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战僵尸
编辑推荐
7.9

植物大战僵尸

Plants vs. Zombies FREE

528197 人关注

TapTap 玩家交流群:  537625266

  • 英文

简介

Get ready to soil your plants as a mob of fun-loving zombies is about to invade your home. Use your arsenal of 49 zombie-zapping plants — peashooters, wall-nuts, cherry bombs and more — to mulchify 26 types of zombies before they break down your door.

This app offers in-app purchases. You may disable in-app purchasing using your device settings

WINNER OF OVER 30 GAME OF THE YEAR AWARDS*

50 FUN-DEAD LEVELS
Conquer all 50 levels of Adventure mode — through day, night, fog, in a swimming pool, on the rooftop and more. Plus fend off a continual wave of zombies as long as you can with Survival mode!

NOT GARDEN-VARIETY GHOULS
Battle zombie pole-vaulters, snorkelers, bucketheads and 26 more fun-dead zombies. Each has its own special skills, so you'll need to think fast and plant faster to combat them all.
Requires acceptance of EA’s Privacy & Cookie Policy and User Agreement.

SMARTER THAN YOUR AVERAGE ZOMBIE
Be careful how you use your limited supply of greens and seeds. Zombies love brains so much they'll jump, run, dance, swim and even eat plants to get into your house. Open the Almanac to learn more about all the zombies and plants to help plan your strategy.

FIGHT LONGER, GET STRONGER
Earn 49 powerful perennials as you progress and collect coins to buy a pet snail, power-ups and more.

GROW WITH YOUR GAME
Show off your zombie-zapping prowess by earning 46 awesome achievements and show off your zombie-zapping prowess.

COIN PACKS
Need coins for great new stuff? Buy up to 600,000 coins right from the Main Menu.

*Original Mac/PC downloadable game.

Be the first to know! Get inside EA info on great deals, plus the latest game updates, tips & more…
VISIT US: eamobile.com
FOLLOW US: twitter.com/eamobile
LIKE US: facebook.com/eamobile
WATCH US: youtube.com/eamobilegames

User Agreement: terms.ea.com
Visit https://help.ea.com/ for assistance or inquiries.

EA may retire online features and services after 30 days’ notice posted on www.ea.com/1/service-updates.

Important Consumer Information. This app contains direct links to the Internet

Requires acceptance of EA’s Privacy & Cookie Policy and User Agreement

最近更新

查看历史
Hey, smarty plants! We’ve made some important updates to improve your game and keep your garden growing. Thanks for playing.

详细信息

  • 文件大小 : 65.01MB
  • 当前版本 : 2.3.30
  • 更新时间 :
  • 系统: 4.1及更高版本
  • 厂商: 艺电 EA
总评分:

7.9

最新版本 :6.4 Android:7.9 iOS:9.6 近7天 : 9.3
  • Disappointment
    游戏时长51小时30分钟

    补充:现pvz由于地区原因下架,各位可以选择使用网络工具进入TapTap然后进行下载。

    去问了一下大佬,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找不到存档了,原因是需要root权限才能修改游戏数据,找不到的原因就是这个了。还有呢,就是各位看到这条评论的萌新,拜托先在tap里的我的游戏的右上角里的小火箭里下载一个google安装器把google框架安装上,然后再进入游戏,年龄不能太小,直接滑到30+就可以了,不需要Google账号不需要联网,安装了Google框架就可以运行植物大战僵尸1了。

    有很多同学反应说没有看到Google框架的下载,那个人建议在搜索一下谷歌空间,也是可以下载Google框架的,然后把游戏导入,就可以进行游戏了。

    温馨提示: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手机电量充足,否则关机导致再也进不去这个bug……那我也无能为力,要root权限才能改游戏数据,而root又很麻烦还有点危险。。。。

    然后就是有很多人反应还是进不去,enmmmm,也是后来才知道有些机型是不支持google框架的,如果安装了框架依旧进不去的话,建议去贴吧…植物大战僵尸吧找不需要Google的版本,这里个人推荐北美版,记得跟着帖子的流程走(我记得安装要创建文件夹什么的),安装完毕进入游戏就可以了。

    还有很多人求中文版。我这里就说明一下吧,中文版是别人修改的,就看别人发不发,原版是英文,而且……玩惯了英文我也不想换(就是懒),如果真的要,你就得去深挖那些帖子,安装方式的话记得跟着帖子走。

