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文章】朝花夕拾 官方

失踪人口塞拉 失踪人口塞拉 楼主 版主 2018-04-17 18:10:28 177
(by Easter丶小袁)
…我憧憬和平……我也怀着同样深的感情爱着小镇里的孩子们…劳烦团长大人在我离开以后好好照看他们…勿挂念…保重…”
  从我收下这封信至今,已有四年之隔。长久以来的征战使我对以往的记忆逐渐模糊,我只有在偶尔的闲暇之中才能将那份温馨的回忆一点一点的挖掘出来,每每掘出一丝,都会给我继续前行的动力,而回忆,仅仅是在所谓的偶尔的闲暇之中,仅是这般…
  如今,我独自一人走在英雄镇外的田间小路上,柔和的风抚过我消瘦的脸颊,风中融合着春天野芳的清香,一阵花香吹过,便可从心中消去一抹战争带给我的阴郁,但这阴郁过后浮现出的回忆却再次将悲伤涌入我的胸口,这悲伤越是沉重,越是坚定着让我顽固地等待某人,等待某些时刻的到来。我在风中低头彳亍着,心中思念着某人,幻想有他相伴,于是便沿着周围长满野草的小路亦步亦趋地与他走到了尽头。绕过尽头处繁乱的杂草可通向一个长满野花的小山坡,我之前经常散步这里。此刻,我在路尽头站定,望向更深更远处,有几声犬吠隐隐约约,住得偏远的居民家里房顶上已经飘出若隐若现的白烟…
  在我还未搬入城市之前,这里有我驻扎的军团,那时的居民也好多,主要居住在小镇中心,因为长年的战乱,这里暂时的安宁也吸引了大量的移民。那时的小镇中心热闹非凡,即使战争也无法阻止人们对自由,对快乐的向往,回忆起当年的景象,如今的萧条是怎样都无法比较的。我继续走着,来到山坡的坡顶,向下眺望,望着小镇里鳞次栉比的建筑,望着小镇中心偶然出现的行人…就像我所说的,如今的小镇已经很少人居住了,我的视线在小镇中寻找着,暂停在一栋小巧的房子上,那是巧克莉姑娘的蛋糕店。
  巧克莉的旧蛋糕店在我现在望来,竟比想象中的要大,它那么的空,房顶巨大的风车依然慢悠悠地转动着,当年店前可总是挤满抢购蛋糕的人,因为生意火爆,人们等待得不耐烦,总会抱怨巧克莉姑娘再不扩大店铺就到别家买蛋糕,但是我知道他们并不会,不仅是因为小镇就只有她这一家店。我过去经常到她店里买蛋糕,每次买完离开之时也会和别人一样劝说过她,叫她请人将店铺修的大些,她也总是会笑着回答我们,然后继续努力地制作蛋糕。如今她也搬进了城市,拥有了更大更漂亮的蛋糕店,但是生意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德斯的花店前依然摆满了鲜花,他自己从城市中买来新鲜的花来卖,每天早晨很早起床,非常非常早,驾着马车进城将花运回,城市里的花都很娇贵,他每天起的好早再加上他有自己独家的保鲜办法,因此,他每天卖的花都很鲜艳很妩媚。我的士兵们在进入小镇购物,回来的时候偶尔会带一两支花送给我,我和他们关系非常要好,他们喜欢我,即使我是他们的团长。每次送给我的花,我都会很开心地收下,但是这些城市中的花,比起现在我周围的这些野花,总感觉淡了一些味道…
  我向下望,从小镇入口一直到小镇结尾,从中心喷泉一直到布里奇特的商店…每一处地方在我现在看来都变得好温柔,好祥和,小镇每一寸土地都在勾起我从前的记忆,我闭起眼,嗅着风儿带给我的安慰,我的情绪逐渐变得放松,即使小镇萧条了,我也依然爱它…我这样想着,转过身,在山坡后方就是通向佩尔伍德森林的方向,入口处的树木就已经是高大繁茂,无比健壮的,森林深处可想而知,我并没有再前行进入森林,只是打算在山坡上坐会儿就离开。我缓缓抬起头,远处的山崖旁盘旋着一直鹰,鹰俯瞰着森林,似乎是在寻找猎物。鹰?我又开始思考,回忆便再一次将我淹没,从前认识的勇士们在我脑海里接踵而至,有一个人就站在那儿,他熟悉坚毅的背影临着中心喷泉,他就站在那儿浅浅的笑…我想,我是永远也不可能忘了他的…
  我的勇士团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与使徒之间的战斗便是其中之一,那时候使徒的势力分布极为广泛,国家与国家之间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共同对抗使徒。我的勇士团在此期间发挥了重大作用,勇士们在激烈的斗争后最终战胜了马娜卡尔并再次将她封印,战争之浩大之残酷,我不忍回忆,便不一一赘述了。我只记得当时战争结束,各国的勇士都受到大大小小,不同程度的伤害,他们有些在战争结束后暂留在英雄镇里,一方面养伤,一方面等待回归国家的马车。罗什福尔在最后一次战役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他被勇士罗兰运送回来时就已经昏迷不醒,整整躺了二十天才醒过来。
