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战僵尸
编辑推荐

植物大战僵尸

Plants vs. Zombies FREE

515444 人关注

7.8

TapTap 玩家交流群:  537625266

  • 英文

简介

《植物大战僵尸》是一款极富策略性的小游戏。
可怕的僵尸即将入侵,每种僵尸都有不同的特点,例如铁桶僵尸拥有极强的抗击打能力,矿工僵尸可以挖地道绕过种植在土壤表面的植物等。
玩家防御僵尸的方式就是栽种植物。49种植物每种都有不同的功能,例如樱桃炸弹可以和周围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僵尸同归于尽,而食人花可以吃掉最靠近自己的一只僵尸。
玩家可以针对不同僵尸的弱点来合理地种植植物,这也是胜利的诀窍。游戏根据玩法不同分为五种游戏模式:冒险、生存、花瓶破碎者、小游戏、花园。加之黑夜、屋顶、浓雾以及泳池之类的障碍增加了其挑战性。

最近更新

查看历史
Hey, smarty plants! We’ve made some important updates to improve your game and keep your garden growing. Thanks for playing.

详细信息

  • 文件大小 : 65.01MB
  • 当前版本 : 2.3.30
  • 更新时间 :
  • 系统: 4.1及更高版本
  • 厂商: 艺电 EA
总评分:

7.8

最新版本 :6.2 Android:7.8 iOS:9.6 近7天 : 9.5
  • 巨星丶毛毛
    游戏时长51小时30分钟

    去问了一下大佬,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找不到存档了,原因是需要root权限才能修改游戏数据,找不到的原因就是这个了。还有呢,就是各位看到这条评论的萌新,拜托先在tap里的我的游戏的右上角里的小火箭里下载一个google安装器把google框架安装上,然后再进入游戏,年龄不能太小,直接滑到30+就可以了,不需要Google账号不需要联网,安装了Google框架就可以运行植物大战僵尸1了。

    有很多同学反应说没有看到Google框架的下载,那个人建议在搜索一下谷歌空间,也是可以下载Google框架的,然后把游戏导入,就可以进行游戏了。

    温馨提示: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手机电量充足,否则关机导致再也进不去这个bug……那我也无能为力,要root权限才能改游戏数据,而root又很麻烦还有点危险。。。。

    然后就是有很多人反应还是进不去,enmmmm,也是后来才知道有些机型是不支持google框架的,如果安装了框架依旧进不去的话,建议去贴吧…植物大战僵尸吧找不需要Google的版本,这里个人推荐北美版,记得跟着帖子的流程走(我记得安装要创建文件夹什么的),安装完毕进入游戏就可以了。

    还有很多人求中文版。我这里就说明一下吧,中文版是别人修改的,就看别人发不发,原版是英文,而且……玩惯了英文我也不想换(就是懒),如果真的要,你就得去深挖那些帖子,安装方式的话记得跟着帖子走。

    有很多同学说哪用那么麻烦,一个谷歌空间搞定。我抱着尝试的心态试了试,发现它会要求你下载Google框架以及部分部件,所以手机不支持Google框架的用户基本可以放弃free版了,去贴吧找北美版吧(p.s.:可以忽略注册Google账号的体验版Google商店好评,而且对部分需要工具的海外游戏提供加速(p.p.s:前提它不违反大陆条例),也就是相当于一个网络工具吧,还可以免工具让你注册一个Google账号也是很方便),如果手机上已经有海外游戏的话记得导入再从谷歌空间进(应该不会卡),然后就可以开心游戏了。

    —————————原评论—————————

    真心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这是我小时候最好朋友的安利,同时还有《模拟人生》什么的,但是我还是喜欢PVZ,自从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许多境外游戏例如PVZ和喷气机什么的都被封锁禁止下载,然后这个游戏也就渐渐被我淡忘了。

    可是最近再tap上看见,觉得好像老友重逢,毕竟是来自于老友的安利(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安利的说法),我又下载着玩了玩无奈这么快就被我玩出了bug,被弄到崩溃。

    手机比较废,手机发热,电池耗电快,玩着玩着就没电了,特别是在玩pvz的时候突然自动关机,然后我就进不来了,怎么也进不来。没办法,删了重下,本以为只是意外,结果第二次我终于一天又打回了5-10,再次因为电池的虚弱自动关机详的预感,然后,没办法又只能删了重新下载。

    大概是bug吧,不然这么频繁出现也是没毛病了,我也看到有部分人和我一样遭遇了这个bug,可是都没有办法只能删了重新下,不得不说心态差点爆炸。

    有人要说你把存档抢救出来啊?是不是傻?