    有很多同学说哪用那么麻烦,一个谷歌空间搞定。我抱着尝试的心态试了试,发现它会要求你下载Google框架以及部分部件,所以手机不支持Google框架的用户基本可以放弃free版了,去贴吧找北美版吧(p.s.:可以忽略注册Google账号的体验版Google商店好评,而且对部分需要工具的海外游戏提供加速(p.p.s:前提它不违反大陆条例),也就是相当于一个网络工具吧,还可以免工具让你注册一个Google账号也是很方便),如果手机上已经有海外游戏的话记得导入再从谷歌空间进(应该不会卡),然后就可以开心游戏了。

    —————————原评论—————————

    真心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这是我小时候最好朋友的安利,同时还有《模拟人生》什么的,但是我还是喜欢PVZ,自从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许多境外游戏例如PVZ和喷气机什么的都被封锁禁止下载,然后这个游戏也就渐渐被我淡忘了。

    可是最近再tap上看见,觉得好像老友重逢,毕竟是来自于老友的安利(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安利的说法),我又下载着玩了玩无奈这么快就被我玩出了bug,被弄到崩溃。

    手机比较废,手机发热,电池耗电快,玩着玩着就没电了,特别是在玩pvz的时候突然自动关机,然后我就进不来了,怎么也进不来。没办法,删了重下,本以为只是意外,结果第二次我终于一天又打回了5-10,再次因为电池的虚弱自动关机详的预感,然后,没办法又只能删了重新下载。

    大概是bug吧,不然这么频繁出现也是没毛病了,我也看到有部分人和我一样遭遇了这个bug,可是都没有办法只能删了重新下,不得不说心态差点爆炸。

    有人要说你把存档抢救出来啊?是不是傻?

    可是问题是你们说的存档文件夹我打开只有一个名为al的空文件夹,一看这个名为pvzfree.com_row的文件夹大小为零KB我就崩溃了,实在是不明白存档究竟哪去了,游戏删了这个文件夹也不见了,真的是很奇怪。

    还望大佬看见指教一下吧,顺便求一下一个通关冒险解锁endless泳池的存档吧,希望各位大佬能告诉我存档到底在哪啊……

    • TaoGe520

      应该是要root的吧

    • Disappointment

      这个,不存在的,没什么游戏需要root

    • 手机用户29189153

      为什么我下了 进不去

    • Disappointment

      进不去就是因为没有google框架,自从google退出大陆,大陆手机上面都没有google框架,只能找特殊渠道下载。你看看TapTap右下角的“我的”点开之后看右上的图标,一般来说有两个,一个是正方形里的箭头和一个火箭图标,点开火箭图标里面可以下载google框架。但是似乎部分手机没有这个火箭图标?如果没有就很麻烦了。

    • 手机用户29223894

      下了用不了

  •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游戏时长3小时5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本文为悲伤结局,文风可能过于猎奇,心脏病患者,怀孕者..MD我在说什么!)

    "主人终于到了最后一关了","真期待看到僵王那个家伙倒在主人前的样子","到时候全靠你了,西瓜投手","我会尽力的,哈哈哈哈..."

    豌豆射手低着头,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默默的听着周围的一片喧嚣。

    "多少关了,我的影子几乎都快被印在这墙上了啊.."他伸出一片叶子,抚摸着眼前长满了苔藓的墙壁。

    "诶诶,你们说,僵王博士那么强大,主人..","你什么意思?"西瓜投手不满的看向寒冰射手,射向寒冰射手的目光一下多了几倍,气氛似乎是被寒冰菇冰镇了一样,大家的目光都多少带着几丝嘲讽。

    豌豆射手也把目光看向了她。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寒冰射手也急了起来,"锦上添花锦上添花,你们忘了前几天在墓地里找到的修改起吗?我们为什么不把最近刚加入我们的毁灭菇也给放到.."

    "你疯了吗?房顶会塌的!"豌豆射手看不下去了,他站了出来。

    然而,寒冰射手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僵王博士那么大的东西都能站上来,毁灭菇炸一下僵王博士就铁定完蛋。"

    说罢又继续鼓动起来众人,"你们想想,主人想得到银色向日葵已经多久了?万一这次失败了,僵王那老东西跑了怎么办?"

    "行了,别说了,我们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在这家伙面前说就行了,叫你呢,快滚到花园里去!"西瓜投手示威般的扔了个西瓜在豌豆射手面前,粉碎后的果肉溅了他一脸。

    "很好..很好!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的。"他转头朝着花园走去,到那些植物都看不到的一个角落后,他转了个弯,径直朝着墓地——僵尸们的大本营走去。

    "这些植物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昏迷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得去找僵王那个老家伙谈谈。"

    一股大力突然从背后传来!豌豆射手被扑倒在地!

    是一道红色的身影,这在灰暗的墓地可不多见..好吧,是橄榄球僵尸。

    "..豌豆?..不好吃。"它把豌豆射手随手一扔,转头欲走。

    "喂!"他揉了揉脑袋,"僵王那老家伙在哪?"

