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战僵尸
编辑推荐

植物大战僵尸

Plants vs. Zombies FREE

415696 人关注

8.8

TapTap 玩家交流群:  537625266

  • 英文

简介

《植物大战僵尸》是一款极富策略性的小游戏。
可怕的僵尸即将入侵,每种僵尸都有不同的特点,例如铁桶僵尸拥有极强的抗击打能力,矿工僵尸可以挖地道绕过种植在土壤表面的植物等。
玩家防御僵尸的方式就是栽种植物。49种植物每种都有不同的功能,例如樱桃炸弹可以和周围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僵尸同归于尽,而食人花可以吃掉最靠近自己的一只僵尸。
玩家可以针对不同僵尸的弱点来合理地种植植物,这也是胜利的诀窍。游戏根据玩法不同分为五种游戏模式:冒险、生存、花瓶破碎者、小游戏、花园。加之黑夜、屋顶、浓雾以及泳池之类的障碍增加了其挑战性。

最近更新

查看历史
Hey, smarty plants! We’ve made some important updates to improve your game and keep your garden growing. Thanks for playing.

详细信息

  • 文件大小 : 65.01MB
  • 当前版本 : 2.3.30
  • 更新时间 :
  • 系统: 4.1及更高版本
  • 厂商: 艺电 EA
总评分:

8.8

最新版本 :6.3 Android:8.8 iOS:9.6 近7天 : 5.9
  • 云湘
    游戏时长37分钟
    因违反评价条例规定被折叠

    当风过境……

    西斜之日,日光透窗,窗影婆娑……

    静谧花园,生机盎然的盆栽,只想在青葱的草坪上虚度这一下午的时光……

    “我的能量组建了赶跑僵尸小分队

    “我将为我身后的一切而战

    “我会义无反顾挡在它们身前,即使生命不保

    “我愿牺牲自我,换来它们片刻的喘息

    “我,一个过气一次性老风扇,随时待命

    …………

    实力神秘的窝瓜,

    热衷爆胎的地刺,

    地刺王更爱爆胎,

    怕僵尸的胆小菇,

    双向进攻的豌豆,

    不走寻常路的星星,

    潜伏在水陆的哨兵,

    迷雾里希望的灯火,

    身高180+的高坚果,

    穿行在海陆空的花盆,

    易被忽视的单发豌豆,

    潜力MAX的双发豌豆,

    双发进化版机关枪豌豆,

    三行乱串门的三线射手,

    烟花般转瞬即逝的冰蘑菇,

    谁谁谁都可以变成的冬瓜,

    自带养成效果的小阳光菇,

    不占战场空间的万圣节南瓜,

    吃僵尸总是被噎到的食人花,

    永远不会把豌豆烤糊的树桩,

    身高由僵尸高度统治的仙人掌,

    甚至还把寒冰射手的豆豆融掉,

    堪比小推车一次干一行的辣椒,

    脸色黑得滴墨气到爆炸的末日菇,

    一直觉得是小喷菇姑姑的大喷菇,

    一个顶俩但无战斗力的双生向日葵,

    让僵尸的死人脸瞬间五彩纷呈的蒜瓣,

    看着易燃易爆炸的樱桃炸弹名副其实,

    可以吸走各种乱七八糟铁制品的磁铁菇,

    操作神奇有事儿没事儿吸把钱的镀金磁铁,

    切实告诉你什么叫鸟枪换大炮的玉米投手,

    无视级别可以扯任何水上僵尸下水的忍者,

    诞生于荒诞无稽夜晚安眠于坟场地的咬咬碑,

    在西瓜和玉米投手主角光环下垂死的卷心菜投手,

    眨着一双无辜的眼存在感超低漂浮于水面的荷叶,

    其实荷叶这厮一直隐藏实力攻击力高暗器遍布全场……

    坚果:我选择微笑,要微笑……啊啊啊别啃了很疼的!『没看见人家疼得泪都流了嘛?』

    萝卜:飞贼僵尸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对空势力强势登场。』

    金银花:别看我,我就是让房主赚点外快的。『镀金磁铁吸的重点对象。』

    西瓜投手and冰西瓜投手:……『对方并不想理你并向你丢了个西瓜。』

    怎敢忘却——

    那雷电交加的囚笼,

    雾浓雨骤的午夜,

    阳光灿烂的前草坪与后园,

    上房揭瓦的僵尸,

    与万年难得一见的僵尸人才(怕是整日读报纸的那个考上博士了……)进行的高智商(?)现代化(??)对决,

    赌徒的***,

    扔保龄球(坚果)大作战,

    反植物僵尸攻略计划,

    和买彩票似的敲陶瓷,

    以及,

    一场与僵尸无休无止的、旷日持久的战争……

    …………

    然后就连这点欢乐与珍贵的回忆也要消散在凌驾生命体之上的时间中了。

  •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游戏时长3小时4分钟

    (本文为悲伤结局,文风可能过于猎奇,心脏病患者,怀孕者..MD我在说什么!)

    "主人终于到了最后一关了","真期待看到僵王那个家伙倒在主人前的样子","到时候全靠你了,西瓜投手","我会尽力的,哈哈哈哈..."

    豌豆射手低着头,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中,默默的听着周围的一片喧嚣。

    "多少关了,我的影子几乎都快被印在这墙上了啊.."他伸出一片叶子,抚摸着眼前长满了苔藓的墙壁。

    "诶诶,你们说,僵王博士那么强大,主人..","你什么意思?"西瓜投手不满的看向寒冰射手,射向寒冰射手的目光一下多了几倍,气氛似乎是被寒冰菇冰镇了一样,大家的目光都多少带着几丝嘲讽。

    豌豆射手也把目光看向了她。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寒冰射手也急了起来,"锦上添花锦上添花,你们忘了前几天在墓地里找到的修改起吗?我们为什么不把最近刚加入我们的毁灭菇也给放到.."

    "你疯了吗?房顶会塌的!"豌豆射手看不下去了,他站了出来。

    然而,寒冰射手却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僵王博士那么大的东西都能站上来,毁灭菇炸一下僵王博士就铁定完蛋。"

    说罢又继续鼓动起来众人,"你们想想,主人想得到银色向日葵已经多久了?万一这次失败了,僵王那老东西跑了怎么办?"

    "行了,别说了,我们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在这家伙面前说就行了,叫你呢,快滚到花园里去!"西瓜投手示威般的扔了个西瓜在豌豆射手面前,粉碎后的果肉溅了他一脸。

    "很好..很好!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的。"他转头朝着花园走去,到那些植物都看不到的一个角落后,他转了个弯,径直朝着墓地——僵尸们的大本营走去。

    "这些植物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昏迷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得去找僵王那个老家伙谈谈。"

    一股大力突然从背后传来!豌豆射手被扑倒在地!

    是一道红色的身影,这在灰暗的墓地可不多见..好吧,是橄榄球僵尸。

    "..豌豆?..不好吃。"它把豌豆射手随手一扔,转头欲走。

    "喂!"他揉了揉脑袋,"僵王那老家伙在哪?"

    橄榄球慢慢的转过头来,"你把前面的那块墓碑往左扭三下,然后按墓碑上的第四行第七个字就行..妈的我干了什么?"它才反应过来,然而豌豆射手已经启动了机关,顺着通道摔了下去。

    ..... ..... .....

    ..... ..... .....

    一滴口水滴到了他的脸上,随之而来的还有模糊不清的声音,"唔啊,好久美(没)吃国(过)玩(豌)豆了..",又是一滴口水淌下来。

    豌豆射手想都没想就是一拳朝着前面的那张脸打过去。

    "我干,你想干嘛?你把我的门牙打下来了!"一颗门牙被摔到豌豆射手脸上。

    "我来这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他打量着这里,这个实验室。

    僵王博士看着他打量自己最骄傲的实验室,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骄傲,"当然!这可是我和戴夫一起打造的高端实验室!"