    可是问题是你们说的存档文件夹我打开只有一个名为al的空文件夹,一看这个名为pvzfree.com_row的文件夹大小为零KB我就崩溃了,实在是不明白存档究竟哪去了,游戏删了这个文件夹也不见了,真的是很奇怪。

    还望大佬看见指教一下吧,顺便求一下一个通关冒险解锁endless泳池的存档吧,希望各位大佬能告诉我存档到底在哪啊……

  •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游戏时长3小时5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本文为悲伤结局,文风可能过于猎奇,心脏病患者,怀孕者..MD我在说什么!)

    "主人终于到了最后一关了","真期待看到僵王那个家伙倒在主人前的样子","到时候全靠你了,西瓜投手","我会尽力的,哈哈哈哈..."

    豌豆射手低着头,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默默的听着周围的一片喧嚣。

    "多少关了,我的影子几乎都快被印在这墙上了啊.."他伸出一片叶子,抚摸着眼前长满了苔藓的墙壁。

    "诶诶,你们说,僵王博士那么强大,主人..","你什么意思?"西瓜投手不满的看向寒冰射手,射向寒冰射手的目光一下多了几倍,气氛似乎是被寒冰菇冰镇了一样,大家的目光都多少带着几丝嘲讽。

    豌豆射手也把目光看向了她。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寒冰射手也急了起来,"锦上添花锦上添花,你们忘了前几天在墓地里找到的修改起吗?我们为什么不把最近刚加入我们的毁灭菇也给放到.."

    "你疯了吗?房顶会塌的!"豌豆射手看不下去了,他站了出来。

    然而,寒冰射手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僵王博士那么大的东西都能站上来,毁灭菇炸一下僵王博士就铁定完蛋。"

    说罢又继续鼓动起来众人,"你们想想,主人想得到银色向日葵已经多久了?万一这次失败了,僵王那老东西跑了怎么办?"

    "行了,别说了,我们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在这家伙面前说就行了,叫你呢,快滚到花园里去!"西瓜投手示威般的扔了个西瓜在豌豆射手面前,粉碎后的果肉溅了他一脸。

    "很好..很好!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的。"他转头朝着花园走去,到那些植物都看不到的一个角落后,他转了个弯,径直朝着墓地——僵尸们的大本营走去。

    "这些植物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昏迷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得去找僵王那个老家伙谈谈。"

    一股大力突然从背后传来!豌豆射手被扑倒在地!

    是一道红色的身影,这在灰暗的墓地可不多见..好吧,是橄榄球僵尸。

    "..豌豆?..不好吃。"它把豌豆射手随手一扔,转头欲走。

    "喂!"他揉了揉脑袋,"僵王那老家伙在哪?"

    橄榄球慢慢的转过头来,"你把前面的那块墓碑往左扭三下,然后按墓碑上的第四行第七个字就行..妈的我干了什么?"它才反应过来,然而豌豆射手已经启动了机关,顺着通道摔了下去。

    ..... ..... .....

    ..... ..... .....

    一滴口水滴到了他的脸上,随之而来的还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唔啊,好久美(没)吃国(过)玩(豌)豆了..",又是一滴口水淌下来。

    豌豆射手想都没想就是一拳朝着前面的那张脸打过去。

    "我干,你想干嘛?你把我的门牙打下来了!"一颗门牙被摔到豌豆射手脸上。

    "我来这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打量着这里,这个实验室。

    僵王博士看着他打量自己最骄傲的实验室,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骄傲,"当然!这可是我和戴夫一起打造的高端实验室!"

    "哦..等等..戴夫?哪个戴夫?隔壁的那个吗?"

    豌豆射手跳起来。

    "..你没被感染?"博士惊奇的打量着他,"你不是一路杀进来的?"

    "我遇到个橄榄球,他告诉我的。"

    "..我知道我不应该派他来守门的,算了算了..你没被感染?!"博士突然跳了起来,"不可能,所有植物都应该在晚上被感染了!你没被感染?!"博士情绪十分激动,攥着他的叶子叫到。

    "等等..什么意思?感染是什么?那天晚上..哪天晚上?我只知道我昏迷了十关。"豌豆射手推开博士,"我看你是想把我掰弯。"

    "天哪,太..好吧,我激动过头了,反正今晚我就能把戴夫救回来了,多你一个少你一个也无所谓。"

    "..对了,别!那群肮脏的植物把毁灭菇给.."实验室中央的大显示屏内,一阵紫色的烟雾正升起..

