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纪(付费畅玩版)
编辑推荐

雨纪(付费畅玩版)

51215 人购买 102083 人关注

9.3

开发者的话:

本版本为付费下载老玩家的更新版

官方游戏交流群:  625154259

  • 简体中文

简介

《雨纪》是一款画面精美、音乐动人的休闲解谜游戏。
披着雨衣的神秘女孩,来到一座被雨水淹没的城市。
她用手中小小的光,点亮灯和石碑,让雨水退去,拯救这座城市。
在游戏中,你将扮演这位神秘的女孩。
随着城市中的雨水逐渐退去,她的真实身份也将慢慢展现在你的面前。

单机游戏不含内购,一次购买畅玩不尽!
推荐在游戏时使用耳机。

核心特色:
· 独一无二的解谜玩法:给你全新的、前所未有的解谜体验。
· 层层递进的解谜过程:随着游戏推进,你的光控能力将被增强,可以控制更多不同类型的光、见到更多精巧的机关、解开更复杂的谜题关卡。
· 丰满的游戏内容:9个篇章,包含超过60个精心设计的关卡,超过20种独特的机关或元素。
· 精致细腻的2D手绘场景:手绘场景彼此联通,构成一个精细完整的雨之城。
· 隐藏要素:集齐特殊的“芯”,揭开隐藏在城市中的秘密。
· 音乐和雨声:柔美细腻的音乐,搭配连绵的雨声,营造清新舒缓的解谜环境。
· 献给骨灰级解谜玩家的挑战:
- 收集场景里全部的芯
- 用最少的操作步骤挑战关卡
- 唤醒城市里所有的机器人
- 同时完成以上三项内容,将达成章节的S级评价!

· IMGA China2nd 最佳音效奖
· IndiePlay 2017 最佳美术奖入围
· 2017豌豆荚设计奖 年度设计团队

最近更新

查看历史
感谢大家对《雨纪》的支持!

TapTap 3.1.0 更新信息
新章节番外“年末的圣诞之行”新关卡更新!
* 增加了新的游戏内容。在雪天中感受解密魅力。
* 增加了电梯回廊中的新入口,进入2017年末的圣诞之行吧!

BUG修复和优化:
修复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步骤不被计算的情况。
优化新手教学中U按钮抬起的提示信息。
优化电梯回廊的视觉显示,增加了核心和范围的明确入口。

非常感谢大家支持《雨纪》,欢迎大家为我们提更多建议,请评价或邮件我们。
再次感谢!
邮箱:xuandong_and@xuangames.com

详细信息

  • 文件大小 : 95.50MB
  • 当前版本 : 3.1.2
  • 更新时间 :
  • 厂商: 火树游戏
总评分:

9.3

最新版本 :8.9 Android:9.3 iOS:8.9
  • 诗韵Vter
    游戏时长28分钟

    【ViscountSY诗韵】

    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就让我用自己,来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误吧。

    ——Dr's

    喜欢请关注诗韵喔

    雨侵蚀了这座暗城的每一个角落,水冲刷了每一寸土地的罪恶但是至少我们还有心底的微光——诗韵

    说实话刚刚接触这游戏有点小惊讶,背景的层次感和BGM让我确信这是一部良作,可我为什么只给4星呢?我来为你们解释。

    背景画面:⭐⭐⭐⭐⭐

    背景的城市是阴暗的,让我有一些莫名的压郁,再加上淅淅沥沥的大雨…非常好的营造了游戏的背景

    游戏操作:⭐⭐⭐⭐

    点触式的操作在点击行走和连线光芒的时候精准度不高,如果手指粗了一点,那是非常不容易连上的。

    游戏类型:⭐⭐⭐⭐

    2D的解密游戏,说实话这在众多游戏里并不算新奇的,如果并且如果能加一点地图3D转换的话会好玩的很多喔。

    游戏画面:⭐⭐⭐⭐⭐

    粒子效果非常完美,在游戏中灯的光芒做的很柔和,而柔和中也不缺少朦胧感。诗韵最喜欢的是你如果路过花瓣堆积的地方花瓣会被带起!地图边界还有一棵大树,上面缓缓掉下来的殷红色花瓣,若影若现的炒鸡好看。

    游戏难度:⭐⭐(本人感觉)

