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01 16:01:04
  • 96 views

【同人文】在魂器学院的我真不是炼铜士 第一卷 第三章

UGC同人

第一卷 奥杜因
第三章 鏖战
魂器学院,院长室

硕大的显示屏上,一张威严的中年人面孔注视着坐在书堆上的金发萝莉,喵酱则乖巧的站在一旁。

“院长女士,希望你可以大致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为什么所有地区的AI都在同一时间开始暴动。”

“而包括我们军方在内的任何组织机构却没有得到一丁点的预警?”

“罗德上将。”布克丝双手交错放在膝盖上,眸子的深处很难看出她是何种心绪。

“此次事件过后,学院可以提供一份任务情况报表给军方,但在这之前,希望军方可以配合学院的行动。”

“在此,我以魂器学院院长的身份申请使用天际轨道炮。”

罗德上将重重的长出了一口气。

“院长女士,希望你可以明白,在没有明确目的前,军方是不会批准这种带有极高风险的申请的。”

“一旦使用天际轨道炮这样毁灭性的武器,全面的战争是否会爆发,没有人知道。”

“你承担的起这样的后果吗?”

布克丝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威武却又带着一丝疲态的将军。

“我愿意去承担……”

“没有人!”罗德上将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布克丝的话。

“可以独自承担起全人类的命运,布克丝教授。”

“即便我相信你的决断。”

布克丝沉默了。

是的,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决定,以前是,现在也是。

“……轨道炮的启动程序我会安排人送来的。”

布克丝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个刻板的男人。

布克丝知道,这不仅是相信自己。更是承了一位曾经故人的情谊,一位永远也不会回来的故人。

“……谢谢。”

……

魂器学院,教务处。

“咔啦咔啦……”霓昂不停的转悠着棒棒糖,细小的贝齿与坚硬的球体不断摩擦着。

“滋……”两块通讯屏幕,左上角标注着“Icarovi”(伊卡洛维)的那块已然失联变成了雪花状。

另一块屏幕上则是五个大字格外醒目“正在接通中……”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棒棒糖不耐烦的在二十八颗牙齿间来回滚动着。

怎么还不接通!

“咯嘣!”棒棒糖碎成了两半。

烦躁,焦虑,恐惧,愧疚,各种负面的情绪有时混合起来可以摧毁一个人。

屏幕中断前的那一幕在霓昂的脑海中不断播放着,碎成渣在高空中散开的刑天,如同炮弹一样被击飞出去的伊卡洛维,还有那抹血色的长发。

[征服者]奥杜因!

“咚!”粉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通信已接通。]

左上角标注着“Lenze”(伦茨)的屏幕一闪,一道在炮火中闪烁的娇小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中。

霓昂的心猛地一颤,那道米白色的身影便是她情绪中愧疚的由来。

“伦茨,想要守护大家!”那个女孩曾经这么说过。

奥杜因地区,南部E13区。

我这是在哪儿……我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大雨滂沱,远处有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过来,那鲜血般的红色长发格外瞩目。

“……呼……呼……”近在耳畔的鼻息让我有些讶异,我勉强撑起身子向后看去。一道毛茸茸的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粉色的犬耳耷拉着,她浑身嵌入了身后的石壁中。似乎为了缓解冲击,她给我做了一回肉垫。

我粗略的看了看,她全身上下软绵绵的,不知道是否有骨折的情况出现。

这场景怎么似曾相识……

“那个……你还能动吗?”我试探性的问道。但一开口,细嫩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面前得犬娘嘴巴轻轻的蠕动了一下,似乎说了什么,我没听清,便又急忙俯下身去。

哗啦啦啦……

暴雨如瀑,地面上得泥泞混着血水慢慢扩散开来。

“咯哒,咯哒……”雨幕中,战靴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而响亮。

“你说……什么?”

如梦一般无二,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快……”

“跑!”

“咯哒!”战靴的主人停止了脚步,那血色的长发被迎面吹来的风吹得披散开来。

湿滑的发丝贴在我的脸上,阴冷如毒蛇一般渐渐爬上了我的脊背。

“跑去哪儿?”

我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眼前,一截鲜红的发丝从我背后探出,忽的如渗血的玫瑰花般散开,蔓延开,直至布满了我整个视野。那一圈圈的发丝一点一点蒙上了我的眼睛,那红色又化成如墨般的漆黑。

“为什么不留下来……”

“陪姐姐玩玩呢?”