    "我的替身!我的机器!"博士大叫,"我要杀了这群gouniang养的hunqiu!"

    "完了..全完了..我救不回他了.."博士瘫坐在椅子上,"全完了.."

    "到底什么意思?他是谁?戴夫?"

    博士看了他一眼,"有的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好的,这样就不必对终将到来的命运进行徒劳的挣扎。"

    博士头歪到一边,似乎睡着了一般。

    "死了?喂!醒醒..快醒醒!"博士倒在了地上,毫无生息。

    "开玩笑吧.."豌豆射手的世界观在半个小时内似乎进行了天翻地覆的逆转,他联想起最近这几大关的第五小关都没有戴夫的身影..

    他明白了,可又有什么用呢?毁灭菇的爆炸声越来越近,植物们的叫嚣又开始在耳边回响。

    他阖上博士的眼帘,至少不让他落下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完。

    纯手打,原创,转载请通知本人(me)。

    (用了四十分钟写的,看完了就点个赞吧!)

    ———————————————————————

    (一年前写的文,现在被顶上来,自己看了好羞耻啊怎么办)

    (下篇文写哪个游戏大家回复一下呗:-D)

    • 康麻子

      写小说去吧,不去写浪费了

    • 渔夫。

      厉害了啊,我认真看完了,真不错

    • 一叶

      你应该去B站看一下超级滑稽的诅咒,也是关于豌豆被冷落的

    • 璃酱

      兄弟,咱去写小说吧,或者去给植物大战僵尸编外番,不去就浪费了

    • 游戏人生

      什么意思啊?不懂

  • hgifuhg
    游戏时长7小时55分钟

    记事:写这篇评价时,我在卧铺车上。

    是小学的时候。

    那天,我像平常一样,吃完中午饭后就去了同学A家。

    我来到同学A家,看见同学B在用同学A家的笔记本电脑玩游戏,我走近一看,原来,同学B正在点击鼠标来控制游戏中的一排排保龄球,来撞击横排缓慢而行的僵尸。

    保龄球一碰到僵尸,僵尸的头和身体竟然就分开了,但样子却很滑稽:僵尸那若无其事的头部表情,没有了头,要倒不倒的身体。同学B和我当时就被逗笑了,后来,游戏胜利了,同学B又进行了下一关,我看见他种植植物,来攻击僵尸,那颗植物一颗豌豆一颗豌豆的吐,来攻击过来的僵尸,结果,僵尸的头和身体也是分开了,那样子,也是够好笑的。

    不能总让同学B玩吧?同学A过来了,一起轮流着玩游戏,而我也不能总坐在一旁吧,看他们玩?于是,我也要玩。

    刚玩,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一来就种植了土豆雷,就在僵尸的脚下,结果,看见不仅没有爆炸,还被僵尸吃了。

    游戏玩了段时间,就必须去上学了。去学校的路上,我们还在谈论着玩的那个游戏,还说谁玩的厉害,你们都不如我,我们约定放学后,一起去同学A家玩。

    下午放学后,我们结伴着,笑着,去同学A家玩游戏。

    来到同学A家,同学A不急不慌的打开玻璃桌上充了一下午电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在万众期待下,打开了游戏,此时此刻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跟着游戏每一步的跳动,高兴的开始了游戏。

    每人轮着玩,有人玩的好点,有人玩的不好,比如说我,玩的好的人总会催着不熟练游戏的人,种这种那的,然后,又干啥。

    在同学A家,总不能一直玩,笔记本电脑是他爸爸的,同学A警告我们,必须在他爸回来时,离开。我们当然,不愿离去,但无可奈何!