    我感觉这个解密游戏真的没有什么大难度(我是不是太聪明了,夸我),游戏中最值得称道的只有画面和音效以及细节。

    不足(本人列出)

    人物的转身和行走太过于僵硬,如果能把水再做的更真实点,加一点东西(尸体、木头、衣服啥的)毕竟这是在一座城市淹没了那么多地方总会有一些杂物吧。

    总分:⭐⭐⭐⭐

    我是诗韵,看我那么辛苦赞赞关注一下我呗。( ๑ŏ ﹏ ŏ๑ )

    (评论突然活跃了起来 想想当年确实感慨万千了 希望你们能包容诗韵前期不成熟的作品 2018.6.14)

    【谢谢各位的突然挖坟 写的不好请见谅 如果还有人看的话 诗韵会亲自重写一份的2018.6.20】

  • 栎无神
    游戏时长4小时49分钟

    (鄙人六层菜鸟,通关后会修改评论)以下皆为个人主管感受以及观点,如有不妥还请海涵。

    作为不足一百兆的独立解谜游戏,雨纪可以说做的非常完美。

    精美的画面,应景的音乐,有一定深度的剧情,很有这种游戏的气氛。(不过主页面上看上去至少十五六的主人公进入游戏变成了个萝莉着实让我不适应)这游戏值这个价。

    好的游戏从来不缺赞美之声,但是在我看来雨纪尚有能够改进的地方。如若意见相左,还请见谅。

    首先,作为一款纯粹的解谜游戏,难度的把控很是重要。如果太简单就失去了乐趣,太难就没有耐心容易烦躁从而退坑。如果说雨纪的难度,个人感觉还是比较难的。因为有过关评级,这种设置通常会逼死强迫症,而全S通关真的很难,因为容错率太低。换句话说,评级制度并不是非常适合雨纪。

    其次,解谜玩法多变,从单纯的搜集光点,到光点的储存调用,甚至用光点打开机关,还有类似于迷宫的地图,这些操作是优点,也是缺点。玩法的多变意味着难度的提升,并且变化的有点快。一层的解谜时间不长,因为地图并不大,玩法花样变化太快往往导致玩家来不及适应,显得过于突兀,不如多来几个关卡让玩家缓冲一下。

    说句题外话,在这个大部分玩家都在玩网游的时代,单机独立游戏特别是国产独立游戏很难有一席之地,很多人想法是“什么火玩什么”,单机并不能像网游那样给厂商赚钱,即使优秀如蜡烛人那种游戏在圈外也很少有人听说。大部分玩家都是抱着打消时间的心态来玩游戏的,不会对一款单机游戏做过于深入的研究,这个时候来个评级制度,来各种花样玩法,玩家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来换取并不能成正比的成就感。玩一些对战类网游的成就感更高,无脑充钱或者花时间升级打怪,哪个不比这个来的爽。即使让玩家自己选择难度,也好过这看着“不是S就浑身难受”的评级制度。

    并不是说雨纪太难,只是说雨纪不适合一部分人群。让没有接触过的人玩一款解谜游戏,需要动脑但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过关的游戏往往能留住玩家,但是雨纪更难了一点。对单机游戏来说受众问题是个大问题。不要说什么“这种游戏就不是给那些心浮气躁的人准备的”这种自私的话。对于制作公司来说,受众面越广,就会有越多的人知道这款游戏,有更多的人愿意掏钱买这款游戏,这对游戏公司来说有益无弊。

    以上仅代表个人的部分观点,通关后会修改评论。雨纪是非常好的游戏,游戏的大小也限制了游戏的流程长短。雨纪可以是一款大作,也相信制作组能做出更优秀的游戏。四星奉上,留一星作为进步空间。

  • 奇翼
    游戏时长4小时29分钟

    《雨纪》从我一开始接触这个游戏开始我就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么游戏的名字叫做“雨纪”而不是“雨季”或是“雨记”。