    橄榄球慢慢的转过头来,"你把前面的那块墓碑往左扭三下,然后按墓碑上的第四行第七个字就行..妈的我干了什么?"它才反应过来,然而豌豆射手已经启动了机关,顺着通道摔了下去。

    ..... ..... .....

    ..... ..... .....

    一滴口水滴到了他的脸上,随之而来的还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唔啊,好久美(没)吃国(过)玩(豌)豆了..",又是一滴口水淌下来。

    豌豆射手想都没想就是一拳朝着前面的那张脸打过去。

    "我干,你想干嘛?你把我的门牙打下来了!"一颗门牙被摔到豌豆射手脸上。

    "我来这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打量着这里,这个实验室。

    僵王博士看着他打量自己最骄傲的实验室,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骄傲,"当然!这可是我和戴夫一起打造的高端实验室!"

    "哦..等等..戴夫?哪个戴夫?隔壁的那个吗?"

    豌豆射手跳起来。

    "..你没被感染?"博士惊奇的打量着他,"你不是一路杀进来的?"

    "我遇到个橄榄球,他告诉我的。"

    "..我知道我不应该派他来守门的,算了算了..你没被感染?!"博士突然跳了起来,"不可能,所有植物都应该在晚上被感染了!你没被感染?!"博士情绪十分激动,攥着他的叶子叫到。

    "等等..什么意思?感染是什么?那天晚上..哪天晚上?我只知道我昏迷了十关。"豌豆射手推开博士,"我看你是想把我掰弯。"

    "天哪,太..好吧,我激动过头了,反正今晚我就能把戴夫救回来了,多你一个少你一个也无所谓。"

    "..对了,别!那群肮脏的植物把毁灭菇给.."实验室中央的大显示屏内,一阵紫色的烟雾正升起..

    "我的替身!我的机器!"博士大叫,"我要杀了这群gouniang养的hunqiu!"

    "完了..全完了..我救不回他了.."博士瘫坐在椅子上,"全完了.."

    "到底什么意思?他是谁?戴夫?"

    博士看了他一眼,"有的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好的,这样就不必对终将到来的命运进行徒劳的挣扎。"

    博士头歪到一边,似乎睡着了一般。

    "死了?喂!醒醒..快醒醒!"博士倒在了地上,毫无生息。

    "开玩笑吧.."豌豆射手的世界观在半个小时内似乎进行了天翻地覆的逆转,他联想起最近这几大关的第五小关都没有戴夫的身影..

    他明白了,可又有什么用呢?毁灭菇的爆炸声越来越近,植物们的叫嚣又开始在耳边回响。

    他阖上博士的眼帘,至少不让他落下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完。

    纯手打,原创,转载请通知本人(me)。

    (用了四十分钟写的,看完了就点个赞吧!)

    ———————————————————————

    (一年前写的文,现在被顶上来,自己看了好羞耻啊怎么办)

    (下篇文写哪个游戏大家回复一下呗:-D)

    • 康麻子

      写小说去吧,不去写浪费了

    • 渔夫。

      厉害了啊,我认真看完了,真不错

    • 一叶

      你应该去B站看一下超级滑稽的诅咒,也是关于豌豆被冷落的

    • 璃酱

      兄弟,咱去写小说吧,或者去给植物大战僵尸编外番,不去就浪费了

    • 游戏人生

      什么意思啊?不懂

  • 彩虹
    游戏时长7小时55分钟

    记事:写这篇评价时,我在卧铺车上。

    是小学的时候。

    那天,我像平常一样,吃完中午饭后就去了同学A家。

    我来到同学A家,看见同学B在用同学A家的笔记本电脑玩游戏,我走近一看,原来,同学B正在点击鼠标来控制游戏中的一排排保龄球,来撞击横排缓慢而行的僵尸。

    保龄球一碰到僵尸,僵尸的头和身体竟然就分开了,但样子却很滑稽:僵尸那若无其事的头部表情,没有了头,要倒不倒的身体。同学B和我当时就被逗笑了,后来,游戏胜利了,同学B又进行了下一关,我看见他种植植物,来攻击僵尸,那颗植物一颗豌豆一颗豌豆的吐,来攻击过来的僵尸,结果,僵尸的头和身体也是分开了,那样子,也是够好笑的。

    不能总让同学B玩吧?同学A过来了,一起轮流着玩游戏,而我也不能总坐在一旁吧,看他们玩?于是,我也要玩。

    刚玩,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一来就种植了土豆雷,就在僵尸的脚下,结果,看见不仅没有爆炸,还被僵尸吃了。