    以后,我们都会这样度过,去同学A家度过,只要他说没问题。

    那天中午,我们向平常一样聚在同学A家玩游戏,不过,这次的僵尸全是小个字,当场每个人都调侃这屁大点的僵尸,游戏开了,豌豆射手一颗豌豆,比僵尸的头还大,一会就干死了小僵尸,只不过,小僵尸的速度要比大僵尸快罢了,前面,我们谈笑风生,可后面,乱成一锅粥,是正在玩的最好的同学B在玩,小僵尸差一点就攻破了防线,所幸还是通关了。

    也是一个中午,是马上要去学校的时候,我们只看见那位疯狂戴夫被几个蹦极僵尸拉走了,临走时,他说了几句,到懂不懂的话,永别了他那头上紧贴的锅盖,然后,开始游戏,发现这会是打的打僵王博士了,每个人一阵惊呼,不过,倒是谨慎和疑惑,因为,种植的植物怎么打那僵王博士驾驶的机器人,都不掉血,结果,以失败告终,但现在必须去学校了,我们不得不终止了游戏。

    终于,等到下午放学了,我们欢笑着去了同学A家。

    这次打僵王博士,每个人都觉得很有看头,在一次次摸索中,终于搞懂了该怎么办,才能伤到那个机器人,不出所料,照这样打,很快机器人就冒烟了,最后,看见机器人瞬间跨了,而坐在机器人头上的僵王博士,生起了白旗,我们通过了游戏的大结局!

    仿佛我仍能听到,同学C在那指挥着,喊着,快使用冰蘑菇,快用铲子把最后一个植物铲了,种火爆辣椒…

    游戏已经玩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时间匆匆,已经很少有同学再提这个游戏了,就连同学A都说,它不怎么好玩了,不过是我,在假日里,去他家楼下喊他,只为玩一下这个游戏。

    记得,有天我曾叫我的一个表哥,一起去的,但走到同学A家门口时,他却返回了,我说可以的,他会同意的,不过,还是留不住他。

    记得,学校前边的那个小卖部,就抽僵尸公仔,上次同学B抽到了个,这个僵尸是伽刚特尔。

    不知不觉,小卖部卖起了关于游戏的搞笑漫画,不过,漫画却很短,应该有很多本,是买什么东西,才会赠的,记得,一个漫画是:一个僵尸正在吃高坚果,吃到一半后,发现一张奖票,上面写着“再来一个”,反正我是不禁笑了。

    后来,流行起了玩僵尸卡,本来我觉得挺没意思的,记得那天和同学B放学一起走,走到别个小学的小卖部时,他去花了两元钱买了四包僵尸卡,他打开僵尸卡的包装,认真的看着,希望会有好的卡,我当时觉得他真没事做,又感觉有点幼稚,毕竟他还比我老,不过,我也只能随其自然。

    后来,教室流行起了玩僵尸卡,我自然会参与其中,就是大家都选相同的僵尸卡数,说一张不重复但认识的僵尸卡,给他人说,如果他人抽中了他说的僵尸卡,就可以赢到这些卡,每个人都如此,轮流着抽。每有大课间时,就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

    记得,那天月圆之夜,风高天黑,同学B和我在青松美女家开的麻将室的门前对弈,我赢了不少僵尸卡,他输的不轻,他说要来一次一百张的,来就来,有挑战才有收获,我毫不掩饰,不出几回合,可能是他运气真的的不太好,也可能是我运气来嘛了,就抽中了他说的那张僵尸卡,他也只好认栽,在我从我那一百张僵尸卡中,找出了我说的那张僵尸卡,他检查后,彻底无语,我们各回各家了。

    其实,我虽然家底有几百张僵尸卡,但没事有事,我都会花钱去买僵尸卡,不是为什么,只为自己愿意。

    我也曾为它疯狂。

    记得,别个学校的小卖部卖僵尸胶卡,很精致,而且每次买完都有三张贴画和一张奖票,就这个,我就花了不少钱,那天,我买的奖票中了图册,老板给我送来了一本僵尸图册,图册的质量也不错,是硬纸的,又类似翻书,上面有30张不同的贴画,只要贴齐了就可以换10元。记得,那天我和伙伴们到处游玩时,我看见了一元钱,后来,我才发现钱上有稀狗屎,我又去小卖部买了两张僵尸胶卡,才摆平了这一块钱。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没有集齐全部的贴画。

    记得,那次过年,爸爸妈妈都会给压岁钱,我和婷婷及她的同学去遥远的那边坐公交去,玩了一下午,我一回来后,去那隐蔽的晨光花了二十几元,买了一本僵尸攻略秘籍,到手后,我很高兴,加上书还是有一定分量的,没有几百页是不可能的,够我享受一阵子了,而且内赠光盘,我当然也很想看看光盘是什么样子了,回到家,是把书藏在身后,不敢被父母看见,后来,我看书时,他们看见了,也并没有说什么。

