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贴终结】第一届武侠小说盖楼大赛开启,再发10个桌游 官方

燕十三叔 燕十三叔 楼主 版主 2017-12-13 21:05:47 1152
咳咳咳,为了让桌游给到更加热爱武侠的同学,现征集各路江湖豪杰撰写一本武侠小说,续写武侠之精神

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就从之前青衣楼帖子的第一个回复开始续写,写后续的少侠请先占楼预订,避免重复续写,之前青衣楼活动仍然有效,奖励会陆续寄送出去。

这一次的奖励仍然是桌游,每一个有诚意的续写都将获得1个实体桌游,总计10个以资鼓励,希望能将武侠的精神借由于此传承下去
---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呵,这江湖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在一家朴素的小酒馆里,一位白衣少年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酒馆里的食客们讨论着江湖大事,只看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香味。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他的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他的眸子是天山之巅神圣的池水。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衣楼的楼主---林默笙。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这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相约八月十五决战紫禁之巅!也不知这二人相争到最后谁会胜出”一个红鼻子醉鬼说道。

“是呀,我听说这叶孤城人称「白云城主」,身经百战,此人自幼痴心向剑,且天资极高,自创了「天外飞仙」绝技,名震江湖。而那西门吹雪也是剑术超绝,剑意一往无前,有无敌之气盖,听说不久前武当派的长风真人前去挑战,可在西门吹雪手上连十个回合都没撑下来,更有人称其剑法已接近神之境界,据说凡是看到他剑法的人都会感觉到一种强者的孤寒之意。”另一位老者说道。

“孤寒?哈哈、老头,你听说书的听多了吧?孤寒是什么意思你懂吗?哈哈!”还没等老者说完,林默笙就打断老头的话说道,“老头、你们在这瞎猜忌有什么用、想知道他们的战况如何,何不亲自去一睹为快呢?”

“呵呵,这位小哥我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只能在这闲暇之余瞎聊一会儿罢了、说不定一会喝醉了一觉醒来啊,就都给忘了,再说了那京城岂是我们说去就能去的?”
敬请期待
君不见
不会写,能否占个楼~第一次前排好紧张
白云无垢
这个可以试试 😂😂😂😂
白云无垢


林默笙看了看窗外,轻轻抿了手中的一杯茶。看着杯中的茶叶,又回想起了第一次和西门吹雪见面的时候 。他轻轻的笑了笑,当时的场景 又从他脑中开始,那股记忆,好像永远都挥之不去 ....

八年前,昆仑山-昆仑剑派。    昆仑山上风并不太大,落雪在空中缓缓起舞。
剑峰,万剑冢。
西门吹雪看着眼前那片剑的残骸 。
剑冢一旁的山上书‘万剑冢’三个大字,犀利的剑势从那三个字上迸发而出,扑面而来。西门吹雪坐在石头上,望着剑冢。任凭雪花落在他身上 ,一言不发。
昆仑后山,一座巨大的山门映入眼帘。昆仑禁地,整个大门都是一片雪白,融入天地的雪白,大门的门是纯寒铁所铸的的受常年大雪的影响 门上镶了厚厚的一层冰 ,但此时,门却是开着的。
林默笙看向大门,眼眸中带着一丝不解。
随即便轻轻摇了摇头,一眼的茫然。
身旁点苍剑派的魏濂忍不住道:“难道这里不是你昆仑山的剑冢吗?”西门吹雪他到底在不在这?居然没有一个守卫?