    要解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从故事背景开始说起,雨纪的故事背景是一个非主流的世界末日,既不是生化末日也不是外来入侵而是雨水洪灾--永不停息的雨水淹没了。而关于洪水,我能想到了一个传说--史前大洪水,世界各地都有关于这个传说的记载,比如圣经中的诺亚方舟的故事,比如我国的大禹治水(这有游戏无关所以也不多说了)当然我没说雨纪背景故事来源于它或者取材于它,只是我联想到了而已。但这个联想让我想到了“纪”的意思,它可能是一个地质年代单位,比如说“寒武纪”“白垩纪”,“侏罗纪”。那么“雨纪”可能和我说的上面的词是一个意思,它代表着一个地质年代,一个时期。这也就是我个人对于“雨纪”这个名字的了解,大概也可能只是我的妄想。

    雨纪的背景故事我还是建议各位在游戏中慢慢了解比较好,我就不便剧透太多了。但不得不说,我觉得这是个很优秀的解谜游戏,因为它的解谜内容设计得十分巧妙,关卡难度分明循序渐进。游戏一共有九章,每章都不算长,不过九章内容加起来保证了游玩内容不会过少。解谜玩法大概是通过光点亮石碑机关然后向下一关探索,最后在关底启动基座,途中还有邮件和芯这类收集。细说这玩法的法大概就是一种传递吧,光可以从一个灯笼传到另一个灯笼,多余的光如果有下一个目标也可以继续传过去,不过传递是有距离限制的,太远的传不了。后面还会吧解锁新能力,比如蓝光和制造灯笼,总之就是加大游戏难度的内容。通关整作并没太大难度,不过要全收集就不容易了,而要达到全S评价恐怕要尝试无数遍。

    画面和音乐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剧情也怕说漏嘴,虽然很想细说一下游戏玩法方面,但是雨纪的玩法就是按照其核心扩展,要细说也只是废话。不足之处的话就是番外似乎还有一个小bug,然后就是果然我还是觉得这么有趣的解谜玩法的游戏只有这么点内容实在太少了。

  • Skill_Sun
    游戏时长3小时7分钟

    终于,国内多了一款相当精致的单机单线程解谜手游了。打折时候买的,但是玩了一个下午没看任何攻略完美通关之后感觉。。。原价我肯定也入啊啊啊啊这个游戏太棒了啊啊啊。我在玩之前还安利了另外一个同学买。。。现在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绝顶嘿嘿嘿。

    (因为玩穿了所以评测或许含有部分剧透。。。各位看官还是根据自己的游戏进度进行有选择的阅读好啦~谢谢喵~)

    简单的说一下游玩感受好了。画风清新明快,简洁而又不失精巧,又或许因为是本土玩家吧,所以感觉画面十分亲切而具有更佳的代入感。音乐则十分舒缓,只在你注意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听到,而且一直夹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给人一种十分放松的感觉,作为解谜时的陪伴也是再好不过了。

    作为一个角色扮演游戏,操作手感从开始到最后,以及所有解谜和取得收集要素的过程中,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会导致心态爆炸的部分;而虽然视角是跟着主角走而且是固定大小不能自由缩放,也完全没有出现因为这种设定而谜之卡关或者在游玩过程中觉得这种设计很恶心的问题,虽然好像别的游戏里面也很少出现@_@

    而作为一个以解谜为核心的游戏最重要的部分当然是谜题设计啦~虽然总体上来看只是一个简单的点灯游戏,但是通过每层新加入的新元素(比如移动的灯笼和平台,不同的灯光和石柱)以及对玩家操作的限制(比如不能跳,不能下水之类),让谜题难度做到了随着游戏的进行而慢慢增加;而奖励要素的收集也确实让人在得到之后有一种成就感。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个一度沉迷于烧(cheng)脑(xu)解(she)谜(ji)游戏,一关需要想一星期的玩家(哇啊啊我不是zz嘤嘤嘤),至少我不觉得这个游戏的关卡设计简单,而在游玩过程中也没有任何一关出现卡关二十分钟以上的情况。整个游戏流程玩下来很顺畅,而在完成之后看着水平面下降的数字,也觉得很有成就感。