    秘籍的光盘,是那种小光盘,我将信将疑地把他放影碟机里,随后,显示播放不起,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我只能放弃了。

    秘籍的内容很多,每个植物,每个僵尸,都有介绍,而且又增添了数值,植物几下打死僵尸,僵尸几下啃死植物等等,书里标的一清二楚,又还有专门的关卡攻略,都有截图,作者自导自演,打无尽,什么八炮流,四炮流,反正很厉害,什么红眼,都是炮灰。

    想每天放学都去同学A家玩,是不可能的了,那天下午放学同学W叫我一起去同学D家玩这游戏,我高兴的都还来不及,去了同学D家,也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游戏,欢呼雀跃。

    我玩的是很高兴,在他们中,也很厉害,记得我开了一把无尽,那战术,那技巧,有同学问我你怎么会的,呵,开玩笑,那天在小卖部抽奖抽到了一盘光盘,在家里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你们现在看到的,全是我模仿上面的,你说我怎不厉害。

    不过,在同学D家没玩多久,同学D就叫我们走了,没法,该走就只能走,出了门外面后,同学W就不乐意了,一脸不爽地对我说,早知道,就不喊你了,害我都没玩多少。

    虽然,后面几天不时也会,一起来同学D家玩,很快,个都没有再去他家了,而同学D和同学F也不时在下午放学后,结伴去补习功课。

    我喜欢这游戏,爱这游戏。

    迷上这游戏后,我曾偷偷拿取家里买的点读机到同学A家,希望他把游戏传到点读机里,他传是传了,不过,点读机打不开,一点打开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线索,只有那深黑的游戏名,毫无作用,刚好那天是中午去学校,我用书包背着点读机,在学校里都形影不离,害怕书包里的点读机弄不在了,下午放学后,我拿着点读机跑了一趟图书店,请求卖点读机的那位阿姨能帮我下载这个游戏,但她说不行,我叫她随便下几个游戏吧,她就给我下了两个游戏,两个都是些看不懂的英文游戏,既然是游戏,看不懂也要玩,聪明的我一下就搞懂了第一个游戏该怎样玩,回头去和熟人家的那个孩子一起玩,后来他妈妈知道后,就不高兴了,说要玩叫我自己玩,后来她跟我的父母反应了这件事,说点读机买来害了我,我天天只顾拿它打游戏,后来,第一个游戏,我终于通关了,游戏是一个精灵少年,拿着一个像鞭子的树鞭打怪和老板,我就开始玩弟二个游戏,第二个游戏是坦克方面的,后来是卡关了的,因为英文,我也看不懂它说什么,一段时间后,我也照样打这关,不知怎么做到的,竟然通过了,游戏顺利进去下一关,不久,这款游戏我也通关了,游戏也很不错,玩家操作一辆坦克,坦克可以摧毁周围的建筑和其它坦克,游戏几关后,就打老板。总体说,这两款游戏,画质都很不错,魔性的背景音乐,绝对是我那时候的求之不得的精品。

    我想要爸爸的手机能有这个游戏,我也相信手机有这个技术,老爸的手机上没有,我让他去下载,那天晚上,茶馆,爸爸打牌,妈妈静看,我吵着叫他下,他说不行,把手机给了我,叫我自己弄,我搜索了游戏,终究没有看到有下载的地址,只好放弃。

    那天晚上,爸爸出差回来,他带回来一部新手机,说是司机转卖给他的,便宜货,虽然来源不当,我接过手机,希望能看见这不当手机有我想看到的那个游戏,结果,在游戏功能那,我真的看见它了,天呐,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随即打开了游戏,植物和僵尸,一个不少,我高兴死了,我吵着要玩,玩了会,妈妈过来说睡了,明天玩,我很不情愿的交出手机,也就那天晚上,我兴奋的失眠了。

    手机上有这游戏,我很高兴,高兴的连作业都不想写了,一直推推拉拉,玩了好大半天,我就不得不去做作业了,不过,我觉得这手机上的这个游戏,真难玩,里面的僵尸都好厉害,一个铁桶,我种植的几个西瓜投手,都不怎么打的死,而且僵尸的速度也较快,实在变态,为了扭回局势,我只好支付老爸的手机话费,来维持我那破碎的花园。

    好景不长,爸爸又要出差,而且这次是长时间的不会回来,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我的游戏梦。

    后来,国庆节小长假,妈妈说去爸爸那边玩,我一想到这个游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过去了。在客运站,老妈突然觉得轮子长,买票的人真多,又拥挤,就对我说,打算还是不去了,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我硬排这轮子,终于要到窗口时,才喊妈妈过来买的票。

    我们坐着客车,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来到老爸住的房子,也有我的爷爷奶奶都在这,一个工地上,我一进门,就要手机,再次开始了这个游戏。

    在我离开这里时,我也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手机上的游戏,不是不会再相见,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这游戏实在变态,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个坑!