“呃。。西门师兄作为亲传大弟子 平日很少现身 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也没见过他,今天我们只负责带路,魏先生要是想知道西门师兄在不在。进门一望便知 ,小生这就先退下了。”林默笙说完便躬了躬手 慢步离开了。
众人望着微微打开山门 ,一言不发。
“师叔!让徒儿先去试探一下。”洛风桦道。
“嗯,去吧!”魏濂道。
洛风走到禁地门口,手中的剑直接刺了上去。
“看我的”!
“咔,咔!”丝丝的裂缝在铁门上出现,如蜘蛛网一样爬满了整个冰门。
然而冰门只是出了一部分裂缝而已 依旧原封不动的朱利着。
洛风看着冰门并没有碎 便加大了力道,又一剑!
突然“轰!”冰门终于不堪忍受轰然破碎。
此时的他眼中一片得意。
魏濂心中一叹:“这个师侄真是鲁莽,没查清情况就破人大门,难到他真以为昆仑剑派没落到不行了吗?万一里这剑冢级有一不世出的高手,岂不是平白为我点苍剑派树立一大敌。就算不是高手。但这里毕竟是昆仑剑派的地盘。
奈何洛风是点苍剑派掌门的弟子,更是他的小儿子。
他魏濂虽然是师叔,却也管不了洛风。
“里面有没有活人啊?没死的出来一个,点苍剑派驾到,还不快出来迎接。”洛风高声叫道。
“咳,咳!小辈不懂礼数,还请西门兄莫要见怪。如有失礼,点苍魏濂在此赔罪”魏濂连忙打断洛风道。
“你好生呆着,不要乱讲话,莫要得罪了人。”魏濂小声对洛风道。
“是,师叔。”洛风虽然嘴上答应,但在心里却不以为然。
突然,众人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冷意,不是天气变冷了,而是透入心底的冷。
寒气扑面而来,深入心底。洛风脸色一白,他似乎明白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但他并不害怕,因为他老子是点苍剑派的宗主,洛千狂!
“西门吹雪!,别装神弄鬼的!赶快现身,否则小爷让你昆仑剑派鸡犬不留。”洛风壮着胆子怒吼道。
“混账!怎么说话呢?还不赶快向西门兄赔罪。”魏濂怒斥道。同时他的心里相当气愤:“早知道就不带他出来了,在点苍听说他和西门吹雪起冲突时,就不该为了在掌门身边显摆而接了这茬,这下居然还破了别人禁地的大门 ,真是麻烦一个接一个啊!
如果刚才洛风是猖狂的话,那么,现在人家放出如此惊人的气势的情况下还说出这样无礼的话,那就是个傻子了。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这昆仑山鸡犬不留。”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庄内传来。
西门吹雪!     只见门中走出一白衣胜雪的人。一股清冷的气息更加浓郁了!
西门吹雪长身直立,盯着眼前的人儿
魏濂看向他 好像看着一个仙人似得 在雪中遗世而孤立。
林默笙并没有走 自洛风破门那一刻 他就回头了 一直躲在一块巨石的后面 “西门吹雪师兄”!这是林默笙第一次见到他 。白衣 白剑 白发  在雪中 仿佛和雪已经融为一体。        “点苍剑派魏濂见过西门兄!”魏濂上前道。

