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Tap for Android
长安夜明
Dev Onboard

Followers 15 万 · Posts 155

-
4 天前

昨天晚上第一次通关,打完真结局后,又做了个梦,类似是众生留遗憾,欲再行,类似是尼泊尔西藏的地方。
为彻底了心,我问狐狸要不要跟来(因为我在过程中已经对她动了心,得知犬相好的时候我会嫉妒,有种原来如此,撒手花瓣落下的感觉,在狮驼国,神拳武僧暴打了狐狸三遍,因为和她闹坏了关系,我才发现自己的嗔心有多重)
我又回到了一次次关键的决定,我成了小龙,狐狸,国王。。。。。

又回到小龙的困境
出不出来?出来,不能做缩头乌龟
鱼薇在作,怎么办,我能控制吗?不能,玄奘尚且不行,我是主人公,又怎么行
错在哪?嗔。成如何,不成如何?所谓的未伤一人,如果只是这样,不要也罢。
鱼薇的心思,我真的不知道吗?怎么不知道?只是想享受有人陪伴,有人爱慕的飘飘然的感觉了。

这才想起一句话,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若能抛开及身利益,生死祸福,凭心而为。
一念觉心也可成佛。
修行在当下,迷悟一念间,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有时也体会过抛开一切的感觉,好像力量又回来了,但那都是在大起大落时,像如今这般蝇营狗苟,考虑安危祸福生死之地的时候,谈何容易? 说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觉照当心,心空无物。 因为心无自性,当然空,但那虚幻的、隐藏的尘垢,未得光芒普照,还会继续生情,又谈何容易。

No more content
-
4 天前

昨天晚上第一次通关,打完真结局后,又做了个梦,类似是众生留遗憾,欲再行,类似是尼泊尔西藏的地方。
为彻底了心,我问狐狸要不要跟来(因为我在过程中已经对她动了心,得知犬相好的时候我会嫉妒,有种原来如此,撒手花瓣落下的感觉,在狮驼国,神拳武僧暴打了狐狸三遍,因为和她闹坏了关系,我才发现自己的嗔心有多重)
我又回到了一次次关键的决定,我成了小龙,狐狸,国王。。。。。

又回到小龙的困境
出不出来?出来,不能做缩头乌龟
鱼薇在作,怎么办,我能控制吗?不能,玄奘尚且不行,我是主人公,又怎么行
错在哪?嗔。成如何,不成如何?所谓的未伤一人,如果只是这样,不要也罢。
鱼薇的心思,我真的不知道吗?怎么不知道?只是想享受有人陪伴,有人爱慕的飘飘然的感觉了。

这才想起一句话,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若能抛开及身利益,生死祸福,凭心而为。
一念觉心也可成佛。
修行在当下,迷悟一念间,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有时也体会过抛开一切的感觉,好像力量又回来了,但那都是在大起大落时,像如今这般蝇营狗苟,考虑安危祸福生死之地的时候,谈何容易? 说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觉照当心,心空无物。 因为心无自性,当然空,但那虚幻的、隐藏的尘垢,未得光芒普照,还会继续生情,又谈何容易。

No more content
-
4 天前

昨天晚上第一次通关,打完真结局后,又做了个梦,类似是众生留遗憾,欲再行,类似是尼泊尔西藏的地方。
为彻底了心,我问狐狸要不要跟来(因为我在过程中已经对她动了心,得知犬相好的时候我会嫉妒,有种原来如此,撒手花瓣落下的感觉,在狮驼国,神拳武僧暴打了狐狸三遍,因为和她闹坏了关系,我才发现自己的嗔心有多重)
我又回到了一次次关键的决定,我成了小龙,狐狸,国王。。。。。

又回到小龙的困境
出不出来?出来,不能做缩头乌龟
鱼薇在作,怎么办,我能控制吗?不能,玄奘尚且不行,我是主人公,又怎么行
错在哪?嗔。成如何,不成如何?所谓的未伤一人,如果只是这样,不要也罢。
鱼薇的心思,我真的不知道吗?怎么不知道?只是想享受有人陪伴,有人爱慕的飘飘然的感觉了。

这才想起一句话,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若能抛开及身利益,生死祸福,凭心而为。
一念觉心也可成佛。
修行在当下,迷悟一念间,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有时也体会过抛开一切的感觉,好像力量又回来了,但那都是在大起大落时,像如今这般蝇营狗苟,考虑安危祸福生死之地的时候,谈何容易? 说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觉照当心,心空无物。 因为心无自性,当然空,但那虚幻的、隐藏的尘垢,未得光芒普照,还会继续生情,又谈何容易。

No more content
-
4 天前

昨天晚上第一次通关,打完真结局后,又做了个梦,类似是众生留遗憾,欲再行,类似是尼泊尔西藏的地方。
为彻底了心,我问狐狸要不要跟来(因为我在过程中已经对她动了心,得知犬相好的时候我会嫉妒,有种原来如此,撒手花瓣落下的感觉,在狮驼国,神拳武僧暴打了狐狸三遍,因为和她闹坏了关系,我才发现自己的嗔心有多重)
我又回到了一次次关键的决定,我成了小龙,狐狸,国王。。。。。

又回到小龙的困境
出不出来?出来,不能做缩头乌龟
鱼薇在作,怎么办,我能控制吗?不能,玄奘尚且不行,我是主人公,又怎么行
错在哪?嗔。成如何,不成如何?所谓的未伤一人,如果只是这样,不要也罢。
鱼薇的心思,我真的不知道吗?怎么不知道?只是想享受有人陪伴,有人爱慕的飘飘然的感觉了。

这才想起一句话,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 若能抛开及身利益,生死祸福,凭心而为。
一念觉心也可成佛。
修行在当下,迷悟一念间,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有时也体会过抛开一切的感觉,好像力量又回来了,但那都是在大起大落时,像如今这般蝇营狗苟,考虑安危祸福生死之地的时候,谈何容易? 说难不难,简单也不简单。觉照当心,心空无物。 因为心无自性,当然空,但那虚幻的、隐藏的尘垢,未得光芒普照,还会继续生情,又谈何容易。

No more content