  罗什福尔在此之前就与我共事,但他并不是受到国家的命令。他是自由的象征,他曾有过名义上的国家,只是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而离开军队“流浪”在南西部的荒野,这些是后来他对我说。我的勇士团与他相遇得益他对我的一次荒野救援。罗什福尔身材匀称,略显高大,留有浓密的小胡子,敌人的任何动向似乎都逃脱不了他鹰一般锐利的眼神,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隐约感受到,他会给我勇士团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影响,他毫无顾忌地加入了我的勇士团为我效力,直到后来发生的一场变故我才知道这些只是暂时的…
 我当时对于他身体的恢复能力大为惊讶,看了他受过的伤,头部以外的部位无一不被这场战役烙上印,光是骨折就多达几十处。他昏迷醒后只是十天时间就可缠着右手绷带下床,进行简单的行走。有一个和他受到同样程度伤害的勇士,到罗什福尔可以下担架跑的时候,还处于昏迷之中。然而罗什福尔究竟受到了多大程度的伤害,记忆只留给我这些粗浅的印象,我只能对他生命的顽强作出如此杂乱的叙述。
  里昂在他昏迷期间经常帮助护士照看他,由于战争刚刚结束,荷塞拉只是恢复暂时的平静。许多事情还需要妥善安排,罗什福尔的朋友罗兰,只来看过几次,由于伤员众多,人手不足,他不得不放下骑士的荣誉,与那些幸运的士兵搬运码头上的医药、生活物资,我的众多勇士也参与其中,大家都想尽快的收拾好残局,以便能好好的在战后的平静中休息一会儿。
  罗什福尔刚能下床行走,就会在小镇到处走走看看,享受一下暂时的宁静。他一开始喜欢到集装箱码头看罗兰和别的勇士搬运东西,他总是早早地起来散步,悠悠地走着,来到码头,罗兰一看见他,就皱着眉头调侃他说到
“哼,作为一名光荣的骑士,你觉得一个人光顾看着不做点什么,这样好吗?”
说罢,用臂将物资靠在肩膀上
“罗兰,作为一名光荣的骑士,应该体谅体谅一下伤员的吧。”
罗什福尔说着,扭了扭绑在右手上的绷带低头看着大家,装出犯了错的小孩模样,大家见状,纷纷笑了起来。他来到这里在我看来就是闲的慌,他每天早晨总来,在码头待的时间并不长,就是来看看罗兰老弟,和别的勇士打上几声招呼,活跃下气氛,他知道自己现在受伤,搬运不了重物,为了不碍着大家,之后便又继续悠悠地散步去了
  军团里受了很严重的伤还依然保持闲情逸致散步的家伙,除罗什福尔以外绝找不到第二人。他在早晨散步,散步时经常去往布里奇特的商店,商店里什么都有,他总是找各种理由要购买商店里的药,而免费的军团里的药却不用。布里奇特对此非常乐意,并不是因为有钱可挣,恰恰相反,罗什福尔看完外伤从不当场付清药费,他以自己荒野最高负责人,树星国高职位人员的名义担保,再来布里奇特也希望自己能讨好一下他,因此布里奇特对罗什福尔的态度还是很要好的。
   罗什福尔除了散步,找布里奇特买伤药以外,最多的活动还是和英雄镇的孩子在一起。他最擅长与孩子们打成一片,例如里昂,不过里昂只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孩子。他即使受伤了,也会在闲时教导孩子们剑术,由于他右手有伤,便只好用左手给孩子们做示范。这些练习剑术的孩子,大多是恤孤院的孩子,少数是从家里偷懒出来的孩子,但无论是谁,罗什福尔会都很耐心地指导着。他们的根据地在小镇外不远处的一块墓地旁边,他说这样是为了锻炼孩子们的胆量!我对此哭笑不得,作为英雄镇的临时负责人,我不去阻止他,他的某些想法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还是很相信他的能力。
  说到罗什福尔的想法,他确实是一个令我琢磨不透的人,他不仅教导孩子剑术,还会给男孩子灌输自己的思想。战后,他在小镇待过的时间长了,与孩子们相处久了,孩子们就很乐意把自己的想法与烦恼说给他听,每一个问题他回答得都非常自信。有次我处理完小镇的事务,路过时站在一边旁听了一会儿,有个小男孩问他
“胡子大叔,请问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英雄?”
