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Hero Legends
  • 2020-05-25 19:07:00
  • 5.9K+ Views
  • General

我觉得我的鼠标垫也挺好康啊

Official
Top Reply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Expand Fold 3 Repli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Expand Fold 1 Replies
  • 金团
  • 19 Floor
  • Game Duration: time Minutes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来自TapTap 用户[ID:24720571 众生幻想之主]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20436165 坠落、无悔]来自TapTap 用户[ID:74483947 手机用户74483947]来自TapTap 用户[ID:29400259 胖二十斤] 来自TapTap 用户[ID:19679882 是这样的]
  • 十柒
  • 98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70495859 Thor]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 瑛濯
  • 54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20436165 坠落、无悔]
  • 是这样的
  • 62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20436165 坠落、无悔]来自TapTap 用户[ID:74483947 手机用户74483947]来自TapTap 用户[ID:29400259 胖二十斤]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来自TapTap 用户[ID:24720571 众生幻想之主]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 赌怪
  • 99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

来自TapTap 用户[ID:13008067 一个人也挺好]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来自TapTap 用户[ID:24720571 众生幻想之主]
来自TapTap 用户[ID:52736923 梁启涛]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20436165 坠落、无悔]来自TapTap 用户[ID:74483947 手机用户74483947]来自TapTap 用户[ID:29400259 胖二十斤] 来自TapTap 用户[ID:19679882 是这样的]
来自TapTap 用户[ID:68952972 一扫天下]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43603669]暴一,成血心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来自TapTap 用户[ID:24720571 众生幻想之主] 来自TapTap 用户[ID:52736923 梁启涛]
  • 胖二十斤
  • 58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20436165 坠落、无悔]
来自TapTap 用户[ID:74483947 手机用户74483947]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来自TapTap 用户[ID:22745747 暴一 梦过无痕] 来自TapTap 用户[ID:64634661 憨憨一个] 来自TapTap 用户[ID:24720571 众生幻想之主] 来自TapTap 用户[ID:52736923 梁启涛]
  • 小蓝毒
  • 69 Floor
  • Game Duration More Than :time Minute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语气说: “经验+3” 
我也觉得好看,比凤凰姐姐的好看[嗒啦啦2_AWSL]和其他两个鼠标垫就比不出来了[嗒啦啦2_经验+3]
二楼说不好看,结果不见了。你们[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
Expand Fold 4 Replies
姐姐,这个鼠标垫上面可以把鼠标和键盘都放上去吧。。。太大了。。。[嗒啦啦2_吃瓜][嗒啦啦2_吃瓜]
Expand Fold 1 Replies
Open in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