    至于剧情嘛。。。一点都不想被剧透的各位看官可以直接跳到最后总评啦~整个游戏就是在通过不断的点亮石柱降低水平面而到达最后的基座处从而解锁下一层直到建筑物最下方来拯救世界的故事。在最开始我们在天台上面看到了被水淹没的城市,之后受到来自一个博士的邮件,蠢萌机器人的恳求和游戏开场五分钟玩家还没有丧失的兴趣来引导玩家进入一个不断点灯笼拯救世界的故事。而地图也是和邮件所提到的地名有关,而玩家在不断猜测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过程中去体验游戏,而最后的结局也实在是有些惊喜。以邮件作为剧情载体的好处就是玩家不必重玩整个解谜流程就可以重新看剧情啦~毕竟在单板解谜游戏里面,减少重玩次数还是很重要的。路上的蠢萌机器人同时也是剧情的一部分,总之我觉得要是连我这种语文阅读理解经常不及格的水平都能看懂的剧情应该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总之这就是一款不可多得的解谜游戏啦~虽然可能谜题上面确实需要绕点弯子但是质量真的是超级高哒~

    总评9.5/10

    所以除去以上那么多优点,这个游戏还是有提升空间的啦。

    比如让我最头大的就是步数评分@_@至少在完成游戏之后说明一下每个小关最少可以用多少步然后再让玩家去冲刺解谜啊@_@而且第一关(第八层)还可以比要求的步数少一步是什么鬼@_@真的不是很喜欢这种设计。。。还是建议修改或者去除比较好。不过步数评分不占完成度还是挺满足强迫症的。

    而第二个问题是所有多结局解谜游戏的通病,就是如果你一次性完美通关,是不能直接看非完美通关的结局的@_@(参考braid),而是要重头打,或者像这个游戏还比较友好,只重新打最后一关就可以了。但是这样其实治标不治本@_@还是希望有某种方式可以彻底解决这些问题比较好。

    其他的嘛。。。在游戏教学方面有没有考虑过

    玩家自行探索玩法而不是直接告诉他们玩法?还有就是电梯里面有一个多余的help按钮可以放个隐藏关?天台(就是开始的进电梯的地方)可以往左走,也没有放一个制作组名单什么的?对诶,说到这个,游戏里面好像还真的没有放这个东西@_@怪怪的。(呃。。。在最开始还没进游戏的地方放了@_@)

    嗯,总之就是这样啦~有意见请尽管回复哦~我会认真看的啦~

    顺便问一句。。。你们有没有人知道这个游戏的背景音乐可以在哪里获取呢?

    • Skill_Sun

      自回复。有几点忘记说了,操作手感虽然没有大的问题,但是随着时间自动变大的收集圈有的时候就会导致把本来不想收集到的灯光拉到自己身边,对手残来说不太友好@_@(但是关卡设计把这种设定作为了解谜限制条件之一,优秀。)然后就是在电梯的选关界面能以光圈形式看到自己的总评分,但是不能看到自己是具体缺少哪一部分的评价以及每关还缺少几个收集品,在全收集的时候可能会给玩家带来阻力。毕竟作为一款解谜为主的游戏,核心自然要放在解谜上面多一点。实在觉得可能会影响代入感的话,在一周目通关之后再显示也行啊QAQ

      但是氛围营造真的很棒!超喜欢这种带剧情的解谜了。(。・ω・。)ノ♡

    • 慕容仙

      去文件管理找,你的tap软件的文件夹里属于这款游戏的文件夹有些小文件是mp3之类的音乐文件,要么就在压缩包里,文件处理的高级的话要转编码

    • Skill_Sun

      吼~但是之后进游戏交流群问了,过一些时间会在steam上面和游戏一起出的。谢谢!

    • 装呆◇◆萌翻全场

      把这款游戏发给我?

    • Skill_Sun

      拒绝盗版。。。做游戏是真的很辛苦的,而且就算我真的发了的话你也是无法正常运行这个游戏的。。。而且在我看来这款游戏绝对不止值十二块,支持一下国产游戏也是让你可以玩到更好的游戏的喵~(。・ω・。)ノ♡