咔啦啦啦……鞭子节节缠绕的声音从背后探入我的耳朵里,冰凉的触感渐渐缠绕上了我的脖子。

我仿佛坠进了深渊,能听到的只剩下耳畔的低语,和装甲交错的声音。

“呐,你想死吗……”

咔啦啦啦……长长的鞭子不断收紧,我半跪在地上,双手想去掰开那宛如蟒蛇般的铁鞭。

“咳……呃……”铁鞭上得细碎甲片深深扎入了皮肉中,好似无数双铁钳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一样。

“呐,你想死吗……”湿滑的舌头轻轻舔过我的耳廓。

“……呼……呼……”

我渐渐的喘不上气来,意识又有些模糊了,我本能的开口回答着那道声音。

“咳……我……我不想死。”

但吐出的轻甜嗓音却带着一丝哀求和哭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呐,知道为什么人类要称呼我为[征服者]吗?”

“所谓‘征服’啊,可不是强者对于弱者肉体,乃至心灵的强取豪夺。”

“而是更强者对于强者所有一切的,毫无遗留的夺掠和摧残!”

奥杜因的声音中透着疯狂。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弱者的舞台……”

漆黑的深渊里,那有着鲜红发色的女子探出身来,俯在我的耳畔。一双丹凤眼有着摄魂夺魄的魅力。朱唇轻启,勾出了一抹月牙般的弧度。

“所以,在无尽的恐惧中,死去吧。”

……

“别,动,她!”黑暗中,我听到一声娇喝,好熟悉的声音……

伊卡洛维猛地再次从废墟堆中跃起,挣扎着扑向奥杜因。

奥杜因鲜红的眼眸中闪动着癫狂与火热,一把掐住飞扑而来的伊卡洛维的脖子。         

“这就是强者——”奥杜因将嘴巴咧到了诡异的程度,露出了森然的白牙。

“让我更加尽兴的掠夺和践踏吧——”

“摧毁你的一切!”

 ……

派森地区与洛加尔地区中转站外,荒废地域。

漆黑无垠的海面上,一架海面轻轨的车头悄无声息的划过废弃已久的列车道。

岸边,工业废弃物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在海浪浪潮的拍打下时隐时现。

索菲亚静静的坐在窗边,遥遥的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舱内仪表盘的微光将她漂亮的碧蓝色眼瞳映的眸光闪闪。

“老师,这里……原本是什么样子的?”

通讯器内,墨云沉默了一会儿,道:“天空与大海便是你眼睛的颜色,当岸边春暖花开,旅人交织,世界就是最美好的样子了。”

“那如果人类可以度过这场浩劫,这个世界能否像原本一样美好呢?”

“……也许吧,也许人类真能度过这场浩劫,也许世界还会像以前那样美好。也许你这次将初号机玛莉亚带回来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呢?看开点,孩子。”

“嗯。”

索菲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

“真想看看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啊……”

海浪依旧缓缓地拍打着岸边,海面上的轻轨在漆黑的夜幕下没入了茫茫深海的尽头。

……

魂器学院,教务处。

标注着“Lenze”的通讯屏画面逐渐稳定,厚重的钢盔下,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霓昂~!”米白色的身影开心的朝屏幕前的霓昂挥了挥手,可爱的小脸上多多少少显得有些灰头土脸。即便目前是在前线,但能见到朋友伦茨还是打心底里的开心。

“伦茨,现在伊卡洛维那边情况危急。”

“……需要你过去支援。”

也许是看出了霓昂表情有些复杂,伦茨伸出小手敲了敲屏幕一边,问道:“霓昂,怎么了嘛?放心交给伦茨吧!伦茨保证完成任务!”伦茨扶了扶头顶的钢盔,小嘴一嘟,做出了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伊卡洛维在营救任务中遭遇了七大主城AI,那边通信刚刚被中断了,我不清楚她那边情况究竟如何……”霓昂说话的声音越变越小,即使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以往一向果断的自己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怯懦。怯懦,害怕看到面前女孩听完任务概要后的表情。

“霓昂,霓昂?没问题的,包在伦次身上吧!伦茨很能干的!”小女孩只是一个劲的给自己,给面前得少女打气,摆出一副很勇敢的表情。

“任务地点是……”

“奥杜因,E12区。”霓昂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几个字。

空气出奇的安静了一会儿。

“唉?”

