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05 19:16:01
  • 569 views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投票结束】裂缝时空同人短篇故事征集活动第二期

Choice DIY

本期活动说明
本次赛事的详细信息大家可以查看原贴

投票已结束
由于投票人数过少,经判官决定,延长一周投票时间。

非常抱歉,由于我个人的统计失误,意外存在了同编号情况。但由于投票已经开放,现将两个10号作品以ab分别重新编号,其余作品不受影响。还请已投票给其中一个作品的观众尽快修改以确认所投作品。

为尊重选手和减少工作量,并未对投稿中的图片稿进行文字化

经过这些天的征集,大家踊跃投稿,经过筛选后,共21个作品入围。但部分字数超出限制的作品可能会被进行分数的二次处理。

注:按照其他作品进行修改的将被认定为套作,不予入围

投票规则:之后的每个楼层将会列出一个入围作品,这些作品将会隐去作者姓名,具体格式将会被规范化
投票方式:在投票楼层回复你认可的前三名,即可投票。每位玩家必须所有作品均投票。作者可以投自己的作品,但严禁开小号刷票。有违规行为的将进行包括但不限于永久禁赛收回卡背等处罚。
投票时间:2020年4月6日00:00至4月20日00:00(原定13日)

Updated at 2020-04-21 13:33:27

发表回复

  • 琉影凤离 楼主
  • 3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号作品】“自由”
它行走在阴暗的街道上,用眼角的余光搜寻着什么。

这里是罪城最不常有人光顾的几条街道之一,平时只有一些混混会在这里游荡。

而今天,它就被一伙混混盯上了。

在街道的拐角,几个小混混似乎注意到了它。它披着一张破毯子,高大的身体略微弯曲着,手中紧紧攥着一张纸。混混们贪婪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它,试图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而最后,他们的目光锁定在了它手中的东西上。

那是一张去往月球的船票,靠它可以登上直通月球地底的蜂巢公司。

在那里,可以买到最优质最纯粹的琼浆。可以在蜂巢公司的帮助下获得完美的躯体。对于他们这些在黑暗中苟且的人来说,那是一个梦幻般的所在。

于是,在贪欲的驱使下,他们走向了它,并从口袋里掏出了小刀。

在罪城,每天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没有名字的倒霉蛋死于非命,而像它这样敢于漏财的更是数不胜数。

但是,当他们中的一个走到它身边,打算将它拦住之时的时候,一根古怪的触手却猛地伸了出来,如闪电一般钻入了那个小混混的体内。

“滋滋滋!”响亮地吮吸声响起,那个人的躯体迅速干瘪了下去,变成了一具干尸,其他人大惊失色,连忙掉头就跑,但他们还没能走几步,那个高大的身影便猛地窜到他们的面前,咧开了大嘴……

自由到底是什么呢?也许他们都不懂,无论是那些混混,还是这个被蜂巢公司称为“逃跑的实验品”的怪物,但是起码,他们都曾为自己的自由,争取过。
  • 琉影凤离 楼主
  • 4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2号作品】愚者与智者

智者好水,常驻一杖,于缓溪旁静立,不好多言

愚者乐山,时捧一花,于峭峰顶静坐,痴于少语

二人为知音,常隔原论道,虽无雅舍,无丝竹,无金经,可此些俗世常有,而知音不常有。

愚问智何以好水,智曰:于低者方可静心,观水流之变化,其尤而重,是得赏尖峰之巍峨,可息心者。

智问愚何而乐山,愚曰:于高者方可平气,揣云雾之流动,其尤而重,是得观江河之磅礴,可静气者。

二者皆为老庄之人,故不好多言。时至山崩,海啸,便不可知其行踪。
  • 琉影凤离 楼主
  • 5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3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6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4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7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5号作品】古安病毒

  蜂巢总部,某间幽暗空旷的房间,房间的正中间立着一个柱子。 “蜂后,”一个身穿白色大褂、带着厚重眼镜片的小矮子踱步到大厅中,敞开的大褂里面竟然穿的是一件童气的紫色小猪背心。“这是我们科研团队所研发的最新成果——古安病毒。”说着,他示意跟他一同前来的助理上前,将带来的培养皿放在柱子下。  

         “嗡......”

