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4-05 10:32:48
  • 561 views
  • Played game for 205 hours 26 minutes

【同人文】【艾绿】契唤士的黑暗之魂

Choice 综合

序章:兽人部落的血色黄昏   by艾绿

在他还是个流浪者的时候,他就来到了这个国家,在街边乞讨。人来人往,从未有目光投注到他的身上。

更早之前,他是一个孤儿,被一个兽人部落收养,自小喝着百家兽奶长大,并向部落的长辈们学习兽人一族的技能。由于人类的体型在强壮的兽人映衬下显得格外瘦小,部落族长欧克·伦萨赋予了这个孩子部落氏族的姓氏——欧克,并为他取名为格尔诺。

据部落里的老人们说,兽族的血管里流淌着神族大力神的血液,虽然他们暂时还无法启用蕴藏在血液里的神族力量,但不可否认他们曾是被神所眷顾的种族——图腾符文,便是神眷的表现。兽族中的图腾符文数不胜数,这些从远古时代一直传承下来的图案,起初只是兽人们的信仰寄托,但当兽人吸收了巫族的文化,学习了巫族的魔法之后,他们发现了潜藏在图腾符文之下的浩瀚能量。将图腾符文纹刻在身体上,佐之巫族的魔法咒语,便能催动图腾符文,使其产生作用。

长久的发展之下,有两种图腾符文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那便是力量符文和猎手符文,并非是因为这两种符文在作用上力压群雄,而是因为其具备足够的普适性,几乎所有的兽人都可以去参悟这两种图腾符文,毕竟,在兽族中,多的就是力大无穷的蛮子和百发百中的猎手——如果力量出众,那便选择力量符文,这能让兽人们拥有更强的力量和更出色的力量控制;如果箭术高超,那便选择猎手符文,这能让兽人们出手的箭更加迅猛霸道。

除此之外的一些小众图腾符文,虽然不那么契合大部分兽人的体质,但也不容忽视,如诸多元素符文能让兽人们成为出色的魔法师,如天空符文能让笨重的兽人飞上云霄等等。

格尔诺从小喝着兽奶长大,身体素质要比一般人类强出不少,但他仍然无法接受任何一种图腾符文的力量——一切的实力成长,只能靠他自身。但他坚信,图腾符文刻印在他身上的一天终会到来,那时,作为人类的他,才算真正融入进这个坦荡的族群。

“跟着我们的狩猎队,去真正的大山里见识下吧。”11岁,在兽人们看来是成年的标志,这一天,部落族长来到格尔诺面前。

于是,他向族人道别,跟在魁梧的猎手后面,走进了那片茫茫大山。

再多的练习,也比不上几次真正的实战。目睹了狩猎队围捕那些只有在老人的故事里才会出现的凶恶野兽后,他发现一件事——也是一件早已存在,但现在他才敢承认的事——那些只适用于兽人的图腾符文,根本不应该是人类接触的对象。但他还是继续向族人学习射箭的技巧和一些狩猎陷阱的技巧,他希望能通过不断的学习找到一条属于他的路。

晌午,族人早早地收拾工具, 处理路上的痕迹,接着生火,将野果与生肉放在火上烤制,一部分兽人在不远的地方谨防野兽的突袭,一部分围坐在火堆旁制作食物,偶尔闲聊。

格尔诺则坐在一棵枯木上,啃着肉干,翻看兽人一族的图腾书。他认为兽人一族能衍生出猎手符文,他也能从中发现图腾符文的奥妙,为他自己量身打造一种符文。狩猎队伍的队长——欧克·凯恩,目光落到在这个瘦小的孩子身上,他走过来,用兽语说: “别担心,曾经的我也无法承受图腾的能力,那时,我也像你一样感到挫败,但你看,现在的我——狩猎队的队长,我通过了自己的能力获得了图腾的认可。你即使不是我们真正的族人,但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的努力,大力神看得到的!”

