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for Android
The Wandering Ark
Followers 7.1 万 Posts 272
Sort by
New Replies
零七
2021/10/10

涅墨西斯——千锤百炼的利刃(2)
训练场中,女人和涅墨西斯对质着,涅墨西斯拿着两把钢制未开锋的刃,女人拿着一把长剑。突然涅墨西斯动了,往前突进,试图正面突破女人的防御,可是女人又怎会给涅墨西斯机会呢?
横扫加重劈,涅墨西斯被逼得连连后退,女人乘胜追击,一招直刺,长剑停在涅墨西斯面前,女人道“你善用双刃,那是刺客的武器,刺客重来不会正面对敌,所以你要学会闪。”
涅墨西斯“我明白了,再来。”
这是涅墨西斯的第一次实战训练,让涅墨西斯认识到自己还不够强,自从两个月前,身上挥刃练出的力量让十三岁涅墨西斯有一点骄傲,那是正常的,她还是个孩子,女人看出来了,所以就提出要和她实战训练,接下来也要每天一场。
女人在教涅墨西斯技巧,杀人的技巧,这都是女人的力量,还在几个月前让涅墨西斯每个星期喝她给的一瓶药,说是刺客的身材可不能让人看出危险的感觉,塑身基因胶囊,可以让使用者的身形一直保持苗条。
随着女人的教导涅墨西斯的对敌能力越来越强,直到女人提出实战。女人“你在这里能学的越来越少了,我想让你去真正的实战了,去北边荒野的擂台,我已经给你报好名了。”
涅墨西斯“好,什么时候结束。”
女人“等没人敢挑战你的时候,这是我的刃,现在继承给你了。”女人从身边拿出了一个黑色布条包裹的东西递给涅墨西斯,涅墨西斯解开它的包裹,漏出一抹银光,这两柄刃朴素无比,连血槽都没有,一眼上去只让人感觉倒锋利。
涅墨西斯出发,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擂台离家也不算太远,只是出城而已,看见前面一个女人,是她师傅。女人“来了啊,我就带你来一次,以后你要自己来了,这里的擂台规矩很简单,死掉一个就可以下台。”
这个擂台是黑擂,杀人不偿命的,入口是一个野外的方舟,门口还有两个保安,开门进去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个向下的楼梯,楼梯尽头是一扇隔音铁门,一打开里面赌徒的狂怒和欢呼扑面而来,随着声音的是混杂血与汉的味道。
主持人看到她们进来随即大喊“让我们欢迎今天的挑战者,代号是复仇女神!让我们看看这个少女是如何被我们战士打爆的吧!”
跟着的是赌徒和看客的吼叫和调戏声,少女也不会在意,这时刚好擂台上的人结束了比赛,轮到少女了。
擂台上,涅墨西斯前面站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手持一把弯刀,而涅墨西斯手持双刃,随着战斗开始的铃,少女一个箭步冲刺到男人面前反手劈砍,另一手则向他的腹部袭去,男人格挡住了,少女却瞬间绕到他身后。斩首!
战斗很快结束,这也是这里擂台的正常节奏。回去的路上,女人问少女,有什么感觉,少女回答道“没什么感觉。”女人也被少女逗开心了,第一次杀人没什么感觉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哪种特别冷血的,但少女还真的是没感觉。
时间总是偷偷跑,转眼间,少女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可谁知,这些登峰造极是用多少频死换的,是无数的伤,和无数的战斗。
因为擂台上杀了太多人赚了太多钱,仇家也不少,也有人因此眼红她的财产,因此回去的路上经常被人堵住。
夜里,一群手持铁器的壮汉围堵住了一个小姑娘,二话不说就一拥而上,涅墨西斯闪避着,每闪掉一次攻击都会有一个人死亡,双刃在月光之下显得如此致命,不一会全部都躺下了,血也把这片土地染的暗红,经过这次的战斗,让涅墨西斯意识到,好几年了,她的力量可以复仇了 。