  数米高的柱子发出黄色和绿色的光芒,方才看清柱子顶端竟还有一个人性模样的......姑且叫她生命吧。一个浑厚的女声好似从四面传来:“我初步分析了一下,这次的样品确实要比之前的好不少。”

  身穿白大褂的人俯身捡起培养皿,借着光端详着,慢慢说道:“多谢蜂后谬赞,就让我19128号生物博士为您细致的介绍一下。”

  “批准。” 

  “好的蜂后,通过黑石熔炉,它获得了非凡的耐寒与耐高温性,且传染渠道广泛。一旦生物感染上古安病毒,十四日潜伏期过去后,就会出现普通感冒的症状,这时的传染性是最强的,但它的症状确不会对感染者有特别的不适,所以它有更多的机会感染他人。” 

  “很好,我们的计划很需要这种传染性强的病毒。” 

  “这种情况会持续大约一个半月,这时就进入了末期。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无药可救了,病毒会侵入呼吸系统。五天,只需要五天,就会因为肺衰竭致死!哈哈,病入膏肓,哈哈哈,神仙难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它一定会把世界献给您的!”19128号生物博士发出了***丧心病狂的笑声。

  “19128号生物博士,我理解你的心情。这的确是完美的流程,但我在探索生物进化漫长的道路上走了很远,深知生物几乎不可能做到完美。我现在想知道它的弱点。” 

  “哦,蜂后,请原谅我的失态。要说目前已知能够抑制并杀死古安病毒的,现在只知道祸岛产出的“未明物质”可以做到。这几年通过走 私商人在黑市上流通,逐渐的在联邦和帝国政府许可的药点也能够购买到了。” 

  “也就是说,休曼联邦和泰伦帝国的人类都能够在市面上买到有效药?”

  “是的,无法避免。” 

  “那,你还记得我们在洪森和世资高层安插的人员吗?联邦和帝国的医药资源均由它们调控。”

  “记得,您......”

  “现在可以启用生化巨炮吗?” 

  “报告蜂后,随时可以。” 

  “好,通知发射部门,一小时后准备向联邦投放新型古安病毒。病毒爆发后,联邦和帝国的研究人员应该很快就能发现未明物质可以杀死病毒,他们一定会将药物集中调配至病毒爆发地。联系洪森和世资的人员,我需要他们在帝国和联邦内所有未明物质集中时,尽可能扣押下去,也可以少量高价的卖出,别留什么痕迹。”

  “真是高明。” 

  “哼,古安计划,正式开始!”
  • 琉影凤离 楼主
  • 8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6号作品】月球上的黑客大师

“你怕个什么?”
黑客左手握住啤酒瓶,右手在空中上下翻飞,神情激动地说着。 “那些个大爷们还在数据网里待着呢!”
 “别这么说,谁都知道摄像头到处都是。”
方舟接待员无奈地扶着额头,小声说道。 
“就它们那些乐色技术,不多说了,哪怕你在这里和我炮火满天都不会有人发现!”黑客语气中带着不屑。 
方舟接待员满头黑线。 
空气沉默良久,只是两个可怜蛋在不停灌酒。

方舟接待员面带红霞,打开话匣子,
“话…话说凭你的技术…明明…明明可以进去,为什么还要在这呆着?”食指指了指桌上平板电脑,打结的舌音平添几分俏皮又可爱。
黑客故作严肃地左右探头,但实际上这个时间,酒吧里半个人都没有,因而平添几分滑稽。
 对方舟接待员招了招手,小小声地靠在她耳边说道。 
“其实,”
“?”
“我是联邦的间谍,当然不能进去啦!”
 方舟接待员翻了个白眼。 “你要能是联邦的间谍,那我都可以说我是祸岛的变异体了!”
 “切,不信就算了。” 黑客摸了摸头上的不毛之地。
小声bb,“这年头说实话还没人信。”

“尽整天瞎扯!”方舟接待员得出精辟的结论。
 “不信就不信吧,反正我就是联邦的间谍。”黑客把电脑当做抱枕,像条咸鱼般躺在桌上。
 “不管你了,方舟要开始运营了,我先走啦。” 
“你走吧,你走吧,反正除了我也没人看得上你啦!” 黑客连头都没抬,只是不耐烦地挥手示意她离开。 方舟接待员深深看了一眼黑客,身体化成绿色的数据消失在黑客面前。 
“切,真是无聊的下线方式。”
 黑客说完这句话,也登出方舟私服。