    "哦..等等..戴夫?哪个戴夫?隔壁的那个吗?"

    豌豆射手跳起来。

    "..你没被感染?"博士惊奇的打量着他,"你不是一路杀进来的?"

    "我遇到个橄榄球,他告诉我的。"

    "..我知道我不应该派他来守门的,算了算了..你没被感染?!"博士突然跳了起来,"不可能,所有植物都应该在晚上被感染了!你没被感染?!"博士情绪十分激动,攥着他的叶子叫到。

    "等等..什么意思?感染是什么?那天晚上..哪天晚上?我只知道我昏迷了十关。"豌豆射手推开博士,"我看你是想把我掰弯。"

    "天哪,太..好吧,我激动过头了,反正今晚我就能把戴夫救回来了,多你一个少你一个也无所谓。"

    "..对了,别!那群肮脏的植物把毁灭菇给.."实验室中央的大显示屏内,一阵紫色的烟雾正升起..

    "我的替身!我的机器!"博士大叫,"我要杀了这群gouniang养的hunqiu!"

    "完了..全完了..我救不回他了.."博士瘫坐在椅子上,"全完了.."

    "到底什么意思?他是谁?戴夫?"

    博士看了他一眼,"有的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好的,这样就不必对终将到来的命运进行徒劳的挣扎。"

    博士头歪到一边,似乎睡着了一般。

    "死了?喂!醒醒..快醒醒!"博士倒在了地上,毫无生息。

    "开玩笑吧.."豌豆射手的世界观在半个小时内似乎进行了天翻地覆的逆转,他联想起最近这几大关的第五小关都没有戴夫的身影..

    他明白了,可又有什么用呢?毁灭菇的爆炸声越来越近,植物们的叫嚣又开始在耳边回响。

    他阖上博士的眼帘,至少不让他落下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完。

    纯手打,原创,转载请通知本人(me)。

    (用了四十分钟写的,看完了就点个赞吧!)

    • 何淇朕

      写小说去吧,不去写浪费了

    • 渔夫。

      厉害了啊,我认真看完了,真不错

    • 一叶

      你应该去B站看一下超级滑稽的诅咒,也是关于豌豆被冷落的

    • 璃酱

      兄弟,咱去写小说吧,或者去给植物大战僵尸编外番,不去就浪费了

    • 游戏人生

      什么意思啊?不懂

  • 巨星丶毛毛
    游戏时长21小时

    去问了一下大佬,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找不到存档了,原因是需要root权限才能修改游戏数据,找不到的原因就是这个了。还有呢,就是各位看到这条评论的萌新,拜托先在tap里的我的游戏的右上角里的小火箭里下载一个google安装器把google框架安装上(注:百度是google退出中国的罪魁祸首,别想在百度上面搜到),然后再进入游戏,年龄不能太小,直接滑到30+就可以了,不需要Google账号不需要联网,安装了Google框架就可以运行植物大战僵尸1了。

    温馨提示:玩植物大战僵尸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手机电量充足,否则关机导致再也进不去这个bug……那我也无能为力,要root权限才能改游戏数据,而root又很麻烦还有点危险。。。。

    真心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这是我小时候最好朋友的安利,同时还有《模拟人生》什么的,但是我还是喜欢PVZ,自从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许多境外游戏例如PVZ和喷气机什么的都被封锁禁止下载,然后这个游戏也就渐渐被我淡忘了。

    可是最近再tap上看见,觉得好像老友重逢,毕竟是来自于老友的安利(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安利的说法),我又下载着玩了玩无奈这么快就被我玩出了bug,被弄到崩溃。

    手机比较废,手机发热,电池耗电快,玩着玩着就没电了,特别是在玩pvz的时候突然自动关机,然后我就进不来了,怎么也进不来。没办法,删了重下,本以为只是意外,结果第二次我终于一天又打回了5-10,再次因为电池的虚弱自动关机,一阵不详的预感,然后,没办法又只能删了重新下载。

    大概是bug吧,不然这么频繁出现也是没毛病了,我也看到有部分人和我一样遭遇了这个bug,可是都没有办法只能删了重新下,不得不说心态差点爆炸。

    有人要说你把存档抢救出来啊?是不是傻?