    后来,那天下午放学,该我们组大扫除,偶然看见了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在玩手机,周围也有很多同学围观,当我看到她玩的这个游戏时,瞬间无力,不想再说什么了。

    再后来,家里头有了点钱,就有了买台电脑的想法,一家人欣然同意。

    当我从二手市场出来时,手上抱着一台电脑的液晶显示屏,在一旁的婷婷手上抱着电脑的主机,我不禁笑着问她,你掐我一下,我想是不是在做梦,婷婷掐了我的脸蛋一下,刺痛的感觉告诉我,这是事实,以后,我家也是一样有台电脑的人了。

    家里宽带安装后,电脑就正式可以用了,我首先就在游戏里下载了这个游戏,以后青春无悔。

    每次我玩这个游戏时,老爸看到,会不时说,别玩这游戏,电脑会中病毒的,额,听完后,我自然懒得理他。

    自从家里有了电脑后,我再也很少去跟楼下的那些好伙伴们玩了,他们也会说我家里要电脑,虽然一直一来,曾为了争电脑玩和婷婷,大吵大闹是常有的事,却迷失了也许再也找不回的快乐。

    很快,我小学毕业了,父母安排我回老家读书,在我临走时,曾去找过以前的伙伴们,多的是散了,各自远走他乡,我把“家产”留给了青松美女的弟弟,别了,但没有一丝挂念。

    回到老家,我读起了初中。那天星期五放学回家,我和同学Z一起,我还向他调侃道,我在家里可以玩这个游戏和同村的孩子们,虽然没有网,但也高兴,只是,我和他都在农村里生根发芽。

    后来,电脑坏了,带走了为了的遗憾…

    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第一秒时间就下载了这个游戏。

    曾何几时,我认为有了这个游戏,就已经对游戏,别无他求。

    曾何几时,我会为了这个游戏,醉生梦死。

    曾何几时,我会为了这个游戏,写了这篇回忆。

    记事:司机也睡了,我也该睡了。

  • 励志做生存大佬的傲娇君
    游戏时长2小时52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最后的舞者

    天上的娇阳已泛起一片片橙黄,连带着那柔云也被燃烧。虽算不上晴空万里闲适人心,但也可以躺在后院的安乐椅上,吃着玉米卷,消磨着下午的时光。

    但这片街区,却不怎么平静。有些许低鸣正在靠近房屋,迎来他们的不是敞开的大门,而是那硬入铁球的巨大豌豆,不可思议?

    不,这些来客更为奇怪,光秃秃的头顶布满皱纹,腐烂的身体配上陈旧的服饰,丑陋的尸斑爬满全身,空洞的眼神,痴呆的表情,但还是不能掩盖他们恐怖的本质。

    这显然是一个战场的开端,进攻方只派出了那无能的炮灰,防守方也只是让刚诞生的新兵蛋子们练练枪法。

    或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凝静吧,僵尸们仍在围栏后积蓄兵力。先锋更换了上次战争中损毁的旗子,那鲜艳的脑子是所有僵尸的目标。前橄榄球运动员认真擦拭这自己的盔甲,这是他能活命的最大保障,看着几个凹陷的坑洞不住皱了皱眉。几个老头围坐在一边,闲谈的自己手上报纸报道的秩事。几个舞者召唤出自己的舞伴伴随着音乐跳起怪异的舞蹈,一旁的几个运动员也不禁抖动起来,他们或许缺了一条腿,或许少了一只胳膊,透露的必胜的决心摄人心肺。

    他们刚攻下另一片房区而赶来,不会疲惫的的亡者和永不磨灭的意志是所有生者的梦魇,静默的等待是为了与其他军队回合。

    “不能再等了,天一黑那些该死的伞尖头就会醒来,我们进攻难度将会大增。”

    “先上吧,等会壮汉他们过来会直接投入战场。”