罗什福尔这时候两眼放光,用手捻了捻胡子,之后用手指着眼罩说道
“你们知道这伤口是怎么得来的吗,我对这个伤疤感到无比的荣幸…因为…”
因为要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英雄,首先得有一个自己想永远守护的人。
我从他对孩子们的回答中得知,眼伤的由来是因为他保护了一个他一见倾心的女性,罗什福尔对这个伤口有着极高的评价,他认为,这是男人的象征之一。
孩子们听他把话说完,个个都睁着大眼睛崇拜地望着他,罗什福尔就像一尊供世人敬仰的雕像,被孩子们包围在中间…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浸在胡子大叔的英雄理论之中,只有我默默记住了那个女性的名字。
达达尼昂,她该是有多幸运才能获得罗什福尔先生如此的青睐。
   之后我默默地走开了,我对罗什福尔早早地就将爱情观传输给孩子的行为感到不满,只有这个我清楚得记得,在战后的第一次失眠就是在那天夜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镇也逐渐恢复了战前的平静,码头再无多的物资需要搬运,居民在小镇已经可以保证日常的生活需要,女神们在小镇安定得很好,我经常去和她们在一起喝茶。罗兰随玛利亚回到了格拉西亚。梅丽莎女士为了寻找***的真相离开了这里,德姆娜依然跟随在她身边。麻美因为受不了身边的胡子大叔,劝说明日香和她一起,回到了狂欢城镇。里昂认为跟在罗什福尔身边是最好的选择,因此,他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修炼。罗什福尔则继续对小镇的孩子们进行剑术指导,偶尔也有放假的时候,那是孩子们需要在院内上一些基础知识课,没有时间与罗什福尔大叔相伴的时候。在这期间,罗什福尔会经常跑进酒馆和德雷克喝酒,在一起大谈国家政事(吹牛)他的骨头还没完全愈合…没人管的了他,身为他的团长,我每天都提醒他别再被德雷克骗去酒馆喝酒,可是每天他都趁我处理公事的时候偷偷溜进去,为此我居然对他生过气,他似乎是明白到作为一个绅士不该让女人生气,才没有再去酒馆,但是后来,却整天追着小镇里的年轻姑娘,向她们分享在酒馆与德雷克的谈话,以这样的消遣替代喝酒。这些事情是在罗什福尔离开以后我从酒保口中得知的。
     我很喜欢罗什福尔待在身边的日子,早晨醒来的时候,会发现在我的窗前偶尔留有一朵白的极致的雏菊,我问过士兵,他们不知道,我去了花店,德斯告诉我他不常卖这花,后来还是从小镇姑娘的交谈中得知,罗什福尔经常送花给女孩子,但他却从未送出过玫瑰。于是我便猜到,许多早晨留在我窗前的那一朵雏菊就是他去山坡上摘回的,为此我期待每一天的早晨…罗什福尔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对于他“滥送”鲜花给年轻姑娘的行为,我不但不生气,还暗暗感到可爱,因为想起这和手持佩剑,身临战场的他完全沾不上边,剑上飞出血色的猛禽,孤身一人可以七进七出佩尔伍德大森林的男人竟然喜欢手摘鲜花偷偷送给女士…我问他,罗兰走了你是不是很寂寞,寂寞?不的,他回答,小镇里每天都能看见年轻的小姑娘,去布里奇特商店里买伤药时还可以和她们交谈,每天都有孩子的笑声,每天的街道都好热闹,每天都可以遇见勇士团的兄弟们,脑子在战时能够幸运地保住,每天都在清醒地思念着同一个人,这怎么会感到寂寞呢?说完他就笑了,我低下头,也笑了,终于释怀。
   达达小姐通过流浪商人popo的指引,来英雄镇找到了罗什福尔,锐利的眼神,紧闭的嘴唇,这是罗什福尔描述的达达尼昂,只有见到达达小姐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她的美丽。我很高兴罗什福尔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来找他。不过在我意料之外的是,她来这里是因为受到树星国红衣主教的命令,要马上召回罗什福尔。
  达达小姐向我解释了原因,我明白此事关乎整个荷塞拉,于是便同意让罗什福尔离开,罗什福尔似有千万句发自肺腑的话要对达达尼昂说,被达达小姐制止了…他对达达小姐的到来又惊又喜,喜远大于惊。第二天,我目送罗什福尔与达达小姐乘坐最早的马车离开了英雄镇…后来的一段时期总会有孩子问我,胡子大叔去哪儿了,他们以为我不知道罗什福尔去哪里,就换了一个问题问,胡子大叔什么时候会再回来教他们剑术,对于这些问题,我都无语凝噎
  这一切都太突然,我还感觉第二天一觉醒来,又会有一朵他摘的雏菊留在我的窗前…
  收到他的信是在一个星期后的傍晚,他走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再次爆发了战争…这次是在涅斯帝国的土地上。
  如今我坐在山坡上,盯着天空翱翔的鹰,慢慢让自己走出回忆。风儿还是温柔吹着,带着花香,我手撑着草地站起了身,最后望了一眼小镇。
  四年,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再回到小镇看望孩子,我相信和平终会再次降临荷塞拉。
  

更新于 2018-04-18 10:20:58

太棒了,点赞
我错了我错了😣😣,题目应该是《追忆罗什福尔》,不好意思,皮了一下…题目不应该是《朝花夕拾》😣😣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