    游戏玩了段时间,就必须去上学了。去学校的路上,我们还在谈论着玩的那个游戏,还说谁玩的厉害,你们都不如我,我们约定放学后,一起去同学A家玩。

    下午放学后,我们结伴着,笑着,去同学A家玩游戏。

    来到同学A家,同学A不急不慌的打开玻璃桌上充了一下午电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在万众期待下,打开了游戏,此时此刻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跟着游戏每一步的跳动,高兴的开始了游戏。

    每人轮着玩,有人玩的好点,有人玩的不好,比如说我,玩的好的人总会催着不熟练游戏的人,种这种那的,然后,又干啥。

    在同学A家,总不能一直玩,笔记本电脑是他爸爸的,同学A警告我们,必须在他爸回来时,离开。我们当然,不愿离去,但无可奈何!

    以后,我们都会这样度过,去同学A家度过,只要他说没问题。

    那天中午,我们向平常一样聚在同学A家玩游戏,不过,这次的僵尸全是小个字,当场每个人都调侃这屁大点的僵尸,游戏开了,豌豆射手一颗豌豆,比僵尸的头还大,一会就干死了小僵尸,只不过,小僵尸的速度要比大僵尸快罢了,前面,我们谈笑风生,可后面,乱成一锅粥,是正在玩的最好的同学B在玩,小僵尸差一点就攻破了防线,所幸还是通关了。

    也是一个中午,是马上要去学校的时候,我们只看见那位疯狂戴夫被几个蹦极僵尸拉走了,临走时,他说了几句,到懂不懂的话,永别了他那头上紧贴的锅盖,然后,开始游戏,发现这会是打的打僵王博士了,每个人一阵惊呼,不过,倒是谨慎和疑惑,因为,种植的植物怎么打那僵王博士驾驶的机器人,都不掉血,结果,以失败告终,但现在必须去学校了,我们不得不终止了游戏。

    终于,等到下午放学了,我们欢笑着去了同学A家。

    这次打僵王博士,每个人都觉得很有看头,在一次次摸索中,终于搞懂了该怎么办,才能伤到那个机器人,不出所料,照这样打,很快机器人就冒烟了,最后,看见机器人瞬间跨了,而坐在机器人头上的僵王博士,生起了白旗,我们通过了游戏的大结局!

    仿佛我仍能听到,同学C在那指挥着,喊着,快使用冰蘑菇,快用铲子把最后一个植物铲了,种火爆辣椒…

    游戏已经玩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时间匆匆,已经很少有同学再提这个游戏了,就连同学A都说,它不怎么好玩了,不过是我,在假日里,去他家楼下喊他,只为玩一下这个游戏。

    记得,有天我曾叫我的一个表哥,一起去的,但走到同学A家门口时,他却返回了,我说可以的,他会同意的,不过,还是留不住他。

    记得,学校前边的那个小卖部,就抽僵尸公仔,上次同学B抽到了个,这个僵尸是伽刚特尔。

    不知不觉,小卖部卖起了关于游戏的搞笑漫画,不过,漫画却很短,应该有很多本,是买什么东西,才会赠的,记得,一个漫画是:一个僵尸正在吃高坚果,吃到一半后,发现一张奖票,上面写着“再来一个”,反正我是不禁笑了。

    后来,流行起了玩僵尸卡,本来我觉得挺没意思的,记得那天和同学B放学一起走,走到别个小学的小卖部时,他去花了两元钱买了四包僵尸卡,他打开僵尸卡的包装,认真的看着,希望会有好的卡,我当时觉得他真没事做,又感觉有点幼稚,毕竟他还比我老,不过,我也只能随其自然。

    后来,教室流行起了玩僵尸卡,我自然会参与其中,就是大家都选相同的僵尸卡数,说一张不重复但认识的僵尸卡,给他人说,如果他人抽中了他说的僵尸卡,就可以赢到这些卡,每个人都如此,轮流着抽。每有大课间时,就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

    记得,那天月圆之夜,风高天黑,同学B和我在青松美女家开的麻将室的门前对弈,我赢了不少僵尸卡,他输的不轻,他说要来一次一百张的,来就来,有挑战才有收获,我毫不掩饰,不出几回合,可能是他运气真的的不太好,也可能是我运气来嘛了,就抽中了他说的那张僵尸卡,他也只好认栽,在我从我那一百张僵尸卡中,找出了我说的那张僵尸卡,他检查后,彻底无语,我们各回各家了。

