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Hero Legends
  • 2020-05-25 18:54:45
  • 3.5K+ views
  • General

我已经用上了新的鼠标垫,你们呢?

今年的鼠标垫是超超超大号的!
剑龙小姐姐每日伴我辛勤工作![嗒啦啦2_AWSL]
嘿嘿嘿!


Official
Hot reply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 落澈
  • 72 floor
  • played 117 hrs 49 min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69928977 五毒教众]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69928977 五毒教众]
来自TapTap 用户[ID:68047770 落澈]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70495859 Thor]
  • 恣意
  • 62 floor
  • played 52 hrs 17 min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70495859 Thor] 来自TapTap 用户[ID:39491544 南乞苏乞儿]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ID:70495859 Thor] 来自TapTap 用户[ID:39491544 南乞苏乞儿]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语气说: “经验+3” 
  • 枫夜
  • 74 floor
  • played 254 hrs 10 mins
那一年,我9岁,她11岁。 我告诉我将来要娶她,她也很调皮的回答我:“好啊”! 那一年,我13岁,她15岁。 她高我一头,我抬着头说我喜欢她,她怔怔听着,没说话,便转过头去,不再望我。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 我已经在外工作两年了,她还上着大二,我再也说不出口我喜欢她,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配 不上她,我把想对她说的话,留给了自己,等我配上她的时候,再全部告诉她。 后来四年里,我再没有机会见过她,听说她已经工作了,我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已为人妻,我的事业渐渐走向正轨,再也不为钱所窘迫。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东莞,昏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她开口了:“八百,看你是熟人,就收你五百”。 我尽量让自己不再颤抖,我说:“跟我走吧”,她目光呆滞了一下,随即闪烁了一下,然后又像 一团火熄灭了一样,说:“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位小姐,我还有客人,没什么事 ,我先走了”。她便匆忙的离去了。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她,她被两名民警押着,一脸惊恐与不堪,电视甚至没有给她遮住脸,任由她在我面前晃着,任由她在我心中撞着、撞着、直至粉碎! 最后一次见她,是她找我去的,当时她在楼顶 ,我在楼下抬头望她,就这样望着,许久,他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再有她的消息是一年后,是她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说她病了,没法治疗,说想最后见我一面。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觉得很压抑。 到了医院,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她苍白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我对她笑了笑,那笑容有多丑我不知道,她也对我笑,像九岁那年,笑的那么天真。 她抬起了手,我赶紧过去握住她的手,泪水终忍不住往下掉,她用低沉的浯气说: “经验+3”  来自TapTap 用户枫叶🍁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来自TapTap 用户[ID:29547636 平安萌新]
  • 金团
  • 23 floor
  • 25 mins played
我知道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楼主一边紧盯着屏幕,一边用颤抖的手按着刷新,一遍一遍,零回复!又是零回复吗?楼主内心涌现出一种失望,眼神中透露着凄凉。是的,楼主,我理解你,这种冷落的感觉在论坛这个地方太常见了,在这里该火的贴不会火,骗回复的帖子却永远被回复着。楼主的无奈我很懂,所以我来了,带来了经验,带来了人气,带来了零点几秒的首页显示。而我问楼主讨要的,仅仅是一层楼而已,是的,不用谢我,但请记住我,记住我来过。
来自TapTap 用户[ID:48466816 名字不重要]
你可以把那个欧派改成立体的,这样手腕还舒服[嗒啦啦2_哈哈]如果买火了记得送我一片[嗒啦啦2_哈哈]
上次年龄bug之后,我现在好像没法结婚了怎么办?聂采臣攻略任务做完了,硬质贴也有了,就是没法求婚啊
还还还还还可以吧,要是换成火凤凰的不会更好吗?[嗒啦啦2_滑稽][嗒啦啦2_滑稽]
能来个帅点的画风吗,我有点不好意思用这种[嗒啦啦2_期待][嗒啦啦2_期待]
Expand Fold 3 Replies
看见右下角的鼠标比例就知道这个鼠标垫真的超大了[嗒啦啦2_哈哈]
一日水一帖,万日水万帖~
 膝下坐床垫,  梁上坐君子~
[嗒啦啦2_经验+3]~[嗒啦啦2_经验+3]~
周年庆有无送鼠标垫[嗒啦啦2_吃瓜]
剑龙小姐姐爱了爱了
好看好看,就是太大了点吧。。。想要想要,安排一下[嗒啦啦2_抱大腿]
什么时候还有测试服名额呀[嗒啦啦2_抱大腿]
在哪里买的我也想要[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
Expand Fold 3 Replies
▬▬▬▬.◙.▬▬▬▬    ▂▄▄▓▄▄▂◢◤ █▀▀████▄▄▄▄◢◤█  水经验专用飞机  █▀……╬    ◥██████◤   ══╩══╩═══ḟ̸̷̢̪͎̠̣ͤ̉̂j̓͋̔ͤ̋͛̀͋̄͒ͪ́́̕͘͏̛̻̖͙͈j̸̧̦̳̮̯̭̩̙̗͕̱̩͇̞̓̈̏̊̊̒̓̍̏̆̑ͥ̓̾͊̕͜a͐̋
请问火凤凰是小姐姐嘛?[嗒啦啦2_吃瓜]
Expand Fold 2 Replies
居然私藏剑龙!!!交出来![嗒啦啦2_起了杀心]
早已看透一切,还是老婆好看啊[嗒啦啦2_经验+3]
你也觉得剑龙比自己好看吗[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嗒啦啦2_哈哈]
爱了什么时候出手机壳[嗒啦啦2_AWSL]
周年庆活动有送的是不是(睿智的我早已看穿一切)
鼠标垫?竟然还有人用鼠标垫?[嗒啦啦2_牛逼]
所以这个鼠标垫哪里卖[嗒啦啦2_吃瓜][嗒啦啦2_吃瓜]
Open in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