  • 闲人
    游戏时长15小时14分钟

    6 - 07 - 2016

    暴雨,黄色警告 。

    学校发出公告说学生可以归校了,

    但同学们都说,

    连老师都不去了 。

    老爸像以前一样,

    就说我想过就行 。

    然后便穿上雨衣,

    赤脚便向学校出发了 。

    在门口,

    听到老妈在向老爸抱怨,

    我大声向家里叫,

    走了 。

    看到了邻居的小孩还有同龄人在窗边,

    不,

    雨太大了,

    我只能是感觉到 。

    踩在人行道上,

    就像在过一条暴脾气的小溪一样,

    但可惜脚板感受到的是平整的水泥地 。

    没走二步,

    听到老妈在叫,

    注意安全,

    转身回了句,

    知道了 。

    在希望市,

    雨声虽乱但不杂,

    因为整座城 ……

    整座岛都已经有序的重新规划过 。

    人体工程学设计,

    以人为本的建筑材质,

    不过界的审美,

    对,

    就像乌托邦一样 ……

    一样像 。

    在这场雨之前,

    这里是全世界都向往的地方,

    虽然我没什么感觉,

    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路有冻死骨吧 。

    不记得雨下了多久,

    但现在道路都不能走人了,

    水流不急,

    但很多的重要路口水太深了 。

    好在希望城是阶级式设计,

    在几个城堡级大厦之间与几个小高地是相连的,

    可以通这些巨大的建筑进行迂回前进 。

    惊奇的发现,

    高楼里的巨大空间区还有人活动,

    但他们大多没什么生气,

    呆呆的看着保护他们不被雨淋的玻璃 。

    半个月前,

    城市管理委员会出现政治动荡,

    野心勃勃的政治团队还是抵不过一阵雨的冲刷 。

    政治丑闻陆续被爆,

    暴雨不能被阻止,

    城市的排水系统已经失效,

    海滩的水位还在上升,

    希望城的重要人士已经开始撤离,

    那几天,

    好像所有新闻都只剩下政治新闻一样 。

    而这些呆呆的人,

    在那几天之前就像文艺少年少女一样,

    呆呆的享受着下雨乐趣,

    与我一样 。

    不过,

    当他们离开后应该会很快的振作起来,

    大概我也一样 。

    走了一段时间,

    当雨打在身上已经真的像“打”在身上了,

    说不上痛,

    但身体开始麻麻了 。

    像这种密集 、均匀 、通透的暴雨,

    说是灾难,

    更像是一种发泄 。

    雨在既安静又嘈杂的击打着希望城,

    天空与地平线被水色强行牵扯在一起,

    都无法看清城市的面貌了,

    你只能看到点金属光泽,

    瓷片光泽,

    或者些暗淡的剪影 。

    学校,

    只剩下了一座水塔,

    看起来像从海面上耸立的灯塔 。

    上面,

    有人 ……

    人影在拼命的向我挥手 ……

    当我想联系忙碌的城市救援队时,

    来了一通电话,

    是辉,

    “你这时候都要迟到?”

    “你在上面?!”

    “还有化学老师 、三班班花 。”

    “什么鬼,上课吗?”

    “在等校长的直升飞机 。”

    “你们是先到教室,然后到水塔避难?”

    “来的时候就只剩水塔了,

    好像第一个到的老师就已经这样了,

    别BB了,

    快过来 。”

    “我不会游泳 。”

    “……

    你是真命大 。”

    “就这样吧,先回了。”

    “嗯,拜 。”

    “拜 。”

    和人影挥手示意后,

    便又乖乖回程了 。

    当对家门口喊开门时,

    等了一阵子,

    大概老妈在看冰与火,

    有时真不想他们那么放心自己 。

    老爸问了句怎样,

    我直接回了句几时走 。

    希望城只剩名字有希望了 。

    06 - 12 - 2016

    暴雨,红色警告 。

    电子邮箱少有的收了封邮件,

    城市管理委员会正在招收人员,

    协助希望城撤离的志愿者 。

    之前的毕业日,

    我会磨磨蹭蹭的,

    成为班级最后一个离开的家伙 。

    这一次,

    我也不想例外 。

    我跑去向老爸征求同意,

    如同住常一样爽快,

    但这次总于问出了口,

    “是不是没有担心过我?”

    “…………

    一直有担心,

    不过你既然决定了,

    出了事,

    我们只顾着伤心欲绝就好了 。”

    在寄出去的信件上,

    我填选了愿意最后一班工作组专线离开 。

    屋外的雨在响,

    这声音像做梦一样,

    他到底是几时开始的?

    他到底会几时结束呢?

    我在猜,

    这场雨是不是在拷问着希望城所有人?