    没有多言,这支沉默的军队便开始前进。

    植物方,色彩斑斓的他们对着围栏外虎视眈眈。任何一个敢踏足草地的外来者都将被粉碎。

    战争,一触即发……

    亡者们举起了铁门,几十个前锋不畏再次死亡,义无反顾地进行冲锋,可惜。对几百株植物来说这点只算开胃菜,坚硬的豆子附带着冰霜及火焰砸向了铁门,叮叮当当,用不着几秒铁门被攻破,举门者瞬间被飞豆吞噬,和前方冒着飞豆前进的同僚不一样,后方的举门僵尸另有一番待遇,那直面头顶的玉米和卷心菜,带来了实实际际的伤害,死亡的速度比前方的勇士还快。

    前后夹击中,几十只炮灰才走过一般变被消灭干净。植物门没有丝毫损耗就获得小胜,正欣喜之际,第二波亡者涌上前来。

    铁门僵尸门头上带上了残破的路障和扁瘸的铁桶,显然,他们能前进的距离更长了。几个跃跃欲试的运动员也打算让植物们付出一点代价。

    一声整齐的低鸣炸响在天边,赤红的太阳已经与地平线沾边,被点燃的晚霞印在王者的脸上,虹光炫目,气势狭长。

    亡者们向生者发动了第二次进攻,先锋举起他鲜红的脑子旗,其他僵尸将它团团围住,这是亡者意志的象征,是不容亵渎的尊严。

    一位先锋勇者,破碎的铁门和已经掉落的铁桶并不能摧毁他前进的欲望,他用肉身为同僚抵挡最后的伤害,一发燃烧的飞豆砸在了他的脸上,爆出的眼珠和散落的脑浆预示着他的死亡,同僚们跨过他的尸体,继承他的意志继续前进。

    终于,亡者大军们到达生者的前线,耸立的坚果是他们的第一道难关。这时,运动员们开始了,撑起高杆轻松约过坚果,一抓拍向了前方的幼年豌豆,一口咬下了它的炮口。

    一瞬间十来株植物死亡,而运动员们也在这一瞬间被战争的洪流淹没。即使是坚果也挡不住几十只僵尸的啃咬,不过尔尔就被彻底分裂。

    在第一道防线被攻破的那一刻,一颗鲜红战士引爆了自己的一生。嘣!几十只僵尸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年轻的豌豆射手看着他面前高大的身影,没来得及害怕,便死在了他的利爪之下。第一道防线告破,亡者们在覆灭前带来了进一步的胜利。

    老骨头们耐不住寂寞了,作为普通僵尸中的顶尖人物,他们的破坏力是不容置疑的,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报纸被粉碎之后,那是他们怀念自己活过的唯一证据……

    “佩恩!你们在进攻到一半时我们将会切入,太阳已经落下一般,我们必须全力以赴了。”

    年迈的老者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对面前的舞者说到“我们必将胜利!”

    第三波亡者们踏向了战场,又一抹红光在战场绽放,愤怒的火焰喷向了亡者们,一瞬间打开来了一个缺口,执旗先锋也倒在了烈炎之中,折断的旗子安静的躺在草地上。

    佩恩看着倒在火焰中的老友,颤抖着手拾起了半支旗子,“冲锋!”亡者们瞬间狂化,迅速袭向植物军团。踩过同僚的尸体,踏过生者的武器,一路直达第一道防线。

    “该我们了!”四位舞者,一位橄榄球运动员,将带领这最后的亡者。这时……“我们到了!”低沉的怒吼传来,那鹤立鸡群的身影浮现再眼前。

    巨人僵尸派克,率领着自己的军队到来,看上去却凄惨的多,派克的军队还不到舞者这边的一半。

    没有过多交流,最后的亡者们踏上了征程。前方佩恩军队已经到达了第二道防线,再次经历了两次爆炸后僵尸减少了许多。

    佩恩手上的报纸早已不见,换来的却是佩恩的彻底狂化,一个人顶飞舞的飞豆,抛射而来的玉米,几口解决了小坚果。清淡,无味,如同嚼蜡,“脑子!脑子!脑子!”他心里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吞噬这座屋子主人的脑子。拍碎了眼前的寒冰射手,左胳膊却被它死前打掉,双腿已经已经不见,执念驱使着佩恩用仅剩的一只手爬到了最后的卷心菜前。

