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帕斯与露比的交换日记》(持续更新,1.22跟着宝石研2的预约一起更新完毕。 精华

萨菲雅家的神使 萨菲雅家的神使 楼主 2017-12-28 00:23:15 2050
视不见道的女装准备程度决定更新速度www,阅读推荐点击只看楼主。
绝对没有在偷懒拖更,露比不是这样的人,要怪就怪托帕斯,顺便前排求一份mayuyu的爱
                                                                         ——露比酱desu_请给我一份mayuyu的爱

PS:来自笔者,请勿催更,用贴近人物文风写真的超累,所以请勿吐槽露比写的日记超级流水账,因为设定如此呀。(下次再也不打算写需要埋伏笔的篇目了,用露比皮埋伏笔真的超级累- -

《萨菲雅的猜拳比赛》
日期:因为萨菲雅也不知道所以没写日期的日记第一天
没错,是我,是我托帕斯啦。
因为猜拳输给了露比,所以第一天的重担砸在了我的身上。
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出的馊主意,但交换日记这种行为,居然真的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演出团里,即便是我们神使也无法逃脱,没有尊严地在萨菲雅的注视中乖乖就范。
而唯一一个因为落单而免于交换日记活动的萨菲雅本人,现在似乎在为着什么事情而发愁。
那是一眼看过去就足以让我们颤抖的表情,意味着萨菲雅又因为本能里的天然呆坏了些什么事,不,与其说是萨菲雅的灾难,倒不如说是关乎我们神使未来生活的大事即将发生更为贴切一些。
拜托拜托,请千万别又是迷路,上一次迷路的时候,萨菲雅觉得日出即是东边,便一直跟着太阳行军,直到夕阳西下回到森林的原点为止,要不是凑巧遇到了演出团,大概直至今日我们还在那个鬼地方打转吧。
也请千万别是犯迷糊遗失封印宝石这档子的大事,明明非常非常严重!却觉得不过是迷糊而已,只要找回来就没事,导致现在我和露比不得不陪同她到处寻觅!

“这个月的宝石剩的不多了呢,不知道还能不能撑过去……”
萨菲雅哭丧着脸呢喃,表情像是藏在床底的小黄书被父母打扫房间时搜到没收一般,然后“唰”地一下瞥向我们,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却因为喉咙中凝噎的声音阻塞了。喂喂喂,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没用啊……我们只是神使而已,并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神灯,并没有办法因为您的愿望而变出无穷无尽的财富啊……不,别说是无尽的财富,即便只是足以度过这个月的宝石,我们也没有办法帮您从莉莉的手中扣出一星半点。况且,真正的神大人不就是您自己么?破环神萨菲雅大人。
“那,那就把你和露比卖了?我下个月一定会把你们赎回来的,请相信我!”
萨菲雅的表情如同起死回生了一般,又突然一手一只提起了我和露比,将悲伤的情感完全转移了过来,使我和露比变成了哭丧脸,
“如果实在没钱的话,你们一定能逃回来的吧?唔……说你们是什么动物好呢?狐狸么……可是露比的颜色不对诶……那要不就只卖托帕斯好了?”
萨菲雅放下了露比,然后把我放在了空闲出来的右手掌心左右观察着,
“托帕斯你一定要乖乖的学狐狸,我保证会把你赎回来的,拜托了!”

不要,请别,拒绝,ちょっと待って。
我惊恐地呼救着,死命摇晃着脑袋表示拒绝,却依旧无法逃脱萨菲雅恶魔般的计划,无形的触手从萨菲雅背后衍生出来,死死地将我缠绕在厄运的漩涡之中。而方才还是命运统一体的露比,却不知从何处叼来了足以装下5个我的超大铁笼,又偷来了一个应该是从玛格丽特房间拿来的蝴蝶结企图进行包装。
栽了,完了,死定了,神使大危机。
就知道看到那个表情就不会有好事发生,还不如第一时间就叼着日记本逃离这个地狱的审判所,外出寻找灵感这种借口在萨菲雅的智商面前绝对称得上是天衣无缝的理由,即便无法实质性解决问题,但至少会被卖出去的肯定不是我而是当时近在咫尺的露比。
万念俱灰,离死不远。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救我么……