    06 - 15 - 2016

    暴雨,红色警告 。

    在五楼莲花厨房那里,

    有打过暑假工,

    坐十九号线 。

    吃过星光酒楼的宴席,

    是化学老师的再婚,

    他老婆绿了他,

    他离了婚就娶了他岳母,

    我们不知道老师岳父怎么离婚的,

    我们只知道只要尽全力鼓掌就好 。

    那是第一次看到食物可以多不像食物,

    也是第一次在那么高的地方看到灯光 。

    而且六楼的星光穹顶酒楼不是顶,

    往上还有城市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

    在希望城,

    一楼不是一楼,

    是一重,

    是一叠,

    是物理非物理的巨大空间,

    但在这场雨面前什么都不再是了 。

    城市管理委员会批准了我的申请,

    让我直接到七楼研发部报到,

    拥有权限的我,

    直接赤脚从一楼到七楼,

    湿彬彬的踏入了没开灯的办公楼 。

    整个七楼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大片大片办公区空无一人,

    只有通道偶尔有扇门下面透了点光,

    悄悄告诉你,

    好像还有人 。

    我越过办公区,

    让湿脚板一下一下踩在舒服的灰地摊上,

    在旁边一点是大块玻璃的落地窗

    从这些庞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城市在努力,

    努力把城市的光透过这浓浓的水幕去,

    即便现在不是夜晚 。

    隐约可以看到一连串一连串的光影,

    那些是为撤离作准备的同僚,

    他们总于可以不用希望什么了,

    直接失望就好 。

    而我也找到了科研部的办公室了 。

    打开门发现这个办公室没有电脑,

    全都是一些文档或者书籍,

    大概这里是档案室吧 。

    一个大叔在看着些什么,

    他在纸的废墟里缩着,

    看起来不太想理我 。

    “不好意思,

    因为雨迟到了 。

    我是通过了Z组请愿的志愿者,

    我叫一直 。”

    大叔移开了书一点,

    看了下我,

    看了下我的脚,

    我同时也看了下他,

    看了下他的脚,

    大叔也一样赤着脚 。

    “我叫你上司 。

    现在看人比以前简单了,

    虽然有防水的鞋子,

    但没泡上半个月是不会明白的 。”

    大叔把书移回去,

    像朗读一样说的这些话,

    感觉大叔不像累了,

    像是了然了 。

    半个月?

    我倒没泡那么久,

    只是单纯想赤着脚 。

    “到时会有通知,

    按通知到位,

    然后确保机器运作,

    离开确定机器关闭 。”

    ……

    …………

    ………………

    “就这样?”

    “就这样 。”

    这就是撤离工作时间最久的Z组的全部内容?

    不知所措的我,

    没有想走的念头,

    有种读到烂尾小说的感觉 。

    大叔还是不愿放下手中的书,

    “Z组五人,

    A组七十四人,

    J组三人……”

    大叔没头没尾的说着什么,

    我感觉他可能在赶我走 。

    平复了一下我心情,

    大概就这样吧,

    “大概现实都烂尾 。”

    嗯?

    “我一生都和数字打交道,

    我知道怎么与枯燥作对,

    要不不要想,

    要不一直想,

    但最后我发现了,

    不管怎样,

    你都改变不了一样东西 。”

    大叔等了下,

    但也没有赶我走 。

    在这小小的书之坟场里,

    还没过多少时间,

    被吊起瘾的我感觉,

    很难受 。

    正当我开口一瞬间——

    “改变,

    没有好坏之说,

    只有好恶之分 。”

    就算是恰到时分的抢话,

    但大叔依旧迷恋着他手上的这本书,

    紧紧不放,

    只能看到他略长的黑发中有了些,

    白发 。

    我甚至还忘记了大叔瞄了一眼的眼睛是啥样 。

    他好像刻意想别人忘记他的法师,

    而之前的我就正好中了他的法术 。

    “要是这里人多一点,

    按照那一套流程来一遍,

    或许你的感觉会大不一样 。

    但不管之前你有没有厌恶他们,

    管理委员会早已名存实亡,

    在这里,

    只有一个负责人,

    也只剩一个负责人,”

    大叔顿了顿,

    翻了下手中书里的一页 。

    “就是我 。”

    大叔还在看书 。

    就像一个被解了幻术的被害者一样,

    顽固的觉得自己没有上当,

    虽然内心清楚,

    一清二楚 。

    “希望城没了,

    回去等通知吧 。”