    其实,我虽然家底有几百张僵尸卡,但没事有事,我都会花钱去买僵尸卡,不是为什么,只为自己愿意。

    我也曾为它疯狂。

    记得,别个学校的小卖部卖僵尸胶卡,很精致,而且每次买完都有三张贴画和一张奖票,就这个,我就花了不少钱,那天,我买的奖票中了图册,老板给我送来了一本僵尸图册,图册的质量也不错,是硬纸的,又类似翻书,上面有30张不同的贴画,只要贴齐了就可以换10元。记得,那天我和伙伴们到处游玩时,我看见了一元钱,后来,我才发现钱上有稀狗屎,我又去小卖部买了两张僵尸胶卡,才摆平了这一块钱。

    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没有集齐全部的贴画。

    记得,那次过年,爸爸妈妈都会给压岁钱,我和婷婷及她的同学去遥远的那边坐公交去,玩了一下午,我一回来后,去那隐蔽的晨光花了二十几元,买了一本僵尸攻略秘籍,到手后,我很高兴,加上书还是有一定分量的,没有几百页是不可能的,够我享受一阵子了,而且内赠光盘,我当然也很想看看光盘是什么样子了,回到家,是把书藏在身后,不敢被父母看见,后来,我看书时,他们看见了,也并没有说什么。

    秘籍的光盘,是那种小光盘,我将信将疑地把他放影碟机里,随后,显示播放不起,试了几次,都是这样,我只能放弃了。

    秘籍的内容很多,每个植物,每个僵尸,都有介绍,而且又增添了数值,植物几下打死僵尸,僵尸几下啃死植物等等,书里标的一清二楚,又还有专门的关卡攻略,都有截图,作者自导自演,打无尽,什么八炮流,四炮流,反正很厉害,什么红眼,都是炮灰。

    想每天放学都去同学A家玩,是不可能的了,那天下午放学同学W叫我一起去同学D家玩这游戏,我高兴的都还来不及,去了同学D家,也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游戏,欢呼雀跃。

    我玩的是很高兴,在他们中,也很厉害,记得我开了一把无尽,那战术,那技巧,有同学问我你怎么会的,呵,开玩笑,那天在小卖部抽奖抽到了一盘光盘,在家里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你们现在看到的,全是我模仿上面的,你说我怎不厉害。

    不过,在同学D家没玩多久,同学D就叫我们走了,没法,该走就只能走,出了门外面后,同学W就不乐意了,一脸不爽地对我说,早知道,就不喊你了,害我都没玩多少。

    虽然,后面几天不时也会,一起来同学D家玩,很快,个都没有再去他家了,而同学D和同学F也不时在下午放学后,结伴去补习功课。

    我喜欢这游戏,爱这游戏。

    迷上这游戏后,我曾偷偷拿取家里买的点读机到同学A家,希望他把游戏传到点读机里,他传是传了,不过,点读机打不开,一点打开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线索,只有那深黑的游戏名,毫无作用,刚好那天是中午去学校,我用书包背着点读机,在学校里都形影不离,害怕书包里的点读机弄不在了,下午放学后,我拿着点读机跑了一趟图书店,请求卖点读机的那位阿姨能帮我下载这个游戏,但她说不行,我叫她随便下几个游戏吧,她就给我下了两个游戏,两个都是些看不懂的英文游戏,既然是游戏,看不懂也要玩,聪明的我一下就搞懂了第一个游戏该怎样玩,回头去和熟人家的那个孩子一起玩,后来他妈妈知道后,就不高兴了,说要玩叫我自己玩,后来她跟我的父母反应了这件事,说点读机买来害了我,我天天只顾拿它打游戏,后来,第一个游戏,我终于通关了,游戏是一个精灵少年,拿着一个像鞭子的树鞭打怪和老板,我就开始玩弟二个游戏,第二个游戏是坦克方面的,后来是卡关了的,因为英文,我也看不懂它说什么,一段时间后,我也照样打这关,不知怎么做到的,竟然通过了,游戏顺利进去下一关,不久,这款游戏我也通关了,游戏也很不错,玩家操作一辆坦克,坦克可以摧毁周围的建筑和其它坦克,游戏几关后,就打老板。总体说,这两款游戏,画质都很不错,魔性的背景音乐,绝对是我那时候的求之不得的精品。

    我想要爸爸的手机能有这个游戏,我也相信手机有这个技术,老爸的手机上没有,我让他去下载,那天晚上,茶馆,爸爸打牌,妈妈静看,我吵着叫他下,他说不行,把手机给了我,叫我自己弄,我搜索了游戏,终究没有看到有下载的地址,只好放弃。

    那天晚上,爸爸出差回来,他带回来一部新手机,说是司机转卖给他的,便宜货,虽然来源不当,我接过手机,希望能看见这不当手机有我想看到的那个游戏,结果,在游戏功能那,我真的看见它了,天呐,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随即打开了游戏,植物和僵尸,一个不少,我高兴死了,我吵着要玩,玩了会,妈妈过来说睡了,明天玩,我很不情愿的交出手机,也就那天晚上,我兴奋的失眠了。