西门吹雪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盯着洛风定道:“是你破我剑冢大门?”
“是又怎么样?”洛风向后缩了缩,他感觉到这个人的目光突然间冰冷了起来,似要冻结灵魂一般。
西门吹雪没有再说话。
“好你个西门吹雪 你以为你打败了我点苍七剑的第六剑就以为自己无敌了? 师兄!教训他!”!”洛风狰狞道。
洛风身闪跳出一人,向礼兵,点苍七剑第三剑 !魏濂想要开口阻止,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阻止不了,而这个向礼兵他也管不了,因为向礼兵是洛风他老子派给这个点苍太子的保镖,也是七剑之一。
向礼兵一言不发 便拔剑冲了上去,口中默念着一些奇怪的话语。这是“点苍凝剑决!”。林默笙心中一惊!话音刚落!一青色般的光茫从向礼兵手中的剑出现!这是点苍:“流云剑法”的 万里流云!
“你是谁?”西门吹雪淡淡道。  “点苍七剑 向礼兵!,阁下就是打败我六弟的?西门吹雪?”向礼兵道。
西门吹雪!别人可能不知道此人,但他魏濂却知道,此人最近才下山云游,曾一剑杀了海南剑派的叛徒“海涛剑海峰”,又杀了血刀门的鲁凌,鲁厉俩兄弟!,
在江湖作乱多年的的高手惨死可是大事,更何况鲁氏俩兄弟的“血海茫茫”就连他自己去应对 也未必有五成把握!,虽然是最近发生的事,但是身为点苍剑派的堂主之一的魏濂又怎会不知。
“住手!”魏濂连忙出声阻拦。
“动手!”洛风叫道。
灰色的光!    就像空中的云一样。但是灰蒙蒙的一片 !这是点苍:“流云剑法”的 万里流云!
向礼兵周围的好像有一片片乌云一般柔软,但是却以超快的速度冲向了西门吹雪,。向礼兵大喝到!“云卷云舒!万里流云”!
西门吹雪,似若未觉,直身而立,如寒冰所铸!
突然!
雪飘的速度加快了  风突然变大了!
扬起西门吹雪胜雪的衣裳!
西门吹雪他动了  拔出了身后的剑  丝毫没有一点慌张 只见他将剑横着 突然又竖着 来回的变换着 !临风傲雪!“雪斋剑法”!林默笙心中再次一惊 !昆仑剑派雪斋剑法 乃昆仑三剑之一的 雪天行大侠所创  号称 静若坚冰顽石  动若九天落雪!这套剑法在昆仑山上练成的人不足五位 没想到西门师兄刚入山三年 就已经会了“临风傲雪”这绝对防御!    人已动,剑已出!
只见云冲进了风雪 
交战!风雪交错!……
风停,雪顿,时间静止!
云散!人现!
直见向礼兵手中的剑被西门吹雪的剑用剑尖给抵挡住了  居然是剑尖!
惊讶!不解!慌张! 充满了向礼兵的脸上。“啊啊啊”不可能 此时此刻的向礼兵一脸的不相信和愤怒 !! 魏濂和洛风也是满脸的惊讶!
突然 风雪又开始吹了 这次不是西门吹雪动的 而是向礼兵!
啊啊啊! 向礼兵大叫到!此时  风刮的更大了 雪飘在西门吹雪的脸颊上
哈哈哈!“这是向师兄的”流云剑派的第三式  !云从龙! 云突然又聚集了起来 化成了一天若隐若现的龙。“我要你死!!!”只见向礼兵一个箭步怒目冲了上去  浑身带着一股强烈的气流!搅动着周围的空气。林默笙暗道:不好 西门师兄危险了!但是他却不敢动 他被这股强大的气流给吓到了 双腿都开始打颤。
西门吹雪用手背着剑 直立着 依旧一脸淡然的望着眼前发疯发狂的人二。就在这狂暴的气息 快要冲到西门吹雪面前时 他手微微一抬 口中念出了让林默笙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一招!“惊雪无常”惊了雪!归了无!直立的西门吹雪微微提起他的剑,只见剑身上带着少于的雪花 。他慢慢迎了上去! “不好!”魏濂暗到 ,随即提剑便追看了上去!一剑! 轻轻的雪冲进了狂暴的云龙中 显得是那么的普通 两剑 !三剑!左!中!右!三剑毕!狂暴的云龙好像瞬间温和了下来 慢慢慢慢的 消失了  魏濂止步了,他知道已经晚了 。自己反应太慢了。他早该想到 西门吹雪的实力 ,他低估了他 。
只见剑锋闪着寒光,但未见有任何血滴。只见 向礼兵瞪大了眼睛  身上已经出现三道剑痕,他的伤口已经被冻住了,他至死也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败,会死。
林默笙眼眸中似乎有些激动,他看见了那一剑的光彩,风雪为之失色!
在西门吹雪出剑的那一刹,林默笙突然感觉到西门吹雪身上的一股孤寒的爆发。。在那一刻,这个人似乎已无情,他就像一把剑。他的眼睛中只有对手,只有剑。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一切洛风却没有看到,他的眼中只有震惊,惊骇,骇然心惧。
西门吹雪将剑收起来  ,向礼兵的尸体已经倒地。落在风雪中死去
剑已入鞘,人已亡!殷红的血已经凝结成冰。西门吹雪淡然的目光越过它,望着在不远处一脸恐惧的的洛风身上。
洛风声音颤抖的道:“你……你……你竟然杀了他
魏濂突然对洛风叫到!: “你给我闭嘴!”
“西门兄 事发如此突然,在下也没料到会弄出这事。如今人是你杀的,气也应该消了吧!你虽然杀了我点苍的人,但我魏濂也不敢保证点苍掌门不追究,毕竟先前是我等先不对,此事 以后再再议吧!。!魏濂拱手道。“那就赶紧离开这里!离开昆仑山!”“好 我们走 马上就走”!
毕竟西门吹雪身后是一个昆仑剑派,虽然昆仑剑派日益没落,但是实际也不容小觑。而他的背后的点苍剑派刚刚为列八大剑派之一 ,需要稳扎稳打。西门吹雪便是把点苍七剑之一杀了,点苍事后会不会为他报仇,也是极其难说的。而且他们是偷偷上的昆仑山这件事 。除了点苍高层 ,谁也不知 。若是此事被江湖人事知道了。 他点苍还有何脸面!
洛风刚要说话 却被魏濂一把拉住 对西门吹雪和后面的林默笙客气了几句。 便提起向礼兵的尸体,灰溜溜地下山了。不送:西门吹雪说到
等魏濂和洛风    刚刚离开,西门吹雪望着在一旁已经呆滞的林默笙。
“看见了?”西门吹雪道。
“看见了!”林默笙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剑,看到了雪,看到了锋芒,看到了。”
“你漏了一样东西?”     “什么”?    “对剑的诚意”!,     “诚意”?
西门吹雪的眼睛中忽然露出奇特的光芒:“你记住剑,乃兵器之王。为求剑意,需要诚心诚意! 剑也是杀人的凶器,是必须见血的 但要不为钱财杀人、不为仇恨杀人,只为诚于剑而杀人,不为己为利 只求问心无愧 “唯有诚心正义,才能到达剑术的颠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但现在的你不可能学会!”
“为什么?师弟不解!”
“诚意!你没有诚意,不但是你,整个昆仑剑派的弟子们 ,都没有诚意!都是为了复仇 ,为了功名利禄 ,怎么可以学好剑!!”西门吹雪道。