零七
2021/10/9

涅墨西斯——千锤百炼的利刃(1)
那晚,火光印在了孩子的心底,复仇的决心预发坚定。
自从跟着宙斯生活一切都很平和,没那么多战火的纷扰,最多也就是街上的小混混打架斗殴,但是见到宙斯来了也就没什么动静了,问的话都是说朋友之间打架,可是朋友之间玩闹下手怎么会没轻没重的呢?平时宙斯但是一句下次注意点就过了。
是是宙斯不想管吗?不是,是小混混们都是外来的拾荒者,想管也管不了,就像一个城市驱逐流浪的人一样,会被敌视的。
女孩跟了宙斯五年后,涅墨西斯十二岁了,接触过她的人都说她是个不爱笑但又很听话的孩子,宙斯也这么觉得,于是就让她出去外面和她同龄的小孩玩,但是涅墨西斯出去了也就一个人做在角落静静的看着。
一日孩子们玩耍时,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孩子们面前,米褐色的披风,一下就和涅墨西斯对上了眼。
陌生女人“孩子,我在你眼中看到了……执念。”
涅墨西斯“那是谁,你要干什么。”
陌生女人“你可以叫我‘巨人’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传承人,你很不错,我想让你继承我的力量,如果你同意的话明天就去三号街道六十九号。”
陌生女人说完就转身走了,只剩涅墨西斯若在原地有所思,直到黄昏,孩子们都回家了,涅墨西斯才会跟着他们回去。
晚上,宙斯感觉涅墨西斯有点和平时不一样,但是具体也说不出来,大概就是多了点什么东西的感觉,宙斯也没多想,认为是有了朋友吧。
第二天,三号街道六十就号房门前,一个女孩站在门口,抬着手,仿佛在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不等涅墨西斯敲门,们就被一个老妇人打开了。
老妇人看着小女孩感叹道“你就是‘巨人’寻来的继承人吗?哦~真是年轻啊,可惜啦,进来吧”说完,老妇人侧身让开门口。
走进去看到的是一些正常的家具,但整个客厅十分宽阔,左右侧都有一个螺旋楼梯。
往前看是后院,客厅通往后院的门口挨着一个女人,黑色蕾丝连衣裙,手上拿着把短刃把玩着。
女人“来了啊,你可以叫我‘巨人’等下叫‘精灵’带你去换衣服我们就开始训练吧。哦,对了,‘精灵’就是给你开门的那个老奶奶。”
等少女换好衣服由着老奶奶带去训练场,训练场在后院,后院里,摆着众多兵器架,见‘巨人’在兵器架前等她,就匆匆忙忙小跑过去,‘巨人’也不磨叽,见到她来了就立马开始讲课。
‘巨人’说道“要有力量必不可缺的就是锻炼,不断的锻炼,只有千锤百炼的利刃才是锋利的,话不多说,从现在开始,你每天一千次全力单手挥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锻炼了有一段时间了,少女准备实战练习……

零七
2021/10/8

涅墨西斯——火光下的复仇

深夜,拾荒者的聚集地。
这个聚集地是比中型聚集地大,又比大型聚集地小,但是因为武装力量过强,普通的中型的聚集地打不过,打得过的没必要打下来,打下来的话损失比收益还大,拾荒者们又十分难缠,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
拾荒者们在大口吃着抢来的肉,是中午打下来的那个小聚集地的,虽然物资少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按规矩来说,资历越高的拾荒者分的资源越多,一个老拾荒者吃着聚集地给的肉喝着珍藏的酒。
老拾荒者“爽啊!在来个姑娘就完美啦!”
新拾荒者“老头你想多啦,就算来也是过来鲨人的。”
老拾荒者“一个姑娘而已,哪里打得过我们一群人啊。”
伴随着话落的是利刃破空的声音,等待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被割喉致死的老拾荒者。
聚集地的警报瞬间拉响,这里的拾荒者一个个的都被割喉,竟然还抓不到凶手。伴随着频率渐渐小下来的枪炮声,聚集地的内因为火堆没人看管,炸开的燃着的材,引燃了聚集地。慢慢的聚集地里面不剩几个人了。
首领办公室内,深受重伤的老首领看着前面的少女,米褐色的斗篷,脸上带着防毒面罩,身边弥漫着麻醉烟雾。
老首领“你看起来……很像我之前见过的一个女孩。”
涅墨西斯“不是像,我就是,你十年前鲨了我的亲人,把我家弄的支离破碎,今天,我来复仇了。”
老首领“也是,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今天!”
老首领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暴起,拳头上闪烁着冷厉的锋芒,是指虎。
涅墨西斯后退一步后侧绕到老首领身后,动作上分迅速,手上的刃一把刺向老首领的心脏,一把作势割喉。
老首领都没反应过来,人就没了,这时门口来了一个人,是那个新拾荒者“国粹!还真的是少女来鲨人!”
寒光闪过,这个聚集地现在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最后,伴随着涅墨西斯慢步走出,身后聚集地的火光混合着爆炸,冷厉的刃上月光披着,刃上没有丝丝痕迹,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No mor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