    可是问题是你们说的存档文件夹我打开只有一个名为al的空文件夹,一看这个名为pvzfree.com_row的文件夹大小为零KB我就崩溃了,实在是不明白存档究竟哪去了,游戏删了这个文件夹也不见了,真的是很奇怪。

    还望大佬看见指教一下吧,顺便求一下一个通关冒险解锁endless泳池的存档吧,希望各位大佬能告诉我存档到底在哪啊……

  • 矣覆
    游戏时长10小时5分钟

    首篇文章(文笔超烂,不喜勿喷)

    戴夫望着积了灰的金向日葵——金灿的外表全无,这么多年来,还是一声不吭的躺在后备箱一堆杂物的上面。

    戴夫他真的受不了了,咽了九年的寂寞在今天似末日菇般爆发——无声的爆发……

    想起09年的丧尸横行,在那年,他失去了他所以的亲人,朋友,所有所有。

    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来苟且延喘——已经无意义了——这个世界已经满目疮痍,被僵尸弄的生灵涂炭。

    戴夫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制出植物,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而那一切早已无法挽回,好似一个制作精美的玻璃球,坠到的地上,清晰可闻的金石声注定它以支离破碎,已经毫无价值。

    戴夫平时疯疯癫癫的,可在这是,如同寒冰菇般安静,他不想说什么,不知道说什么——也没必要说什么,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勾新月读懂了什么,慢慢的悄无声息的藏进了云层中。

    戴夫缓缓的摘下了头上的破锅,又狠狠的扣在了头上。

    另一边,在禅意花园,植物天天过着千篇一律的事情——但和以前不一样了,对植物的寿命来说,他们已经老了,再也不必再战了。

    豌豆射手的叶子干瘪了,枯黄——这是常态,所有的绿色植物都不再精神——荷叶再驼不动植物了;机枪射手也不再是当年那样弹无虚发;想当年红得发紫的向日葵,她甜美的嗓音,也被时间无情的吞没;就是花盆也出现了条条裂缝。

    花谢了,果烂了,叶萎了,盆碎了,禅院一片死气沉沉,再无半点声音。

    半弯月,黑云天……

  • 励志做生存大佬的傲娇君
    游戏时长2小时52分钟

    最后的舞者

    天上的娇阳已泛起一片片橙黄,连带着那柔云也被燃烧。虽算不上晴空万里闲适人心,但也可以躺在后院的安乐椅上,吃着玉米卷,消磨着下午的时光。

    但这片街区,却不怎么平静。有些许低鸣正在靠近房屋,迎来他们的不是敞开的大门,而是那硬入铁球的巨大豌豆,不可思议?

    不,这些来客更为奇怪,光秃秃的头顶布满皱纹,腐烂的身体配上陈旧的服饰,丑陋的尸斑爬满全身,空洞的眼神,痴呆的表情,但还是不能掩盖他们恐怖的本质。

    这显然是一个战场的开端,进攻方只派出了那无能的炮灰,防守方也只是让刚诞生的新兵蛋子们练练枪法。

    或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凝静吧,僵尸们仍在围栏后积蓄兵力。先锋更换了上次战争中损毁的旗子,那鲜艳的脑子是所有僵尸的目标。前橄榄球运动员认真擦拭这自己的盔甲,这是他能活命的最大保障,看着几个凹陷的坑洞不住皱了皱眉。几个老头围坐在一边,闲谈的自己手上报纸报道的秩事。几个舞者召唤出自己的舞伴伴随着音乐跳起怪异的舞蹈,一旁的几个运动员也不禁抖动起来,他们或许缺了一条腿,或许少了一只胳膊,透露的必胜的决心摄人心肺。