青衣楼。林默笙望着杯中的茶叶 心里又想起了那句话:人必须诚于剑,心中有垢的人 ,剑术无法到达巅峰。突然他笑了,微微一笑,又自言自语道:西门师兄,我们又要见面了啊。
  • 燕十三叔

    文采斐然,但是也要给后续的朋友留个引子呀,桌游先发你加我q26273744

  • 白云无垢

    他们可以直接接第二天的 我写完了还没审核就提交了 今天再改改

  • 香菇肉包

    哈哈,可以可以,只是开始林默笙喝的是酒、怎么变成茶了....2333😄

  • 白云无垢

    酒杀气太重了 换个茶 清淡

  • 香菇肉包

    其实我构思的林和西门是互不相识的,后续本想着围绕紫禁之巅展开、不过你这样也可以,没想到官方发帖让人给我续了,吾心甚慰.hhh

孚黎
#6 孚黎
叔,我放弃了,这个论坛可能不让爆照
Vinson丶Z
盖楼吗
白云无垢
😂😂😂来人接个文章啊
风华
#10 风华
想接,奈何没看过古龙的小说,不知道咋接
白云无垢
桌游已经收到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去买塑封(ง •̀_•́)ง
白云无垢
我觉得我应该能拿俩桌游 但是这个桌游打不了1v1很难受啊(◍´ಲ`◍)吃平安果   期待更新的  而且桌游还是有一些FQA(╯°Д°)╯︵┴─┴
苓
#14
那这里也站一层
苓
#15
因为没看过小说所以自创一下!
  夜已深,黑夜不同于白日的热闹寂静笼罩着紫禁之城。林默笙正准备灭灯浅眠,突然闪过一道影,速度快的竟连林默笙都没有看清。。。“出来吧!”林默笙突然朝着隔帘说道,“呵,你的确是奇快无比,只可惜这么多年了作为一名江湖人,你竟不能完全收住自己的气息。”林默笙眯起眼看着从暗处移步而出的“刺客”不禁笑出了声。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照在了那“刺客”身上。
  一身黑色夜行衣包裹住全身,一头墨发被银绳轻易束起。这人有着一对如星尘般的黑色的眼瞳,迷人却也冰冷。苍白的薄唇轻启:“呵,你不就习武比我早了一个月吗?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资格嘛,青衣楼楼主?还是说用你的哥哥这个身份比较合适呢?”林默笙此时已没了睡意,语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愉悦 。见来者不在吭声又继续问到“这次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
[先只写了这么多emmmm有人接嘛木有的话我明天再写一些。睡觉觉啦❁´v`迟来的圣诞快乐]