    手机上有这游戏,我很高兴,高兴的连作业都不想写了,一直推推拉拉,玩了好大半天,我就不得不去做作业了,不过,我觉得这手机上的这个游戏,真难玩,里面的僵尸都好厉害,一个铁桶,我种植的几个西瓜投手,都不怎么打的死,而且僵尸的速度也较快,实在变态,为了扭回局势,我只好支付老爸的手机话费,来维持我那破碎的花园。

    好景不长,爸爸又要出差,而且这次是长时间的不会回来,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我的游戏梦。

    后来,国庆节小长假,妈妈说去爸爸那边玩,我一想到这个游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过去了。在客运站,老妈突然觉得轮子长,买票的人真多,又拥挤,就对我说,打算还是不去了,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我硬排这轮子,终于要到窗口时,才喊妈妈过来买的票。

    我们坐着客车,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来到老爸住的房子,也有我的爷爷奶奶都在这,一个工地上,我一进门,就要手机,再次开始了这个游戏。

    在我离开这里时,我也永远地离开了这个手机上的游戏,不是不会再相见,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这游戏实在变态,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个坑!

    后来,那天下午放学,该我们组大扫除,偶然看见了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在玩手机,周围也有很多同学围观,当我看到她玩的这个游戏时,瞬间无力,不想再说什么了。

    再后来,家里头有了点钱,就有了买台电脑的想法,一家人欣然同意。

    当我从二手市场出来时,手上抱着一台电脑的液晶显示屏,在一旁的婷婷手上抱着电脑的主机,我不禁笑着问她,你掐我一下,我想是不是在做梦,婷婷掐了我的脸蛋一下,刺痛的感觉告诉我,这是事实,以后,我家也是一样有台电脑的人了。

    家里宽带安装后,电脑就正式可以用了,我首先就在游戏里下载了这个游戏,以后青春无悔。

    每次我玩这个游戏时,老爸看到,会不时说,别玩这游戏,电脑会中病毒的,额,听完后,我自然懒得理他。

    自从家里有了电脑后,我再也很少去跟楼下的那些好伙伴们玩了,他们也会说我家里要电脑,虽然一直一来,曾为了争电脑玩和婷婷,大吵大闹是常有的事,却迷失了也许再也找不回的快乐。

    很快,我小学毕业了,父母安排我回老家读书,在我临走时,曾去找过以前的伙伴们,多的是散了,各自远走他乡,我把“家产”留给了青松美女的弟弟,别了,但没有一丝挂念。

    回到老家,我读起了初中。那天星期五放学回家,我和同学Z一起,我还向他调侃道,我在家里可以玩这个游戏和同村的孩子们,虽然没有网,但也高兴,只是,我和他都在农村里生根发芽。

    后来,电脑坏了,带走了为了的遗憾…

    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第一秒时间就下载了这个游戏。

    曾何几时,我认为有了这个游戏,就已经对游戏,别无他求。

    曾何几时,我会为了这个游戏,醉生梦死。

    曾何几时,我会为了这个游戏,写了这篇回忆。

    记事:司机也睡了,我也该睡了。

  • 励志做生存大佬的傲娇君
    游戏时长2小时52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最后的舞者

    天上的娇阳已泛起一片片橙黄,连带着那柔云也被燃烧。虽算不上晴空万里闲适人心,但也可以躺在后院的安乐椅上,吃着玉米卷,消磨着下午的时光。

    但这片街区,却不怎么平静。有些许低鸣正在靠近房屋,迎来他们的不是敞开的大门,而是那硬入铁球的巨大豌豆,不可思议?

    不,这些来客更为奇怪,光秃秃的头顶布满皱纹,腐烂的身体配上陈旧的服饰,丑陋的尸斑爬满全身,空洞的眼神,痴呆的表情,但还是不能掩盖他们恐怖的本质。

    这显然是一个战场的开端,进攻方只派出了那无能的炮灰,防守方也只是让刚诞生的新兵蛋子们练练枪法。

    或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凝静吧,僵尸们仍在围栏后积蓄兵力。先锋更换了上次战争中损毁的旗子,那鲜艳的脑子是所有僵尸的目标。前橄榄球运动员认真擦拭这自己的盔甲,这是他能活命的最大保障,看着几个凹陷的坑洞不住皱了皱眉。几个老头围坐在一边,闲谈的自己手上报纸报道的秩事。几个舞者召唤出自己的舞伴伴随着音乐跳起怪异的舞蹈,一旁的几个运动员也不禁抖动起来,他们或许缺了一条腿,或许少了一只胳膊,透露的必胜的决心摄人心肺。