“猜拳比赛,赢了可以得到宝石奖励哦~童叟无欺~”
突然传至屋内的声响使得萨菲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蹙着眉头开动了她与众不同的脑回路,这是与萨菲雅的哭丧同一等级的厄运象征,意味着另一份悲剧快递即将到货,但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留下,怎么样都好,哪怕那声音是猜拳王先生的——即便财迷如莉莉,都在吃过一次亏后选择放弃猜拳比赛,那绝对不是以萨菲雅的智商便可以对付的慈善角色。
“嗯,猜拳比赛?”
“欢迎光临~小姐姐要来试试么?”拿着钱包冲出去的萨菲雅,大概根本没有发现厄运的触手在刹那间偷偷转换了目标,并且凝结得都能直接从空气中嗅到、看到的不幸紧紧包裹住了萨菲雅的全身,即便是代表厄运的乌鸦也被震慑得敬而远之,古书里所说的连鸟脑袋都不如,大概是说的就是这样子的情况吧。
“要要要~看我把下个月的宝石份量也赢过来!”
“呵呵呵,小姐姐手下留情啊。”这是一场从一开始便知道结局的博弈,不论萨菲雅如何变换策略,总会在临收前的最后一搏中获得失败,不仅原本即将到手的160宝石不翼而飞,就连初始压出去的5宝石也在劫难逃,在这样周而复始,逐渐上当受骗的敛财漩涡之下,再回神,别说是宝石,甚至连衣服、长袜、头饰、内裤都没能剩下,活脱脱像是一场完全压制的脱衣猜拳比赛。
“欢迎下次再来呀,小姐姐~”
猜拳王如同圣诞节的圣诞老人一般,拖着一麻袋的东西缓缓离开,而这麻袋中的东西,绝大部分来自萨菲雅。“这个月的宝石点滴不剩了,肯定撑不过去了……”
萨菲雅又开始哭丧着脸呢喃,表情依旧像是藏在床底的小黄书被父母打扫房间时搜到没收一般,然后又“唰”地一下瞥向我们,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却因为喉咙中凝噎的声音阻塞了。
不要,这次我绝对不会再犯傻了。
“我下个月一定会把你们赎回来的,请相信我!”
完全不理会萨菲雅在背后的悲鸣,我叼着日记本早早逃离了现场,我确信,外出寻找灵感这种借口在萨菲雅的智商面前绝对称得上是天衣无缝的理由,即便骗不过去,事后受训也远比被卖了好。

更新于 2018-01-22 23:09:36

前排!
  • 萨菲雅家的神使
    2017-12-28 22:20:04

    露比酱前排求一份mayuyu小姐姐的爱,偷偷给露比酱就行了,不要让托帕斯发现哟wwwwwww

给你点个大大的赞
前排围观!买瓜子饮料矿泉水!
。。。沙发被抢了QAQ
  • Isaac
    2017-12-28 10:53:32

    我可是首赞啊。。。

  • 萨菲雅家的神使
    2017-12-28 22:22:27

    写交换日记的事情第一时间就告诉官方啦,所以抢不到沙发也正常啦

哈哈,很棒很棒(≧∀≦)
妙啊妙啊!
真棒👍
《维斯特的性别探究(上)》
日期:过了0点才写应该算第三天么?反正是第二篇日记就对了!
作者:露比酱desu_请给我一份mayuyu的爱


即便对于演出充满热情,甚至不惜一切为自己制定了演出服与出场动作,但萨菲雅大人被分配的工作从未改变过。
倒也不能怪莉莉小姐的偏心、狠心,毕竟演出团的大家都明白萨菲雅大人并没有任何的表演天赋——不知变通,又容易迷糊忘词。说实话,萨菲雅大人能够分配到杂役的工作,真的非常感谢莉莉小姐的收留。
 
“收拾不完了啦,马上就要进行新的剧目表演了,托帕斯、露比,快来帮帮我……”
那是从堆积如山似的杂物中传出来的声音,秉承先集中托帕斯、露比归类再统一分类整理的萨菲雅大人,在不懈努力下,终于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弥诺陶洛斯迷宫。
“露比,差不多应该后退一些了吧?”
托帕斯向我作出眼神示意,而我则微微点头表示回应。
毕竟,接下来会出现一些什么,我与托帕斯都早以见怪不怪,那是每天都会经历的日常,名为“萨菲雅的迷路课堂”的东西。
“出、出不去了,是从这边走么?哇呀……”
在自己搭建的迷宫中迷路的萨菲雅大人,在企图挤过缝隙的同时,动摇了杂物堆的根基,随后,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迷宫轰然崩塌,顺带掩埋了我与托帕斯好不容易整理完的一角。
“出什么事了么?难道是帝国骑士团的突然袭击?”
“对,对不起!又……又要重新整理了……”
萨菲雅大人向着闻声赶来的众人道着歉,不停鞠躬的样子像是被什么人反复折拗企图弄断的铝条。而莉莉小姐他们则在阻拦萨菲雅大人继续成为招财猫摇动的手臂的同时,又用余光对我们投来同情的视线。
“好啦好啦,萨菲雅你过来,我有另一个任务给你。”
莉莉小姐将萨菲雅大人半推半拉的扯出了房间,而玛格丽特小姐与艾特先生、莱奇先生则主动上前负责了整理的工作。
萨菲雅大人如此蠢萌,真的非常抱歉!
我与托帕斯一齐屈膝跪地,拱手于前,向着演出团的诸位做出稽首感谢的动作。然后窜出门外,紧随在萨菲雅大人的身后。
 
