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坟 精华

rfish rfish 楼主 2017-12-13 11:32:31 255
剑气纵横三万里, 一剑光寒十九洲。

古往今来,江湖,是男人痴迷的坟墓;剑客,是江湖中最上瘾的囚兽。因为剑客,就是为了剑而生,为了情义挥剑,为了杀戮挥剑,为了利益挥剑,为了秩序挥剑,为了痴狂挥剑,当剑被握起的一刻,剑客就已经了然了剑的心意,剑客的命运就跟剑的命运走在了一起,剑的终点就是剑客的终点。

而剑的终点,只有毁灭,以及被毁灭。

江湖里,没有哪个剑客不明白这个道理,在步入坟墓之前,在自己的剑被别人的剑斩断之前,没有哪个剑客不觉醒,不明白这个道理。

当宋白明白这个道理时他正在青衣楼下。他的手里握着他并未出鞘的剑,竭力去控制颤抖的自己,或者是他的剑。他的目光,死死的攥着楼上的那个人,以及那人并未出鞘的剑;那人白衣似雪,一人独自坐在空旷的青衣楼上,伸出自己的左手,用细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神情专注。但楼下的人却无一人有心思去把赏那青色瓷纹的酒杯,他们大多跟宋白一样,眼里死死盯着白衣人右手食指以一股魔力般的韵律敲击着的剑。只有剑客才会看到,那把剑正和着白衣人手指的轻轻叩击发起低鸣;只有剑客才知道,这个身着白衣的男人,会是无数剑客的送葬人。

“西门吹雪将于九月十五紫禁之巅决战叶孤城,面对江湖最强的一剑,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眼看决战将至,这个男人并没有显现出丝毫的慌乱。作为领悟决强剑意的两位剑客,这两个人的决战就必然会在有一日展开,这便是由手中之剑在第一次听到对方鸣唱的时候,就已然决定好的事。

西门吹雪只是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并没有在意楼下众人的目光,仿佛现如今的天地间只有这剑,这酒杯。酒杯是他所感兴趣的事物,而这把剑,是他的命。楼下的人往上望,只感觉楼上,屹立着的,是孤寒的山峰,流淌不尽的浅溪。

宋白放下了松开了紧握着剑鞘的手,第一个走了出去。

他知道,月圆之夜,有一名剑客将会死去,他的剑,将会被另一名剑客所斩断。
加我QQ 262737944  证明你是你即可
QQ回复下我
不是一剑寒光吗

发表回复

已被关闭回复帖子入口

该帖子已被关闭回复

相关主题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