  
崔瑜琢
#16 崔瑜琢

已经收到,非常精致~感谢大网易
往事随风,心未改
顶一波
无赖
#18 无赖
占个楼。为了我的桌游准备写一波😍😍😍
闪电侠
#19 闪电侠
占楼,晚上写,请问这是续写哪个,这个发的吗?
无赖
#20 无赖
“紫禁之巅的决战,你恐怕是没机会去看了。”黑衣女子身影轻轻掠过林默笙,落在房中的紫檀木椅上,随意地说道,“白逵死了,点苍剑派已经知道青衣楼暗中安插谍子的事了。”
“什么?!”林默笙心中一惊,眉头不由得皱起,手中折扇因握的力度过大而嘎嘎作响。
白逵,江湖中人尽皆知的点苍剑派最年轻的长老,其武学造诣在门内仅次于点苍剑派宗主及寥寥数位隐居山门不世出的门中老一辈高手。
三年前,八大剑派宗门大比,白逵以点苍剑派客卿身份出战,一己之力连胜四战,使得点苍剑派排名直冲前三,因而深受宗主信任。
次日,点苍剑派便宣布由宗主代师收徒,向江湖广发请柬,自此一战成名的白逵正式加入点苍剑派,任执法堂长老。
而其真实身份则是青衣楼上代楼主的关门弟子,如今青衣楼的二把手,数年来一直暗中为青衣楼向江湖各大帮派安置棋子,为上代楼主所布下计划中的最大一步暗棋。
“梦语,到底怎么回事?”林默笙回身望向坐在紫檀木椅上的妹妹,声音微冷,“白大哥是师叔的唯一弟子,生死之际你为何不助他一同脱险……”
林默笙话没有说完便被面前的林梦语冷声打断:“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点苍剑派的人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小心!”
林默笙还未开口再说,便听到妹妹的一声惊呼,同时感知到一股凛冽剑气破窗而入,双眉轻皱,当即手指微动,掌间折扇轻启,斜划而上,将那道来者不善的剑气击溃。
“果然啊,林梦语,你也是青衣楼安排在我点苍剑派的谍子。”酒楼的房门被推开,一青衣中年男子迈门而入,眉目含笑,轻声说道。
林默笙目光扫过,见眼前的青衣男子容颜看似不惑之年,却是生得如迟暮老者般的霜眉华发,颔下短须同样霜白,一张脸上只有那双眼眸黑得那般深邃,令人胆寒。
林默笙看着眼前的华发男子,微微一笑:“洛千狂……”
来人正是点苍剑派当代宗主——华发青衣洛千狂。
“青衣楼楼主,敢问您在我点苍安插眼线,是何用意?”洛千狂温声问道,仿佛不似其名般狂放不羁,若非他手中那柄三尺青锋上随时可能爆发的凛冽剑气,林默笙甚至觉得此人有些洵洵儒生之意。
林默笙尽力感知这周遭数百丈内的暗藏气机,却发现这洛千狂竟是只身前来,至少百丈之内并没有多出一道与白天不相同的气息。
还是狂啊……林默笙心中暗道。
“洛宗主,看来您很有把握在此地杀死在下。”林默笙语气仍旧平静,体内真气暗暗运转,随时准备迎接洛千狂发起的攻击。
“哈哈哈哈……”洛千狂仰天大笑,一袭青衣无风而动,掌心淡青色长剑剑身荡开层层淡青色无形剑气,如涟漪般在屋内扩散,林默笙有种感觉,若是这无形剑气积蓄到一定程度,将会出现自己难以估量的变故……
“林默笙,你可识得我手中这苍冥剑?”洛千狂轻声笑问,一如既往的自信。淡青剑气仍在扩散,逐渐充斥整间屋子,除去在接触林默笙兄妹二人时会悄然避开。
居然连点苍剑派的镇山之宝都拿出来了,难怪这么有信心留住我。
林默笙心念急转,若是自己只身对上洛千狂,就算不敌亦能全身而退,可眼下此人剑势已然攀至巅峰,那玄妙的无形剑气几乎要笼罩住整间房间。而自己身边又有林梦语这个身法虽然一流,但武学底蕴相较于洛千狂而言相差甚远的妹妹,再想要脱身,已绝非易事。
转头看向林梦语,兄妹二人目光相对之下便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林默笙对妹妹使了个眼色后不待林梦语有所反驳后便猛冲而上,掌间折扇划过空气,一道凌厉锋锐的劲气自扇沿掠出,洛千狂苍冥剑下仿佛开辟一方天地的玄妙剑势在这一击之下出现一道裂纹……
洛千狂与林默笙交谈是在拖延时间积蓄剑势,林默笙何尝不是在暗中蓄力呢?只不过林默笙心中衡量失策的是洛千狂居然带着这柄古今闻名的天下奇剑苍冥,也正是这苍冥剑自身这奇异的无形剑气另得自己只能在洛千狂蕴积的剑势下切出一条微小的缝隙。
紫檀木椅上的清冷女子见兄长心意已决,也没有如其他女子面对此情形的优柔寡断,在林默笙出手的一刹那,墨色衣衫包裹的娇躯便轻微一颤,在常人看来只是如身体受寒般的轻轻颤抖,而在此时的屋内便之留下一道道残影飞掠。
在林梦语身形微动的那一刻,洛千狂也察觉到了林默笙的用意,当即将攻击的重心从林默笙转向那名身法奇快的墨衣女子,屋内的无形剑气顿时一滞,一息不到的时间之后,先前看起来还如轻烟云雾般柔和的无形剑气突然增添了一股凛冬寒意,剑气也不再如先前般轻柔飘舞,而是在屋内以洛千狂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纵横来去,时而如围棋棋盘上的纵横线条般笔直横亘房中,时而又似万箭齐发般朝一面落下,逼得林梦语虽然离开了紫檀木椅,却难以向之前林默笙破开的那道裂痕靠近分毫。
“林默笙,林梦语,你二人能为我点苍剑派神剑苍冥作祭,是你们的荣幸。”洛千狂挡住房门的身形突然向前一步,林默笙兄妹二人顿觉剑势剧增,先前那道被林默笙蓄力一击破开的裂痕竟是有了逐渐并合的迹象。
林默笙眼眸中涌现一抹决然,轻声一叹,白皙如女子般的右手食中二指并起,缓缓上抬,丝缕真气在指尖盘绕。
“你干什么!?”林梦语见状身形在空中凝滞,不顾那足可轻松切金断玉的纵横剑气肆掠,冲到林默笙身侧想要阻止林默笙的动作。
 