    卷心菜陷入了无限的恐惧当中,用尽全力的投掷自己的衍生物,可前方的僵尸还在拼死前进。佩恩爬到了卷心菜面前,一口咬下了卷心菜的脑袋,支起的杠杆停格在半空。

    舞者威廉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带领铁门僵尸们冲锋的橄榄球运动员费特,又转头看了看重踏前行的派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到“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是我们的不甘吧!是死神对我们的恩赐吧!”派克背后的小鬼奸细的声音响起。“凭什么我们得在地下长眠,凭什么我们只能化作行尸走肉!我们要向生者征伐!”费特响亮地吼道,引起其他僵尸的一阵热血。“为了脑子!”派克带头吼道,“为了脑子!”所有僵尸齐喊。

    亡者大军与生者大军最后一波碰撞,太阳完全落下,黑夜完全笼罩。派克举起十字架奋力砸向了前方的高坚果守卫。一颗樱桃再派克脚下爆炸,炸伤了派克的同时,也带走了一位舞者的残骨。

    威廉召唤出了自己的舞伴,一块飞来的黄油撞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能注视前方。

    冲锋的费特身上的盔甲扭曲不堪,下一秒将会破碎,鲜红的头盔被火焰覆盖,最后……一颗飞来的豌豆击碎的了他的头盔,把整个头颅都打成了碎末。

    派克伸手抓向了小贵,一股冲力让小鬼飞向了一颗双发射手,“夜幕将至,黑暗永存!”奸细的声音戛然而止。

    威廉终于挣脱了黄油,同时,其他两位舞者倒在了火炬树桩前。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亡者大军已经十不存一,植物也只留下最后的几位强者。

    “死吧!虫子!”派克把眼前欲将跳起倭瓜砸得粉碎,一颗辣椒闯入了他的胸膛,随着一声爆炸,派克双膝一跪,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威廉看着前方仅剩的三颗玉米投手,“我们赢定了兄弟们!”回头一看,除了残尸……只剩碎肉!

    他拾起了地上的鲜脑旗,“为了脑子!”一瘸一拐的冲向了玉米,提供能量的太阳花已经死光,玉米投手扔出了最后的弹药,绝望地看着冲过来的舞者……

    威廉撬开了房子主人的脑袋,把脑汁撒满了院子里!

    剩下的一只手拿着鲜脑旗,消失的半边脑袋有蛆虫在蠕动,他缓慢的走向了下一个街区……是的,亡者从不停息,亡者的意志不可阻挡!

    看着后院布满的植物,威廉高昂着半边残存的头颅,只剩四个手指的独臂举起残破的旗子,四个舞伴遵从召唤从深渊爬起。

    没有一丝胆怯,没有一丝气磊,依旧是那威严的吼声“你们不死!我们不灭!”

    “为了脑子!”他们冲向了战场之中……

  • 矣覆
    游戏时长10小时5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首篇文章(文笔超烂,不喜勿喷)

    戴夫望着积了灰的金向日葵——金灿的外表全无,这么多年来,还是一声不吭的躺在后备箱一堆杂物的上面。

    戴夫他真的受不了了,咽了九年的寂寞在今天似末日菇般爆发——无声的爆发……

    想起09年的丧尸横行,在那年,他失去了他所以的亲人,朋友,所有所有。

    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来苟且延喘——已经无意义了——这个世界已经满目疮痍,被僵尸弄的生灵涂炭。

    戴夫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制出植物,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而那一切早已无法挽回,好似一个制作精美的玻璃球,坠到的地上,清晰可闻的金石声注定它以支离破碎,已经毫无价值。

    戴夫平时疯疯癫癫的,可在这是,如同寒冰菇般安静,他不想说什么,不知道说什么——也没必要说什么,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勾新月读懂了什么,慢慢的悄无声息的藏进了云层中。

    戴夫缓缓的摘下了头上的破锅,又狠狠的扣在了头上。

    另一边,在禅意花园,植物天天过着千篇一律的事情——但和以前不一样了,对植物的寿命来说,他们已经老了,再也不必再战了。

    豌豆射手的叶子干瘪了,枯黄——这是常态,所有的绿色植物都不再精神——荷叶再驼不动植物了;机枪射手也不再是当年那样弹无虚发;想当年红得发紫的向日葵,她甜美的嗓音,也被时间无情的吞没;就是花盆也出现了条条裂缝。

    花谢了,果烂了,叶萎了,盆碎了,禅院一片死气沉沉,再无半点声音。

    半弯月,黑云天……

相关专题

厂商其他游戏

更多

相关推荐

更多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