索塔尔的崇敬,喜爱,与一切的爱意,令亚勒卡纳陷入沉思。
    为什么?
    青梅竹马的情谊,惺惺相惜后的两情相悦,甚至她准备放弃自己的名誉,片刻的欢愉换来的是自己的终结吗……
    艰难地睁开双眼,亚勒卡纳快要不认识面前的人了。空洞无神的眼神,冰冷决绝的笑容,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青年俊杰索塔尔吗?
    “你……是谁?……你不……是他……”
    “我已有妻室。”
    5
    索塔尔转动刀柄,鲜血如泉水一般涌出,泪水从眼中滚落,亚勒卡纳疼得抽搐起来,心中绞痛,绝望充斥着全身。她满怀期望地如约归来,以为此次可以名正言顺地得到许婚,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结局。
    “在晚上,我的确已经不是索塔尔了。虽然我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什么,但是你是索塔尔最珍视的人,我就让你走得明白些吧,这样索塔尔也会将身心完全交给我了。”冷漠孤傲的声音从索塔尔口中说出,竟是这么怪异。
    索塔尔把玩着亚勒卡纳的长发,接着说道:“我来自深渊,我不是人类,但很快便是了,我会吞噬索塔尔的一切。这要塞看似辉煌,实则早已腐败不堪。与你一起,得不到力量,在力量和你之间,他做出了抉择,当然答案你也知道了。迎娶了来自深渊的公主,自然也将灵魂卖给了集深渊之力于一身的我。在没有得到他心爱的人的心脏之前,我只能维持半日形态,所以今***必须死。”
    索塔尔漠然地说完,旋即继续手上的动作,继续,剜心。
    呵,原来是这样,原来你早就丢失了自我,原来我们的曾经,对你来说也不重要了。难怪,难怪……也是,我就算天赋再高,一人之力怎可与深渊之力媲美。
    原来,我被抛弃了。
    “不,你是我选中的人,你不会有事。”时间仿佛静止了,清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你只需要发一个誓,如果自己被需要,那么重生后会继续战斗。这样,便能拯救你的爱人。”
    是库洛诺斯吗?
    可是,我已经被抛弃了。
    “但你能阻止他,拯救索塔尔,拯救荷塞拉。”
    “好。”
    讣告:
    六星法师,亚勒卡纳,卒。
    6
    双手捧着黄金杯,雅甘呆呆地站在原地,良久,她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也抑制不住从灵魂深处散发出的悲伤,轻声呜咽了起来。
    是了,轮回,这都是她所发的誓。她不希望索塔尔一直沉沦下去。
    库洛诺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旋即,从裂缝之中抽出一把幽碧色长剑,凝视许久,递了上去,“呐,这是魂之利刃,可以对付使徒的光之水晶剑,要是能够将这把剑刺入索塔尔的胸膛之中,就能够毁灭他的黑暗面。”
    双眼之中大颗泪珠滚落,雅甘泪眼朦胧地接过魂之利刃,抽泣着,情难自已。前世今生的记忆相叠,胸口一阵发堵。
    她想起来了,历练之中的一次机缘巧合,帮助库洛诺斯解除封印,得到了灵魂印记的认可,她虽死在了索塔尔的手中,但是生命不息,轮回不止。轮回中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但是库洛诺斯留下的话:“去南方的灵魂要塞,只有你,可以拯救使徒的灵魂,可以拯救索塔尔。”却成为她唯一的执念。
    雅甘接过长剑,“我明白了,所有的一切,我会让它结束。”抛开个人感情不谈,至少为了荷塞拉,为了这片净土,也为了释放索塔尔的灵魂,她一定会找到强大的勇士,一起结束这一切。
    7
    “终于找到了。你们让我找了好久,团长大人!我叫雅甘,我是来向你们禀告荷塞拉目前所遭遇的危险。……次元门很不稳定,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在南方王国的尽头,有一个很古老的要塞。请到那里去吧,到时我再详细讲述。那我先走了。”
    自从找回记忆,认清使命,她不停尝试,不停寻找,不停失败……她快疲惫了。
    或许今日终于找到了,可以结束这一切的人。
    南方,要塞。
    身姿挺拔的青年团长带领着他的队友们还是如约赶来了。
    “雅甘,我们准备好了。”
    雅甘点点头,真像刚成为骑士的索塔尔,“团长大人,是人类的希望呢。这柄长剑可以毁灭索塔尔,一切都交给您了,我会牵制住他。”
    拍拍胸脯,团长自信道:“有雅甘在,我们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意外地,这一次相当顺利,这位团长,出乎意料地可靠呢。或许,这一世便能结束她的使命了吧。
    团长一个闪身,借用雅甘的雷电之力的遮挡,冲到了索塔尔的近前,长剑一扔,不偏不倚正中胸口。
    “唔……怎么办啊……只求力量……可以守护国家而已……为什么总是你们这些家伙!”宛如一个暴君的索塔尔,因为疼痛怒斥着。
    雅甘失神地看着他,怎么办呢,还是恨不起来,这个可怜的自己曾爱过的人。但她手中的动作却未停止,抬手一挥,又是一道电光闪过。
    “什么……做什么呢……又是你这女人……将我,再……”索塔尔痛苦地低喃着,被长剑钉在了他的座椅上,动弹不得。该死的剑,一百年前,这东西差点杀了自己,今日怎么……总感觉,这女人,很熟悉。
    溃散的堕落之气突然爆发,伴随而来的还有索塔尔的悲鸣。
    “我来保护你们!”可爱的名为塞拉的小女孩使用着自己的能力,压榨自己,努力保护所有人。
    这孩子,未来会是很棒的女神。
    堕落之气在森林女神菲蕾丝蒂娜的净化之中逐渐消散了。
    8
    结束了吗……雅甘捂着脸,这么多年,压抑的泪水泉涌而出,没有轻松,反而很是沉痛,心里空空落落的,自己曾经的唯一已经魂飞魄散了,一切,都结束了。
    如期结束,却又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卡纳……”喃喃低语声在空荡荡的要塞中回荡着,温柔得像百年前那个青年一样。
    要塞城门的雅甘惊愕地回头。
    是我听错了吗。
    “卡纳…………对不起………………”梦呓般的声音渐渐消散了。
    雅甘摇摇头,索塔尔已经彻底消亡了,而她还有要继续守护的东西,要继续守护的人。
    新的征程,开始了。
第一?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