洛千林顿感不妙,青衣楼可是江湖第一神秘的杀手帮派,林默笙身为青衣楼楼主,自有过人之处。
若是让他使出些玉石俱焚的杀招而让自己阴沟里翻船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亏的血本无归了。
一念及此,洛千狂手腕抬起,苍冥剑泛起片片光晕,淡青色剑芒随着洛千狂手臂的动作而连成一片,房间内无论刚猛还是柔和的无形剑气竟是形成一个色如翡翠琉璃般的实质剑气漩涡。
而那雄浑剑气凝聚的地方,正是单手执剑,左手两指紧贴着剑身缓慢上抚,双指所过之处淡青色剑气更为璀璨凝实,如同由碧玉翡翠铸成一般——剑意!
此时的林梦语虽然掠至林默笙跟前,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默笙双指迅捷如蜻蜓点水般在身上诸多窍穴一一点过。
“西门师兄,抱歉了,你教我以身为鞘所养的孤寒剑意没能大成……”林默笙默默自语了一句。
另一边,洛千狂聚剑气剑势齐入苍冥所凝聚的璀璨剑意已然形成,屋内桌椅微微颤动,茶叶茶水洒满了地面,木质的酒楼地板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声,整栋酒楼都开始摇晃起来……
轰隆!!
一道碧如翡翠的绚烂教皇。剑光冲破酒楼屋顶,在空中凝聚成剑,剑锋微微下移,指向酒楼中那道白衣人影……
 