    他们刚攻下另一片房区而赶来,不会疲惫的的亡者和永不磨灭的意志是所有生者的梦魇,静默的等待是为了与其他军队回合。

    “不能再等了,天一黑那些该死的伞尖头就会醒来,我们进攻难度将会大增。”

    “先上吧,等会壮汉他们过来会直接投入战场。”

    没有多言,这支沉默的军队便开始前进。

    植物方,色彩斑斓的他们对着围栏外虎视眈眈。任何一个敢踏足草地的外来者都将被粉碎。

    战争,一触即发……

    亡者们举起了铁门,几十个前锋不畏再次死亡,义无反顾地进行冲锋,可惜。对几百株植物来说这点只算开胃菜,坚硬的豆子附带着冰霜及火焰砸向了铁门,叮叮当当,用不着几秒铁门被攻破,举门者瞬间被飞豆吞噬,和前方冒着飞豆前进的同僚不一样,后方的举门僵尸另有一番待遇,那直面头顶的玉米和卷心菜,带来了实实际际的伤害,死亡的速度比前方的勇士还快。

    前后夹击中,几十只炮灰才走过一般变被消灭干净。植物门没有丝毫损耗就获得小胜,正欣喜之际,第二波亡者涌上前来。

    铁门僵尸门头上带上了残破的路障和扁瘸的铁桶,显然,他们能前进的距离更长了。几个跃跃欲试的运动员也打算让植物们付出一点代价。

    一声整齐的低鸣炸响在天边,赤红的太阳已经与地平线沾边,被点燃的晚霞印在王者的脸上,虹光炫目,气势狭长。

    亡者们向生者发动了第二次进攻,先锋举起他鲜红的脑子旗,其他僵尸将它团团围住,这是亡者意志的象征,是不容亵渎的尊严。

    一位先锋勇者,破碎的铁门和已经掉落的铁桶并不能摧毁他前进的欲望,他用肉身为同僚抵挡最后的伤害,一发燃烧的飞豆砸在了他的脸上,爆出的眼珠和散落的脑浆预示着他的死亡,同僚们跨过他的尸体,继承他的意志继续前进。

    终于,亡者大军们到达生者的前线,耸立的坚果是他们的第一道难关。这时,运动员们开始了,撑起高杆轻松约过坚果,一抓拍向了前方的幼年豌豆,一口咬下了它的炮口。

    一瞬间十来株植物死亡,而运动员们也在这一瞬间被战争的洪流淹没。即使是坚果也挡不住几十只僵尸的啃咬,不过尔尔就被彻底分裂。

    在第一道防线被攻破的那一刻,一颗鲜红战士引爆了自己的一生。嘣!几十只僵尸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年轻的豌豆射手看着他面前高大的身影,没来得及害怕,便死在了他的利爪之下。第一道防线告破,亡者们在覆灭前带来了进一步的胜利。

    老骨头们耐不住寂寞了,作为普通僵尸中的顶尖人物,他们的破坏力是不容置疑的,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报纸被粉碎之后,那是他们怀念自己活过的唯一证据……

    “佩恩!你们在进攻到一半时我们将会切入,太阳已经落下一般,我们必须全力以赴了。”

    年迈的老者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对面前的舞者说到“我们必将胜利!”

    第三波亡者们踏向了战场,又一抹红光在战场绽放,愤怒的火焰喷向了亡者们,一瞬间打开来了一个缺口,执旗先锋也倒在了烈炎之中,折断的旗子安静的躺在草地上。

    佩恩看着倒在火焰中的老友,颤抖着手拾起了半支旗子,“冲锋!”亡者们瞬间狂化,迅速袭向植物军团。踩过同僚的尸体,踏过生者的武器,一路直达第一道防线。

    “该我们了!”四位舞者,一位橄榄球运动员,将带领这最后的亡者。这时……“我们到了!”低沉的怒吼传来,那鹤立鸡群的身影浮现再眼前。

    巨人僵尸派克,率领着自己的军队到来,看上去却凄惨的多,派克的军队还不到舞者这边的一半。

    没有过多交流,最后的亡者们踏上了征程。前方佩恩军队已经到达了第二道防线,再次经历了两次爆炸后僵尸减少了许多。

    佩恩手上的报纸早已不见,换来的却是佩恩的彻底狂化,一个人顶飞舞的飞豆,抛射而来的玉米,几口解决了小坚果。清淡,无味,如同嚼蜡,“脑子!脑子!脑子!”他心里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吞噬这座屋子主人的脑子。拍碎了眼前的寒冰射手,左胳膊却被它死前打掉,双腿已经已经不见,执念驱使着佩恩用仅剩的一只手爬到了最后的卷心菜前。