“我现在有一个新的任务要布置给你。”
转过身来的莉莉小姐,直接伸手捂住了萨菲雅大人的嘴,像是掩盖住反复道歉的复读机的音响,“隐藏身份到观众中去,让大家热闹起来吧~”
“听我说,萨菲雅,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台上与台下的互动必须有人完成承接,如你所见,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人手了,这件事情可以拜托给你吗?”
“诶,可是,我负担不起门票的价格。”
好不容易才从莉莉小姐手中解脱的萨菲雅大人,似乎又因为触碰到了什么开关,回忆起输给猜拳王之后的那段日子,快速摇晃着惊恐成猪肝色的脸表达拒绝。
“没事的,你可是我们的内应,演出结束以后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可是……艾特他们明明说过进入团长手中的钱就再也没有可能出来了。”


原本将手放在萨菲雅大人肩膀上企图安慰的莉莉小姐,在听完话语之后,“呼”地一下变了脸色,似乎打算发怒一番,却又强行憋住,不让喉咙中卡主的怒焰喷涌而出,但紧握成拳的右手却传来一阵阵“咯咯咯”的骨骼碰撞声。即便是萨菲雅大人,也燃烧着余数不多的智商余额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说了些什么禁忌的话题,只敢低着头看着脚尖,又不时的上转眼珠偷偷瞄了瞄莉莉小姐的脸色,就像是考试不合格被老师训斥的学生。
哇呜……有谁愿意来拯救一下萨菲雅大人和我们这些可怜的神使么?
 
“那个……”
出声打破此刻气氛的,是一位不知何时来到我们身旁的少女,身材高挑,容貌清秀,令人忍不住用目光多停驻了几秒。
 “请问,你们知道魔法玫瑰剧目售票处在哪里么?”
她似乎是前来度假的外乡女子,与这里的淑女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像是灌木丛中长出的一树樱花,又如从荷叶间探出头来的一枝荷花。
“诶,那个,打扰到你们了么?”少女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又吐出舌尖,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只是想问个路,打扰到你们的话,真的非常抱歉。”


“咿呀,诶……?!好可爱~”
率先作出回应的,是直接扑了上去的满脑子春的托帕斯,像是许久未见主人的宠物犬一般蹭着问路少女的鞋背,又如同抱着酒坛的老酒鬼一般嗅着问路少女垂至脚跟的粉色长发。引得问路少女连连发出惊呼,不禁蹲下身来,指尖抚摸着托帕斯背部的绒毛。
真是丢人,明明自诩不善于战斗的智慧型神使,却把脑袋里的小聪明都使用在这种地方,简直像个分不清场合的傻子。出于避免萨菲雅神使的总体风评被害,我,正义神使露比,一口咬住托帕斯的尾巴向后拖着。
“露比,你在干什么啊!”
帕托斯转过头来,眼神中盈出不解的神色,两个爪子向前刨着,似乎想继续沉溺在温柔乡中,可笑,我又怎会松开全身的力道让你如愿以偿。
似乎是因为经历了这样的闹剧,莉莉小姐与萨菲雅大人方才回过神来,萨菲雅大人一定也因为帕托斯的作法而感到羞耻,一边说着抱歉抱歉,另一边又一手一个,将我和帕托斯捏住脖子后的毛皮提起,放在了肩上。


“唔……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你带路?”莉莉小姐收敛了之前的气场,露出了微笑的常态,不由分说,握住了问路少女的手,又转过头来,对着萨菲雅大人下出最后通牒,“托付给你的任务可不要忘记咯?”
“诶?哇呜……”×2
问路少女与萨菲雅大人一同发出悲鸣。
望着远去的莉莉小姐,萨菲雅大人只能低下身子抱住膝盖,如石化一般固定姿势喃喃自语。
“托帕斯、露比,我们这个月的宝石一定会撑不下去的……所以,请相信我,我下个月一定会……”
哇呜,绝不,这次一定不能落后托帕斯导致被萨菲雅大人捉住了。
总之,与萨菲雅大人梦想中的台上之旅完全相反的台下之旅,再一次在神使的逃亡之中展开了。
最后帮她挡关键部位的就是官方关系图中的萨菲亚的神使!
看到这么刺激的帖子我就是举。。。手赞成。
好幸福的松鼠
所以说。。。。堂堂破坏神居然输到倾家荡产???人设不对啊!
日常打电话
2333
我就想问,猜拳王拿内衣去卖了吗?
偷偷过来占据第三篇的位置并放出预告。

《维斯特的性别探究(中)》
日期:上一篇日记的同一天,因为露比的日记过了0点才写
所以战斗型神使的智商为什么可以低到碍手碍脚的地步啊?露比的脑袋里装的该不会都是些dkaljkauidoaxjaikawcxm

露比对不起,
比起独自行动不与露比您商量,
我更应该在事前做好沟通的事项。
恨不得自裁以谢罪……
你一定要原谅我啊,露比QAQ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