 
无森
#21 无森
接……我接谁的?
蹦星人
#23 蹦星人
夜浸湿了这片皇都,一座豪华的城中,一位大汉正坐在桌前胡吃乱塞,边上坐着京城有名的几个富豪,那些富豪的脸色苍白,看着面前的这位大位大汉,似乎和看怪物一般。后面插着,“几位,可考虑清楚了,是和我合作,贡献点银两囊,还是敝帚自珍囊。”大汉边大口吃着肉边说到。门外,传来一声惨叫,一位肥头大耳的人突然闯进了这场压抑的聚会,与其说闯,不如说是被丢进来的,那个人全身伤口,哭喊着,“大爷大爷,在下愿意贡献银两,放了我吧。”那大汉哈哈一笑,踩到了那个人满是肥油的肚子上,“这就好,我就喜欢和你们这些商人做生意,侍你过来。”说罢,门外出现了一位背着剑的男子,英俊的面庞,那双眼睛,尖锐的如同冬天里的寒风一样,手中还提着一个人头,那些富商看到那个人头大惊失色,那个人杀死了竹叶青,那名为最毒的蛇,最毒的剑,也是他们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主,刚刚传来消息,点苍的洛千狂,死在了醉仙楼。”“这有啥大惊小怪的”那个大汉不以为然,洛千狂,在江湖也只能全是二流,“孤寒剑意,一剑。”听完侍说完这句话,大汉的眉头皱了皱,这代表着,西门吹雪的剑意已经大成,“花也回来了,不过他跑了。”侍说完一句话,就离开了房间。大汉的眉头更加紧了。
    城外,废弃的小庙里,林默生驾着剑姿,任凭雪花飘落在身上也纹丝不动,身上,一袭白衣正抱剑训练着他。“刚刚,为何你不拔剑,”西门吹雪训道。林默生“师兄,我...”西门吹雪转过了身,“你不信你的剑,为何。”林默生沉默的思考着,“就因为苍冥比你的剑好吗?你还是没懂剑。”林默生似乎悟到了一丝,西门吹雪接着道“我能护你一时,不能护你一世,就在刚刚我收到了叶孤城的消息,有一伙不知来历的人袭击了他的城,我赶过去时,只看到了一地的尸体,和一枚挂在城上的头颅,旁边插着一把青蛇剑,叶孤城,生死不明。”林默生叹了一口气“天,要乱了。”
白云无垢
md怎么没人了
旅途
#26 旅途
好乱看不懂(๑•ั็ω•็ั๑)
骁骧
#27 骁骧
所以说已经结束了吗
金色传说
"也是,也好,到时候不被剑气伤到。"林默笙喝了口酒淡淡说到。
"小哥说的极是,那些大人物打斗的大场面,定是刀光剑影,天雷地火,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唔……"老者正说着被旁边一位小哥捂住了嘴。"你这老头真没见过世面,那些大人物都是一两招就分出胜负出来了。哪像你这说的那么厉害。"老者努力挣开小哥的手,涨红了脸"你……你不是也没见过么……你凭什么污人清白……"整个茶馆充满了快活的味道,茶客们也乐的看他们吵架。
林默笙笑了笑,摇了摇头走出了茶馆,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不留下。
月圆之夜
紫禁之巅
林默笙找了一处好位置坐了下来。林默笙看得出来,这场比斗的结果,叶孤城一定会赢。而西门吹雪必输无疑,不是说西门吹雪的剑法比不上叶孤城。恰恰相反,西门吹雪的剑法要略胜一筹。西门吹雪就是剑神,但是一旦神拥有了感情的话。他就变成了人。叶孤城不一样,他已经抛弃了一切,战力达到了巅峰状态。
但是,所有的结果只有等他们比过才知道。
两个人在紫禁之巅就那样望着对方,负手而立。
没人听得见他们在说的什么。
刹那间,
双方出了一剑,
没有天崩地裂,
没有天雷地火,
没有刀光剑影。
有的只是西门吹雪的剑刺中了叶孤城的心。
胜负已分。
林默笙看到了,叶孤城脸上的解脱,
林默笙看到了,西门吹雪的落寞。
西门吹雪带着叶孤城的尸首离开了。
有人想拦住,
没人能拦得住。