    卷心菜陷入了无限的恐惧当中,用尽全力的投掷自己的衍生物,可前方的僵尸还在拼死前进。佩恩爬到了卷心菜面前,一口咬下了卷心菜的脑袋,支起的杠杆停格在半空。

    舞者威廉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带领铁门僵尸们冲锋的橄榄球运动员费特,又转头看了看重踏前行的派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到“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是我们的不甘吧!是死神对我们的恩赐吧!”派克背后的小鬼奸细的声音响起。“凭什么我们得在地下长眠,凭什么我们只能化作行尸走肉!我们要向生者征伐!”费特响亮地吼道,引起其他僵尸的一阵热血。“为了脑子!”派克带头吼道,“为了脑子!”所有僵尸齐喊。

    亡者大军与生者大军最后一波碰撞,太阳完全落下,黑夜完全笼罩。派克举起十字架奋力砸向了前方的高坚果守卫。一颗樱桃再派克脚下爆炸,炸伤了派克的同时,也带走了一位舞者的残骨。

    威廉召唤出了自己的舞伴,一块飞来的黄油撞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能注视前方。

    冲锋的费特身上的盔甲扭曲不堪,下一秒将会破碎,鲜红的头盔被火焰覆盖,最后……一颗飞来的豌豆击碎的了他的头盔,把整个头颅都打成了碎末。

    派克伸手抓向了小贵,一股冲力让小鬼飞向了一颗双发射手,“夜幕将至,黑暗永存!”奸细的声音戛然而止。

    威廉终于挣脱了黄油,同时,其他两位舞者倒在了火炬树桩前。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亡者大军已经十不存一,植物也只留下最后的几位强者。

    “死吧!虫子!”派克把眼前欲将跳起倭瓜砸得粉碎,一颗辣椒闯入了他的胸膛,随着一声爆炸,派克双膝一跪,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威廉看着前方仅剩的三颗玉米投手,“我们赢定了兄弟们!”回头一看,除了残尸……只剩碎肉!

    他拾起了地上的鲜脑旗,“为了脑子!”一瘸一拐的冲向了玉米,提供能量的太阳花已经死光,玉米投手扔出了最后的弹药,绝望地看着冲过来的舞者……

    威廉撬开了房子主人的脑袋,把脑汁撒满了院子里!

    剩下的一只手拿着鲜脑旗,消失的半边脑袋有蛆虫在蠕动,他缓慢的走向了下一个街区……是的,亡者从不停息,亡者的意志不可阻挡!

    看着后院布满的植物,威廉高昂着半边残存的头颅,只剩四个手指的独臂举起残破的旗子,四个舞伴遵从召唤从深渊爬起。

    没有一丝胆怯,没有一丝气磊,依旧是那威严的吼声“你们不死!我们不灭!”

    “为了脑子!”他们冲向了战场之中……

  • 矣覆
    游戏时长10小时5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首篇文章(文笔超烂,不喜勿喷)

    戴夫望着积了灰的金向日葵——金灿的外表全无,这么多年来,还是一声不吭的躺在后备箱一堆杂物的上面。

    戴夫他真的受不了了,咽了九年的寂寞在今天似末日菇般爆发——无声的爆发……

    想起09年的丧尸横行,在那年,他失去了他所以的亲人,朋友,所有所有。

    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来苟且延喘——已经无意义了——这个世界已经满目疮痍,被僵尸弄的生灵涂炭。

    戴夫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制出植物,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而那一切早已无法挽回,好似一个制作精美的玻璃球,坠到的地上,清晰可闻的金石声注定它以支离破碎,已经毫无价值。

    戴夫平时疯疯癫癫的,可在这是,如同寒冰菇般安静,他不想说什么,不知道说什么——也没必要说什么,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勾新月读懂了什么,慢慢的悄无声息的藏进了云层中。

    戴夫缓缓的摘下了头上的破锅,又狠狠的扣在了头上。

    另一边,在禅意花园,植物天天过着千篇一律的事情——但和以前不一样了,对植物的寿命来说,他们已经老了,再也不必再战了。

    豌豆射手的叶子干瘪了,枯黄——这是常态,所有的绿色植物都不再精神——荷叶再驼不动植物了;机枪射手也不再是当年那样弹无虚发;想当年红得发紫的向日葵,她甜美的嗓音,也被时间无情的吞没;就是花盆也出现了条条裂缝。

    花谢了,果烂了,叶萎了,盆碎了,禅院一片死气沉沉,再无半点声音。

    半弯月,黑云天……

相关专题

厂商其他游戏

更多

相关推荐

更多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