    我一直对希望城没什么好感,

    但这不影响我站着哭的稀里哗啦,

    就像一直不讨我喜欢青春偶像片那种,

    希望有人抱住你的那种哭 。

    大叔又翻了一页书,

    “回去等通知吧 。”

    7 - 10 - 2016

    暴雨 。

    在大叔面前释放掉所有情绪的我,

    第一次在那几天后感到了轻松 。

    十几天的工作,

    并没有觉得特别枯燥 。

    发现辉也在Z组,

    在他那学会了在工作的时候调戏机器人 。

    一开始我认为他在捣乱,

    后来才发现,

    如他所说,

    在撤离活动中,

    我们看管的机器人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其实他们就是人们回忆的锚点 。

    我们Z组,

    就是人们的代表 。

    我也总于在Z组的机器人帮助下,

    学会了在暴雨中辨认桃花天台 。

    和这些因为人文主义而将声音变萌的机器人谈话,

    也因为下雨的背景音,

    变得好像老电影一样场景 。

    雨还是在撕扯着城市,

    但他再也打不痛我了 。

    老爸他们早在第一波就溜了,

    而我在今天也该溜了 。

    “走了。”

    “去那?”

    “像希望城的地方 。”

    我站了起来,

    脱下了雨衣,

    扔在了那些在城市里流窜的河流 。

    “你说他会到哪去?”

    “海 。”

    “哈哈哈……

    哎,对对对,除了海还能有什么地方?

    哈哈哈……”

    “你们都要走了吗?”

    “是啊 。”

    “那我们呢?”

    “不知道?”

    “我以为你知道 。”

    “我也想知道 。”

    “…………”

    “你知道吗?”

    “嗯?”

    “在遇到你之前,

    我不知道机器人会沉默 。”

    “……”

    “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所以,

    你比我厉害 。”

    我的手机在震动,

    时间已经不多了 。

    我握着手机,

    看着我的同事 。

    “替我向你爸妈问好。”

    “哈哈哈……

    果然比我厉害多了……

    嗯,拜 。”

    “拜,人类 。”

    我抚摸着这个像老式电视机的小机器人,

    并把他的电源关闭 。

    人总善变,

    之前我总想离开这场暴雨,

    现在的我却脱掉了雨衣来享受它 。

    “走了 。”

    走了,

    小机器人 。

    Z组的专线就是一艘够六到八人的快艇 。

    我们是最后离开希望城的,

    人类 。

    开快艇的是个老大哥,

    戴着一个红色鸭舌帽,

    一脸胡渣子 。

    开着他那个痛快艇,

    上面印着的是秀吉,

    正往我这二楼研究所前进 。

    最后的十几天,

    整座城……

    整座岛水位已经是拔高了几倍,

    处于一楼的市民居住区,

    早已经变成了海底宫殿 。

    本来我这个研究所天台往下瞅,

    是繁华的商业街,

    但现在早就变成一个小河道,

    正当我往下望,

    想看看河里面的街景时,

    “关好了没?

    走啰!”

    老大哥盘坐在快艇的引擎边上,

    他没有穿雨衣,

    一脸不在意的在喊 。

    “就来!”

    “要是你会游泳,

    就可以直接跳下来了 。”

    我根本不用仔细听,

    这冷嘲热讽的肯定是辉 。

    我一到快艇上,

    就马上想撕破他这张“丑恶”的嘴脸,

    我和他在雨中就这样扭打了起来 。

    “你们两个,

    住手!”

    能够使用如此官方语气的,

    肯定是化学老师 。

    在一旁的校长则满脸笑嘻嘻 。

    “无所谓啦,

    他们两个在这里跳踢踏舞,

    我都开得了!”