民间流传版本可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不然怎么讲?
战斗开始,
叶孤城卒?
不不不,
请各位看官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啊。
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完)
金色传说
方林就藏在一颗比常人还要粗大的树干后面,看着林默笙兄妹和洛千狂打斗。想着能捡一个大便宜,爆出来稀有的东西。突然听到一声"滴滴"。"您有新任务,请注意查收。"
"这该死的主线任务"方林暗骂一声。早不来晚不来,肯定没好消息。"主线任务:加入林默笙所在的青衣楼或者加入洛千狂所在的点苍派。【剧情人物不得死亡】"方林想放弃任务,可是放弃任务的代价实在太大,他现在承受不起。可现在的情况,在这个剧情中,这两个剧情人物对于方林来说,真的无疑是痴人说梦。方林觉得就是系统故意安排的。系统在针对他。现在已经来不及细想那么多了。林默笙和洛千狂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除非自己使用在之前获得的S级道具【时光沙漏】使时间倒流,说不一定还有一丝希望。方林不由得心疼了一下自己,他瞄了一眼任务奖励,瞬间绿了眼。妈呀,这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剧情赦免令】么!在黑市上多少人抢破头都得不到的东西啊。【剧情赦免令】:一次性道具,使用过后,即将开始的剧情默认结果最高评分,默认奖励为最高奖励,无法获得剧情专属道具。方林心中不由得嘀咕道"任务奖励肯定没那么好得到,除非获得最高评分。不仅要这剧情人物无法见到对方,还要和某一个势力中得到一个较高的地位。这么想真是头疼啊。我要赶在黑衣女子之前赶到酒楼,我还要让林默笙兄妹相信我说的话,离开这个地方。不能让他们踏进点苍派的埋伏。"
就在方林思考之时,战斗即将结束。
方林果断使用S级宝物【时间沙漏】
【时光沙漏】:穿越者从像素地牢里获取到的神器物品(道具仅能从像素地牢剧情中获取)(唯一物品)(原属性,暂停剧情十个单位时间,由剧情单位为主。现属性,回到剧情发生1-10单位间,由剧情单位为主。)
【道具使用成功,时光沙漏消失】
【时间开始倒流】
【时间回到黑衣人进入酒楼前】
……
(谁能告诉我,接下来怎么编。呐呐呐,我解释一下剧情啊。我的主人公是以第三人称视角看剧情的发生的,整个剧情就像是一个开放的游戏世界。他们要完成所谓上帝也就是系统交给他们的任务。不是说随便编么_(:3」∠❀)_所以我就编了一个另类的。)
高手一 无尽之刃
就在这时,她手里忽然有剑光一闪,毒蛇般向他刺了过来!这一剑已不是泼妇的剑,而是杀人的剑!精华!致命的杀手!这一剑不但迅速、毒辣、准确,而且是在对方最想不到的时候和方向出手,刺的正是对方最想不到的部位。这一剑不但是剑法中的精粹,也已将兵法中的精义完全发挥。这本是必杀必中的一剑,可是这一剑没有中。除了谢晓峰外,世上绝没有第二个人能避开这一剑,因为世上也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慕容秋荻。他能避开这一剑,并不是他算准了这一剑出手的时间和部位,而是因为他算准了慕容秋荻这个人。
高手一 无尽之刃
感觉不和上面接着
燕十三叔
#32 燕十三叔 楼主 版主
第一届结束  此贴终结
高手一 无尽之刃


感谢网易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