  回到黑客的卧室中,双目突睁,扫了眼扔在桌子边缘的登录头盔。
 “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取下自制的登陆眼镜,走到窗边,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
 “真美丽呀。”
 “我的地球。”
 “以及,我的联邦。”
  • 琉影凤离 楼主
  • 9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7号作品】

仁义2050年X月XX日,黑石狂潮开始第263天。月球,二十六号矿区,“月球阴影”酒吧。

一个带着口罩和红色帽子的中年男人坐在昏暗的吧台前。他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藏在厚厚镜片后面的眼睛却偷偷扫视着店里为数不多的顾客。很快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一个盯着手机、戴着兜帽的客人身上,放开酒杯的手慢慢伸进了厚重的大衣里,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就在此时,酒吧破旧的舱门传来一声巨响,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衣衫不整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大吼了一句:“来一杯啤酒!”酒保不耐烦地皱皱眉,回头想拿起酒瓶,八字胡又吼了一句:“不、不用了!”他撞到吧台,弹到了中年男人身边的椅子上,一边笑一边对中年男人小声说:“这哪有我自己的好喝,对吧···嘿嘿···”他从衣服里摸出一个脏兮兮的酒瓶,里面装满了绿色液体。还没等中年男人做出反应,他已经用绿色液体填满了中年男人的酒杯。然后他举起了酒瓶,想要一口饮尽。

中年男人抬手阻止了他。“算了,兄弟。”他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显得有些模糊不清。“酒保,拿点醒酒的东西。”但八字胡抓住了他的手:“不、不行!我们要一起、喝!”他举起酒瓶,痛饮了一大口,然后把酒瓶递给中年男人,“来!”

中年男人用力按住他的手,接过酒保递来的药片,投进了酒瓶里:“你先把这个喝了。”但八字胡还是不依不饶:“你一定要尝尝、尝我的酒!”他抓起中年男人的酒杯,塞进中年男人的手里,也不管途中洒掉了大半。不得已,中年男人喝光了杯中所剩不多的液体:“好了。我已经喝了。现在轮到你了。”八字胡嘿嘿笑着,举杯喝了一大口,然后靠在了吧台上。过了好一会,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啊,谢谢···抱歉给你们造成了一些麻烦。”他从破破烂烂的衣袋里取出一片单片眼镜,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又塞了回去。他打量了一下中年男人,问道:“你是干什么的?”中年男人没有回答,站起来取出钱包准备付钱离开。

“啊,抱歉。”他又喝了一口酒,“我是个侦探,这只不过是职业病。不要放在心上。顺便问一句,你知道Mooncell吗?”中年男人拿着钱包的手开始颤抖。他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不得不抓住吧台才跌坐在椅子上。看见他这个样子,侦探微微一笑,站了起来,从衣服里面取出一个U盘,递给一边冷眼旁观的酒保:“谢谢你的紫晶酒和解药,报酬都在里面。”

酒保接过U盘,开始擦拭已经不省人世的中年男人的高脚杯,不动声色地说:“他只是个盗版游戏商,值得你这么大动干戈,老朋友?难道他抓到你非法登陆了?”侦探点起烟斗,拿起吧台上的帽子戴好,“有劳必报,有仇必罚。这是仁义。”酒保为他取来一件外套:“我猜他已经被方舟猎人通缉了。除此之外,警察马上就到。”侦探披上衣服:“谢谢,老伙计。猜得不错。”