格尔诺抬头对视着队长凯恩的眼神,凯恩眼神里透着一种长辈对晚辈的信任,这让格尔诺信心倍增,正要道声谢,一阵慌乱的鸟鸣立刻打断了狩猎队的进餐和交谈,紧随而来的是一声声兽人部落的号角声,兽人们听到号角声,面色都是一变,只因为这号角声只会在危难时吹响。 队长凯恩猝然起身:“部落有事!留下个人收拾一下,剩下的随我走!” 格尔诺也即刻把书收起来,跳下枯木,随着凯恩一起向着部落的方向跑去。

队伍全速前进,很快就来到了大山的边缘,只听一声声兽人的嘶吼回荡在平原上,同时伴随着魔法产生的爆裂声;狩猎队的众位内心忐忑,再往前走,平原铺展开来,平原之上,兽人们与另外一支军队正在混战。 那是一支由圣剑士、游侠和魔导师构成的军队,全是人类。 一个个兽人死在圣剑士的阔剑下,死在游侠的利箭之下,死在魔导师的魔法火球之下。

愤怒如狂风,瞬间席卷了狩猎队众位的大脑。所有兽人身上的符文随着兽人们愤怒的咆哮而绽放光芒。

 “吼!”兽人凯恩一掌拍向地面,借助这股力量,他如一枚炮弹般冲向了战场,手握战斧,瞬间就将一个范围内的圣剑士杀得丢盔卸甲。 格尔诺也加入了战斗,他身形矫健,穿梭在战场之中,以一把匕首轻松割开了一名圣剑士的喉咙。他秉承着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战斗方法,这是典型的刺客之道,也是他正在摸索的道路,与兽人们的蛮道截然不同的道路。因为平时狩猎的主力是一个个力大无穷的兽人。

 狩猎队的队员逐渐形成了一个战圈向部落渐渐移动,所有的狩猎队都回到了部落防守着入侵。但他们撤回部落的一刻,地面一阵震动,平原远处出现一道道沙尘暴席卷而来。狂风卷着黄色的尘土渐渐推近。

这时候所有的圣剑士、游侠以及魔导师军团都消失在了飞扬的尘土中,沙尘暴出现了一道道仿若战车的黑影,那,那是王族的拆迁大队,那是王族最强大的军队之一!在他们的碾压下,部落兽人们合力造出的图腾防护阵会瞬间土崩瓦解,但兽人部落没有任何的退路,退后一步,就是老幼妇女。

破开部落图腾阵的那一瞬间,代表着最终的血色号角吹响! 随着砰的一声,阵法被破,队长凯恩高举战斧,用兽人语吼道:“杀!” 不断的厮杀中,兽人一个个倒下,战斧、石锤、弓箭也都失去了它们的灵魂,散落在地。凯恩仍在奋战,尽管身上已经有了许多伤口,但在流尽最后一滴血前,他是不会放弃的。

远处,兽人部落的族长在释放禁忌的图腾符文的能力。族长身上绘制的符文弥漫着血色,所有族人感受到了独属于他们的血脉的气息,他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因而眼中唯有尊敬与决然。

闭上眼,再睁开,格尔诺看到了所有族人血色眼中的那一丝狂意。族长的佝偻身躯散开成了一片血雾,在空中绘制着一道道痕迹最终形成了一道符文。血色符文带着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上,冲散了云雾。所有的老幼妇女被光芒笼罩其中,一时如神迹降临。

格尔诺来到了凯恩的身边。一大一小的身躯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他身上的血腥气息与凯恩也不相上下,凯恩皱了下眉,回头望向他道:“你并不是我们的族人,你不需要陪我们战下去的,走吧 照顾好我的孩子。”说完,凯恩抓起格尔诺瘦小的身躯丢向了血色的光芒柱中。格尔诺还没从刚才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就被丢起,在力大无穷的凯恩面前,他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回头撕心裂肺地大喊:“凯恩大叔!不!!”

凯恩只留下了一道背影,继续拿起了他的战斧,吼:“来啊,***们!” 在格尔诺触碰到血***腾的一瞬间,这个由族长的生命所绘制的图腾符文完成了。

日落之际,这一战染红了部落前的大地。血色大地也染红了落日的余晖。一眼望去,满是尸体。在部落的中心,一把断斧屹立在暗红色的图腾符文上,那把斧属于他——欧克·凯恩。 战火和硝烟渐渐消散,土下尘土中深埋着兽人与军团的残骸裂甲与断兵。

血色的黄昏就在这一片寂静的平原上溜走了。战火和硝烟渐渐消散,土下尘土中深埋着兽人与军团的残骸裂甲与断兵。随着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夜的到来,宣布着兽人部落时代的终结。

发表回复

我只想占楼槽一下竞技场,体验感太差了,心态崩的不是排位上不去而是自己排完还要等对方那么久,难道不能直接减少到10秒或者15秒?一场竞技玩的腿麻屎干,无语=_=
  • 玩家大大您好,由于公平性原则,竞技场双方的时间都必须是同等的。当然,非常感谢您的反馈,目前我们也会不断对竞技场进行调整的。

我来看看有没有错别字 emmm...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