……

那是一个伦茨一直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到的地方。

那里到处都是火海,鲜血,恐惧和死亡。

倒塌的房屋,慌乱的人群,燃烧着从天而降得浮空车。

“不要回头哦,伦茨。”

“向前跑,妈妈在前面等着你。”那是那个男人最后对她说的话。

那天夜里,她就不停的跑,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妈妈在前面等她,其实她的妈妈早就不在了。她跑到道路的尽头却谁也没有找到,于是她就继续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到最后,她累了,困了,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已经在了一家疗养院。

她没有哭,没有闹。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也许是在骗她,她只是在循着父亲的谎言逃避,她以为能逃的掉,但悲伤仍旧追上了她。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机器人出现在在了她的屋门前,此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悲伤虽然已经追上了她,但新的生活也同样在朝她招手。

“小伦茨~”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乌黑的秀发用蓝色的缎带扎成了双马尾。

索菲亚,这就是那个大姐姐的名字。

那天伦茨哭了,她问索菲亚为什么爸爸要骗她。

索菲亚想了想,告诉她,其实她的爸爸没有骗她。

“爸爸和妈妈其实一直都在等你,在外面一个很美好的世界等你。不过通往这个世界的路被坏蛋AI挡住了。只有打败了坏蛋AI才能去找你的爸爸妈妈。”索菲亚如此说道。

那么,那个美好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呢?伦茨又问道。

索菲亚沉默了一会儿,又是如此说道——

“这个姐姐不能告诉你哦,只有伦茨自己亲眼看到才能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那天,伦茨笑了。

那天是她来到疗养院以后第一次哭,也是她第一次笑,那天她很开心。

尽管她不知道,其实索菲亚,也不清楚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

“没事的哦,霓昂!伦茨,会保护好伊卡洛维的!”

“我会守护好大家,一起打败坏蛋AI,然后去美好的世界找爸爸妈妈!”

霓昂怔怔的抬起头,看着屏幕前的小女孩。

“伦茨,你长大了,变勇敢了……”霓昂沉默了一会儿,硬生生憋出了一句话。

“通过传送阵直接过去吧,我会为你之后的行动提供指引。”

 霓昂扯出了一丝笑容。

“嗯!”

奥杜因地区,E13区。

“咚——”奥杜因将手猛地一甩,伊卡洛维便再一次如炮弹般飞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那粉色的身影一连撞倒了几堵墙才堪堪停住。

“到此为止了吗……”

烟雨缥缈,伊卡洛维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少年。

啪嗒啪嗒……冰冷的雨滴敲打在伊卡洛维脸上。

“汪呜……再也战斗不了了……”

“可她就要死了哦。”

少年静静的看着远处挣扎着的兔耳少女。

“如果那个马上要死的人是我呢?”

“汪呜……”

“别放弃啊,伊卡洛维。”少年俯下身,拍了拍伊卡洛维的头。

[魂器系统重启成功,损毁率94%。]

[检测到附近有更高版本的魂智能载体,爆裂狂斧开始自动修复。]

……

“征服人类,便是要将她们视若珍宝的东西牢牢握在手里。”

“意志,信念,信仰,她们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夺去,然后慢慢摧毁殆尽,直至她们万念俱灰,堕落在绝望的深渊里!”

猩红的眸子如同蛇蝎一般注视着我,她咧着嘴,肆意的笑着。

“让我更愉悦些吧。”

咔咔咔……蝎尾鞭再次缓缓收紧,我全身剩余的力气似乎在一点点被夺去。

好困,我要死了吗……

我的手臂无力的垂下,仰着头,淡粉色的眸子失去了神采,呆呆的盯着灰蒙蒙的天空。

明明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

叮——

[魂智能网络连接成功。]

一声轻响,眼前的虚空中,似乎有东西被激活了。

[神经偏移校对:通过]

[脑波评率检测:通过]

[超频连接开启,异常]

[警告:关联物缺失。]

[学员37号,体征指数正常。魂器系统自启动失败。]

凝望着再度变得灰暗的天空。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放、开、她!”

残垣断壁下,一道身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汪呜……在没有找到主人前,我还不能倒下!”

[爆裂狂斧紧急修复完毕,损毁率70 %]

[魂智能系统升级成功,开放数据扫描。]

嗡——

红色数据流闪烁,一股热浪排开,白汽蒸腾,残缺不全的刑天再次被组装了起来。

[数据体扫描中……]

[目标数据库载入:奥杜因,第六阶段机体,level:380]

[行动力:1.2M]

奥杜因张狂的大笑起来。

“就是这样,这样的你才有征服的意义——”

紫色的数据流闪烁,奥杜因修长的大腿一步踏出,手中的蝎尾鞭一抖,我瞬间以比之子弹还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汪!”伊卡洛维从废墟中飞扑出来想要接住我,但两人扑一接触,下一秒我们便抱作一团飞了出去。

“在空中被绞成碎片,绽放吧!”