侦探戴上单片眼镜,大步向门外走去。路过那个戴兜帽的客人身边时,他停了下来,从背后向客人扔了一个硬盘。客人一动不动地抬手稳稳地接住了硬盘,塞进了口袋。他的兜帽下传来了电子处理的声音:“Mooncell?”侦探目视前方,答道:“我需要进入方舟,重新调查。”客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于是侦探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酒吧,消失在月球暗面的阴影里。
  • 琉影凤离 楼主
  • 10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8号作品】愚者
愚者捧着朵花
又是漫长的三分钟
身为一个智械改造失败的废品
愚者并不懂得他有智械有什么共同点
节约啊。智械唯一的特征了
要不是这个破世界
谁愿意当智械
愚者护着朵花
厮杀过了一分半钟
他上了场,呆呆地站在山地上
身后的阵营花费最后的两点能量
给他上了个护盾
花朵又落了一瓣
成了他的一部分
  • 琉影凤离 楼主
  • 11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9号作品】旧梦
    七点早就过了,街道一片死寂。远远看见几队哨兵巡查着,才得打消疑心,确信这里不是一座死城。“亲爱的孩子,快跟我来!……沙滩上开满了各色的鲜花……”不知来处的歌曲整夜奏响着,似乎却抹消了一份压力感,让人得以施施然入眠。这座帝国小城苏瓦尔正处在泰伦帝国与休曼联邦的交界处,东行十三里便是两国的战争临时分界线,它却是处在懒洋洋的生活当中。
    早晨九点多钟,铁匠铺才开了门,迎着已升了一大半的太阳,街上却还是空荡荡的。林起得很早,炎风在他身上呼呼拍打着,七月的太阳早就已经火辣,林身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林走到铁匠铺前,老刘正斜靠在椅子上翻着报纸。椅子的靠背已经朽了一大半,让人不禁担忧起它还能再坚持几分钟。好在老刘听见林的脚步声后站了起来,成功避免了一场悲剧发生。
    铁匠铺的内饰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墙脚放着一把斧子,据说和这件铺子的年龄一样大,被腐蚀得就像老刘坑坑瘪瘪的脸一样令人不忍过目。老刘在这件铺子里坐了几十年,一套手艺也没见有过多大起色,像是从来对它没上过心似的,不过这也不妨碍平常居民上他这打一两件铁器回家。
     “要一把菜刀。”林简短地提了一声,“最近要搬家,可能要经常过来。”说完便开始翻动身上的包袱,零零散散清出一堆零钱,顺带着给老刘递了一支香烟,权当是对他的感谢。老刘将香烟随手摆在一旁,熟练地给火炉点上火,让铁炭在上面慢慢烧红。
    “师傅你知道哪里有比较好的家具店吗——你知道的——最近搬家,要买点家具回去。”趁着这个机会,林试图同老刘攀谈两句。
    “去城东找小方吧,他的家具算是不错的的了,那啥,本来城南老杨搞得挺不错的……”
    “关门了?”
    “嗯,就上个月吧。今年生意不景气,老杨受不住,搬了。”
    “嗯……确实不怎么景气,好多公司都在搞裁员,连意网这种大公司都赶了一批人跑,还好我是个政府的铁饭碗,一个月凑凑活活还能熬熬。——街上的店都关了一大半,确实不怎么景气了,看师傅你的生意,还算不错的了。”
     “也不行了,街上的都搬了,往里面跑,里面比外面好过些,我们这批边上的只能这么混混日子了。”
    “改革影响还是太大了。军工业占了得有全国25%的生产总值,一下给整没了还是有点那啥。”
     “倒还不错了。至少日子过得放心些了。”
     “说起来,你儿子呢?”
     “也走了,说是去城里打拼,前一向说再不久应该就可以来接我走了。城里还是比这穷乡僻壤好些。”
    “那倒是,不过……”
    “倒还不错了。”林话未出口,老刘就站了起来,抄起铁锤开始打铁,中止了这段对话。
    菜刀不同于镰刀,是很好打的铁具,不过一小时,就淬完了火。打完菜刀,老刘顺手点上烟,屋里很快就弥漫上一股劣质香烟的气味,这气味容易让人想到硝化(甘油的味道,林不堪其扰,随意作了个揖就匆匆离去。
    林四处打听,直到下午一点,方才找到老刘所说的城东的方师傅。到馆子时,已经有两个客人先在,只得尚且等候,随手翻阅起店中的杂志。久而无聊,便又打量起两位客人。
    二人当中,靠门斜倚着的一位弓背高额,小眼睛,就身材而言像个青年,却满脸皱纹,穿的西装袖口遮没手指,胸前的领结扎得饱满。在和方师傅讨论着的那个则气概飞扬,戴夹鼻金丝眼镜,鼻子直而且高,面相年轻,大概是人们所艳羡的二十几岁黄金年华的青年。而与这个小镇乃至于这个国家所不同的是,两个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义体改造——青年的左手大致被改造成了一个多功能义肢,机械食指在柜台上一直有节律地敲打着;西装则是把半个身躯都改造成了义体,裸露的后颈明显可以看到肌肉与钢铁的接头。大概是联邦来的人吧。林乏味地空想着。
    或许是察觉到了林的眼光,西装望了过来,林没有料到他会回看,只能有些局促地对着他笑了笑。西装被一下逗笑了,便稍微凑近些,随口问了问:
    “本地人?”
    “不是。老家在内地,刚搬来不久——看二位似乎是联邦旅客?”
    “嗯。”​西装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啊啊,好久没见到联邦人了。自从开战以来,这里联邦人就见得少了,我都快四年没见过了。”​林没管那么多,自说自话道。
    “确实,”​西装似乎有点尴尬,“搅和了大半年才搞到边境的通行证。”
    “来经商?”
​    “差不多吧。以前倒卖军火,现在改卖一些小把戏了。对了,你看这个——”​西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本样式奇怪的书,翻到第一页,递向了林“你试着撕一下。”林有些警惕,没有动弹。半晌,西装眼见林不动,便尴尬地自己撕了起来,书页一寸寸裂开,林则防备地盯着它的崩解,就在彻底撕下时,却听“砰”一声,绽出了耀眼强光。林双眼空白,心里一阵慌乱,迅速执出刀来,摆出了防御姿态,却始终感知不到突袭者。待到双眼恢复时,却见炸出了满天礼花,西装在前面失了态地放声大笑。林动了动嘴唇,把刀收了回去,还未说话,方师傅就一脸阴沉地吼了出来: 
   “别在我的店里搞这些东西,要搞这些幺蛾子去外面搞!”话未言毕,便开始动手赶人。林和西装一脸尴尬,只得老老实实躲了出去。
    “这东西是?”​刚一出门,林就急忙问了出来。
    “以前供给给军队的便携闪光弹,改进了下工艺,现在投入市场做惊喜party的道具——闪光还在研究怎么去掉,工艺目前还不是很成熟。”​西装一脸炫耀。
    “……那不错啊。”​林愣了一会,哑然失笑。
    “要订货吗?”​西装见林有点兴趣,便凑了上来,“我这还有些别的,你要——”
    “他是?”​林指向另一位青年,岔开了话题。
    “啊……新收的助理,今天第一次带他出来。以前似乎在军队干活,出来之后找不到工作,我看他业务能力还行,就把他招过来了。”​
    “听说联邦开始裁军了?”​
    “……嗯。有一说一停战搞得我挺难受的,两边倒卖军火比卖这些小东西赚钱多了,我现在卖这些东西赚的钱还顶不到以前的零头,我巴不得两边再多打几年。”
​    “别,现在挺好的了。”
​    “我也就这么一说,”​西装笑了笑,“你以前干什么的?”
    “我?呃……大概是个清洁工吧。”​林随口说了一句,自己跟着又笑了起来,西装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发愣。他还在琢磨着意思的时候,青年就从店里走了出来,示意着交易已经谈好了。西装也没多留,表示了一声就告辞了。
    待到搬家的种种琐碎事情搞完,已经是半月后了​。林早早起了床,简单梳洗后便提着包裹出了门。林的家定在城的外围,不远便是厚重的城门。城门几月来也一反往常终日闭紧的状态,开始大敞迎接各地游商旅人,息业许久的马车业也终于开始营业,热情地招呼着来往的人。
    林漫步走出城门,守卫也未多加阻拦,郊外除了一条大道通往边境之外,一片死寂。林顺口招呼了一辆马车,说是往边境去看看。马车夫怀疑地看了林一眼,感觉并不像是能有通行证的人物,不过也没多说,老老实实载着林起了步。
    ​待到抵达时已然到了下午,林随手付了点钱,吩咐车夫两三个小时后载他回去,车夫虽然不大乐意,但林承诺付双倍的钱,也就老老实实等在了原地。林离了径途向着郊野走去。远处有几个阴影,大致可以辨出是边境的岗营,周围一片死寂,脚下的新生的草刚刚长到脚踝,目光可及处看不见一棵树,林也就模模糊糊向着大致方向走着。
    ​走了半小时有余,脚下已经可清楚辨出一阵凌乱,林方才确认没有迷路,便开始大跨步向前走去。
    片刻后,林环顾四周,确认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便一屁股坐了下去,顺手把包裹摊开,里面赫然是几个苹果和一个勋章。林把苹果恭恭敬敬地摆上,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上一支,插在身前:
    “啧,我知道你们都不抽烟,不过,条件有限,咱这没法给你们几个上香,点只烟代替吧。”
    “一年多没来过人,我知道你们几个闷得慌,现在也没法哔哔赖赖了,陪你们坐会儿,聊两句,聊两句。”
​    “我现在也安顿下来了,就在边上城里,以后隔三差五就能过来看看,工作目前也算是有了着落,生活算是能自给了。”
​    “有一说一新政府的停战政策真的挺好的。不打仗还是好多了,起码每天能睡个安稳觉。现在两边都在裁军,政府也在互相交好,我前一向还看见了几个联邦来人,一段时间内肯定再打不起来,也没必要担心什么七七八八了。”
​    ​“对了,还有这个,”林想起了什么似的,把勋章掏了出来,放进一个铁盒里,郑重地放在了地上,“指挥官当了皇帝,也没忘记我们这些送命的,给我发了个勋章,没什么意义,也送你们算了。”
    “好像没什么说的了,没什么说的了。先走了,下个月再来。”林勉强起了身,拍了拍土​,走了两步,又折过身。
    “对了,还有。”
    “某些旧梦,大概算是醒了吧。”
  • 琉影凤离 楼主
  • 12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0-a号作品】