    他们刚攻下另一片房区而赶来,不会疲惫的的亡者和永不磨灭的意志是所有生者的梦魇,静默的等待是为了与其他军队回合。

    “不能再等了,天一黑那些该死的伞尖头就会醒来,我们进攻难度将会大增。”

    “先上吧,等会壮汉他们过来会直接投入战场。”

    没有多言,这支沉默的军队便开始前进。

    植物方,色彩斑斓的他们对着围栏外虎视眈眈。任何一个敢踏足草地的外来者都将被粉碎。

    战争,一触即发……

    亡者们举起了铁门,几十个前锋不畏再次死亡,义无反顾地进行冲锋,可惜。对几百株植物来说这点只算开胃菜,坚硬的豆子附带着冰霜及火焰砸向了铁门,叮叮当当,用不着几秒铁门被攻破,举门者瞬间被飞豆吞噬,和前方冒着飞豆前进的同僚不一样,后方的举门僵尸另有一番待遇,那直面头顶的玉米和卷心菜,带来了实实际际的伤害,死亡的速度比前方的勇士还快。

    前后夹击中,几十只炮灰才走过一般变被消灭干净。植物门没有丝毫损耗就获得小胜,正欣喜之际,第二波亡者涌上前来。

    铁门僵尸门头上带上了残破的路障和扁瘸的铁桶,显然,他们能前进的距离更长了。几个跃跃欲试的运动员也打算让植物们付出一点代价。

    一声整齐的低鸣炸响在天边,赤红的太阳已经与地平线沾边,被点燃的晚霞印在王者的脸上,虹光炫目,气势狭长。

    亡者们向生者发动了第二次进攻,先锋举起他鲜红的脑子旗,其他僵尸将它团团围住,这是亡者意志的象征,是不容亵渎的尊严。

    一位先锋勇者,破碎的铁门和已经掉落的铁桶并不能摧毁他前进的欲望,他用肉身为同僚抵挡最后的伤害,一发燃烧的飞豆砸在了他的脸上,爆出的眼珠和散落的脑浆预示着他的死亡,同僚们跨过他的尸体,继承他的意志继续前进。

    终于,亡者大军们到达生者的前线,耸立的坚果是他们的第一道难关。这时,运动员们开始了,撑起高杆轻松约过坚果,一抓拍向了前方的幼年豌豆,一口咬下了它的炮口。

    一瞬间十来株植物死亡,而运动员们也在这一瞬间被战争的洪流淹没。即使是坚果也挡不住几十只僵尸的啃咬,不过尔尔就被彻底分裂。

    在第一道防线被攻破的那一刻,一颗鲜红战士引爆了自己的一生。嘣!几十只僵尸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年轻的豌豆射手看着他面前高大的身影,没来得及害怕,便死在了他的利爪之下。第一道防线告破,亡者们在覆灭前带来了进一步的胜利。

    老骨头们耐不住寂寞了,作为普通僵尸中的顶尖人物,他们的破坏力是不容置疑的,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报纸被粉碎之后,那是他们怀念自己活过的唯一证据……

    “佩恩!你们在进攻到一半时我们将会切入,太阳已经落下一般,我们必须全力以赴了。”

    年迈的老者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对面前的舞者说到“我们必将胜利!”