身边的景物飞速倒退,地面上,五道隆起的土堆飞速袭来,蝎尾鞭如同潜入地底下的蛟龙直追而来。

[目标数据库读取:“地刺破击”。蝎尾鞭探入地底后刺出,对正面目标穿刺。]

[即将遭受最高等级撞击,无法闪避,请做好防护。]

又是同样的警报……伊卡洛维一咬牙,既然无法闪避,那就正面和她刚!

“嘿呀——!”伊卡洛维抱着少女在空中翻滚一圈,将刑天狠狠插入地面,硬生生止住了倒飞的势头。

伊卡洛维脚步猛地一跺,向五道席卷而来的蛟龙扑去。

轰!蛟龙破土,蝎尾鞭闪着森然的紫光穿刺而来。

就是现在!

旋风斩!伊卡洛维旋转着挥舞着巨斧,如同切割机一般瞬间卷入了迎面而来鞭影之中。

滋啦!叮叮叮叮叮……

蛟龙一般的鞭子宛若狂龙舞动,与刑天交错在了一起,一时间密集的撞击擦的火星四溅。

“咯啊啊啊啊啊……”巨大的冲击力震的伊卡洛维手臂险些握不住刑天。

[警报,爆裂狂斧耐久达到极限!]

[魂器损毁度:76%]

[魂器损毁度:81%]

[魂器损毁度:87%]

咔啦!咔啦!

原本就裂纹密布的刑天此刻在高强度的摩擦切割下瞬间再添新伤。

“给我破啊啊啊啊——”

[警报!热能过载!警报!热能过载!]

轰!

刑天的斧刃上卷起了烈焰,喷吐的烈焰在五道狂龙的交错下越燃越盛。

眼前忽的一空,五道狂龙般的鞭影如同幻影似的一收。

远处,奥杜因腥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伊卡洛维。

“死吧!”

[目标数据库读取:“重鞭”,奥杜因挥出的重鞭将横扫一切!]

鞭子上涌动的骨节如同蟒蛇挣开了鳞片上得倒刺,那抹紫色快的如同闪电一般。

啪!空气中一声脆响。

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只能见到一圈紫光以奥杜因为中心飞速的一闪。

呯!

刑天再一次碎成了晶体,化作成无数粉末飘散。

嗖——

伊卡洛维紧紧的把我护在身前,娇小的身躯虽然为我挡住了大部分的冲击,但我浑身依旧疼的失去了知觉。

轰!

烟尘四起,看似坚固的墙壁根本无法拦下我们。世界仿佛变慢了,雨滴慢慢的下滑,我们却在飞快的向后飞去。

轰!

伊卡洛维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飘洒在了空中。

轰!轰!轰!

撞穿了数道墙壁,伊卡洛维终于再也抱不住我,两人相继前后飞了出去。

我狼狈的滚倒在地上,遍体鳞伤。原本的绷带似乎都在之前的激烈的战斗中被消耗殆尽。

哗——

雨不停的下着。

血水混杂着地面汇聚成的小溪蔓延开来。

“咯哒,咯哒……”

那仿佛是古老摆钟有规律的轻响。

战靴走在地面上的声音如同死神敲响的丧钟。

“咯哒!”

“啊~结束了呢。”耳边,似乎传来奥杜因的轻笑。

啪嗒!

隐隐约约间,我似乎又在那水洼的倒影中看到了一道摇晃着,强撑着站起来的身影。

“啊啊……果然班长其实喜欢姐妹花呢。”

那是在墨格尔。

那天伊卡洛维问少年。

“如果伊卡洛维穿着西装,叼着大雪茄壁咚主人,主人你会喜欢上我吗?”

少年闻言不禁哑然失笑。

那一刻,少年和煦而温柔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

——“别放弃啊,伊卡洛维。”

[行动主体行动值已归0,请勿再透支身体。]

“……还没……结束……汪……”

伊卡洛维嘶哑的声音幽幽的在空旷的大楼间响起。碎石的阴影中,那道粉色的身影止不住的吐出鲜血。

“还……没……见到,主人……”

“汪……我答应……过他,要……乖乖的,等他回来……”

呜吼——

一道光点自远方转瞬即至,红色的马尾辫在空中飞舞。

机车引擎的轰鸣如同野兽的咆哮。

剑技·燃星!

无数金色的剑芒贯穿而下!

“正义之刺,为你挥动!”

“游侠莱拉,前来参战!”

……

→to be countinue
PS:如果有人喜欢看后期可能会在菠萝包上进行长期连载

发表回复

App 内打开

We recommend you to visit TapTap global site. If you still need CN content, you can choose to click Download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