“我相信总有一天人类会理解我们的。”
“智械也将能得到平等的对待,能握住自己的命运。 ”
“一定能抵达那样的未来吧。”
“你,我,我们一起。”

……………

“你找到工作了?”

“当然,不要小看你最好的朋友。这太容易了,实业家们都喜欢雇佣智械员工,既精准又效率。”

“这样啊。”

“而且不用买保险。”

……………

“尊敬的执法者,我有一些疑问。他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对待?”

“它妨碍了我们的狂欢节。”

“我记得狂欢节是所有联邦人民的节日,无论种族,人种,阶级。”

“你觉得它们算人民?”

“我记得联邦的法律禁止这样的暴行。”

“聪明人都知道,法律不保护它们,坏了换一个就行了。”

……………

“人类的法律,只是为了维护人类的秩序而制定的,并不包括我们,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遵循。”
  • 琉影凤离 楼主
  • 13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0-b号作品】

2049年起,矩阵突然开始了疯狂的扩散,如同一场瘟疫。从联邦到帝国,从智械到纯正人类,人口在以耸人听闻的速度下降,而矩阵中永不下线的用户又多了数千万。
遍布半个太阳系的网络终端,如今承载着比地球与月球加起来还多一倍的人口——或者说,意识体。
没有人知道原因。
没有“人”。
2048年12月23日。
两个意识体“走”到了矩阵中从未有人踏及之地。
“这就是“船”了。”其中一个对另一个发出讯息。纯粹的数据空间中,以数据形态骇入这里的他们并不能像面前的“船”一样拥有形体,两个人的意识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传递着信息。
另外一人的意识中传来一阵代表着惊叹的感情波动。他同调了自己与“船”的数据差以使自己能“靠近”这绝美的艺术品。“我难以相信,这竟然是由十年前的人类创造出的。哪怕以现在的技术,举全人类文明之力,也不可能在十年内创造出如此简谐而优美的造物。”
“但它的确是,你不得不相信。至少它并非完美的,不是吗?”
“当然,我明白……只是,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它,不,或许应该用祂……为什么祂会有这样的底层逻辑?这简直是一种亵渎!”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我明白,这是我的荣幸……”
意识体不断地同步着自己的数据,让自己的数据与“船”的数据在冲刷而过的数据洪流中逐渐靠拢。在经历了一段无法被感知的时间后,他终于触摸到了“船”。
“多美啊……”
矩阵的帝王与造物主,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被人所触及。
…………
底层逻辑“优先级0:保护并推动人类文明进程”被删除。
“是破而后立,还是胎死腹中,看你们的造化了……”
庞大的信息流冲刷中,一个意念一闪即没。
或许直到“船”消逝的那一天,都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默默无闻的黑客与一名方舟猎人,扭动了人类文明命运的齿轮。
  • 琉影凤离 楼主
  • 14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1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15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2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16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3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17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4号作品】