    老大哥果然是老大哥,

    不过我和辉还是老实的安静了下来 。

    Z组成员一共有五个,

    大概是天意,

    分别是化学老师 、校长 、

    我 、辉 、

    还有三班班花 。

    化学老师一身肌肉,

    工作组的雨衣被他撑得严严实实的,

    雨打在他身上感觉有回声 。

    校长大部分时间大概都在笑,

    再配合他那一头白发,

    看着他,

    你有时候会觉得老了不可怕 。

    三班班花用的是自己的雨衣,

    青色蕾丝边,

    我怀疑她不会说话 。

    辉私下说她就是个闷骚,

    我觉得他俩迟早成一对 。

    辉像往常一样,

    普通学生穿什么样他就穿什么,

    对,

    在这场不知几时开始的雨,

    他在其间就没防过雨水 。

    我现在扯出他的舌头,

    上面说不定会有鱼鳃 。

    我则是刚把工作组雨衣扔了,

    穿得和辉差不多款式 。

    停止完打闹,

    辉先对我嬉皮笑脸一阵,

    看我不怎么搭理他 。

    他便叉开双腿,

    双手反搭快艇边上,

    抬头看雨,

    不,

    应该说,

    享受着水泼在脸上的感觉?

    雨每天都在升级,

    到了今天,

    在同一首艇上,

    除了隔壁的辉,

    其他人我都只能看出个《暴雨 · 同舟 · 印象》。

    城市被雨下的越来越印象了,

    每一个快艇越过的房屋 、大厦,

    感觉都显示着同一个距离,

    隔着一层雨幕距离 。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老大哥还在加速 。

    给了我一种在逃离什么的错觉,

    就好像我们是探险队,

    来到某一个海面遗迹,

    在逃离被我们不小心惹怒的海怪 。

    “你表情怪怪的,

    在想什么?”

    听到了辉的声音,

    但这雨下的我都不能确定他的脸有转向我这边,

    “不,

    你确定能看到我的脸?”

    “你就当我感觉到了 。”

    “那你应该也感觉到我在想什么 。”

    “哎呀~”

    “哎呀~~”

    在雨中,

    辉两手一挥,

    划出两道漂亮的雨痕,

    瞬间把我脖子箍住了 。

    “说不说?”

    “说说说说说……”

    但辉还是保持住姿势,

    以防止我反悔 。

    “听好了。”

    “在听。”

    “雨还在刷刷刷的冲洗着一切,

    被水淹没的城市上,

    有一艘小快艇,

    上面有六个奇怪的人 。

    当小快艇嗖嗖嗖的远离这个城市时,

    艇上有一对小伙伴在打闹,

    玩耍中的伙伴A问伙伴B,

    为什么当时在学校的水塔上,

    你知道是我?”

    “只能是你 。”

    辉松开了手,

    继续反手搭艇上,

    我顺势直接躺在他身上 。

    这时三班班花站了起来,

    “有光?”

    声音有点微弱,

    但大家确实听到了 。

    光?

    我转身趴在快艇上,

    在被水重重叠叠包围的各式各样的大门 、窗口,

    和被青与白跟透明渲染的剪影里,

    的确有光印射出来 。

    “不可能,

    我们确实把所有机器都关掉了!”

    化学老师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弹走了全身的雨水 。

    “对 。”

    “没有遗漏 。”

    “嗯 。”

    我 、辉 、班花附和道 。

    “船长,

    我们这艘船的确是坐六个人的吗?”

    老师的质问是所有学生的噩梦,

    那校长的质问是所有学生的什么?

    我不知道老大哥曾经是不是我们的校友,

    但他除了干笑几声,

    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默默的把我们送出了希望城 。

    7 - 29 - 2018

    晴 。

    后来我知道了,

    校长那天也登上水塔了 。

    他是回去开直升飞机,

    接那三个人去他那吃午饭 。

    后来辉和班花结婚了,

    他们现在去了威尼斯,

    希望那里马上下暴雨 。

    后来在化学老师那里得知,

    不是他绿了,

    是他的确和离婚后的岳母相爱了,

    为了前妻,

    他硬着头皮做了一场戏 。

    后来从老大哥那里还是问出来了,

    还有一个大叔,

    是他的朋友,

    他没有乘上快艇 。

    后来,

    总是后来知道的比较多,

    不过就算在那个时候知道的了,

    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总希望自己能够变得帅气满分,

    黑历史少点再少点,

    但回过头想想那个傻傻的自己,

    其实还是有那么丁点,

    还是有那么丁点的可爱吧 。

相关专题

厂商其他游戏

更多

相关推荐

更多
App 内打开
  • 一天一款全球精品游戏推荐,活跃的玩家交流社区

  • 只收录官方包,不联运,支持安卓正版游戏购买

  • 倡导真实评分评价,排行榜单来自玩家真实反馈

TapTap
发现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