    第三波亡者们踏向了战场,又一抹红光在战场绽放,愤怒的火焰喷向了亡者们,一瞬间打开来了一个缺口,执旗先锋也倒在了烈炎之中,折断的旗子安静的躺在草地上。

    佩恩看着倒在火焰中的老友,颤抖着手拾起了半支旗子,“冲锋!”亡者们瞬间狂化,迅速袭向植物军团。踩过同僚的尸体,踏过生者的武器,一路直达第一道防线。

    “该我们了!”四位舞者,一位橄榄球运动员,将带领这最后的亡者。这时……“我们到了!”低沉的怒吼传来,那鹤立鸡群的身影浮现再眼前。

    巨人僵尸派克,率领着自己的军队到来,看上去却凄惨的多,派克的军队还不到舞者这边的一半。

    没有过多交流,最后的亡者们踏上了征程。前方佩恩军队已经到达了第二道防线,再次经历了两次爆炸后僵尸减少了许多。

    佩恩手上的报纸早已不见,换来的却是佩恩的彻底狂化,一个人顶飞舞的飞豆,抛射而来的玉米,几口解决了小坚果。清淡,无味,如同嚼蜡,“脑子!脑子!脑子!”他心里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吞噬这座屋子主人的脑子。拍碎了眼前的寒冰射手,左胳膊却被它死前打掉,双腿已经已经不见,执念驱使着佩恩用仅剩的一只手爬到了最后的卷心菜前。

    卷心菜陷入了无限的恐惧当中,用尽全力的投掷自己的衍生物,可前方的僵尸还在拼死前进。佩恩爬到了卷心菜面前,一口咬下了卷心菜的脑袋,支起的杠杆停格在半空。

    舞者威廉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带领铁门僵尸们冲锋的橄榄球运动员费特,又转头看了看重踏前行的派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到“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是我们的不甘吧!是死神对我们的恩赐吧!”派克背后的小鬼奸细的声音响起。“凭什么我们得在地下长眠,凭什么我们只能化作行尸走肉!我们要向生者征伐!”费特响亮地吼道,引起其他僵尸的一阵热血。“为了脑子!”派克带头吼道,“为了脑子!”所有僵尸齐喊。

    亡者大军与生者大军最后一波碰撞,太阳完全落下,黑夜完全笼罩。派克举起十字架奋力砸向了前方的高坚果守卫。一颗樱桃再派克脚下爆炸,炸伤了派克的同时,也带走了一位舞者的残骨。

    威廉召唤出了自己的舞伴,一块飞来的黄油撞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能注视前方。

    冲锋的费特身上的盔甲扭曲不堪,下一秒将会破碎,鲜红的头盔被火焰覆盖,最后……一颗飞来的豌豆击碎的了他的头盔,把整个头颅都打成了碎末。

    派克伸手抓向了小贵,一股冲力让小鬼飞向了一颗双发射手,“夜幕将至,黑暗永存!”奸细的声音戛然而止。

    威廉终于挣脱了黄油,同时,其他两位舞者倒在了火炬树桩前。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亡者大军已经十不存一,植物也只留下最后的几位强者。

    “死吧!虫子!”派克把眼前欲将跳起倭瓜砸得粉碎,一颗辣椒闯入了他的胸膛,随着一声爆炸,派克双膝一跪,回归了死神的怀抱。

    威廉看着前方仅剩的三颗玉米投手,“我们赢定了兄弟们!”回头一看,除了残尸……只剩碎肉!

    他拾起了地上的鲜脑旗,“为了脑子!”一瘸一拐的冲向了玉米,提供能量的太阳花已经死光,玉米投手扔出了最后的弹药,绝望地看着冲过来的舞者……

    威廉撬开了房子主人的脑袋,把脑汁撒满了院子里!

    剩下的一只手拿着鲜脑旗,消失的半边脑袋有蛆虫在蠕动,他缓慢的走向了下一个街区……是的,亡者从不停息,亡者的意志不可阻挡!

    看着后院布满的植物,威廉高昂着半边残存的头颅,只剩四个手指的独臂举起残破的旗子,四个舞伴遵从召唤从深渊爬起。

    没有一丝胆怯,没有一丝气磊,依旧是那威严的吼声“你们不死!我们不灭!”

    “为了脑子!”他们冲向了战场之中……

相关专题

厂商其他游戏

更多

相关推荐

更多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