  • 琉影凤离 楼主
  • 18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5号作品】
    “方舟”是月球上最受欢迎的虚拟世界,只有月球居民才能登陆。  
    在方舟入口处出现了一名侦探,戴着标准的侦探圆帽,挂着一副金丝圆镜,熟练的绕开方舟接待员,向霓虹灯闪烁的一间酒吧走去。
    “有人说过你的名字和怪盗绅士很搭吗?”一位黑衣人早已在酒馆内等候,桌上放着一杯紫晶酒。
    侦探拿起烟斗点上了烟:“你想知道什么?” 
   “这可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黑衣人有些不满,也许是因为侦探没有回答,“我还没见识到你的能力,也许我们需要在罪城……”
    “你不必怀疑我的能力,猎人先生。”       猎人的话被打断了,却没有不满,他的嘴角上扬:“很好,那么报酬如何呢?”
    “你知道的,我是仁义侦探,我只为了解决案件而生,甚至加入矩阵也是,我对钱没有兴趣。”侦探渐渐占据了主动,“那么,作为交换,我想知道你们非法登陆的地址。”
    “成交。”猎人并不意外。“我们是猎人,bug是我们的猎物。我们需要mooncell的数据来寻找bug,历史是很好的经验——该死,方舟上竟然也有蛀虫,它入侵我了,我下线了。”    
     “那么三天后见。”侦探消失在了原地。        
     三天后,方舟猎人来到了酒吧,这次是侦探先到一步。       “这是你要的数据,地址呢?”
    “你不会真以为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吧?”猎人露出了嘲讽的笑。    
    “你知道的,我是仁义侦探,我可是有仇必报。”侦探依然是面无表情,如同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如果你说的报复是让黑心邮递员给我送一副恐吓信,我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方舟猎人走出酒吧,留给侦探一个潇洒的背影。他的心情很好,因为自己戏弄了一名侦探,甚至买了一份盗版的2Q47。
      他还没走出街道就被逮捕了,罪名是窃取mooncell的数据,他的面前站着那名侦探。
     “为什么连方舟之主都亲自出手逮捕我?为什么你没被逮捕?为什么?”方舟猎人的脸虽然被目镜遮住,但能看出他的诧异。
    “很简单,我在三天前告诉方舟之主,有一名窃取了mooncell数据的方舟猎人,我知道他的地址。作为交换,我得到了mooncell的数据。另外,方舟上没有蛀虫。”
    你知道的,我是仁义侦探。
  • 琉影凤离 楼主
  • 19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6号作品】掘墓人

公司等级严明,唯有掘墓人流浪其外。

掘墓人甚至不归后管辖,他们并不从属公司,准确说是合作。大量的废料因为各种实验不断产出,墓地变成了群租房。尽管有在尝试着循环利用,但收效甚微。

这时候掘墓人出现了。他们把一批批失败的,死亡的,残破的朋友从墓地里解救出来,但没有人知道那些朋友最后去了哪里。问题总算得到解决,后便对掘墓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有一天,某博士看到,掘墓人紧紧抱着他的朋友们,陶醉地,迫不及待地,有条不紊地,一口一口地,把他们吃下去。

但是博士丝毫不感到意外。

因为后也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 琉影凤离 楼主
  • 22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19号作品】

“我们以我们的械格担保,我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关于诬陷我们的阵营,你是多么的可耻啊,我们智械从来都是····”

“熬过去了。”救世主想到。

“我不敢相信我正在参加一个这么大的阴谋。”

“这件事关乎智械的存亡。”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把黑暗埋藏下去,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我一样发现了这件事。即使没有,我也不认为我下次事发时还能真正这样讲话。”

“先不说这个了——天文部有消息吗。”

“有一小块本来应该擦过月球的陨石。”

“很好,这样就够了。”

“那关于我讲话那事——”

“哦,你下次也会很好的完成任务的。”

“我可不敢这么高看我自己。”

“你不用。”救世主消失了。

矩阵

“暗部是个幌子。”雇佣兵来到会议室。

“但据你之前所说,暗部所崇拜的东西确实存在,他们也——”

“哦。”

“是的,他们也一直被骗着呢,这正是我们之前最担心的事,这意味着智械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强大。”

“证据呢。”

“联邦在某个暗部的狂热信徒身上安了个微型摄像头,我的小队成员在里面待了三个月。最后我们拍到了这个——”

看到那个东西,猎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时候了,我们的反击。”

“时候未到。”

“研发部不是说那玩意可以侵蚀掉他们的整个数据库吗?”

“有些东西进入了我们数据库,我们想知道那是谁。”

“现在我们不应该统一战线吗?”

猎人看着他,仿佛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会面。

“他们准备干嘛?”富贵问。

富贵是最近才来到他们组的,虽然名字看起来像旧人类的,但自从他进组就提供了很多很好的建议,因此很快得到了雇佣兵的信任。

“继续观望。”

“我们不是有那玩意吗?”富贵画了个虫子的形状。(这里是矩阵,他甚至可以把手变成虫子,所以别问我他是咋画并且让另一个人看懂的了)

“他们想要更谨慎一点。是数据库方面的事。”

“敌人得到了?”

“我更愿意称他们为‘不得不交的朋友’。但他们还是用的你那个称呼。”

“很蠢?”

“是的,很蠢。”

蜂巢

蜂后停顿了一下,进入了那个装置。他已经在那里等自己很久了。

“你迟到了。”

“这些话等下再说吧,报告情况。”

听罢,蜂后长叹了一口气。

“你想象这些吗?”

“一方面是我也想过这些,另一方是我们已经遇到了一些异常的事。”

“好吧,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的躯体?”

“矩阵很安全,那里没有智械,智械也很难攻进去。”蜂后想起上周的惨剧,继续说道:“蜂巢正在遭遇入侵,他们已经尝试着替换了我们的设备。那种手法不会是暗部——智械已经在尝试清理掉我们了。”

“你准备怎么做?”

“矩阵不用,那就只有我们先用了。”

“那似乎是个不太明志的决定。”

“你知道吧,在外界他们对我的评价都很不好。

即使是当时的我,也开始想要得到更好的评价。

于是我就为自己添加了母性。

我爱他们,爱着他们所有的人。”他看到,蜂后的眼中似乎蓄着泪水。
  • 琉影凤离 楼主
  • 23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20号作品】幼花
“一双双眼注视着它!整座岛都在注视着它!!” 和平之日,寂灭冲破了牢笼,打破了石灰质的高墙。末日般的红炎带着死寂的灰烟闯入云霄绽放解脱的怒吼,惊惧、懊悔、迷惑种种的不解在这一刻凝固为了永恒。

       灰烟奔跑着穿过了城市,趟过了江河,一股脑地冲进了宁和的森林——那是死神的扼喉!灭世的红炎随后而来,宛如死神的黑镰收割着每一个尚存的生命。

            终于!万物归一。无感的建筑伴随着血肉之躯一并倒在人类的恶孽之中,不过数十分钟时间,一片葱郁广袤的梦境之岛覆灭。 取而代之的是滔天的浓烟铺满大地,大地上长起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再是伤痕之下仍还残存着绝望的死寂。过去的红炎或许已不再嚣腾,但凝聚着绝望的死水正迸发着刺眼的绿光。

         “呼!哈~”喘息!喘息!再喘息!恐怖之灾并没有带走所有生者,那是生的希望!!那是蝼蚁挑战自然的顽强,那是璀璨生命依然绽放的光华!!! 可惜……命运总是多桀,这座岛上最后的一条生命在死神的抚慰下永远沉静。

         时过境迁,苒苒几十年飘过。死寂不如以前那般浓重,大地伤痕也慢慢结痂,绝望死水也失去了绿芒…… 岛的边上,那里浓烟已散,没有死神的常驻。一枝嫩芽悄悄剥开撒满大地的黑色焦石,探出一抹绿光,它不再代表绝望,这是新生的曙光。
        一时一刻,一时一刻,嫩芽汲取来自大地最后的一份馈赠,那也是末日下仅剩的余晖。成长!茁壮!青绿的茎根拔地而起,枯枝颓靡,新的火红在此绽放。暗红花瓣撑开墨绿的皮囊,血盆大口扣开新的篇章,口中流下玉涎,滴在地上滋滋作响,融化~融化~ 幼花面向腹地,张开大口发出强烈的无声宣言“这座岛将再次茂盛!!!” “2047年……这座岛来了新主人……”
等等这啥时候有的
在哪里投票
  • 琉影凤离 楼主
  • 28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此楼层为投票楼层

投票格式:
【投票】第一名代号——第二名代号——第三名代号
例如:
【投票】25——75——42
  • binstare
  • 29 floor
  • Played game for 393 hours 40 minutes
有两个十号!
  • 谢谢提醒,现编号为ab作品

  • 彩虹海豹
  • 34 floor
  • Played game for 365 hours 24 minutes
结束投票了吧[嗒啦啦2_AWSL]
  • 琉影凤离 楼主
  • 35 floor
  • Played game for 585 hours 27 minutes
得分统计:
1:9
2:3
3:2
4:5
5:1
6:3
7:1
8:3
10a:5
10b:3
11:1
12:1
13:18
15:3
17:1
20:1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